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54章:英雄令——曹植

第54章:英雄令——曹植

 推荐阅读:

  “平儿,我的平儿,没事了,没事了,有娘在……”
  已经容纳过李承平记忆的江哲安抚着,爱子心切的宜贵嫔。
  “娘,孩儿已经好多了,只是现在有些困了乏了...”
  “好好好,你好好休息...娘不打扰你!”
  看到爱子脸上恢复了笑容,宜贵嫔是真的喜出望外。
  这几天因为李泽平的情况,寝食难安,日渐憔悴,而今天又大喜大悲了一番之后,也着实有些疲惫。
  “娘,你也回去休息吧...我没事了!我睡一觉,明天去给您请安!”
  江哲声音依然有些虚弱,面色还是苍白,但是精神已经好了许多。
  “别了,还是明天娘来看你吧..你多休息。”
  那么重的病,还中了毒,明天就好了,就能下床..还来给为娘请安。
  这不仅是不当心着自己的身体,更是会吓倒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哟。
  平白忍风波。
  “司棋,入画..”
  在江哲的哄着下,宜贵嫔恢复了几分娘娘的高贵姿态,出声道。
  那个之前打饭了木盆,又摔了一跤的小丫头和旁边各自高一点瘦一点的小女孩一起跪下行李。
  “娘娘..奴婢在!”
  “照顾好殿下,若是出了半点差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诺!”
  俩个小丫头立刻磕头回应。
  看到这一幕,江哲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这俩个小丫头,矮一点,胖嘟嘟一点的是入画,高一点的是司棋,是宜贵嫔给江哲安排的贴身侍女。
  除此之外,宫里还有不少的嬷嬷和太监在外面伺候着。
  宜贵嫔摆驾回宫之后,江哲也打发了其他的宫女太监出去。
  只留下俩个小丫头照顾着。
  他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思绪。
  ...............
  寒风呼号,冬日中天色阴沉。宫殿后的院子里的槐树枝“嘎嘎”摇动。
  【查看角色】
  姓名:江哲
  身份:庆国三皇子,李承平
  等级:10
  经验:230/9800
  解锁英雄:
  黄忠,契合度100%,奖励特殊异能:射术。
  张飞,契合度100%,奖励特别异能:力量。
  已经解锁的英雄还是只有张飞和黄忠俩个,不过江哲倒是攒够了英雄碎片,随时可以根据需要解锁下一个英雄。
  不过目前来看没有必要!
  因为【包裹】里躺着一枚金光闪闪的英雄令。
  【英雄令】:可以直接解锁某个英雄,并且拥有该英雄的特殊能力,可以在城镇中直接变身该英雄!
  可依次解锁【化魄】,【战意】,【神兵】以及【天命夺宝】的特殊效果。
  而江哲包裹里的这枚英雄令上,刻画着一个江哲十分熟悉的英雄——
  【曹植】
  “是否使用该英雄令?”
  “是!”
  “叮,已打开英雄令!恭喜宿主解锁英雄-曹植!”
  一道莫名的光芒在江哲的眼前闪烁不定,随后一个特殊的影魂侵入江哲的身体里。
  曹植,字子建,魏国陈思王,曹操之子。
  曹植幼时天资聪颖,性情豁达,许昌城中无人不知他诗剑双绝的惊人技艺和快意恩仇的侠义心肠。
  因恃才傲物,曹植自小就与兄长失和,唯独和幼弟曹冲交好。
  可怜曹冲英年早逝,曹植为此伤心欲绝,每日以泪洗面,借酒浇愁。
  管辂怜悯曹植一身才艺,不忍见他荒废下去,便以阴阳转生之术,召回曹冲的三魂七魄,将其封印在曹植的剑中。
  后来曹植作战时,即可解开封印,唤出曹冲与他并肩杀敌。
  昔年许昌内乱,董承买通修罗场刺客吉平刺杀曹操,虽然许褚挡下了致命杀招,但受余毒波及的曹操依然遭到重创。
  曹植为报父仇,一骑一人一剑,以贯通阴阳的剑术独闯修罗场,逼得刺客头领服部半藏弃刀认负,修罗场众刺客方才归于曹魏治下。
  曹丕继位之日,曾欲杀曹植而后快,却因畏惧他剑法高深莫测,不敢以身涉险,任曹植从容而去。
  系统里介绍的曹植与历史的曹植完全不相同。
  他拥有双形态,也就是说,是将曹植和曹冲浓那为一体,拥有双生形态。
  阴阳,魂魄...
  十分的玄妙!
  “咳咳!”
  曹植的英雄效果附身到江哲的时候,让江哲不禁轻咳了起来。
  一点动静,惊醒了迷迷糊糊打着瞌睡的小丫鬟入画。
  小丫鬟急忙的起身查看江哲的情况,轻抚着江哲的胸口,声音软糯糯的,关切的问道。
  “殿下,殿下,哪里不舒服么?”
  “咳…,没…没事。”
  江哲眨了眨眼,看着这个才七八岁的小丫头道。
  “殿下要如侧么?奴婢去给您端...”
  入画眨着大眼睛,就这么看着江哲。
  他觉得殿下真的好好看,那双眼眸里带着不一样的神采,而且殿下笑容好亲切啊,好温暖啊。
  嗯...
  人家就说麦,殿下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死的呢。
  我还没长大给殿下侍寝,暖被窝呢...
  不过,侍寝是什么意思啊?
  啊,不重要!
  殿下醒了,一定是要如侧了,入画以前晚上也经常被尿给憋醒。
  小丫头想法很快,不等江哲反应就跑到宫殿的后面的一个通道里,里面有暗门,有几个小屋子。
  江哲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小胖丫头滋溜一下没了影。
  不一会儿,就看到一入画端着一个盖着盖子的木盆,慢坨坨的缓缓的走过来。
  有些吃力,小步伐很慢...
  似乎味道不太好...小丫头表情有些难受,仿佛在憋着气一样。
  瞬间!
  江哲打了一个激灵,明白了那是什么了。
  再联想到之前就是这个小丫头打翻了木盆...
  莫名的,不寒而栗!
  这丫头,有前科啊...
  我靠!
  那个装水的木盆洒了也就洒了..这个里面的玩意要是洒了...
  “停!你快放下...”
  江哲猛的坐起身来,对着入画小丫头喊道。
  “啊?”
  小丫头萌着大眼睛,吃力的搬着木盆,一脸无辜的看着江哲。
  “这么远....殿下洒不到这里的,奴婢再给您搬过来点!”
  我去!
  我要是能嘘这么远,那得多强大的肾啊。
  呸...
  我就不要嘘嘘。
  “那个...那个我自己来!”
  江哲有些尴尬,直接从床上起身,然后来到小丫头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