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天十二门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夜潜狱内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夜潜狱内

 推荐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夜潜狱内
  屋内一片安静,落针可闻,除过彼此呼吸,仿佛各自心跳都清楚加速。
  “噗通~”、“噗通~”
  柳宁轩眼睑始终下垂,纤指微搭琴弦细抚,脸色无有变化,看不出同意,也看不出拒绝。
  见此情形,墨羽心生去意,抬手轻道:“我先去找柳老了。”
  转身便走,于右手搭在门扇之际,身后悠悠传来柳宁轩声音:“虚名而已,想叫便随你去叫,如你墨羽这个名姓一般。”
  墨羽身形顿住,高兴同时充满疑惑,挑眉侧首:“你是如何得知?”
  柳宁轩抬起臻首,倾世容颜在炉烟中显得仙气缥缈,美眸闪过微嗔,神色古怪看向墨羽:“江湖墨姓本就鲜闻,况且你那个跟班与你无有亲属面相。”
  原来如此!
  墨羽心中对面前这位佳人钦佩之情愈来愈盛,他知道对方是女扮男装,对方却也早已知道墨羽不是他之本名。
  这下尴尬就少了很多,柳宁轩不是真名,墨羽亦不是真名,彼此皆属隔纱而交,循序渐进,相信会有坦诚相见的那一天。
  “宁轩,我走了。”
  墨羽拉开屋门,未作多余心思关上门,心情舒畅朝柳老走去。
  屋内,柳宁轩耳垂微微泛红,嘴里轻轻呢喃:“墨…羽。”
  ……
  “柳老,今晚可能麻烦您跟我走一趟。”墨羽揖手欠身:“宁轩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
  听到宁轩二字时柳老眼皮一抖,从禅坐中醒来,浑浊双眼闪过晦暗光芒,起身站起,悠悠道:“你小子果然不是一般货色,走吧。”
  墨羽不明白柳老所指,微微一笑,转身朝楼下走去,边走边对身后跟上来的柳老讲述今晚计划。
  “前段时日章程曾抓了我一位好友入狱,这件事您老是知道的。今晚我想去看看他,奈何章程已在狱中布了高手坐镇,我一人无法进入,故而想请柳老助我一臂之力。”
  “你想老夫如何去做?”柳老双手互插袖内,面无波澜出言问道。
  “保我进出不被发现即可。”墨羽回头:“可有难处?”
  柳老摇了摇头,云淡风轻从墨羽身旁走过,淡淡道:“何不直接杀了了事。”
  墨羽心头一凛,没想到一直沉默寡言的柳老竟有这般杀气,言语自然,看来其这一生也是从血雨腥风中走出来的。
  下楼并未看见芸儿,听动静还在后厨熬药。
  墨羽心感愧疚进去叫停芸儿,并言若是柳宁轩怪罪便将所有责任推卸给他,如此保证,芸儿欣喜回房去了。
  监狱距离此处甚远,步行需穿过七八条街道,两处坊市,一处混乱街区,当然,也有其他路径可走,只是更为绕远。
  “柳老,您还没吃饭吧?”墨羽目光扫过街道两旁各种吃食摊铺。
  “随意。”柳老并不在乎这些,身形在人流中很是单薄,奇异的是,无论多么拥挤都不会有人碰触到他。
  墨羽买了几个卷饼供二人填肚,行人过多,天色尚早,便慢慢踱步朝城西行去。
  柳老不喜交谈,墨羽便没有打扰,一直思索计划周全,有无疏漏之处。
  夜幕降临,街上瞬间变得稀稀落落,二人脚速加快,戌时赶到混乱街区。
  混乱街区并不是毫无秩序,这里是城内三教九流聚集之处,各种无赖地痞跟随帮派老大活跃。
  墨羽二人没从街道穿过,直接从屋檐飞掠,途中见了好几拨帮派混战,鲜血淋漓,哀嚎嘶吼。
  当然,这些打架都是属于市井流派,所使兵器五花八门,所用招式阴损无忌,满脑子只想将对面放倒,或者是被对面放倒。
  有光之处必会滋生黑暗,对此墨羽见怪不怪,不同情、不掺和。
  临近子夜二人来到监狱外面。
  望着眼前高耸围墙,铁门紧闭,墨羽看向柳老,压低声音道:“柳老,咱们从上面进去。”
  柳老点了点头,探手抓住墨羽腰带。
  下一刻,墨羽只觉身体一轻,双耳夜风呼啸,再眨眼时已经站在围墙之上,登高而望,百米之高。
  好厉害!
  墨羽压下惊骇,低头朝墙内望去,只见一座山体底部被人为凿出一扇铁栅栏大门,门两侧插着火把,两名狱卒正倚靠门体交谈。
  要想进入里面必须经过二人,杀掉不难,难的是在不杀掉前提下潜入。
  “柳老,监狱内共分西牢和东牢,”墨羽手指轻轻在墙头地面勾画,分析道:“我那朋友身份特殊应该关在西牢,但西牢已有王霸州在押,故而章程定不会将二人合关一侧,很大可能是在东牢。”
  “可还有其他补充?”柳老随意开口,仿佛进入监狱于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嗯,我们先去东牢看看。”
  墨羽打定主意,抬头认真道:“有劳柳老。”
  柳老毫不在意探手再次抓住墨羽,左袖随便一挥,墙头应然崩下两块碎石,呼啸朝监狱门口激去。
  与此同时,柳老脚步轻点地面,二人身形化为残影朝狱口掠去。
  只一瞬间,一枚石子将一根火把打灭,另一颗石子沉闷砸在两名狱卒不远。
  “谁?”
