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逐浮生 > 第五十三章:贼喊捉贼还是倒打一耙

第五十三章:贼喊捉贼还是倒打一耙

 推荐阅读:

  这样想着,叹了口气,转头对赵奎使了个眼色,赵奎转身就出去了。
  “昨天就回国了。”白浅浅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展露出自己的身份,而是继续道。
  “我和阿泽这两天都在调查,关于郑嘉身亡的事情,查到了一些眉目。”
  “郑嘉不是因为自己身体有病所以才死的吗?”商子契看着她,眼神里充满防备。
  “你不用这样试探我,她怎么死的我不信你没有调查过。”白浅浅嗤笑一声,也懒得再兜圈子。
  “我这里有几个人,你看下哪个是哪天你和大左在开学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男的。”
  说完,白浅浅掏出手机,递给商子契“你看看!”
  商子契半信半疑接过手机,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握着手机的手差点打滑,心里也是有如闷鼓在敲响,拿着手机半天没有反应。
  “怎么样,见过这个人吗?”白浅浅像是没有发现他的反应,依旧问道。
  “没,没有!”
  “那你再看看后面,还有三个,你看看是不是其中一个。”白浅浅盯着手机继续道。
  “好。”
  商子契应了一声,继续往后翻着,后面的两人,他倒是再没露什么异常,直到看完,他将手机还给白浅浅。
  “这三个人都不是。”
  “真的?”
  “真的!”这次他回答的颇有底气。
  “那就奇怪了,这三个人是皇都近几年的失踪人口里,与你们那天见到的人特征相近,唉!对了,这三张照片里的人你都有见过吗?”白浅浅自顾自的回答者,又贸贸然的问了这么一句。
  “既然都是失踪了几年的人,我又怎么可能见过。”商子契盯着荒废工厂里破了一个窟窿的墙壁。
  “哦,这样啊,那线索又断了。”白浅浅语气里有些失望。
  “我知道阿泽的身份,他的家族里也没有你这么一个表妹,你说你是被收养的,但你今日又为什么会和一个魅者一起?”商子契顿了顿,随后皱起眉头盯着她。
  “开学那天大左见到的魅者是不是和你有关?还有,魅者本来是不能进学校的,学校阵法的破坏是否和你有关。
  这件事是你一人所为,还是整个白家都有参与?
  你现在过来问我,是不是贼喊捉贼?”
  一字一句的压迫,白浅浅倒是没有想到商子契脑子反应得这么快,但有一点,他并没有将自己视为魅者。
  “贼喊捉贼?”白浅浅哈了一声“和我有关,和白家有关,你可真敢想,有证据吗?就因为我今天带了个魅者?那你身边现在也围满了魅者,我是不是也可以怀疑你?怀疑商家?怀疑杀害郑嘉的是你们商家做的?”
  “你这是倒打一耙!”商子契气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怎么说,他是厌恶魅者,包括家族放在他身边监视他的人,里面有魅者,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也不能反抗。
  “那你拿这个来压迫我?你什么意思?
  是,我身边有魅者,在学校,你不知道的,你问我什么我都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你当我求你什么?难道是为了有这么一天好让你来误会我的?”
  这话说完,不带待商子契反应过来,白浅浅就提步离去了。
  在商子契回过味想追出来的时候,人早已不见踪影,回过味的他已经是后悔极了,在学校时关于修行者和魅者的事情,白浅浅对他知无不言,这何尝不是一种对朋友的信任。
  现在,他竟然拿着当初人家给予的信任来怀疑对方,真是坐了见大糊涂事!
  后悔不已的他一个人从厂房走出,跌跌撞撞的,也没有注意身边早已围了几名魅者……
  那边白浅浅已经走在了大街上,赵奎换了一件衣服,跟在白浅浅身后“你生气了?”
  “没有!”白浅浅头也不回“我在想一些事情。”
  “刚刚他那个样子你都不生气吗?我看你当时还挺怒的。”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
  想想还是挺好玩的的,两千多岁的老妖婆和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少年吵架,反正他是没见过的,但这话也就只敢憋在心里。
  “做做样子而已,小屁孩,总的=得要让他自己意识到错误才行,不能逮着谁就把屎盆子往谁头上扣。”
  赵奎撇撇嘴,说来说去也是为那个少年好,长不大的孩子最让人操心。
  “对了,你这么快跟过来他那边安全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没事,我看好了的,商家的人已经赶过去了,附近虽然还有些魅者在那里盯着,但也没有靠得太近,那些魅者觊觎小世界,也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小世界一天没有出现,商子契一天没有觉醒,那么就会有成批的魅者和修行者保护他。
  “你办事还是很妥当的。”
  “那是自然。”
  “你倒是不谦虚。”
  这两只走在马路旁,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快要回到公寓时,被坐在门口吸烟的沈君顿住了脚步,眼看着地上已经有了一地的烟头,看在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了。
  沈君看人人来了,撑着地面站起来,可能是坐久了,脚步左右摇摆了一下,站起身,拉了拉身上因久坐一个姿势而生出来的褶皱。
  看着赵奎见到他,脸色就开始沉了起来,转身就要离去。
  “你等等,我是来找你的。”沈君急忙出声,人也上前几步,来到赵奎身前两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
  赵奎也被白浅浅拉着,转过身来,白浅浅是觉得,既然都放下了,也没要再这个样子,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不然,这不是放下,而是逃避。
  但现在看来,沈君不管有没有放下,总之,他不在逃避了……
  说实话,白浅浅很欣慰,特别欣慰!
  这件事,两个人的心结,她劳苦功高!
  “都别站门口了,有什么事,进去坐着说吧。”
  现在,她对自己一手促成的好事,乐于看看成果。
  赵奎黑着脸,沈君脸色倒是如常,两人跟着白浅浅进去坐下。
  “我这里只有酒和白水,别怪我招待不周。”白浅浅笑着将一杯白水递给沈君,半开玩笑的调节着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