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天十二门 > 第十五章 子匕幽蛇

第十五章 子匕幽蛇

 推荐阅读:

  第十五章子匕幽蛇
  “爹……娘!”
  “青光大叔,不要啊,……莫叔,云大叔……”
  昏迷中的玉轩,脸色煞白,树叶遮挡不住他那满脸戚怨与绝望。
  嘴里不停呢喃,额头层层冷汗外冒,偶尔身子还抽搐两下,自然蜷缩,此刻,他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噩梦。
  昔日君府欢声笑语,映在阳光下,远看是那般祥和。
  玉轩欣喜狂跑过去,但跑着,跑着,天空布满黑云,昏沉压抑。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玉轩惊吓朝府门跑去,艰难推开门,里面一片死寂,毫无人息。
  试探唤了声云卫大叔、家卫,都无有回应。仓慌转身,朝着那熟悉主屋奔去,边跑边唤着爹、娘,亚爷爷,然而回答他的,仍是一片空灵。
  风愈大,雷甚酣,倾盆大雨随声倾泻天幕,天地昏暗,一副末日景象。
  玉轩双手扣着房屋外沿,艰难一扇扇门推开寻找。
  终于,在内院那棵大树下,惨烈横陈着百来具尸体。汩汩流着鲜血,或躺或靠,堆叠着,残肢断臂,兵器碎裂,正是死去的家卫众人。
  尖叫一声,玉轩惊恐后退,身子抵墙,艰难蠕动喉咙,当看见那些尸体竟缓缓支起身体,摇摇晃晃朝这边爬来,嘴里喊着报仇,少主之类字眼,玉轩两眼一黑,失去意识。
  最后一眼,看见了天空雨幕,变成了血雨,闪电也成了红色,而父亲牵着母亲的手,后面跟着佝偻亚爷爷,超天际外飘去,终不曾回头看一眼自己。
  “爹!”
  凄厉嘶吼一声,玉轩猛然睁开双眼,坐起身子剧烈喘息,瞳孔还未从方才噩梦中回过神。
  缓了足足一炷香时间,周围鸟雀叽叽喳喳,玉轩抹了一把额头盗汗,头发沾湿一片,眼睛环视四周,正好看见远处树枝上一粉色丝娟。
  “惜柔?”清楚记得这条丝娟乃惜柔最爱,玉轩眼睛一缩,心底有股不详预感,慌乱想要站起。
  奈何,身子僵了一夜,骨节还未舒展开,扑通一声自树上跌落,实实摔在地面灌草里,同时,丝娟受力,也轻轻自树上飘下,落在玉轩不远处。
  玉轩捂着胸口咳嗽,强行压住不适,缓缓抬头,正好看见旁边不远,两具亲侍尸体。
  呼吸一滞,蹒跚跑到尸体前,认出二人身份,颤抖伸手探到鼻下,已无生息!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会在这里,为何他们也会在这里,是谁杀死了他们,惜柔呢?”
  ……“啊!”,受不了脑海中一切问题缠绕,双手抱头,痛苦仰头嘶吼,眼睛赤红,赫赫快要喘不过气。
  忽然,眼底闪过癫狂,豁然转身,直接朝隐云涧方向全力跑去,独留两具尸体静默,远处丝娟随着微风,轻轻翻滚。
  ……
  一片火海,自君府院内冲天而起,熊熊烈火直冲霄汉!
  琳琳炽热直映四周,红芒耀目,黑烟漫天,贪婪舔舐着府内一切房屋,顺着可燃之物,火浪汹涌噼里啪啦。
  染天扑地的红光,一间间房屋,接二连三发出咯吱,不甘化为灰烬,只留焦黑框架,赤红地砖静默。
  火势汹涌逐渐达到巅峰,笼罩了君府所有一切,遥遥数里之外都看得一清二楚。
  鸟兽惊逃,天空变色,癫狂奔跑中的君玉轩,抬头看见那遥远天际黑烟,凄厉哀嚎一声,更为疯狂朝黑烟奔去。
  一路疾奔,无谓疲乏,胸腔空气挤压接近爆炸,喘气如牛,中间不甚颠倒数次,擦破胳膊、大腿多道伤口,血液淋淋。
  桃花林,败了,败得比任何一次都早,在它最为盛开之季,迎来了凋落。
  整整一片桃林,棵棵枝断花折,散落一地桃花花瓣,娇弱无力被揉踩进泥土碎零。
  无声哀鸣,不复往日摇曳,到处充斥着战斗痕迹,血色掺杂,兵器寒落,数道百米剑痕、刀痕狰狞翻卷泥土,还有一些漆深大坑,凛凛呢喃。
  此刻,一道黑袍静矗站在一棵还算完整桃树之下,手捏一朵沾了灰尘、耷拉娇艳桃花,楞楞出神,
  “你最爱的桃花,终是没能守住。为何,是你~”,喃喃自言自语,从那机械冰冷面具下,幽幽传来一声叹息。
  “啊!~”忽然,一道狼狈身影带着绝望,跌撞闯进桃花林,披头散发,衣服斑驳血迹,凄厉对着已经燃烧殆尽的君府吼道:“不要!”
  如杜鹃啼血,锥心刺骨摔倒在地,右手对着空气虚抓,眼睛呆楞。
  “你便是那君家余孽,君玉轩?”黑袍人看着扑在地上之人,面具幽幽发出冰冷声音,手中桃花随着食指一撮,化为碎沫。
  君玉轩僵硬身体一滞,右手放下,浑身颤抖,缓缓转头,眼睛充满仇恨看着后面破字面具者。
  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血腥,又亲眼看见家府付之一炬,当即脑海轰鸣,忘却了一切理智。
