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野营奇遇之山海一梦 > 第一百二十章 封天印主

第一百二十章 封天印主

 推荐阅读:
“怎么了?!有问题吗?!”
  
  梅如月直起身子,有点嘲弄似的看着柳下不惠。
  
  “你。。。你说什么?!”
  
  柳下不惠迟疑地问道:“你是陶如梦?!”
  
  “没错!如假包换!”
  
  梅如月微微一笑。
  
  “你是陶如梦,那,被我们图财害命的那个人是谁?!”
  
  柳下不惠有些诧异了。
  
  “陶如梦啊!”
  
  梅如月笑得更加灿烂了。
  
  “你俩都叫陶如梦?!”
  
  柳下不惠有些迷糊了。
  
  “不是!”
  
  梅如月摇了摇头,“我叫梅如月,记得一见面的时候就跟你说过了,柳下经理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那你刚才不是说你是陶如梦吗?!”
  
  柳下不惠脑子一团糟了。
  
  “对啊!”
  
  梅如月又是“格格”一笑,“我是陶如梦,叫梅如月,不可以吗?!”
  
  柳下不惠心里一震,脑子里好像有了那么一点点开窍,明白了些什么似的。
  
  “你的意思,死的那个名叫陶如梦,但不是陶如梦?!”
  
  他试探着问道。
  
  “哈哈哈哈哈!柳下经理果然名不虚传啊!”
  
  梅如月看了一眼柳下不惠,开心地笑着说。
  
  “等下,你等下再夸我哦,让我捋捋,我脑子有点懵!”
  
  柳下不惠连连摇手道。
  
  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抬头看着梅如月。
  
  梅如月好像被他看得有点发毛了。
  
  “看什么看啊?!我脸上有朵花儿?!”
  
  她的脸上有点红了。
  
  “花儿我倒是没看到,但我看到了另外一样东西!”
  
  柳下不惠盯着她的眼睛,淡淡地说道。
  
  此刻,他的心反倒平静下来了。
  
  “你看到什么东西了?!”
  
  梅如月倒是有点耐不住性子了。
  
  “第12号牌子!”
  
  柳下不惠一字一字地说道。
  
  一边说,一边紧紧盯着梅如月的眼睛。
  
  果然不出所料,梅如月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慌乱,但是,时间很短很短,转瞬即逝。
  
  如果柳下不惠没有一直都在紧紧盯着的话,他肯定不会注意到梅如月的表情有这么轻微的变化。
  
  他知道,现在的他,已经占据主动了。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静等梅如月的反应了。
  
  “看来,柳下经理知道的东西也很不少哦!”
  
  梅如月轻轻叹了口气,眼珠转了一圈,在柳下不惠身边坐下来。
  
  “是!第12号牌子是在我这里!”
  
  她回答得很直接,很理直气壮的样子。
  
  “属于你的东西,当然应该在你那里!这是理所应当的!”
  
  柳下不惠笑了,“如果不在你那里,我也会帮你把它找回来,送到你那里!”
  
  “嗯?!”
  
  梅如月诧异地看着柳下不惠,“你确定,你会?!”
  
  “当然!”
  
  柳下不惠看着梅如月,压低声音说道:“我已经帮11号牌子找到主人了!”
  
  “真的?!”
  
  梅如月惊喜地站了起来,惊喜万分。
  
  “你小声点好不好?!”
  
  柳下不惠警惕地从车窗里看了看寻梦号的周围,埋怨梅如月。
  
  梅如月此刻就好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一样,红着脸,也紧张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又看着柳下不惠,眼光里,充满了急切的期待。
  
  “我有什么必要骗你啊?!”
  
  柳下不惠微笑着说,“我从不骗人,更何况,你这么漂亮的大美女!”
  
  “柳下经理可真会开玩笑!”
  
  梅如月又恢复了她那一贯的微笑,“既然柳下经理知道牌子的事情,那应该也是炼气之士了?!只是不知柳下经理出自何门何派啊?!”
  
  柳下不惠心里一沉。
  
  虽然他现在莫名其妙地增加了好多修为和能量,但到底属于什么门派,怎么运用,有什么规则,有什么江湖禁忌,他却是一窍不通的。
  
  就像一个大傻子,空有一身蛮力,却不知道怎么使用。
  
  梅如月的这个问题,说实在的,也困扰了他好长时间了。他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请教请教应飞天应大哥,不对,应该是应龙应大哥,但每次遇到他的时候,都是匆匆几句话就分开了,根本没有机会去请教。
  
  “其实,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属于何门何派。甚至,对于怎么炼气,怎么增加修为和能量,我也是似懂非懂。”
  
  他红着脸说道。
  
  柳下不惠这些话倒也不是谦虚。
  
  他是真的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11号、12号牌子的事儿呢?!”
  
  梅如月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柳下不惠。
  
  “唉,说来话长,这样吧,你说说陶如梦的事儿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柳下不惠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说给她听,就想岔开话题。
  
  “看来,柳下经理是不肯说了?!”
  
  梅如月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本来我是想把你关押起来,等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再杀了呢,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等那么久了!”
  
