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天十二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落魄贵族

第一百二十三章 落魄贵族

 推荐阅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落魄贵族
  风天赐面露犹豫,缓步走上台阶来到大门前,眼角余光扫向墨羽,然后牙龈一咬叩上大门。
  “咚、咚、咚”
  门环沉闷砸在门铁上,一轮敲击后风天赐在墨羽示意中退了下来,翘首以待。
  大概十几个呼吸后院内传来脚步声,不多时大门自内拉开,一位浑身素衣女子走出。
  “是你!”
  女子目光厌恶看向风天赐,目光移到墨羽身上,秀眉轻挑,鄙夷道:“怎么,找了帮手来啊?”
  风天赐脸臊的羞红,见墨羽不说话,只能折扇打开轻摇:“杜岚姑娘安好,风某见今日天气不错,特来邀佳人移步一游。”
  原来面前这位女子是叫杜岚。
  先前风天赐说是国色秀丽,其实有些言过其实,这位女子年龄与墨羽差不多,姿色无奇,属于耐看那一类型。
  肤色古铜,身材偏强壮,配着一头利落短发,一看就是雷厉风行之辈!
  “滚!”
  杜岚果如墨羽猜测的那样,不管有他人在场,直接跨步走下台阶,伸手指向风天赐:“昨夜便已说过,我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必须是位骁勇善战的将军,而不是你这个酒囊饭袋。”
  话很难听,风天赐却毫无自知之明,含情脉脉仰头:“酒醉人,饭饱肚,囊袋亦有它用武之地,杜姑娘何不与风某相处数日,定会发现别有一番滋味……”
  “臭小子讨打!”
  杜岚不耐打断风天赐话语,说出手就出手,毫不拖泥带水,风天赐愕然被一掌震退七八步之远。
  好在杜岚没抱杀人之心,这一掌只用了五成功力,只是让风天赐龇牙咧嘴感到疼痛,并无大碍。
  墨羽并未出手,这个小弟就是欠抽型,整个人都掉进女人世界去了,被收拾是应该的。
  风天赐与杜岚境界相同,二者你来我往缠斗一起,出现不了死伤,风天赐嘴欠时不时还会逗弄杜岚,惹得后者更为羞怒。
  不多时,外面的动静吵闹传进府邸,一位浑身素衣青年走了出来。
  剑眉星目,相貌堂堂,双手背负身后有股高位者的气势散发。
  “小岚,不得胡闹,退下。”青年声音低沉,目光看得却是墨羽。
  墨羽嘴角一挑,这才是他等的正主。
  杜岚冷瞟了一眼风天赐,不甘心退回青年身边。
  风天赐拍了拍身上灰尘,躲在墨羽身后,指着青年低声嘟囔:“老大,这人名唤杜风,是杜岚的兄长,厉害着呢,交给你了啊。”
  墨羽轻轻点头,上前两步站在杜氏兄妹面前,拱手道:“在下墨羽,冒然造访还请见谅,这位是我兄弟风天赐,听说他冒犯了令妹,特来告罪。”
  “啊?老大你在说些什么,”
  风天赐在后面悄悄拉扯墨羽衣摆,不明所以提醒道:“你不是来替我出头的吗,告什么罪?”
  墨羽没予理睬,视线始终落在那对兄妹身上。
  杜岚鄙夷侧头,杜风眼底闪过诧异,脸色舒缓回以揖礼:“客气,只是一些误会,解开就行了。”
  墨羽轻笑,回头看向风天赐:“来,给杜小姐赔礼道歉。”
  风天赐瞠目结舌,难以置信指向杜岚:“她毁了我英俊面容,我还要反过来给她道歉?莫不是驴踢了脑袋才这样做。”
  “嗯?”墨羽阴脸皱眉。
  杜氏兄妹绕有兴致看着眼前这一出,杜岚更是露出幸灾乐祸神情。
  风天赐本想耍些无赖,见这位白得老大生气不似作假,当下不情不愿上前,瓮声瓮气道:“对不起。”
  “认真点。”墨羽声音严肃自后响起。
  风天赐脸一抽,心想已经做了一次不差第二次,整理仪容,假惺惺张嘴:“杜姑娘风采迷人,风某一时情难自已而有所唐突,实属抱歉。”
  话落挤眉弄眼,惹得杜岚杏眼圆瞪,这哪是道歉,分明是变相溜嘴皮子,但她又挑不出刺,只能压抑忍耐。
  “嗯,歉意我代岚儿领了,两位若是再无他事,恕不远送。”杜风面色平静,送客之意很是明显。
  风天赐嘚瑟退下,墨羽摇了摇头,这小子能听话道歉已算是给足了他这个老大面子,接下来就该讨回场子了。
  “且慢。”墨羽将剑匣缓缓卸下。
  “哦?墨公子还有何指教!”杜风冷笑将杜岚挡在身后,功力暗运。
  这些细节落在墨羽眼中,淡淡道:“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我这兄弟虽然言语不当,但令妹出手好像过重了些,就事论事,这也得有个说法。”
  “你待如何?”杜风眼神严厉阻止杜岚发作,毫无退却从台阶走下,站在墨羽对面。
  “很简单。”
  墨羽眼神一闪,手扶在幽泣剑柄道:“我不会打女人,妹债兄还,小疯子遭了多少罪,便由你来承受。”
  “哼,人是我打的,要找找我!”
