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天十二门 > 第三十八章 村庄血腥

第三十八章 村庄血腥

 推荐阅读:

  第三十八年章村庄血腥
  笑声张狂,肆无忌惮朝四面扩散,墨羽神情一肃,拉着乞儿躲在一处民屋后,屏息凝神,环顾,声音当是自村中央那边传来,距离此处不远。
  墨羽皱眉回头,扫了一眼墨乞,心头犹疑是去,还是不去?
  根据周围民屋乱像来看,此村定是来有恶人,出了意外,财帛不屑一顾,断不是普通匪流。此处已是靠南,邪门歪道者不乏其人,其中就有以屠人为乐的暴徒。
  父亲之侠义,自己从小耳濡目染,对于这种平苦百姓,很难视之不见。
  可是若去,又碍于二人功力低微,遇有强敌,救人不成,反倒会搭上自家性命,属于下策。
  若不去,则可抽身而退,置之事外。只是如此行为,心中免不得会留下阴影,日后修行,甚至会滋生心魔!
  心思百转,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墨乞一脸凝重,探询盯着墨羽思考。
  墨羽还在进退两难之际,笑声逐渐消弭,但是,接着又传出好几声绝望嘶吼,伴随狗吠凄厉,着实吓人。
  墨羽自是听清这些声音,眼睛一凝,终是下定决心,去!但也不是冒进。
  回首给了墨乞一个眼神,墨羽手紧幽泣,蹑步朝声音那边摸去,墨乞眼神坚定跟在后面。
  声音越来越近,已经能听清些许对话,二人心神都打起十二分小心,来到一处类似广场之处。
  自屋墙拐角朝外瞭望,广场不大,占地能容五六十人左右,地面是平修,中央设有一高台,三四台阶便可登临。
  此刻,高台上有一华丽抬架,架上陈设一竹条编制藤椅,椅上,正坐着一名浑身青衣、须发半白老者,身形瘦削,右手拄着一青木拐杖,竟是个瘸子!
  老者满脸诡异,饶有兴趣朝场中看,右手食指一撘一搭敲着拐杖。
  场中,场面看起来血腥异常。四十几名村民聚拢蹲在地上,男女老少,脸上布满了恐惧与悲愤。
  妇女抱着孩童嘤嘤哭泣,男人护在前面怒目而视,老人则是扼腕长叹乞求!四周地面,殷红浸流血液,有衣衫不整的妇女、死不瞑目的壮年、断头之狗、破肚之牛……甚至还有几个孩童尸体。
  村民旁边,有四个身披红色外袍青年,手执还在滴血之刀剑,阴笑连连瞅着村民,仿若看待一群待宰羔羊,目光透露着嗜血厉芒。
  饶是墨羽经历了杀人之后,也被眼前画面刺激的有些反胃,遑论墨乞初经此景,脸色更是煞白如纸,悚然捂嘴,瞳孔瞠的浑圆。
  这些人,不消问,当是魔教中人!
  仅有的一条大黄狗,腿虽瑟瑟发抖,身却仍站在村民最前面,龇牙冲那几名青年吠叫,引来的,却是对方不屑大笑。
  “好个畜生,护主倒也不惧生死。”,就近一名青年挑眉,冲狗啐了口浓痰,扭了两下脖子,提刀朝狗走去。
  台上老者只是斜撇一眼,并不做声,反而很是赞同勾了勾嘴,其余那几名青年,则是言语相呼起哄。
  村民这边,见对方提刀过来,吓得更是胆颤,畏惧朝后挪移,只有一名古稀老人,头发花白稀松,颤颤巍巍站出来,拍了拍黄狗头部,狗便应然不叫,龇牙盯着,呜呜低呼。
  “大人们呐,”老人嘴唇抖动,痛心哀求道:“我们兆丰村只是些苦贱之人,素来守分,不曾招惹过半点是非,各位有何所需,尽管拿走便是,还请留饶性命呐~”
  老人应是此村村长,其话一出,村民有感开始哀求,或哭或祷,甚是催人泪下,引得暗处墨羽都有出去救人冲动,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妄动,那几人,最低也有三重天功力,而那椅上老者,更是深不可测。
  墨乞呼吸急促,嘴唇咬的发白,眼睛已经湿润发红,扯了扯墨羽衣袖,墨羽回头,叹气摇了摇头,示意爱莫能助,只能静观其变。
  村长的话语并未引起对方同情,青年冷笑不语,过来直接一脚将村长踹倒在地,黄狗见状,低吼朝青年跃起撕咬。
  然而,只见刀光一闪,黄狗呜咽一声,狗身自头被劈成两半,脏器洒落一地,鲜血淋漓。
  人群中有个小孩喊了声阿黄,开始哭泣,一妇人见状赶紧将小孩搂住,捂嘴拍背乖哄。其余众人,皆被方才青年狠辣吓到,瑟瑟不敢出声。
  村长在几个村民搀扶下坐起,看着周围嘴唇发抖说不出话,喟然老泪纵横,直呼造孽天不开眼。
  台上老者听到村长话语,不悦闷哼一声,四名青年见此,脸色一肃,拿起刀剑朝村民靠近,那名刚屠狗青年抹了把脸上狗血,站在最前开声道:“今日,乃我师尊出关之日,当以血为庆,此说,尔等也该瞑目去了,哈哈哈~”
  话罢,手中长刀毫不留情抹过村长脖颈,一条血线应然飙射,后面村民惊恐尖叫,仓皇朝四周奔逃,奈何,其余三人早已侯在一旁,功力施展,将手无缚鸡之力的诸村民,屠戮兵下。
