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天十二门 > 第九十八章 疑雾重重

第九十八章 疑雾重重

 推荐阅读:
第九十八章疑雾重重
  能使人迷糊记忆的方法无非三种,一是假皮面具,二是**致幻,三是劲气影响。
  假皮面具只有几天后才可令人模糊回想,中午问话那人明显不是带的面具。
  至于劲气影响那就更不可能了,能以劲气令人恍惚者,皆为大能之辈,不会屈就委身,而且同为武者,或多或少会感应出来。
  如此就只剩**致幻!
  墨羽起身来到床头,以剑将床帘削成几绺,缠绑起幽泣负于背后。
  墨乞此刻也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局,借他们之手去试探铁匠的局,心情复杂。
  勿多磨蹭,二人锁门离开客栈,避免街道引人注目,寻巷道翻跃,一刻钟赶达铁匠铺。
  大门紧闭,四周一片寂静,墨羽耳贴门扇聆听,院内并无声响传出。
  “大哥,要不要敲门?”墨乞见半天无果,低声建议。
  墨羽闻言摇头,俯身察看地面,然后朝院墙走去,于墙角跟发现一些碎石土屑,看到这些土屑,他心里有数了。
  “怕是有人已经先我们一步来过了,走,进去看看。”墨羽起脚跃过院墙,墨乞自后跟着跃进。
  墙根土屑是新土,应是有人踏墙所留。
  土屑也不是朝同一方向洒着,而是有的密集、有的稀疏,这种解释只有一种,对方从墙内进院,搜寻无果后又从墙头跃出。
  当然对方也可能是有所收获,但联想前后,对方知道铁匠铺位置却假手二人前来试探,说明还不知铁铺底细。
  二人在铁铺侯了一个多时辰,期间肯定有人暗中监视,并且将铁铺情况摸了透。
  铁匠脸色大变多是猜到这一点,催促二人离开后,其会立即收拾行李离开,若对方擒了铁匠,定是推门而走,而不是现在这般大门从里锁着。
  进入院子,墨羽敛声躲在柴房后,探头朝正屋与铁铺瞭望。
  正屋门开着,铁铺门也开着,没有人影走动,亦无半点声响传出。
  墨羽贴墙靠近主屋,捡起一块石头扔进,半天没有反应,直身戳破窗纸,透过孔洞看见里屋一片狼藉,并无人影。
  铁匠是不会自行弄乱屋子,依此情景猜测,铁匠前脚刚离开不久,对方便跃墙进入,找不到人乱搜一通后从墙离开。
  这也间接证明,对方想抓住铁匠为的是某件东西!
  二人进屋简单看了一会儿便转身去铁铺,铺内炉火还未熄灭,大小锤与一些铁器凌乱摆着。
  墙壁上挂着一些成品刀剑,墨羽取下一把抽出,扑面一股凌厉冷气,端是一把好剑,非市井那些可比。
  翻过剑身,墨羽发现剑根处刻着“冷世南”三字,心中一动,唤墨乞取下其他刀剑,二人逐一抽看。
  果不其然,其他几把兵器皆刻有同样三字,这就有点意思了。
  据墨羽所知,一般只有炼器有成者才会刻兵名讳,彰显其技。
  天下巧匠出绝兵,说的是绝兵谷罗收了天下八成以上锻工巧匠,以独特锻造技艺相传,全身心致力于打造神兵利器。
  而锻术有成者,皆需去绝兵谷考核,得到权威大师认可后才能刻字。
  当然有些归隐之人无心名利,一生只锻寥寥可数兵器留世,不刻名讳,全凭有缘者得之,如同他手中幽泣一样,无锻师名讳。
  “大哥,这边有暗格!”
  正思绪间,墨乞声音惊讶从打铁台后方传来。
  暗格?
  墨羽赶紧走到铁台后方,果然发现是一半米之高暗格,竖着所挖,挡板被拉在一旁。
  从暗格朝里望,底下竟是别有一番设计,是条地道!
  “走吧,这里已无其他线索。”墨羽起身,将刀剑重新挂回墙上。
  “大哥,我们不下去看看吗?”墨乞不解相问,好不容易发现了条暗格,大哥竟不下去?
  墨羽摇头,浅笑拍了拍墨乞肩膀:“你能发现它,别人自然也能发现,主屋凌乱迹象与墙头落土说明对方无功而返,我所料不假的话,底下早已被铁匠给毁了,下去也是空走一趟。”
  墨乞皱眉思索,恍然大悟。
  二人重新翻墙而出,外面夕阳西下,不需急赶,混在街道人群内朝客栈走去,路途中顺便吃了晚饭。
  墨羽现在基本思绪已经理清。
  铁匠手中有别人想要之物,一直藏身于长平镇,踪迹只有相熟之人知晓。
  不知怎的,其踪迹近日正好被仇家发现,对方不清铁匠底细不敢擅自闯入,故而借他们之手前去试探。
  试探被铁匠及时发现,自暗格仓促逃离,追击者去迟一步,暗格被毁,只能抱有侥幸搜了一番主屋,最后仍是徒劳回返。
  目前唯一不解之处,对方如何知晓自己今日会去铁匠铺?
