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天十二门 > 第三十章 私囚

第三十章 私囚

 推荐阅读:

  第三十章私囚
  正在墨羽轻喝一声,准备策马离去一线天时,远处杜公虎扬声阻止了他,不解回头,淡淡等着对方有何贵干。
  杜公虎左手搭在腰间佩剑剑柄,阔步朝这边走来,目光上下打量墨羽,眉头紧蹙。
  “杜将军有何吩咐。”见杜公虎静静站着审视墨羽,龙向天疑惑上前,微笑抱拳询问。
  杜公虎不语,右手摩挲下巴,还是盯着墨羽看,墨羽皱眉,胯下马儿躁动蹄晃。
  终于,杜公虎眼睛一亮,似是想起什么,指着墨羽大声喝道:“来呐,将这小鬼擒下!”
  瞬间,十几名士兵过来,举着兵器围住墨羽,墨羽眼睛一眯,右手搭在幽泣剑柄,寒声问:“阁下何意?”
  龙向天也是一脸费解,蹙眉走到墨羽马前,解释着:“杜将军,此人由我龙威镖局应召,有何不妥之处惹了将军?”
  远处,听到动静的龙清明、龙迁二人过来,询问发生了何事,龙向天立即指着墨羽说清来由。
  听了龙向天话语,龙清明浅笑问杜公虎:“杜兄,这位小兄弟可是与你有仇?”
  杜公虎脸色一僵,略显尴尬看向龙清明,引手低声道:“清明兄,借一步说话。”
  龙清明一愕,不明所以的跟着杜公虎朝马车那边行去。
  在墨羽面无表情的注视下,二人在那边交耳私语了一炷香时间,期间杜公虎时不时用手指向这边。
  “墨少侠,你可曾招惹杜公虎?”趁着这间隙,龙向天皱眉朝士兵包围中的墨羽问道。
  闻言,墨羽再次细看杜公虎面貌,确认真不认识后,摇头回应:“不曾认识,何来结仇。”
  龙向天低头思索,想来想去也不明白,抬头,准备再说话时,那边杜公虎与总镖头已经谈话完毕,朝这边走来。
  墨羽冷冷注视,看对方究竟打着什么主意。
  杜公虎过来站定,朝手下士兵一挥手,士兵便喝吼而上,将墨羽逼下马,逼到崖壁处,进退不得。
  墨羽脸一沉,就想拔剑而出,但一看到人群外杜公虎的不屑冷笑,心里悚然一惊。
  对方人多势众,还有五重天高手坐镇,自己这样反抗,定会落的义乌那群匪徒下场,说不得正中对方下怀。
  思前想后,幽泣最终没有出鞘,墨羽站在原地,没有反抗被士兵擒住,缴了幽泣,反绑双手,推到杜公虎面前。
  杜公虎满意点头,冲龙清明等人抱拳道:“此次蒙贵镖局助力,彻底绝了这伙势力,也算大大扬了龙威镖局的名头,日后兴盛,指日可待呐。”
  龙清明赶紧躬身还礼,附身笑着:“哪里哪里,这次多是杜兄出力,才能一举为民除害,如此伟绩,回去怕是又要高升喽。”
  说完,二人相视而笑,一旁龙向天看着墨羽,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龙清明一个眼色止住,无奈低叹,摊手表示对墨羽爱莫能助。
  墨羽面色缓和对龙向天点头,萍水相逢,能做到这般地步,也算是仁至义尽,以后若是可能,当要感谢一番。
  很快,周围战场已经打扫完,士兵们将匪徒有价值的东西收敛一空,连同那十来箱财物,一并装在还算完整的镖车上。
  杜公虎与龙清明等人告别,然后转身,招呼着军队开拔回城,墨羽则由两人看押跟在后头。
  夜色消弭,天色逐渐露出鱼肚白,墨羽脸色苍白抬头望天,也不知道老乞丐和乞儿怎么样了,自己辛苦挣得钱,也被那无良士兵搜了去。
  唉,愧疚心里叹气,身上伤口撕裂又开始浸血,押解士兵可不管这些,粗鲁推着前进,疼的墨羽直吸冷气,但始终不发丝毫**。
  前面,暗自观察墨羽的杜公虎,见此暗暗点头,出身军旅,最好就是这种硬气,虽不得已,但还是对后者高看几分。
  一路沉默,自一线天出来,日头已经从地平线升起,朝霞炫灿,人马不觉。
  期间,干饼凉水简单补给了下,沿官道直行,浩荡赶至巳时,才劳乏到达赤阳城。
  杜公虎身份特殊,在城防军谄媚恭送下,一行人不必排队直接入城,百姓避让,通畅无阻穿过一条条街道,来到城西偏僻一处小院。
  看着眼前荒芜院墙,墨羽眉头紧皱,四周一片寂静,无有人影。
  杜公虎屏退所有士兵,单独带着墨羽推开院子木门。
  入内,院落一片破败,只有一间红砖瓦房矗立,杂草丛生,草头能没过膝盖,一条人为踩踏出的路径,弯曲通向屋头。
  杜公虎眼底划过厌恶,推着墨羽来到屋前,粗鲁一掌拍开屋门,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堆干草。
  转身,随手在墨羽身上点了几下,封住运功穴道,然后一把拉过推在草堆上,闷声道:“你小子自求多福吧。”
  说完话也不多留,直接关门离去,留下墨羽一人,在这黑乎乎的屋里怀揣不安。
