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逐浮生 > 第五十二章:棒打鸳鸯

第五十二章:棒打鸳鸯

 推荐阅读:

  隔天,白浅浅透过赵奎知道了商子契的行踪,在校外的图书馆找到了商子契。
  商子契周身有一些便装修行者,说是保护也可以是监视。
  除了修行者,还有一些别的人,从他们身边的气息波动可以知道这是魅者,实力不算低弱,其实这也不奇怪,很多家族都会收买一些魅者帮他们做事,一些自己不能出面的交易或者暗地里的买卖。
  不过这些魅者,都是见不得光,甚至是不能有任何拿到明面上的身份,说只是一个影子也不为过。
  目标分工明确,赵奎身穿一身灰黑色休闲连帽卫衣和牛仔裤,因为是常年干农活的,身形都比较粗狂,他将帽子罩在头上,手拢在口袋里低着头,几步上前走到商子契的对面停下脚步,放在口袋里面的手往外掏着东西,周边那些修行者和魅者都看了过来。
  他们紧紧盯着赵奎,有两个魅者已经往这边走了过来。
  “哥们,给你听首歌。”
  商子契抬头,他想说图书管里不能放歌,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音乐响起。
  赵奎看着一脸懵懂的抬头看着他的商子契,伸手将手机的音乐放到最大,俯身凑到他耳边。
  “废话不多说,郑嘉是被害的,现在有人在隐藏事实真相,跟我走,我帮你甩掉那些人。”
  说完,他看着围过来的魅者和图书馆里往这边过来的管理员,正好趁这个机会。
  哑着声音对商子契道“跑!”
  两人就开始往图书馆的那些放书的架子里面钻,
  身后的人在后面追赶着,因为是休息日,图书馆里的人并不少,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场你追我赶得角逐。
  “别跑,你们站住,图书馆里不能放音乐,我要给你们罚款,罚款!”那个管理员在身后追的气喘吁吁。
  听到管理员说起,赵奎才想起自己手机的音乐没有关。
  “你要不要把手机关了先。”商子契紧追在他的身后,不紧不慢的开口。
  赵奎拿出手机,将它放在了一旁的书架缝隙里,头也不回的喊道“我们先走一步,钱找那些穿黑色衣服的大叔,他们是我们的家人,我们没钱!”
  说完,伸手像是嫌商子契跑的慢,伸手一把扯过他,拉着就往前跑了,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身后的管理员听到了赵奎的话,连忙伸手拉住旁边的一个男子“你家人扰乱秩序,钱你来赔!”
  便装男子甩着胳膊,一下两下,却没有甩脱那个管理员的手“你松手!”
  “那不可能!”
  “你松不松!”
  “不松!”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便衣男子说完,用力就猛的一甩。
  这不对劲!
  便衣男子看着管理员半边身子都粘在他身上,顿时有些怒了,正要开口大骂,却被那管理员嚷嚷的几句话打断。
  “救命啊!要杀人呐!犯了错事不交罚款还要打人,没天理啊!”
  坐在桌子旁的那些人都看了一会了,常来图书馆的基本上都和这个管理员挺熟的,一个个放下手头上的事都敢了过来。
  “你为什么欺负孔大哥,做错事还有理了吗,穿的人模狗样的,思想觉悟连三岁小孩都不如!”
  便衣男子看到自己和同伴都被人围了起来,在看着快要跑出图书馆还在回头对着他们吐舌头的赵奎,一个大男子汉的!要不要脸!
  便衣男子面色越发不善,黑着脸对前面替管理员伸冤的男子,怒道“滚!”
  仍然粘在他半边身子的管理员咬了咬牙,脸一横道“不能放他们走,他们要棒打鸳鸯!”
  正好跑出门口的赵奎脚步一个踉跄,还在拉着商子契的手松开,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里面的那些围住便衣男子的人都愣了愣。
  是啊!确实是这样!
  他们怎么没想到!
  事情经过管理员这句棒打鸳鸯,一切都明朗起来。
  为什么那个温柔的男生坐在那里学习,那个粗狂的男子一上来就拉着温柔男生跑,还借助放音乐和管理员来拉住身后这些追赶着他们的“家人”。
  正是因为家人的阻碍啊,家人不让他们在一起啊,这对苦命鸳鸯,真是太可怜了……
  想到这里,那些围着的人脸色又不好起来,特别是女的,原本商子契进来的时候,他们都注意到了,清冷又温润的男子,年纪又相当,谁都高看一眼。
  可现在,哎!算了!
  既然人家心有所属,如果是同性还能争一争,可这是个男的,她们还能怎么办,只能一腔心意付诸流水,既然这样,那就祝福好了。
  “你们这些人怎么回事,这个世界上能找到让自己超越身份,年龄甚至性别都能相爱的人,多么不容易,你们简直太坏了……”
  便衣男子:……
  那边赵奎带着商子契来到一个荒废的工厂。
  “你是谁,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你刚刚是真的甩开了那些人,怎么做到的。”商子契跟在伸,后,看着眼前男子的背影,喋喋不休。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带你来这里是有人要见你,至于怎么甩开那些人的……”总不能说是因为那种美丽的误会,这个话赵奎怎么也说不出口。
  两人继续往前走,在进入那个工厂的时候,商子契停下了脚步,不在往前走。
  “怎么,都走到这里了,现在反悔,你觉得还来得及吗?”这哪里是那个让所有魅者闻风丧胆的兵人,赵奎很怀疑。
  但他的任务,就是安全将人带到这里。
  商子契踌躇着,他原本也是想甩了那群人,可现在,这个人带他过来,却什么也不和他交代。
  突然,赵奎眼睛变了,眼球变成了赤红的颜色,脸部的血脉凸显,正在笑的露出来的牙齿在两边虎牙都变长变尖了。
  商子契脸色苍白,脚步往后倒退,瞳孔微缩“你……你是魅者!”
  “好了,赵奎,不要吓他!”
  一道熟悉的女声从厂房内传出,赵奎立马收回自己魅者的一面,嘿嘿笑了两声“这不是他问我嘛,不回答又显得我不礼貌!”
  商子契听他这么说,看了他一眼,像是要记住他的容貌,随后又慌忙进了工厂里面,果然在里面看到了白浅浅。
  “浅浅,你不是出国了吗?怎么在这里?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说完,他看了随后跟进来的赵奎一眼,很是抵触,眼神里藏着厌恶。
  这一神情白浅浅看得很清楚,哪怕将来商子契不觉醒,照商家这样的教法,这将来又会是下一个兵人,对魅者是深埋在骨子里的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