  去铁匠铺是为幽泣打造新鞘,而幽泣剑身与剑鞘不称乃今天中午自己震碎剑外黑铁后,当时屋内只有自己与墨乞两个人,如何泄露?
  客栈已经近在眼前,墨羽二人迈身进入,前堂坐客略盛,小二正忙着招呼客人。
  见二人进来,小二赶忙殷勤过来:“两位少侠,打尖还是住店?”
  听着小二问话,二人眉头同时皱起,墨乞不悦道:“小二哥好大的忘性,我二人本就店内房客,何来住店一说?”
  小二闻言一愕,挠头纳闷道:“两位少侠莫要说笑,小的跑堂五年之久,记性好的很,不曾见过二位。”
  墨羽一直注视着小二眼神,发现对方一脸真诚,完全没有作假神态。
  当下心中一惊,阻止墨乞继续问话,墨羽温声道:“请问三号客房里住的那位少女可曾回来?”
  小二一脸懵然,恐于墨羽背后幽泣,耐着性子回道:“少侠认得那位侠女?”
  墨羽点头:“自然,她为我二人提前订了两间客房,这是房号。”
  话语间,墨羽自怀中摸出客房木牌,同时示意墨乞将他那件也一并拿出。
  两枚木牌分别刻着六和八,小二一眼认出这是本店所有,当下明白过来,拱手连连道歉:“原来三位是一伙的,小的眼拙,怠慢了少侠,还请勿怪。”
  墨羽摆手示意无碍,深深看了一眼小二,带着墨乞朝后院走去。
  路过少女客房时门依旧锁着,二人直接回屋。
  关上门,墨羽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今天我们被人偷听了,幽泣秘密怕是已然泄露。”
  墨乞闻言大骇,低呼道:“怎么会,中午进来时我特意看了四周没人,旁边两间屋子也是空的无有住客。”
  墨羽心情烦躁,来回踱步,一切疑问方才皆已解开。
  小二认得少女却不认识他们,说明少女很早就在此住店,故而小二认识。
  他们二人是昨天来的,墨乞见过小二不是一次两次,对方断不会不认识,所以说,小二昨夜便被人掉了包!
  中午墨乞确定四周没有人,两边住房空着,可若是店内自己人,肯定会有钥匙进去。
  细思极恐,他这边与墨乞对话时,旁边屋子肯定有人贴墙而听,将幽泣秘密尽数听去,故而知道自己要去铁匠铺,又恰逢其会出来指路。
  自己不记得对方面孔,一方面是其易容以假乱真,另一方面很可能是致幻药物,当时他们可是叫了一桌吃食!
  越想越是心惊肉跳,墨羽将所有猜想全部告诉墨乞,得让他提前加强警惕。
  墨乞听后目瞪口呆,久久不得回神。
  这也实属正常,与墨羽经历了一年,心智增加,见识了不少人心,但阴谋诡计却是第一次接触。
  “大哥,那我们岂不成了局中之人?”墨乞口干舌燥。
  墨羽此刻心情略有平复,缓声安抚墨乞:“不至于,对方目标是铁匠,与你我无关,只是幽泣秘密被听了去,不知会不会招来夺宝贼心。”
  墨乞神情紧张,愤然道:“肯定是那丫头搞得鬼,对方既然知晓铁匠铺位置,为何偏偏找上咱们?”
  对此墨羽无多反驳,思索了一下,不确定道:“依这丫头习性,定是无端招惹了这伙人,然后被对方跟踪到此,忌惮少女手段,暗中窥伺。”
  “正好,你我昨夜到此,与少女表现相熟,被对方当作同伙监视,无意偷听了谈话。”
  “对,很大可能就是这样!”墨乞想起少女那整蛊性格,觉得事情八九不离十。
  墨羽也觉得正是这样,与他结怨势力就那么些,如今天下大乱,各方自顾不暇,是不会有空专门来找他这一个散人。
  “走,去找小二换房。”墨羽转身出门,他想再次确认自己猜测是否正确。
  很快自后厨找到端菜小二,说明换房之意,对方不愿但也不敢违背。
  墨羽换到五号房,墨乞换到七号房,中间夹得正好是六号房。
  进入五号房,墨羽直奔贴着六号房的那面墙壁,北方客栈多是砖瓦,对方再怎么打扫痕迹也会留下线索。
  墙壁白洁,墨羽仔细观察,于膝盖处发现一轻压痕迹,凝神辨认,应是拇指压墙所留。
  稳了!
  当时的确有人在此偷听,曲着膝盖,偷听到幽泣秘密时情绪波动散发气劲,拇指才会留下痕迹。
  “大哥,”墨乞推门而入,一脸失望摇头:“没发现任何痕迹。”
  墨羽冷笑站起,指着先前位置:“你且看那里。”
  墨乞弯腰检查,看见了痕迹:“真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