  很明确,杜公虎如此行为,定是受了别人指使,而能驱使堂堂城主府将军,又只能是城主。
  自己初来赤阳城不久,断不会与城主有何瓜葛,所以,有过节的只能是城主相关之人!这般推断,墨羽脑海中便应然浮现出一人——吴大宝!
  对了,肯定是他!街坊说他是城主表侄,其受了羞辱,定会动用私权,添油加醋在城主面前诋毁自己,这样,城主碍于情面,于公于私都会抓捕自己。
  想通原委,墨羽心中恨火盈赤,悔恨当初不能一剑结果了他!现在可好,镖白跑、幽泣上缴,最重要的是,延误了老乞丐的救治。
  身体伤口处已经麻木,隐隐灼烧,屋内一片黑,不知道外面过了多久,墨羽闭上眼,静静感受那几处穴道,内力每次自脉络出发,都会受阻不前,几经冲击,都不得解开。
  心里低叹,暂且停下无用功,养精蓄锐,也好应对那纨绔。
  就这样,外面时有野雀交鸣,时日无晓,在伤口已经结痂时,院落窸窸窣窣传来脚步声。
  “来了!”墨羽精神一抖,侧耳聆听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来到门口,赶紧闭上眼,装作昏迷。
  “吱呀~”,房门被轻轻推开,刺眼光照自屋外洒进,映亮整个屋内。
  吴大宝手里提着一根木棒,阴笑看着草堆昏迷的墨羽。
  “臭小子,终于落在小爷的手里了吧!嘿嘿~”
  这次并未带黄苟,就吴大宝自己,木棒在掌心上下颠着,踏步迈过门槛,直直走到墨羽跟前,探脚踹在墨羽背上。
  墨羽身躯被踹翻个滚,眉头微皱,咬牙没有出声,继续装昏。
  “卧槽,不会没气了吧?”吴大宝惊疑看着墨羽,嘴里嘀咕着杜将军不会骗他之类,俯身用手探墨羽呼吸,发现还有气,只是很微弱。
  起身,脚放在墨羽背上来回用力揉搓,墨羽还是没有反应,这下,吴大宝有些不爽,怨毒自语:“老子要把你弄醒,好生折磨,以泄当日羞耻之恨!”
  将棒子扔在地上,吴大宝转身走出门外,不知作何打算。
  墨羽得空睁眼,开口喘气,背部火辣辣的灼热,几处伤口又开始渗血。
  没半柱香时间,门外吴大宝那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墨羽重新恢复原样躺着不动。
  “咯吱、咯吱~”,只见吴大宝撸起袖子,双手费力拎着一桶水,艰难跨过门槛,来到草堆前,阴狠一笑,提起木桶将水泼在墨羽脸上。
  哗啦~,水冲在墨羽上半身,琳琳草堆亦被冲散,墨羽脸色一白,幽幽睁开眼,费力侧头,当看见吴大宝时,强装惊讶,涩声道:“狗纨绔,果然是你!”
  “嘿嘿,”,吴大宝脸皮僵硬冷笑,瞪着眼睛上前,揪住墨羽衣领,啪啪几个耳光抽甩,瞬间墨羽脸色红肿,嘴角流出血线。
  “给老子继续嘴硬啊!”摇着墨羽身体,吴大宝尖声低吼。
  墨羽剧烈咳嗽,不屑斜撇吴大宝,吐出一口血痰在后者脸上,轻挑笑到:“你这花架子就这点能耐?”
  吴大宝尖声抹去脸上血痰,杀人般眼光瞪着,转身就去找带来的那根木棒。
  见此情景,墨羽心头一跳,嘴角浅笑继续道“果然是软骨孬蛋,打人还要借助外物,可敢使上你那吃奶力气,让小爷去去痒?”
  这话一出,当是气得让吴大宝七窍生烟,面色涨红,结巴说出几个我字,看看墨羽,又看看手中木棒,最后飆脏开骂。
  一把将木棒摔在地面,喘着粗气过来,将墨羽扶起,推靠在墙上,左手撑住墨羽身体不倒,右手对准墨羽胸口开砸,边打边吼,
  “小杂碎,老子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所有愤恨集中在拳头之上,拳拳到肉,使了吃奶力气,期间,更是用膝盖顶击墨羽腹部。
  “噗~”,一口浓血吐出,墨羽眼睛瞠大,面色煞白,看的吴大宝很是心情舒畅,打的更是卖力。
  殊不知,一切都是墨羽计划好的。
  佯装虚弱、言语激将,在吴大宝怒血冲头后,迅速将内力运转,推到封穴部位,借着吴大宝外力冲击,在内配合冲穴!
  就这样,墨羽每一次闷哼,在吴大宝看来都是享受,加上墨羽伤口血痂流血,配合虚弱表现,当是异常凄惨。
  日头渐中,外面光照炎热,吴大宝已经打了半个时辰,满天大汗,抬起有些发红的拳头,瘫倒在地喘气。
  墨羽已经气若游丝,黑袍破烂浸血,勉强睁开眼缝,无力断续道:“有…有…本事,再…给…小…爷…一…一……拳。”
  “啊!”,吴大宝发疯了,鼓瞪三角眼,狰狞扬拳,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咆哮道:“你给老子去死!”
  ……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