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天十二门 > 第八十八章 老奸巨猾

第八十八章 老奸巨猾

 推荐阅读:

  第八十八章老奸巨猾
  见得不到理想效果,少女咧嘴学着野猫滋声,露出两颗虎牙。
  墨羽懒予搭理,绕到少女身后,才发现对方腰后还别着一大包东西,好奇解了下来。
  “别、别!”见墨羽将自己东西解开,少女大惊失色,唾沫横飞没了怒意,急呼:“那是玲儿的,你别动,快还给我!”
  不管不顾,墨羽将包裹打开,目瞪口呆看着里面一大堆吃的,有糕点、烙饼、糖葫芦、牛肉干……甚至一些孩童玩的风葫芦也有!
  墨羽一脸古怪神色看向少女,少女眼神躲闪,飘红尴尬,鼓起油腻嘴唇吹起了哨子,一副你爱咋就咋无赖模样。
  “咕~”
  一声不和谐打破形势,少女如林大敌,一脸警惕盯向墨羽肚皮:“你想干嘛?告诉你,那些东西姑奶奶可是下了药的,想吃你就试试看。”
  墨羽本还尴尬,经少女这么一说,便没了顾忌,探手拿起一块糕点,洋洋冲少女举了举,然后一口咬了大半入嘴。
  “啊!”少女抓狂了,穴道被封,只能不停摇头甩发:“你竟敢偷吃姑奶奶的东西,你完了,我告诉你,你完了,不出片刻你就会毒发身亡、七窍流血、全身溃烂、面目全非……”
  怎么凄惨严重少女便怎么说,即使知道食物没毒,墨羽也被搞得心底发慌,但又转念一想,吃都已经吃了,还怕什么?
  继续伸手,拿起其他食物嚼咬,完全不顾少女聒噪。
  待吃得六七分饱,墨羽将食物包裹起来,背在自己背上,拍着肚皮。
  “你吃得已经够多了,还要抄底吗?”少女喊的累了,一转态度,两眼泪汪汪看向墨羽,哀怨夹有一丝乞怜:“给我留点可好?就一点!”
  已经不自称姑奶奶了。
  墨羽皱眉,想起死去的那名老头,疑云再起,试探诱问:“给你也不是不行,但你可回答我几个问题?”
  没有丝毫犹豫,少女点头如捣蒜急道:“问吧,问吧,莫要耽搁太久,姑奶奶烧鸡已经凉了。”
  这家伙,也太不着调了!
  收起心思,墨羽言简意赅发问:“你与那老头是何关系?”
  “老家伙是我爷爷。”少女面露不悦,切声催促:“你怎么如此磨叽,一次问完行不行?”
  墨羽呼吸一滞,再次深刻体会到了对方的不同寻常,轻咳两声,随少女所愿一次连问:“你们与我兄弟二人有仇?”
  “如何发现我们?”、“有什么目的?”、“我们的裘披行李哪去了?”、“还有,你们是谁,你为何要杀你爷爷?”
  问题太多,少女先要捋顺,然后思考如何作答,几个呼吸后,这才一一回复:“姑奶奶不认识你们,巧合碰见罢了,见你二人熟睡,便想找你们玩玩。”
  “至于你们的行李,”少女面露回忆:“好像给老家伙扔到那口枯井里了。”
  对于墨羽问的最后一个问题,少女一脸不解,异样目光盯瞅墨羽,如同看着一个白痴一样:“老家伙是我爷爷,姑奶奶干嘛要杀他,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墨羽脸色一沉,心底隐约浮躁,那老头分明没了气息,如何拍打也无反应,少女为何会有这一说?
  难道去救墨乞期间,曾有第三者进入破庙,将老头给杀了?是谁?杀人动机又是什么?
  “喂!”少女急不可耐打断墨羽沉思,一脸愤懑:“姑奶奶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还不快点解穴。”
  墨羽心事压头,挑嘴随意回道:“貌似只是答应不动你东西,并未允诺解穴吧。”
  少女哑然,细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一时不知如何辩解,干瞪着大眼。
  火把滋滋燃着,烧鸡靠的近,没凉反倒熏焦了些。
  闻着烧鸡异味,看着少女眼巴巴可怜模样,墨羽终是动了恻隐之心,起手解了少女穴道,然后拔身朝破庙返去。
  幽蛇已经找到,丝娟与玉佩很可能也被扔在井底,现在有可能出现第三方未知者,得赶快回去,找了东西就走。
  一路急赶,掠过数里外时,身后遥遥传来少女暴怒呐喊:“偷食贼,给姑奶奶站住!”
  回头一扫,发现少女正张牙舞爪追来,一起一跃,火把忽明忽暗,趁着间隙,还不忘低头啃上一嘴烧鸡。
  追人都追的如此奇葩者,世上莫过于这对奇葩爷孙了!
  墨羽自是不会原地等候,方才已经观出少女乃二重天满境修为,奈何不了他,转身更为快速拉开距离。