  说完,她站起身来。
  
  说也奇怪,就在她站起来的那一刻,柳下不惠突然觉得身上一紧,整个身体就像被什么厚厚地裹了一层似的。
  
  他心里一沉,危险又要降临了!
  
  身上的防御功能已经启动,并开始报警了!
  
  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你的杀气好重哦!”
  
  柳下不惠摇了摇头,对着梅如月笑了一下。
  
  他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了自信。
  
  如果按照穷奇之前所说的情况,那么自己目前的水平,应该在梅如月之上。
  
  官大一级压死人,水平高一级自然能收拾她了!
  
  柳下不惠居然还有点飘飘然了。
  
  “想杀了我?!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杀了我,就没人知道12号牌子的事儿了?!”
  
  梅如月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的神情越来越严肃。
  
  “哦,如果这么说来的话,那个死了的陶如梦,肯定也是知道了你的牌子的事情了吧?!”
  
  梅如月还是没说话。
  
  “所以说,陶如梦遇害,与其说是图财害命,倒不如说是杀人灭口!对不对啊?!梅大队长?!”
  
  柳下不惠看着梅如月,淡淡地说道。
  
  “所以,为了嫁祸给我们,你还费心地设计了这个圈套,伪造了那么多证据,就是让我们来帮你背黑锅。”
  
  他顿了一下,“不过,有个事情我很是好奇。”
  
  梅如月还是一声没吭。
  
  “指纹提取,对你们刑侦大队来说,可以说是探囊取物一样,在酒店里,想找到我们留下的指纹,更是易如反掌,这个我一点都不奇怪。登山索呢,这个我有点好奇。我们这次邽山出行,这条登山索我们可是随身携带着的。回来这段时间,也基本上一直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你们说怎么弄的残留物的?!你不要告诉我,你们真的是在山崖那上面找到的哦!”
  
  柳下不惠越说越激动:“这些都还好。我即便感觉奇怪,但也能理解!”
  
  他停了一下,“我最不能理解的是,我的瑞士军刀,一直好好地随身携带着。怎么一下子就到你们手里了呢?!”
  
  柳下不惠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严重的不能理解。
  
  “呵呵呵呵!”
  
  梅如月冷冷一笑,身形一晃,随即停止不动了。
  
  柳下不惠只感觉眼前一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眼前快速闪过。
  
  他揉了揉眼睛,啥也没看见。
  
  “嗯,再给你看看这个东西吧!”
  
  梅如月一边说着,一边伸手递过来一样东西。
  
  柳下不惠一看,顿时心里一凉,寒毛直竖。
  
  梅如月摊开了她的手掌,在她那皓白如玉的手掌里,宛然躺着一物,居然是柳下不惠一直随身携带的那个袖珍手电筒。
  
  要知道,这个袖珍手电筒,一向是和瑞士军刀一起,除了洗澡睡觉,柳下不惠基本上是全天候携带的。
  
  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口袋。
  
  手电筒不见了!
  
  卧槽!这是什么样的水平啊?!
  
  人家都是做什么事情容易,就如探囊取物一般。
  
  柳下不惠此刻觉得,探囊取物也没有这么容易啊。
  
  更何况,那个袖珍小手电筒,他可是贴身装着的。
  
  还好,她如果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按照这样的操作速度,自己基本上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不,比砧板的鱼肉还要无能为力。
  
  想到这里,柳下不惠不由得一下子萎顿下来,瘫软在座椅上,面如土色,惊恐的眼神,看着一脸冷笑的梅如月。
  
  “现在能理解了吧?!”
  
  梅如月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甜美可亲。
  
  但在柳下不惠的眼里,她已经是恶魔一般的存在了。
  
  本来,他觉得穷奇已经很凶残了,但是,现在和梅如月比起来,穷奇简直就成了一个小可爱了!
  
  他长叹了一声,斗气全无。
  
  “好吧,你赢了!”
  
  柳下不惠垂头丧气地说道,“想杀想刮,随便你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
  
  “格格格格!”
  
  梅如月突然语气一变,格格娇笑起来,那笑声,说不出的妩媚。
  
  “即便你打的过我,你又能打的过我外边的属下吗?!我的封天印主?!呵呵呵呵!”
  
  她的笑声一起,原本逼人的杀气顿时全消了。
  
  柳下不惠身上顿时也感觉一阵轻松,心里也是轻松不少。
  
  “封天印主?!”
  
  从梅如月口中听到这几个字,柳下不惠心里又是一惊。
  
  他只知道自己肩负的使命,是未来激活封天之印。
  
  但封天印到底是什么,他却是一头雾水。
  
  至于怎么激活封天印,柳下不惠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即便如此,他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有了这么一个称呼:封天印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梅如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要不,出去试试看?!看我的属下能不能把你拿下?!”
  
  “我不是说这个!”
  
  柳下不惠红着脸摇了摇头,“打架,我确实不行,这点,我得承认!”
  
  “那你。。。?!”
  
  这次,轮到梅如月纳闷了。
  
  “你怎么叫我封天印主?!”
  
  柳下不惠挠了挠头,“我也没有封天印啊,我甚至都不知道封天印为何物啊!”
  
