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 > 第十二章 猜测

第十二章 猜测

 推荐阅读:
“1986年,白马魁成立凤王社不久,因为急于在UG面前展现凤王社,他主动请缨去罗布泊进行一个调查行动。六年前,也就是1980年,一队勘察罗布泊的考察队在罗布泊某处发现了一处遗迹,并带出了被称作‘双鱼玉佩’的神秘物件。那物件拥有奇特的跨时间复制的能力。后来UG调查到那个遗迹若是配合‘双鱼玉佩’的能力,或许可以到达另一个平行世界。白马魁那一次的行动,便是去那个世界看一看。”
  “蛇界。”白马筱喃喃的说。
  龙校长点头,“那一次行动,总共八人,七位凤王社成员和一位UG派去的菲斯特灵。那一位菲斯特灵叫做贾云。当然,那是假名字。”
  “贾云……假云,假说,不就表示这是胡说的一个名字吗……”
  “现在来看,有点马后炮。不过那次行动中,除了一个等待在遗迹之外的人生还,还有贾云。其余各人全部消失在了那个世界。”
  这和白马筱掌握的线索成功的连接上了,“那个没有进去的人,就是木村正雄吧。”也就是那位在小灵山开旅店的那位日本老板,“那么那个贾云……就是东方雪霁。”
  龙校长看着他,眼神中尽是惊讶之色,“你能知道东方雪霁这个名字,说明你的确下了一番功夫。要知道,知晓这个名字的人,就只有与她最亲之人。这个名字不存在于任何古籍之中,而她本人也已消失了几百年,就连我也是才知道。”
  “您也是才知道?!”白马筱不可思议的说,好像他无意间说出了什么秘密似的。
  回想起来,这个名字是女娲和伏羲给起的,隔了这么久,谁会知道这个名字,也就只有和她亲近的人。但是从当时魂侣的表现来看,连白马非都不知道这个名字,只知道她的日本名——黑羽梁月。
  离开日本后,她应该不是躲起来了就是换了个名字,否则不会几百年下来却少有人知。
  龙校长点了点头,“不过知道名字也没有用,只是个代号而已。据那位木村正雄所说,当时从遗迹中回来的就只有贾云,并且是两个贾云。”
  “然后呢?有没有说为什么会出现两个贾云?”白马筱迫不及待的问道,他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龙校长摇头道,“很遗憾,知道的人都没有回来。不过,木村正雄说,他听到其中一个贾云提到,‘他们都死了’,其余的,就没有了。”
  “两个贾云……难道是那个双鱼玉佩的复制能力?”
  龙校长说道,“双鱼玉佩的确拥有这样的能力,至今也没人可以解释。不过这并不是单纯的复制,复制出的两个物体之间存在着随机时间间隔的因果关系,本体是‘果’,复制品是‘因’,‘因’若受到了影响,那么‘果’也会改变。”
  “因果关系……”白马筱想到了什么,“我以前看过这种电影,复制品如果杀死本体,便可以取代本体。好像很多电影都有类似的设定。”
  龙校长点点头,“的确,世界上不能存在两个相同的人,那么就必定要杀死其中一个。”
  白马筱若有所思的说,“本体是‘果’,复制品是‘因’,如果复制品死了,那么本体也会死。但是反过来的话……‘果’死了,并不会影响到‘因’啊!”
  龙校长听出了他的意思,“你说是说,双鱼玉佩一旦复制出一个相同的人类,无论如何本体都必须死,这似乎意味着只有复制品可以活。”
  白马筱激动的说,“没错!所以那天来杀我们的那个东方雪霁才是复制品!她当时就想杀死小翎!我懂了,在那个世界里,双鱼玉佩复制出了另一个雪霁,这个复制品杀死了所有人,并将白鸟翎的灵魂用玱珏术打入了雪霁本体的体内,可是未能杀死她,被她跑了出去,于是那个复制品自然就追了出来,直到现在她还在想着要杀小翎。这一切都说通了!”
  他的这个推断非常合理,解释了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疑问,小翎的失忆,凤王社的下落,两个雪霁,似乎全都可以说得通。
  看着满面欣喜的二白,龙校长也笑着点头,“既然如此,你们还想进入那个世界吗?”
  两人的兴奋变为了深思,但白马筱没想多久就说道,“我要去找叔叔,我相信他并没有死。”
  龙校长满意的笑了笑,“好,心系生父,没有忘本。不过你也知道,UG是不会同意让你这样一个学生参与行动的。”
  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了。光靠他自己,还是没法进入蛇界的,虽然他有钥匙,却找不到门。
  “那……龙校长今天找我来,究竟是……”白马筱隐约觉得,龙校长有办法让他参与进去,否则今天也不会特意把他找来。
  “为了帮你,也是帮UG。”看着他疑惑的眼神,龙校长继续说,“我知道你在东洲得到了一块双鱼玉佩,也就是说,你手上有钥匙。”
  “双鱼玉佩?”白马筱立刻从兜里掏出了那块石板,“您是说,那个拥有复制能力的双鱼玉佩,就是这个石板?!”