  “小贼!咳咳咳,”少女喊的突兀,被风灌口剧烈咳嗽,当下乖乖闭嘴,咬牙切齿紧紧追逐。
  一前一后,打破夜空寂静,一刻时长,破庙近在眼前。
  墨羽一个高跃起身,踏着墙头来到屋门处,看见熟睡过去的墨乞安然无恙,这才长松一口气,缓步上前推了推墨乞:“墨乞,起来吃东西了。”
  墨乞迷糊睁开眼,墨羽已经将背上包裹卸下打开,挑了一个不干燥的软糕递过来。
  墨乞接过食物,一脸惊讶看向墨羽:“大哥,你自何处找来的这些?”
  墨羽回头瞭望庙门,催促道:“快些吃,完了再说。”
  “哦。”
  墨乞张嘴咬嚼,本就饥肠辘辘,几口便吃个干净,伸手继续拿,当看到包裹角落那个风葫芦,更是讶然,猜测大哥莫不是打劫去了。
  肉眼可见,包裹里的食物越来越少,当墨乞伸手探拿一个晒菜时,少女气呼呼追了进来。
  烧鸡已不见,火把右拿,鼻翼对着空气耸了耸,皱眉朝庙屋看来,眼睛一下看向包裹。
  “啊!”
  看着瘪瘪包裹,少女瞪眼尖叫,如狼似虎扑过来:“我的糕啊,我的肉啊,我的饼啊!……”
  火把当做暗器甩来,墨羽赶紧拉着墨乞躲开。
  少女过来并未追打,而是坐倒在地,心痛捧起包裹呼喊,声情并茂,好似哭丧吊唁般凄惨。
  “大哥,”墨乞碰了碰墨羽胳膊,手指少女。
  墨羽尴尬侧头:“嗯,是她的。”
  墨乞闻言舒气,只要不是自别人那里抢来,吃了也就吃了,更何况还是这个少女的,心情更是畅快,只恨为啥不多吃一些。
  二人悻悻站在一旁,少女一把鼻涕一把泪,抽噎拿起还未吃过得食物,怒瞪二人,气呼呼嚼咬。
  “你们完了,姑奶奶很生气,待吃饱了,定要你们好看,哼!”
  对此狠话,二人相视失笑。
  尤其还是由少女嘴巴塞满食物,嘟囔说出,怎么听都是那么没有威慑力。
  墨羽将幽蛇抛给墨乞,墨乞欣喜接过,爱不释手擦拭。
  见状,墨羽还是决定不告诉墨乞幽蛇被拿去切肉一事,否则指不定又出什么幺蛾子。
  迈步来到枯井旁,趁少女不注意,墨羽赶紧将墓板抽下递给墨乞,努了努头。
  墨乞神色一动,心领神会接过墓板,挪到墙角,将之用力甩抛出庙外。
  “你我行李被扔在了井底。”墨羽手指枯井,对走过来的墨乞低道。
  墨乞皱眉懊恼:“当初怎么就忘了搜这里,这可如何是好?”
  墨羽回头偷瞄少女,发现其全身心与所剩食物较劲,丝毫没关心这边。
  忽然。
  “大哥,有动静。”墨乞声音颤抖,压声急拉墨羽衣袖。
  墨羽回头,不解看着墨乞一脸苍白。
  墨乞呼吸急促,指着枯井心有余悸:“方才我听到底下有动静。”
  若是别人如此说,墨羽多会怀疑,但墨乞不会骗他,三重天境界,五官灵敏,断不会无的放矢。
  示意墨乞退后,墨羽屈膝蹲下,耳贴井壁细听,无有动静!
  皱眉回瞅墨乞,再次贴上凝听,这一次有了动静!
  细微轻响,窸窣好似耗子翻动,墨羽没急起身,继续凛神,井底声音愈来愈响,由轻到重,终于能分辨出是何声音。
  墨羽一脸难看站起,墨乞担心上前:“大哥,莫不是诈尸了?”
  “诈个屁尸!”少有的气急败坏,墨羽甩袖转身,难掩愤怒:“那老家伙正在底下扯呼呢!”
  “哼,还是被这老奸巨猾摆了一道!”
  墨乞第一次见大哥如此神态,侧目沉思。
  白天他也在场,大哥那番摆弄,老头毫无丁点反应,鼻息没有,身体僵硬,体温也冰冷,确是死了才对。
  事实胜于雄辩,墨乞上前侧耳凝听,立闻一阵阵“呼噜~”、“呼噜”悠然传上,期间梦呓擦鼻,正是那老头无疑!
  “好生奸诈!”
  墨乞同样心情,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除了憋屈还是憋屈,毕竟对方一动不动,任你施为。
  “嘿嘿~”
  一声阴笑响起,少女已经解决完食物,摸着肚皮朝这边靠近,狡黠流露出自认为残忍的表情。
  “哼!”
  墨羽一肚子孬火,正好就地取材,直接上前指着少女鼻翼,率先发难道:“你爷爷偷吃了我们的干粮,还喝了那瓶珍贵百花酿,爷债孙偿,你说怎么办吧?”
  少女本来绷着一肚子怒火,乍被墨羽这一番数落,目瞪口呆,支吾难语。
  墨乞性格虽拗,却很懂得变通,顺势搭腔指责:“吃你点东西怎地,没把你卖了都是好事,你且去井口听听,你爷爷还打着酒鼾呢,那壶酒,可是花了一百两白银买的。”
  听完墨乞话语,墨羽暗呼糟糕,啥酒能卖到一百两白银,坐地起价,傻子才会相信。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