  那个先前叫阿黄的孩童,连同其母,一起被刀贯穿;一壮士汉子,红眼为保妻儿,咬牙抱紧其中一名敌人裤腿,惨遭乱刀劈死;一拄拐老翁,颤巍摸着冰凉老伴,失神倒下……
  哭泣,嘶喊,猖笑,在一片片殷红血液中上演,惨无人寰,生命在一条条消失,悚然彻骨,人性无情毫不留情!
  墨羽胸口距离起伏,拳头攥的发白,心里经历万般煎熬,眼睁睁看着良人受暴,自己却无力相助,连出去的勇气也无,一如当年君府血案,置身事外。
  “啊!”,忽然,身旁墨乞出声尖叫,墨羽转头一看,只见墨乞捂着胸口,剧烈呕吐,浑身抖如筛糠。
  “糟了!”,墨羽心头一跳,顾不得眼前血腥,一把扛起墨乞,全力运转功力,朝村口急掠奔逃。
  貌似还是晚了一步,只见广场中那位青衣老者,眼睛一眯,冲着墨羽方向喝吼一声“何方宵小?!”
  然后手掌一拍座椅,身子拔然起跃,右手青木拐杖即手,一点地面,如鹰展长空,直接逼近墨羽二人。
  墨羽不敢回头,后背已经直冒鸡皮疙瘩,根据老者气势,骇然发现竟是六重天!比当初龙威镖局镖头还高两重,与青光大叔他们四人一样,实打实的高手!
  境界相差太大,肩上又负着一人,很快双方距离便拉进,于村口前,老者悠然站在墨羽前面,一脸嘲讽。
  墨羽止步,凝重放下墨乞,与老者相视不却。
  墨乞此时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连累大哥被敌人发现,二人很可能会亡命在此,满脸羞愧,黯然唤了声“墨羽大哥,我……”
  话未说尽,墨羽便挥手打断,他知道墨乞要说什么,第一次切身经历,有那种反应实属正常,不反应才显得怪异。
  拍了拍墨乞肩膀,墨羽低声道:“这便是江湖,你可后悔?”,嘴里说着,右手却缓缓抽出幽泣。
  墨乞脸色一白,回想起方才修罗景象,忍不住又有呕欲,但这次强咬牙关,死死憋了回去,倔强看向老者,自怀中摸出幽蛇。
  “无怨无悔!”,这是墨乞的答案。
  听到墨乞这般回到,墨羽凝重的脸色稍缓,身子前进两步,挡在前面,幽泣剑尖指向老者,其意不言而喻。
  老者见状,愕然一愣,气极反笑甩了甩袖子:“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也敢对老夫挥剑相向?!”
  “上一次,对老夫不敬之人,是如何死法,老夫已经不记得了,哼!”
  不悦闷哼一声,老者拐杖一点地面,一颗石子便裹挟劲力,呼啸朝墨羽面门激射而来。
  墨羽眼睛一凝,背身一顶,将墨乞顶开一旁,同时幽泣横举,剑身对着石子。
  “嘭!”,石子如同猛牛般沉重,击在幽泣剑身上时,墨羽胸口一闷,抵挡不住朝后滑步,骇然左手抵住剑身,双手运力,堪堪顶住,但脚下,则退了二十几步!
  看着剑身白色浅印,墨羽前所未有的凝重,伴有一丝绝望,冷冷盯着老者,墨乞一旁见状,赶紧跑过来,复杂沉默。
  老者轻咦一声,饶有兴趣上下打量墨羽,眼神闪烁问道:“那小子,你师父是谁?”
  墨羽眼神一暗,面无表情硬声道:“无门无派!”
  “戏耍老夫?”,老者对墨羽的回答甚为不悦,眼睛一瞪,隐隐泛起杀意:“既然无门无派,那便当个孤魂野鬼罢!”
  话语间,周身气劲呼啸,已是有了动手准备,墨羽神情一肃,亦做好决一死战之想。
  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际,村口上空遥遥传来一声长笑,:“孙老匹夫,多年未见,竟落得欺负小辈之地,哈哈哈,着实可笑!”
  墨羽眉头一皱,凛然四顾,方才这声长笑,裹了些许气力,也是一名高手,至少不比面前这位老者低,是敌是友,对于自己来说都不乐观。
  反观那老者,在声音出现后,面沉如水,嗓子竟变得沙哑,咬牙切齿凝声喝道:“周…宥…道!”
  声音如同夜枭,尖锐震得墨羽二人耳膜发痛,足见其主多深的怨念,也透露出,老者同这神秘声音主人,有着不为人知的过节。
  “藏头露尾,一如当年那般下作,可敢给老夫出来!”,老者拐杖重杵地面,激起一层气浪,黄尘飞扬。
  “哈哈哈,”,听得老者激将,神秘声音充满不屑,几声大笑过后,扬声道:“有何不敢?当年能废你一腿,今日便能废你全身!”
  声音炸裂整个村口上空,引得广场那四名红袍青年注目,凝重自村内跃来,扫了一眼墨羽二人后,抱剑躬身对老者道:“师父。”
  老者并不回话,没有搭理四人,只是不停朝四周看,寻找着什么。
  四人纳闷,只能散在四周,将墨羽二人正好围住,然后凛然警戒,等待老者下令。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