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天十二门 > 第四十一章 局势平定

第四十一章 局势平定

 推荐阅读:

  第四十一章局势平定
  “咳咳,”孙祥义右手捂嘴,血液自手指缝隙流出,脸色苍白,瞪眼不屈喝道:“周匹夫,要杀要剐,老夫也绝不皱半分眉头。”
  周宥道不以为意耸耸肩,抬起滴血右手,活动指节,炽热盯着孙祥义身体,舔嘴笑道:“凝血功之用,想必你很是清楚吧,嘿嘿~”
  此话一出,孙祥义眼底隐有慌乱,面色难看,手肘撑地,艰难朝后挪动,看得出,其对此话真意甚为忌惮。
  墨羽眼神闪烁,神情复杂一边看着。
  不出意外,孙祥义今日便要殒命在此,可叹其先前血腥屠村,竟亦有如此悲惨遭遇,兄弟暗算,妻儿叛离,就连收的徒弟,也在利诱之下挥戈相向,最后,仇人近在眼前却无力倒地,含辱难报。
  自己身怀血海深仇,背负君府不明之辱,处境与孙祥义不为不像。
  无人生来是恶,亦无人生来为善,凡事都有缘由,讲究契机,善难恶,恶难善,经历了翻天覆地之变,自己日后是否会变得如孙祥义一般,杀人如魔,却又乏力倒在仇敌脚下,含恨抱辱?……
  孙祥义身子艰难朝后挪动,周宥道亦步亦趋,跟着朝前踏进,嘴里满是冷嘲热讽,尽说剜心割肉之语,刺激孙祥义咆哮咒骂,恨而不得。
  终于,周宥道说的口干,对打击孙祥义开始觉得索然无味,眯眼冷笑几声,抬起右手,对准对方天灵盖扣去,嘴里寒道:“师弟,为兄这便送你上路!”
  话语冰冷,死死盯着孙祥义脸庞,想要将对方临死之前的恐惧看个清楚,但是,结果却出其意料,孙祥义不仅不惧,反而冲他露出一脸嘲讽。
  周宥道心头一跳,隐隐感觉不安,焦躁朝四周迅速扫视,除过两个毛头小子,无有其他情况,那对方如此表情是为何意,有何依仗?
  急思甚虑,也没想清楚,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对方只是故作姿态,吓唬自己罢了。
  如是想,周宥道手里动作加快,一瞬间就扣住孙祥义脑袋,残忍一笑,就想用功施为。
  但下一刻,他的脸便僵住,触电般闪到一旁,捂着腰间喝道:“何方宵小,敢于暗箭伤人?”
  风轻云淡,除有孙祥义阴阴冷笑,无有其他声响,更无人回话。
  周宥道气急败坏,脸色开始发白,阴狠盯着墨羽二人,却发现二人目光惊愕瞅着孙祥义,心头一抖,赶紧顺着目光看去。
  这一看,好生让其脚跳,骇然看见孙祥义一脸狰狞,脖颈上盘着一条青绿长蛇,二指宽,半丈长,蛇头三棱,吐信殷殷。
  他没看清蛇是何时盘到孙祥义脖子上的,但墨羽二人,作为旁观者看的却是一清二楚。
  在周宥道趋步嘲讽孙祥义时,先前被踢飞的拐杖,诡异开始轻颤,左右摇摆,幅度不大,并未引起沉浸自我的周宥道注意,却立刻吸引了墨羽二人目光。
  接着,在墨羽二人眼内,拐杖“啵~”的一声响,自柄部断开,露出黝黑小口,原来拐杖是空心的!
  周宥道继续跟进,抬起手掌时,孙祥义眸底一凝,右手中指轻微勾动,一条青绿长蛇,便应然吐信自拐杖探出,蜿蜒摸爬,阴冷朝周宥道爬去。
  墨羽二人惊骇,第一次见这种手段,目不斜视紧盯,在周宥道探手扣住孙祥义脑袋时,青蛇正好爬到,身子一缩,猛若离弦之箭,蹭的激射到周宥道腰部,獠牙大张咬了一口。
  应势,周宥道跳脚一边之际,青蛇迅速游爬至孙祥义身上,顺脖盘绕,孙祥义捏住蛇头,青蛇乖巧张口,自獠牙滴下几滴绿色液体,孙祥义赶紧张口接住咽下。
  “青螣灵?”周宥道手指青蛇,脸色难看冲孙祥义喝问。
  孙祥义闻言,抬头冷哼一声,摸了摸青蛇,寒声道:“既然知晓它的来历,还不快些回去,找口好的棺材。”
  得到肯定回答,周宥道脸色愈加阴沉,额头开始冒汗,脸色苍白间,夹杂着些许绿意,身体亦控制不住轻打摆子。
  见此,孙祥义笑了,继而大笑,披头散发,状若癫狂。
  墨羽二人一旁百转千回,满脸凝重与复杂,事情的变化无常,属实让二人大开眼界,感慨颇深。
  无论何人,无论何事,都不能简单视待,未曾最后时刻,谁都不知会有何种变故发生,僵蛇穷兔尚有反抗,何况人乎?
  场中响彻孙祥义的狂笑,周宥道脸色阴晴不定,赤眼喘息片刻,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绿色血液,腥臭刺鼻,这才慌了神。
  阴狠盯了孙祥义片刻,转头眯眼,晦暗难明又盯着墨羽二人好一会儿,看的二人头皮发麻之后,这才脚步一点地面,拔身跃起,朝村外掠离。
