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罗之叶影遮天 > 第六十一章 想和朕掰腕子?

第六十一章 想和朕掰腕子?

 推荐阅读:

  纳兰容低呼道:“第八魂技:刀锋之舞!”
  派伦面色大变,
  这个婆娘竟然出手便是大招!
  派伦的武魂是熊类兽武魂,特点是皮糙肉厚、力大无穷,但不擅躲避。
  他只能硬吃纳兰容的第八魂技。
  可他只是一个魂圣,怎么能抵挡魂斗罗的最强一击?
  更何况如此近的距离,他甚至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派伦疾呼道:“第七魂...啊!!!”
  锋利的刀锋轻而易举地切开派伦体表的魂力铠甲,漆黑的光影在他的身上闪烁着,每一次闪烁都是一次刀刃与血肉的‘亲密接触’。
  派伦被包裹在一个黑色亮线组成的球里,接受近乎凌迟的残酷刑罚。
  纳兰容控制着力度,让魂技的威力刚好能让派伦丧失战斗力,但又不会杀掉他。
  数十息后,刀锋之舞的持续时间结束,派伦踉跄地扑倒在地。
  他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还能喘气,抬出去吧。”纳兰容淡淡地说道。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挪过屁股,一直端正地坐在公爵夫人身旁。
  “把他扔出公爵府!”公爵夫人怒道。
  两个仆人走上前抬起派伦的身体离开。
  下面的人噤若寒蝉。
  “呵呵,说我老糊涂了?”公爵夫人眼神阴冷。
  众人心里咯噔一声。
  “老夫人我错了!”方才神气无比的那位旁系族老跪地嚎啕。
  他被吓坏了。
  他最大的依仗毫无抵抗之力地被打败,看到地上思栾克的尸体,他害怕极了。
  “求求您了,饶了我吧!流放我!”这位旁系族老对公爵夫人磕头,祈求宽恕。
  公爵夫人声色俱厉地喊道:“小四,杀了他!”
  门外走进来一个灰袍仆人,他默默走向旁系族老。
  旁系族老恐惧地朝另一扇门逃窜。
  灰袍仆人抬起手,手腕处闪耀着寒光。
  他猛地一甩,一只飞刀精准地插进旁系族老的后脑勺,一击毙命。
  咚——
  旁系族老的尸体倒到地上。
  众人缄默。
  方才交换着不想被流放的几位族老也不吭声了,他们认命了,生怕自己一张嘴,杀心正盛的公爵夫人来一句“你不用流放了,和他们作伴吧”。
  纳兰容轻笑道:“公爵夫人老当益壮,派翠克家族必能再创辉煌,我的使命已经完成,该回去复命了。”
  公爵夫人的表情舒缓下来。
  她知道自己的表现得到纳兰容的认可了。
  “薇妮儿,送一送纳兰姑娘。”公爵夫人声音温柔地说道。
  纳兰容含笑起身:“不必了,我自己走就可以,您有时间可以和薇妮儿聊一聊如何做一个好公爵。”
  一锤定音了!
  公爵夫人心里松一口气,为了让薇妮儿继承公爵之位,她发动了老公爵还在时留下的众多人脉,还耗费了许多人情,但收效极少。
  因为无论如何运作,最后都要落到另外六大公爵家族身上,而公爵家族的掌舵人是不会因为所谓的人情而轻率地做出决定的。
  是否符合家族利益才是唯一标准。
  公爵夫人付出极大代价才争取来了一个公爵家族的支持,另外五大家族依然态度模糊。
  薇妮儿在这时争取到了武魂殿的支持,简直是雪中送炭。
  ...
  “老师,不如我们分一部分钱给天斗帝国吧。”叶影缓缓说道。
  “凭什么?”比比东不满地说道。
  这可是本东凭本事挣的钱,凭什么分给别人?
  “可要是不分钱,天斗帝国就不让我们卖奶茶、卖电影,我们一个铜魂币也挣不到呀。”叶影小声说道。
  比比东下意识地反驳道:“给钱也未必让我们卖。”
  她心底是抗拒向天斗帝国交‘保护费’的。
  武魂殿虽然一直秘而不宣,但作为武魂殿教皇,比比东很清楚武魂殿的实力有多雄厚。
  不说别的,吊打俩天斗没有任何问题。
  被天斗帝国卡住脖子,比比东感觉很憋屈。
  “那怎么...”叶影突然停住了。
  比比东疑惑地望着他
  “奶茶的问题有办法解决。”叶影小心翼翼地说道。
  比比东眼前一亮:“快说。”
  她已经习惯叶影的‘头脑灵活’。
  “我们可以搞流动摊位。”叶影缓缓说道,“在武魂殿里制作奶茶,然后让高等级的魂师推一辆装奶茶的小车在城里跑,跑到哪卖到哪,有卫兵来抓就溜。”
  “首先,天斗帝国不能再阻止我们卖奶茶了。”
  场景如下:
  “喂,你卖什么的?!”卫兵呼喊着朝奶茶车跑来。
  武魂殿魂师眼神陡然一变,扛起奶茶车一蹦十米,跳过三层楼,瞬间摆脱卫兵追捕。
  “回来!回来啊!”
  天斗帝国的城市卫兵都是普通人,根本追不上武魂殿的魂师,他们只能望着武魂殿魂师的背影喟然长叹:“跑什么跑,我又不是查市容的,我是管治安的,我也想买一杯...”
  ...
  “另外,奶茶的贩卖范围也可以覆盖全城了。”
  叶影低声道。
  比比东大喜:“好主意!我们武魂殿别的没有,就是魂师多!我看雪夜能拿我们怎么办?”
  “电影就没有办法了,我建议还是和天斗帝国分钱吧。”叶影答道。
  比比东摇头:“电影的事情交给我。”
  叶影抿嘴,他突然有点儿不放心。
  “老师,您打算怎么做?”叶影迟疑地问道。
  比比东挺胸自信道:“这你不用管,我要让雪夜知道,武魂殿不是任人揉捏的。”
  她忍千道流一个人已经忍得很吃力,不想再多忍一个。
  在她看来,妥协并非不可以,但在冲突刚刚爆发的时候一定不可以。
  轻易退缩只会让人认为你软弱可欺,然后得寸进尺。
  今天雪夜阻断奶茶和电影的销售,如果她不做回应,下一次可能就是限制武魂殿的传教了。
  当晚
  武魂殿高手潜入各城卫兵的营地,悄无声息地将留影石盗出。
  在少数地方,武魂殿高手被卫兵发现,发生武力冲突,导致许多卫兵被打伤。
  第二天
  雪夜皱着眉头看着各地传来的简讯报告。。
  “武魂殿这是想和朕掰掰腕子?”
  “那就来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