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天十二门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拍卖风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拍卖风波

 推荐阅读:
第一百五十七章拍卖风波
  二人异口同声说出一致内容,各生异样。
  柳宁轩沉默避开视线,芸儿好奇在二人身上来回扫视,难明所以,只觉气氛有些不同寻常。
  “宁轩,你们这是要去哪?”
  墨羽看向柳宁轩头部,后者今日戴了一顶白色冠帽,两缕秀发从双鬓竖垂,翩翩而立。
  “宁轩?”芸儿惊愕瞠大眼睛。
  柳宁轩娥眉蹙了蹙,对如此亲密称呼还是有些不太适应,未理芸儿反应,转身朝外面走去,淡淡声音传来。
  “赴友之约。”
  赴友?墨羽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那个名唤悠兰的姑娘,会不会是她?
  柳宁轩已经走远,柳老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相随,只有芸儿还在傻站,愣愣脑补臆测。
  “醒醒,你家公子走了,傻丫头。”
  墨羽拍了拍芸儿脑袋,转身也离开客栈。
  “啊,墨大哥你又拍我头!”芸儿惊怒声音尖锐响起,冲墨羽背影龇牙咧嘴,然后小跑去追柳宁轩。
  出门并不同路,墨羽朝左走,柳宁轩朝右走。
  今日是城中拍卖大会之日,城中各个豪门全部出动,一些别城人士也慕名而来,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端是一番热闹。
  不同于达官显贵那种前拥后戴,江湖人士大都低调进入,一人有之,结伴同行有之,但最多不会超过五人之数组队。
  墨羽跟着一辆马车而行,他不知道拍卖大会在何处举行,故而找个引路的很是不错。
  街上人流密集,马车不敢赶的太快,几名家丁防在马车前后,警惕呼喝行人让路,观细节,车内应该坐着某位大商。
  陆续有马车挤入街道,阵阵私语便随之传入墨羽耳朵。
  这次拍卖会共持续三天,根据所拍物品贵重程度进行,可用钱财竞拍,可以奇珍异宝易换。
  有意思的是,当你没有现银与珍物时,只要拿出凭证之物也行,比如房契、地契。
  不同身份之人亦有不同对待方式,如今天下崩乱,拍堂审时度势推出全新拍法。
  对官府而言,可拍官职,可拍某位高官承诺。对江湖人士而言,只要你能拿出轰动之物,即可拍得某位高手替你杀人、越货、护行。
  听完这些议论,墨羽心中已不能用震撼来形容,太恐怖了,太疯狂了!
  众所周知,杀楼以接单杀人为主,暗访以死侍买卖为生,这个拍堂倒好,直接将这两种生意囊括于内。
  “三种势力并无激烈矛盾发生,这其中说不得还有密辛。”
  墨羽皱眉沉思,对这江湖他是越来越看不透,倾天十二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前面马车速度逐渐降缓,看情况是快到目的地了。
  墨羽心事重重走进人群,现在他担心的是该如何进入拍卖会所。
  开始认为能随意进入,没成想还有入门限制。
  手持拍堂邀请函可以入内,携带巨款可以入内,身带奇珍可以入内,高官与江湖高手皆可入内。
  环顾自身,哪一样入内条件都不曾达到,该怎样进行接下来的行动?
  边想边走,不多时一只胳膊挡在墨羽身前:“可有进楼资格?”
  墨羽抬头而视。
  只见一名青衣中年男子站在面前,神色冷峻,身上散发凛冽气势,其后是一座百米高楼,楼门牌匾雕刻两个烫金大字-“拍堂!”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拍卖地点,旁边陆续进入各界人士,其中不乏对墨羽鄙夷者,调侃道:“一个乳臭未干的穷酸小子而已,瞎凑什么热闹!”
  说这话之人是位锦衣公子哥,旁边跟着两名劲服武者,一位半百老者拽住那人胳膊:“枫儿,和这种人瞎较什么劲,快些入场,别被他人抢了位置。”
  “知道了,爹。”锦衣公子扯着长音附和,
  转头时冲墨羽挑衅比了中指:“穷鬼!”