  杜岚厉喝一声,身子直接跃起朝墨羽踢来,杜风喊了声岚儿已是不及,只能焦躁自旁接应。
  “老大,怜香惜玉。”风天赐撂下这么一句话后闪退到旁边,兴奋看起戏来。
  墨羽淡然看着杜岚逼近,身体纹丝不动,直到杜岚脚至面前一米时,右腿突兀一百八十度抬起,右脚上蹬杜岚脚底。
  应然,杜岚身影反震倒回,落地直退十几步步之远,杜风关切过去搀扶,杜岚满脸颓败低道:“三重天,我脚麻了。”
  杜风闻言心中一沉,他只是二重天满境,对面这黑衣少年明显不是普通三重天,知己不知彼,胜算很是渺茫。
  未多踌躇,杜风将杜岚扶到台阶坐下,转身直视墨羽,久久不语。
  “我勒个去,老大你也太猛了!”
  风天赐打了鸡血般兴奋,不合时宜的叫嚷让杜氏兄妹脸色更是难看。
  墨羽瞪了风天赐一眼,待后者偃旗息鼓后,视线重新对向杜风:“我不会恃强凌弱,只用二重天功力与你打,如何?”
  听清墨羽话意后杜风眼底滑过精光,惊愕同时心生佩服,裤摆撩起别在后腰。
  “好,今日无论胜败,你这朋友我杜风交一个。”
  墨羽目放异彩,右手伸出:“请!”
  “我来了。”杜风轻啸一声,身形迅猛朝墨羽冲去,莫看其长得偏瘦,劲气爆发走的却是刚猛路数。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墨羽可不会随便轻视敌人,见杜风不使用兵器便将剑匣甩给风天赐,以拳脚应战。
  当年绝麻谷与猴群训练可不是白得,从石头到木棒,以一敌一群。
  久远的熟悉感,墨羽脚底使出身法,一个错脚绕到杜风左侧,左手勾爪叩向后者脖颈,右手探掌脱向对方腰盘。
  杜风神情大惊,嘴里低喝:“军体夺魂!”
  下一刻,杜风左拳轰向墨羽左手,右臂弯曲以肘砸至墨羽右手。
  “嘭~”
  双方肢体交接一起,彼此脚踩之处地板裂纹纵横,墨羽只觉杜风身体裹挟一股霸烈气息,震得他双手微麻。
  眉头一挑,墨羽膝盖上顶,杜风抽身而退,但下一刻墨羽双手猝然伸出又抓扣住杜风两臂,双膝交错不断前顶。
  杜风双手受制只得不停后退,仓促以左右脚击打墨羽小腿,以求阻止顶膝,但收效甚微,不多时胸口便被墨羽顶了五六下。
  胸闷气短,杜风果断放弃后退,沉腰立马,硬挨墨羽一膝盖然后蓄力双臂。
  “啊!”
  杜风咆哮挣开墨羽双手,嘴角血线流出,不顾疼痛抓住墨羽右腿,原地转圈狠甩出去。
  墨羽于空中一个后翻平稳落地,并未继续出手,因为杜风已经单膝跪地剧烈喘气,杜岚心疼自旁询问。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不过一炷香时间,外人看的只是简略,战斗双方却知道彼此用了多少实力,凶险万分,每一招式都全力以赴。
  “老大,”风天赐屁颠过来将剑匣送还,伸出右手拇指,对墨羽佩服如滔滔江水:“牛,太厉害了。”
  若是先前风天赐认墨羽为老大是出于找人出头,那么此刻其真心已有二三,同时对墨羽还多了一些敬畏之心。
  墨羽背起剑匣,缓步走到杜风面前,不顾杜岚恨视伸出右手:“没事吧?”
  “惺惺作态。”杜岚伸手拍打墨羽右手却没拍动。
  “岚儿,不得无礼!”
  杜风皱眉厉喝,然后右手搭在墨羽手上站起,心悦诚服拱手道:“杜某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杜兄过谦了,我这次只是侥幸略胜,做不得数。”墨羽伸手替杜风拍打衣服灰尘,换来对方感激不尽。
  “寒舍简陋,墨兄如若不嫌便进府一叙。”杜风恢复华贵气质,侧身邀请。
  墨羽撇了一眼风天赐,思索一瞬,浅笑答应:“如此就要叨扰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杜风推门带路,杜岚板脸跟上。
  墨羽严肃告诫风天赐放老实一些后跟着迈入,风天赐眼神贼兮兮盯着杜岚,进入关上大门。
  府苑很大却也很空旷,穿过两处院子只见一两名老妇在做着清扫事务,家丁护卫一个也没见着。
  杜岚走到一半便独自离去,风天赐心神泛滥提出想要四处走走但被墨羽强行留下,心情郁闷不已。
  终于来到会客主屋,杜风亲自替二人斟倒茶水,然后苦笑落寞道:“家府中道没落,让两位见笑了。”
  “杜兄严重了,像我们这些江湖浪人,有个落处就算不错,何来见笑一说。”墨羽端茶吹气,呷了一口。
  “哎,我说你这幅画挺值钱的,何不卖了去?”
  风天赐眼神很不老实撇向正堂悬挂的一副山水墨画,翘着二郎腿调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