  嘶吼一声,摇晃站起身来,目眦欲裂朝破门门主冲去,“我杀了你!”苍白脸色涨红,脖颈冒起青筋。
  “不自量力。”
  破门门主不屑嗤笑一声,双手背后,淡然站在原地,冷冷看着玉轩跳起三米高,右拳握紧,带着呼啸劲风冲过来。
  很快,几个呼吸空隙,玉轩拳头已经接近破门门主面堂,对着那令人憎恶面具,嘭的用尽全力轰去。
  奈何,破门门主脖子只是轻轻一侧,便随意躲过玉轩重拳,肩膀同时微晃,撞在玉轩胸口,将玉轩整个身子撞飞数丈之远。
  “噗~”张口吐出一口鲜血,玉轩只觉骨头撕裂般疼痛,浑身发软,呼吸不畅,捂着胸口,强忍眩晕用手撑地坐起,咬着嘴唇,不甘仇视。
  破门门主目光幽幽看着玉轩,移步,缓缓走过来,走到玉轩身前,一撩袍摆,腿弯曲,探手抓住玉轩头发,与其面具相对。
  “废物,就该安静一点。”毫无感情吐出冰冷话语,“或许,这才是你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玉轩艰难扭动脖子,强忍头皮撕扯,眼睛赤红,朝对方咬牙切齿吼道:“畜生,来啊,杀了我啊,有本事你就杀了小爷啊!”
  “啪~”,一声响亮耳光,破门门主左手毫不犹豫一巴掌将玉轩扇倒在地,眼底泛起一股怒气,冷冷站起。
  玉轩脸上一道清晰五指手印,火热肿起,但他根本不在乎这些,反而更是疯狂,指着破门门主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止不住流出,如同夜枭凄哑。
  破门门主晦暗难明,居高临下看着眼前这少年癫狂,背在身后衣袖的拳头,缓缓松开。
  轻叹一口气,左手自腰间一抹,一把玲珑短匕便出现在手中。
  匕长一尺多余,刃呈蛇形蜿蜒,一条血槽,如同蛇信自匕尖连接匕柄,血槽两侧是诡异纹络,雕刻甚是精妙!柄端,蛇口咬着匕刃,蛇尾缠绕一圈圈形成抓握之处。
  玉轩眼睛一抖,仇恨看着这柄妖异匕首,浑身觉到一股锋利冰寒,这,就是自己的死法吗?
  但是,破门门主并未动作,他温柔看着手中短匕,良久,右手探到腰间,缓缓拿出一把蛇皮鞘套。
  寒光一闪,凌厉将匕首插进鞘套,目光看着玉轩,手一抬,短匕呼啸擦过玉轩脸庞,刮起一道血痕扎在地面。
  转身,背对着玉轩,冰冷道:“此乃子母幽蛇匕,今日,予你一把子匕。”
  玉轩眼睛一缩,不懂对方话中含义,寒声喝问:“这算什么,不屑动手杀我,想要我自刎不成?呸,休想!”
  “呵呵,”不屑轻笑,破门门主迈开腿,一步一步,朝着桃花林外走去,一句轻飘飘话语静幽响起。
  “你的命,还不配以它来自刎~”
  如此被蔑视侮辱,玉轩脸色涨红,喉咙嗬嗬半天,想反驳又说不出话,眼看对方身影越来越远,当即怒吼道:“你究竟意欲何为,一面杀我亲属,一面又放过我,这算什么?”
  “戏耍我,还是不屑杀我?你们忽然出现,一夕间屠我君家满门,是何仇怨?我君玉轩也姓君,为何不杀我,为何放过我?”
  “我爹娘呢,你们将他们如何了,还有亚爷爷,惜柔,云大叔他们,现在何处,又被你们如何了!”
  声声咆哮,句句撕心裂肺。
  破门门主听着玉轩这一连串发问,抬起的脚步一滞,轻轻放下,止步,沉默不语。
  玉轩见对方停下,当即支起身体,手一把抓起地上幽蛇匕,跌撞站起,怨毒盯着破门门主背影。
  “今日,你放了我,来日,我定会扒你筋皮,噬你血肉。”
  听到这句话,破天门主身子一震,黑袍下传出不明情感的机械笑声,继而,转为大笑,声音震起所有桃花碎瓣纷飞。
  “好,好一个君家小鬼!”缓缓止笑,破门门主右手抬起,挡住太阳烈光,道:“子匕在你手里,你若真有那一天,母匕便会不期而至,届时,我等着你。”
  一甩黑袍,负手踱步,衣袍猎猎间,又止步,微微侧首,对玉轩道:“至于你刚才疑问,我便大发慈悲告诉你一些。”
  玉轩呼吸一促,激动上前几步,急不可耐叫道,:“说,我爹娘他们如何了?”
  破天沉默一瞬,面具幽幽对着天空,袖里手掌一握,冷冷留下几段话。
  “侠圣高绝,无人堪挡,最终伏龙阵前,与情同觞;灰袍老者功力可叹,徒奈残烛将息,阴阳无逆。”
  “至于你口中的那些云卫家臣,身死不倒,我予整个君府为他们送葬,倒也死得其所。”
  “记住,倾天十二门,可倾天下天!”
  话落,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玉轩双眼无神,楞楞看着破门门主离开方向,幽蛇匕无力随手垂耷。
  “不,这些都是骗人的,这不是真的!”终于,一声响彻天际的嘶吼,椎心泣血。
  ……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