  身形虽然消失,村口上空却留下一句话:“师弟,下次再见之日,便是你枭首之时!还有那两个小鬼头,饭可乱吃,话不可乱说,否则老夫定让尔等尝尽那拔舌之痛,哈哈哈~”
  ……如此肆无忌惮之威胁,墨羽当即脸色阴沉,握着幽泣,拳头攥的实紧,轻颤,眼睛死死盯着周宥道离去的方向。
  此人,已经深刻被他印在心里,来日方长,他朝风水轮转之时,定要加倍讨还。
  心思仍在晦暗难明,衣袖忽然被轻轻扯拽,回头,发现是墨乞,见自己瞅过来,手指朝左面指着。
  墨羽顺目,凛然发现孙祥义不知何时已经寻到拐杖,拄起站在自己不远,眯眼,目光难明瞅着这边。
  一时分神,竟忘了还有这么个魔头!
  仔细观察,对方此刻身形狼狈,披头散发,衣乱血染,身体倚靠拐杖而轻颤,脸色煞白,青蛇盘在脖子上吐信。
  墨羽眸光一闪,心里隐有浮动起来,二人现在受制于此,想要脱身必须经过孙祥义,依观察揣摩对方性格,定不会轻易放行,但经方才死战,其应又是强弩之末,想要强行留人,怕损害不为不低,至少他现在身体,依旧血流未止。
  思绪只是一瞬间,墨羽呼吸逐渐深促,挥手将墨乞挡在后面,抬手抱拳道:“前辈,我二人山野奔波数日,只是想入村寻些方便,无意冒犯。”
  孙祥义闻话,只是冷哼一声,并未开口,目光自墨羽与墨乞身上来回扫视。
  见此,墨羽心一沉,开始不安起来,顶着墨乞,一步一步朝后轻挪,低首轻声对墨乞道:“待会儿我说跑,你便使出全部气力朝村外东跑。”
  墨乞目光复杂,低头不语,浅浅点头应是。
  他心里此刻尽是自责羞愧,甚至有些恨己,自始至终,自己都是墨羽大哥的累赘……
  墨羽此刻心神全部寄在孙祥义身上,并没在意墨乞心思,顶着朝后挪。
  孙祥义亦已发现墨羽二人动作,却并未出手,嘴角挂着一丝嘲讽,冷冷看着。
  终于,挪到村口处,墨羽眸中精光一闪,手肘运力一顶墨乞,将后者推出数米,不曾回头,低喝一声:“跑!”
  墨乞闻声,慌乱稳住身子,牢记墨羽方才吩咐,埋头朝东,使出浑身气力就是开跑。
  孙祥义依旧未曾出手,而是神情一肃,饶有趣味盯着站在村口,一动不动的墨羽问道:“你为何不跑?”
  墨羽挑眉,无所谓耸了耸肩,淡然抽出幽泣,剑尖斜指地面,冷声道:“与你无关。”
  是的,他自一开始,就没打算自己逃跑。
  孙祥义虽是强弩之末,但对付自己二人,那一条青蛇便已足矣。
  若与墨乞分向而逃,自己依凭二重天内力,或有可能逃出生天,可墨乞,体弱无功,则是百分百必死无疑。
  思前考后,又想到这对爷孙对自己的照顾,是为救命之恩,自己如何能贪生怕死,作那忘恩负义的小人?更何况,墨乞是自己,认得兄弟!
  “哦?莫不是你这小鬼以为,凭那把破黑剑能伤的了老夫?”,孙祥义胡须一抖,阴狠指着幽泣。
  墨羽扫了一眼幽泣剑刃处的豁口,眼神一暗,叹了口气,但并未因此消沉,而是剑尖上挑,对着孙祥义:“我本无意,奈何逼人,出招吧。”
  孙祥义眼睛一瞠,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行走江湖多年,于这魔教之中,也算是个有头有脸之人,第一次,竟被一个毛头小子,区区二重天之境,用剑指着叫喝!
  “哼!”,拐杖点杵地面,孙祥义怒极反笑,仰头癫狂道:“孙祥义啊孙祥义,枉你威名一世,最后,竟落得个被小儿挑衅下场,哈哈哈,活该报不了仇啊!”
  声音怒怨,听的墨羽眉头微皱,心里竟有些不忍起来,对其遭遇心生些许怜悯,剑尖缓缓下垂。
  “好!”,幽泣刚放下,孙祥义骤然暴喝,吓得墨羽一个激灵,凛然又将幽泣持平,肃然朝对面看去。
  只见孙祥义手掌一探,将脖颈青蛇拽下,而后看向墨羽,狰狞道:“敢冒犯老夫,便如你所愿!”
  话罢,手一甩,青蛇快如离弦之箭,嗖的朝墨羽激射过来。
  墨羽心神俱骇,只有切身体会,才知道青蛇速度之恐怖,断不是自己所能抵挡,迅速荡剑一扫,脚底随之朝后点退。
  青蛇有灵,被幽泣黑光一晃逼退,蜿蜒止身吐信,张口滋出一口绿色毒药朝墨羽射去。
  墨羽刚因青蛇被逼退而暗叹侥幸,现又见这长虫催发那令周宥道都恐之不及毒液,当即汗毛乍起,慌乱身子一甩,狼狈滚落倒地,堪堪躲过。
  但不由他反应,身前黑影一晃,孙祥义愤怒模样映入眼帘,墨羽心底一凉,只觉腹部一热,两眼发黑便没了知觉。
  在他闭眼最后一刻,模糊听见墨乞的声音,
  “休动我大哥!”
  “傻瓜~”,这是墨羽听到声音后,最后的呢喃~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