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55章:苟到世界末日

第55章:苟到世界末日

 推荐阅读:

  木盆里果然有些味....
  “你...你快放下!”
  “哦!”
  入画老实的将木盆放在了地上,幸好动作不像之前那么毛躁,没有溅射出什么来。
  江哲松了口气。
  只是忽然之间自己的衣服就被那个入画小丫头给抓住了。
  “你...你要干嘛?”
  江哲惊讶的问道。
  “帮殿下如侧啊....”
  帮?
  如侧?
  言谈间,入画小丫头的那个肉嘟嘟的小手已经熟练的解开江哲衣服上的带子...
  猛的一惊。
  江哲立刻拦住了小丫头,双手抓住自己的衣服。
  男孩子穿越在异世界,别的不说...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啊。
  “我...我自己来!你让..你让开!”
  江哲对着小丫头喊道。
  入画眨了眨,弱弱的说道。
  “殿下....这个只能出小恭,大恭得到里面去呢。”
  她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指着宫殿内侧里的暗门。
  “哦!”
  江哲低头迈步直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嗯?
  等下....
  哦了一声之后,江哲感觉不对劲。
  我去个毛线啊,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嘘嘘的。
  江哲黑着脸,直接转身走了回去。
  入画眨着眼睛,一脸呆萌。
  “这么快的么?”
  这么快就好了?这要是自己的话,应该酷子还没脱吧...
  这个时候,听到动静的司棋走了进来,向江哲行礼。
  “殿下,您大病初愈,不宜走动,还是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吩咐奴婢们就行!”
  司棋相貌更美丽一些,瓜子小脸,皮肤细腻,是个美人胚子。
  入画看到司棋,又看到仿佛在生自己气的三皇子,委屈的嘟着嘴道。
  “殿下想要如侧,奴婢..奴婢就准备端...”
  “我没想要...算了!”
  江哲立刻出声道,有些无奈解释不清了。
  “司棋,你把这木盆端回去....入画,你去给爷弄杯水来。”
  司棋比入画那个笨丫头要聪慧的多。
  将事情处理好了之后,让入画在外面休息,自己在江哲旁边服饰。
  “殿下,当心身子,快些休息吧...”
  司棋温柔的对着江哲说道。
  八岁的小姑娘还能这么温柔的照顾人....后世哪里有啊。
  江哲莫名的听话的回去被窝里躺着了。
  容貌秀气的司棋帮江哲掖了掖被角,压得严实。
  然后搬来一个红漆的小凳子放在江哲的床边,就这么靠着,不一会儿便眯着眼,打着瞌睡。
  江哲生病的半个月,更劳累的还是这些贴身伺候的小丫鬟们。
  重新躺下的江哲没办法去测验【曹植】这个英雄给他带来的特殊能力。
  金手指先放在一边,查看起自己的任务来。
  【任务】
  第二世界背景:【庆余年】
  主线任务:登基称帝,一统天下!
  难怪江哲觉得背景十分的熟悉。
  庆帝,庆国,宜贵嫔...
  原来这是庆余年的世界啊。
  江哲记得《庆余年》是大神的作品,被改编成了电视剧,非常的火爆。
  只可惜,江哲没看过这部电视剧,看过一些剧评,知道一点小说里的结局。
  结局似乎是太子,长公主,二皇子什么都在谋反刺杀庆帝。
  还有几个大宗师也要杀庆帝,却被庆帝反杀!
  然后被主角范闲母亲生前的仆人重伤,被重狙打中了手臂。
  死在了镭射线之下....
  当时江哲翻剧透的时候,都有些懵逼。
  这是穿越的架空历史世界么....
  怎么还有机器人,巴雷特,镭射线?
  具体的情况江哲不清楚,但是神庙,未来.博物馆,文明什么的字眼都在这本书的剧评里。
  搞来搞去,庆余年是一本科幻小说?
  主线任务是登基称帝,一统天下!
  这就相当于逼迫着江哲要争一争这九五之尊的位。
  那么...
  庆帝,太子,二皇子,甚至大皇子,范闲都将会是江哲的敌人。
  甚至于还有很多的拦路虎。
  而庆国之外还有东夷,西蛮,北齐虎视眈眈...
  争霸的路,不好走啊。
  哦...
  好像记得,有人说庆余年的大结局有些狗血。
  跟前面的高超迭起的故事比起来,显得好像是为了结局而结局。
  而结局是....
  范闲一行人,砸掉了神庙,带回了失忆的五竹,然后回来杀掉了庆帝。
  三皇子登基,范闲在西湖隐居,天下暂时太平!
  范闲隐居...
  三皇子是谁?
  好像就是我...江哲半眯着眼,暗中想到。
  要不要一直苟着,苟到大结局...
  到时候...我就是九五之尊,我就是天下霸主了,我就完成任务了啊。
  只要能苟,谁都不是我的对手!
  但很快!
  江哲就推掉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根据他脑海里的记忆。
  大皇子因为身份问题,不被朝臣认可,断绝了继位的可能。
  二皇子和太子为了帝王是尔儒我咋,斗个不停。
  最后和庆帝都失败了...只有范闲胜利了。
  范闲扶持三皇子登基,一来是因为三皇子的生母宜贵嫔是柳家人,而范闲的姨娘也是柳家人,本身有些亲戚关系。
  另外的原因肯定也是因为三皇子比较好掌控。
  就算江哲苟到范闲扶持他登基了,也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
  而且....
  原著里范闲因为某些原因信赖三皇子,扶持他继位,但是现在....
  三皇子已经是江哲了。
  范闲还会不会这么做,又或者...
  范闲自己想当天下至尊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把自己的命运交到被人的手中,那是愚蠢至极的行为。
  而且,这个世界还隐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能当下棋的人,没有落子的资格,终究会身不由己,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苟是一定要苟的,以江哲的正知能力,根本应对不了深谙权谋策略,官场狡诈的古人的对手。
  太子,二皇子,长公主,甚至朝廷中的林相,一个比一个都是奸猾之辈。
  更别说,霸气侧漏,诡异莫测的庆帝了。
  不过苟也有不同的苟法....
  整个庆余年的故事都为围绕着范闲而展开的,他是所有事件的中心推动点,他的身上也有无数双眼睛盯着。
  无数双手在推动着范闲往上走。
  而在这过程里,背后暗藏着血腥的厮杀与博弈。
  胜者落子。
  败者....死!
  一层又一层,每次博弈都会有人出局,但是局面却依然如同迷雾一般。
  每个下棋的人都潜藏着无数的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