  “你没有?!”
  
  梅如月更加奇怪了,“难道不是你来激活封天之印吗?!”
  
  “按计划,应该是这样的!”
  
  柳下不惠只得点了点头,“但我确实对封天印一无所知,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啥都不知道!”
  
  梅如月有点怀疑的眼光紧紧盯着他,“那你都知道什么?!”
  
  “我。。。。。我只知道,先完成十二圣守护使的合体回归。十二圣守护使完成合体之后,各自守护一方,然后,我才能激活封天印,完成任务。”
  
  柳下不惠迟疑了片刻,看着梅如月说道。
  
  “印主,我怎么感觉,你知道的事情还没有我知道的多呢?!”
  
  梅如月的语气里明显带着点不满,亦或是疑惑不解?
  
  “是啊!大队长,我也感觉你了解的信息更多!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啊!”
  
  柳下不惠赶紧就坡下驴,拱了拱手,嬉皮笑脸地说道。
  
  “不过,印主,虽然你知道的事情不很多,但你身上的能量却很多,刚才我从你身上偷去东西的时候,可以感觉到,你的修为也很高,怎么回事儿啊?!”
  
  梅如月没有接柳下不惠的话头,而是皱了皱眉头,歪着头问他:“只是你空有充足的能量和极高的修为,但却不会灵活应用,这可真是个莫大的遗憾啊!否则,照你目前的水平来说,世间少有人可敌!”
  
  “你说的可是真的?!”
  
  听梅如月这么一说,柳下不惠的自信心再次暴涨。
  
  “嗯!”
  
  梅如月点了点头。
  
  “唉,就是不知道怎么应用啊!也没人来教教我,反倒给我布置了这么重的任务!”
  
  柳下不惠无奈地摇了摇头。
  
  “印主,能量和修为都需要慢慢修炼才能提高,才能灵活应用。如果不修炼,那还叫什么炼气之士呢?!”
  
  “可是,怎么炼气啊?!”
  
  柳下不惠更是无语了,“要不,我每天早上做几套广播体操,每天晚上做几个仰卧起坐,就算炼气了?!”
  
  “哈哈哈哈哈!”
  
  梅如月被柳下不惠的话逗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印主也不必着急!”
  
  好半天,梅如月才止住笑声,喘了几口气,对柳下不惠说道:“想来上天自有安排,一切随缘即可。否则,印主这一身修为和能量又是从何而来啊?!是不是啊?!顺其自然吧!”
  
  “好吧!”
  
  柳下不惠有点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不过,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印主但请问吧!”
  
  此刻的梅如月无比恭敬地对柳下不惠说道。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陶如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印主,此事说来话长!让我好好捋一下思路。”
  
  “那。。。那就长话短说吧。”
  
  柳下不惠想了想说道,“先不要详细过程,只要大概轮廓!”
  
  “好的!印主!”
  
  梅如月迟疑了一下,好像是思考什么,“我是陶如梦,桃花山的那个陶如梦是我的下属,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以我的身份在此生活。”
  
  她顿了一下,说道:“在外人面前,希望印主还叫我梅如月。”
  
  “这又是为何呢?!”
  
  柳下不惠又开始纳闷起来,“难道还要避着什么不成?!”
  
  “是啊!”
  
  梅如月看着柳下不惠莫名其妙的样子,奇怪地说道:“你不知道啊?!”
  
  “我知道什么?!”
  
  柳下不惠皱了皱眉头,“我啥也不知道啊!”
  
  “印主!”
  
  看着柳下不惠这么无所谓的样子,梅如月有点着急了。
  
  “你觉得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做十二圣守护使之一吗?!你觉得十二圣守护使只是简单的人牌合一吗?!”
  
  “不然呢?!”
  
  柳下不惠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问。
  
  “十二圣守护使个个身负守护一方的责任,意义极其重大。”
  
  梅如月顿了一下,问道:“印主可以知道,十二圣守护使为何要守护一方?或者这么说,为什么叫圣守护使?守护什么?!”
  
  柳下不惠顿时语塞。
  
  “所谓守护,就是保持一方稳定,而所谓稳定,则主要是阴与阳的平衡,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光明与黑暗的争斗!”
  
  “而圣守护使的出现,就是为了维持世界的稳定,打击邪恶,扶持正义,驱散黑暗,获得光明!”
  
  柳下不惠突然心里一动,做恍然大悟状:“所以,必定有邪恶力量,或者黑暗势力会来阻挠圣守护使的合体回归,更会全力阻止封天印的激活!”
  
  “嗯!”
  
  梅如月如释重负地笑了笑,看得出,她对柳下不惠的智商,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小月。。。”
  
  柳下不惠尴尬地笑了笑,“我叫你小月可以吧?!要不,还叫你大队长?!”
  
  “印主不必客气,随便叫都可以,只是为了行事方便,建议外人面前,还是叫我大队长吧!”
  
  “好!好!好!好!”
  
  柳下不惠赶紧连声答应。
  
  “那,小月,你是不是觉得在这桃花山里,已经有什么邪恶力量和黑暗势力开始插手了?!”
  
  “是!”
  
  梅如月简单而又坚定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