  墨羽冷冷看着对方进入,若有若无的杀气散发。
  “快点,有无凭证?”青衣中年再次发问。
  “抱歉,我还有朋友未到,先不进去了。”墨羽冲青衣中年拱了拱手,心情很差走到一旁。
  一半原因是不能进入拍楼,另一半原因是刚才被人无端辱骂。
  咬人的狗随处都有,刚才那位公子哥应是他爹老来得子,娇宠过度,放纵而为,以致于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墨羽理解这种爱子行为,但对这对父子并无好感,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次见面,必须给点颜色教训。
  楼前驻客逐一进入,一辆辆马车只留车夫守看,期间墨羽也见了几张熟面孔,不是别人,正是章程与鲁平松二人。
  在这二人进去不久,古元身影鬼鬼祟祟出现,进楼时拿出一张面具带上,看来其并不想被熟识之人发现。
  “这个老货,真是将武夷山最后一点尊严都给丢光败尽。”墨羽摇头不屑。
  一个时辰后,排队之人只剩五六个,为避免尴尬,墨羽只好起身准备离开。
  刚走出十来米,好巧不巧与柳宁轩几人碰在一起,果不其然,同柳宁轩约行的是悠兰与其丫鬟。
  “啊?墨公子。”
  悠兰惊中带喜上前两步,看着这张曾多次入她梦境之人,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俏脸飘红低下头。
  “悠兰小姐。”墨羽表情很不自然瞟向柳宁轩,后者神色自然,毫无波澜。
  “恩人,我家小姐可多次念叨你呢。”碧儿搀住悠兰胳膊,替主分忧。
  “碧儿,休得胡说。”悠兰娇羞侧头拍打碧儿手背,此时耳根都红了。
  芸儿少有的沉默寡言,一脸幽怨在后盯着墨羽,那眼神,足以杀人。
  “宁轩,你们来此作甚?”墨羽浅咳转移话题。
  “见识一下拍卖会。”柳宁轩淡淡开口。
  “哦。”
  墨羽眼神闪烁,犹豫是否请柳宁轩带他进去,但一想到三番五次请女子帮忙属实有些丢人,故而还是算了。
  “墨公子,你们认识?”悠兰神色莫名打量墨羽与柳宁轩,心底泛起一丝不适。
  “我们是……”
  “泛泛之交。”
  墨羽话说一半便被柳宁轩清冷打断,心中喟叹,表面只能附和点头。
  “走吧,时候不早。”柳宁轩绕过墨羽朝拍楼走去,芸儿恶狠狠冲墨羽龇了龇牙,柳老摇头跟上。
  悠兰并未挪身,而是一脸期许看向墨羽,羞涩道:“一直想报公子救命之恩,只是无有机会,今日凑巧,悠兰斗胆请公子入拍楼一叙,所拍之物全由小女承付,聊表心意。”
  墨羽犹豫了,余光朝楼门扫去,发现柳宁轩三人已经入内。
  心中莫名别扭,答应了下来。
  一直以为悠兰是城中某位富贾千金小姐,没成想对方竟是另一座城池的城主之女,这次借探亲机会参加宜和城拍卖会。
  “我爷爷年纪大了,一直念叨落叶归根之理,舍不下祖宅,不与我们住在一起。”
  悠兰一边向青衣中年出示证明,一边低声对墨羽讲述。
  很快放行,三人推门入楼。
  拍卖大楼是以四方而建,相当于四座高楼围绕一块四方广场拔起,楼与楼设有走廊连接,每位客人入内都会由小厮带入不同房间。
  房间高低与远近皆代表着主人身份与财富,墨羽三人来到东楼最高一层,从左向右第五间房间。
  推开门,柳宁轩一行已经在内。
  “见色忘义。”芸儿抱着胳膊小声嘟囔。
  这句话悠兰主仆听不到,墨羽、柳老、柳宁轩三人却听得清清楚楚。
  柳老自然不会有反应,墨羽脸皮甚是尴尬,柳宁轩眉头也不自然皱了皱,并未言语。
  “柳大哥,你也不等等我们。”
  悠兰嗔怨朝柳宁轩走去,看其神情应该是知道柳宁轩真实性别,之所以不直言出来,想必是得到柳宁轩授意。
  “英雄与美,我留下不合适。”
  柳宁轩侧头瞟了一眼墨羽,眼神如常,墨羽却打心底感受到一股寒意。
  “柳大哥,你怎么也打趣人家。”
  悠兰心头乱跳,侧头柔声道:“墨公子,请先入座,拍卖还有一刻才会开始。”
  墨羽揖手道谢,并未如言坐到悠兰旁边,而是搬了一把椅子坐到柳老跟前,冲略显失落的悠兰解释道:“你们故友相逢,当需闲情叙旧,我还是陪柳老喝喝茶吧。”
  “嘻嘻,墨大哥,芸儿给你沏茶。”芸儿对墨羽这种态度很是赞同,瞬间变脸,端起茶壶倒茶。
  一旁碧儿见状,赶紧端起果盘过来:“墨公子,这是西域特有浆果,你尝尝,我家小姐平时也最爱吃这个。”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两个丫头都这般热情,墨羽只感浑身别扭,右手端茶,左手拿着浆果。
  “咳……咳,”一旁闭目养神的柳老微阖眼睑,略有抱怨瞥了墨羽一眼,心中自语:“臭小子,打扰老夫作甚?”
  茶喝罢,浆果吃过,墨羽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朝下方看去,那里有座高台,是拍师用来拍卖所用。
  柳宁轩与悠兰有一言没一语聊着,二人一冷一热,心神却一致朝某人关注。
  此刻,墨羽再次饱受“折磨。”
  也不知这两个丫鬟犯哪门子神经,芸儿主动替墨羽捏肩,碧儿屈膝为墨羽捶腿,二人各尽所能,活脱将墨羽变成了个“大老爷。”
  无有享受之感,只有度时如年之叹。
  一刻时间缓缓过去,终于,一位华服老翁迈上站台,右手拄着一根拐杖,缓缓走到台子中央,拱手冲四方抱拳。
  “拍卖开始。”
  苍老声音清晰响起在每一人耳边,应然,全场鸦雀无声,一位婀娜多姿侍女款款上台,双手端着一只长木匣子。
  “终于开始了。”墨羽眼底闪过精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