  诡异一幕令得两名狱卒神色大惊,噌然抽出兵器,一人朝声响来源跑去,另一人查看熄灭火把情况。
  就在二人一无所获时,一股凉风从身旁刮过,他们忍不住打个寒噤,一人纳闷道:“见了鬼了,你有何发现?”
  “啥都没有啊!”另一人挠头皱眉。
  他们不明情况,墨羽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柳老那两枚石子在击中目标时皆化作粉末,二人进入狱门时,柳老挥出一缕劲风又将粉末吹个干净,自然不会留下痕迹。
  如此精妙内力把控,墨羽对身旁这位老人彻底看不清虚实,太恐怖了,绝对是至强高手!
  柳宁轩究竟是何身份,其身后势力又有多少像柳老这种高手?
  被柳老带着直接进入狱内,二人寻了一处岔口阴暗拐角停下。
  杜风曾说监狱内共有五十多名狱卒,进来时只见了四人,说明其他狱卒还在更深处,同时也间接明白这所监狱很大。
  武夷山两位长老应是分别守在杜风与王霸州附近,故而目前搜索能轻松不少。
  “柳老,我们走这边。”墨羽指着岔口右侧,这是通往东牢之路。
  柳老点了点头,自若朝前走去。
  墨羽紧步跟上,同时将四周环境记于心底,以备日后之用。
  有柳老这位高手相随,潜入很是轻松,与其说是小心翼翼,墨羽觉得更像是闲庭若步。
  想必章程也认为城内绝不会有至强高手出现,有武夷山两位长老坐镇监狱,犯者只会是有进无出,有来无回。
  陆续碰见狱卒,二人有惊无险避开,东牢牢房很多,横排而列,共有三十几间,每间都关着十几人。
  当走完东牢最后一间牢房,始终不见杜风踪影。
  墨羽皱眉沉思,难得会在西牢?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墨羽准备掉头朝西牢而去时,柳老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别急,这下面另有乾坤。”
  墨羽顺着柳老所指方向看去,发现除了地板还是地板。
  柳老摇头浅笑,随手拍出一掌劲风,墙根处一块地板“咔~嚓”朝两侧拉开,露出一条通往地下石阶。
  淡淡酒味传来,墨羽凛神细听,些许觥筹交错之音传出,原来柳老是听见了这些动静。
  拾阶而下,走出二十几米后来到一处宽阔石室,石室内陈设各种刑法器具,室东南拐角有一扇木门虚掩,酒喧声便从里面传出。
  柳老身形一闪朝木门掠入,几声闷响过后,吵闹声消弭,柳老声音从里面传出:“进来吧。”
  墨羽闻言走进,瞠目结舌看着里面狼藉。
  十几名狱卒衣衫不整躺倒在地,一张红木方桌陈满各种美味菜肴、鸡鸭鱼肉,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碗筷杂乱,油渍淋倒。
  七八只去封酒坛东倒西歪,一位半百老叟左拥右抱两位女子,腰带拆开露出里面“武”字腰牌。
  “武夷山长老?”
  墨羽皱眉取下腰牌,这枚腰牌与古元那只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背面岭纹是四道,古元的是三道。
  “这位就是东牢狱头。”
  柳老手指武夷山长老对面之人,递过一串钥匙与一本薄本:“钥匙是东牢各间牢房所用,薄本记录着各牢房关押犯人。”
  墨羽接过钥匙与薄本,心急翻阅,七八十页纸翻过,于第八十二页最下面看见一行记录。
  “杜风,本土人士,劫法场,死罪,发放矿场。”
  “杜风在矿场!”墨羽目眦盈赤,矿场是何种地方,以杜风身份,定会遭遇凄惨对待。
  ……
  月黑风高,矿场一处木屋内。
  七八名坦胸壮汉正在大吃大喝,嘴里荤话连篇,吹嘘嚎笑。
  忽然,其中一位光头侧头对旁边之人说道:“老二,你去看看那小子怎么样了,可别翘了辫子。”
  老二不情不愿站起,嘴里嘟囔出门,踉踉跄跄来到木屋一百米外。
  只见一个黑影背部朝上趴伏,衣衫褴褛,裸露出来的皮肤布满伤痕,身下无有垫物,就这般躺在石头堆上。
  四肢各有一条铁链拴缚,链子另一头还被深深钉入地面,丝毫不能动弹。
  “喂,死了没有?”老二伸脚踩到趴伏之人伤口处。
  “咳……”一声低咳从那人口中发出。
  “命还挺硬。”老二转身朝回赶,唯恐酒被其他人喝光,摇晃摔了一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