  龙校长的表情没有多少变化,但白鸟翎十分敏感的将那石板抢了过来,故作镇定的说,“没错,这个石板好像是个很重要的东西,筱哥的生父曾经为了它欺骗了宁静的母亲。”
  她这句话似乎是说给白马筱听得,那意思好像在说,这么重要的东西,不能随便亮出来,否则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夺走。
  白马筱理会了那层意思,心照不宣的说,“是啊,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们一定会好好保管的。既然龙校长您知道我们手上有钥匙,那又该怎么做呢?”
  龙校长依旧和蔼可亲的笑着,没有理会这两人的小动作,继续说,“如今派出去的特灵们全部失踪,UG已是焦头烂额。据我所知,他们手上的钥匙全部被派出的特灵们带入了蛇界,此时他们就算想要派第二支队伍去营救,也是没有了办法。所以,你可以去和他们做这笔交易。”
  白马筱会意,“您是说,用我手上的这把钥匙,去和UG谈条件,让他们同意带我进入蛇界,这样对我们双方都是有利的。”
  龙校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意味深长的说,“在灵界,就和在生界一样,要不得有名气,要不得有实力,或者——要有别人想要的东西,这样你才能有发言的机会。”
  他这几句话说的很现实,也很残酷,白马筱若有所思,“谢谢龙校长的教导,我受教了。”
  龙校长看着他,将手抚上他的头顶,慈爱的拂了拂,“你真的和你父亲很像。”
  他知道龙校长说的是他的生父,毕竟这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了。
  忽然,龙校长说了句,“你觉得,符老师这人可以信任吗?”
  白马筱愣住了,想了好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不知道……”
  龙校长抬起头,看着天边星星点点的海鸥,用一种难以听出感情的语气说,“符老弟……有不少事瞒着我们啊。”
  这话似乎有深意。白马筱的心里也开始泛起了嘀咕。
  符剑声,似乎每次都会在莫名其妙的时间遇上他,但他似乎每次出现都在指引着他,被龙校长这么一说,他也开始有了怀疑。
  正疑惑间,白马筱忽然想起了一件早该向龙校长询问的事。他将背上那长长的包裹取下,“对了,龙校长,那次在小灵山的地宫,除了符老师他们带出的那把巨剑,我还带出了这把剑,您知道这是什么吗?”
  自从那次在英灵殿对阵灵刀七武士时,龙校长就注意到他背上的东西,一开始是个球拍包,后来变成了像是装三脚架的帆布长包,倒是第一次听说这是把剑。
  白马筱正想将剑取出给他看,却被拦住了,“如果是与伏羲剑同一出处,那么必定是神器,出鞘必见血,不可随意展出。”
  这话听着带感,其实只是对这把神器的尊敬,不到需要用时不能拔出。
  “那……您知道这剑的来历吗?”
  “不清楚。若这把剑能为你所用,那就是与你有缘,好好收着,机缘到了自然会知此为何神物。”
  这龙校长说话不仅文绉绉的,而且还挺有禅意,用四个字形容就是“不明觉厉”。
  离开之前,龙校长对他说了句,“那把钥匙很重要。不要相信任何人。”
  出了门,白马筱反复思考着那句话。
  不要相信任何人。
  龙校长和符剑声都说过这样的话。虽然这是一句忠告,但白马筱总觉得怪怪的。
  走在楼梯上,白鸟翎将那块石板还给了他,却被他拒绝了,“刚刚你说的对,这东西很重要,放在我身上不安全,还是你保管吧。”
  白鸟翎想了想,笑着说,“也好,这样你就不会又丢下我了。”
  白马筱苦笑道,“你这个‘又’字是重点吧?”
  白鸟翎没有理他,而是自顾自的念叨着,“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啊。”
  这句话明显不适合用在情侣上,但倒是符合这几个月来他们俩的状态,而且带着不小的怨气。
  看着她的背影,白马筱喃喃自语,“小翎,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
  出了门,那架专机仍停留在远处的跑道上,他们朝着那里缓缓踱步,享受着在海风中散布的惬意。
  上了专机,他们才发现符剑声早早的在座位上等着他们。
  “符老师?你怎么……”
  符剑声很自然的说,“过两天就是小静的婚礼了,刚好我这里的事情也已解决,和你们一起去新港。”
  白马筱上下打量着他,这符剑声明显打扮过,脸上干净了很多,也换上了一套新衣服,看着的确像是去参加婚礼的。
  “尤莉呢?”
  “龙校长给她安排了宿舍,她就暂时住在那儿。”
  看来尤莉不参加婚礼。也算正常,毕竟她和宁静不算熟。
  从浮海飞回新港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期间符剑声问了他们和龙校长的谈话内容,白马筱刻意避开了那块石板,他决定听从符剑声和龙校长的建议,不要相信任何人。
  直到他们抵达新港后,符剑声忽然说了一句,“对了,那块石板,不如我替你保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