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逐浮生 > 第五十一章:我来

第五十一章:我来

 推荐阅读:

  找到了想要的资料,白浅浅也不含糊,将剩下的几份也粗略看了一下,这一箱资料里,倒是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要么年纪太大,要么就是太小。
  还是这一份更为合心意,将文件夹里面纸张上夹着的这份资料扯了下来,揉吧揉吧就塞进了口袋里。
  按照原路正要往外返回,快要走到门口时,却听到另一栋楼房后面有声音传来。
  “这件事是不是和你有关。”
  “李局,你说什么呢,这件事怎么可能和我有关。”
  “最好是这样,不然我们之间的协议就作废,你也别来找我帮你了。”这个是李局的声音,有些压抑的愤怒。
  “您放心,我最本分的,一穷二白的,要什么什么没有,不然也不能事事依仗着你了。”
  那个李局像是哼了一声,随后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两人的谈话结束,白浅浅没有再听下去了,应该是她来的晚了,关于两人的协议和那件事她听的不太懂,但并不妨碍她已经拿到了一些其他的消息。
  是的,那个李局应该是制管局的某个上位者,而和李局说话的那个,正是学校里的神学教授徐岚。
  那个徐岚果然有问题,这两天白浅浅忙着别的事,倒是把这个人给忘了。
  回到公寓,事情还得一步一步来,商子契那边有赵奎盯着,自己手上这份资料原本可以交给白家,但按上次来看,白家那么多执事都被迷魂了,这事交给白家也不一定安全,正想着,那边白泽来电话了。
  一接通,就听白泽那边说道“我查了一下医院这边停尸房的记录,在三年前,陆续有四个人死了,年纪不大,死后自然被关进了停尸房,但是却在二十四小时后,消失不见,其中代科医生有两人遇害,都是在三年前这个时间。”
  三年前,又是三年前,白浅浅查到的那个嗑药失踪少年也是三年前……
  原本昨天和白泽说的时候只是打算让他试一试,本来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谁知道今晚一通电话打过来,将白浅浅的理论都踢翻了,怎么说,现在有五个嫌疑人了。
  “你把那四个人的特征和我说一下。”
  “三个男的,一个女的,男的年纪分别是16,23,45。女的年纪是32。”
  这样一对比起来,嫌疑犯就有三个,白泽那边的两个,白浅浅这边的一个。
  “白泽,你们白家,有内奸。”白浅浅粗略算了一下,郑重其事的在电话这头说道。
  关于内奸,昨晚若还只是猜测,那么现在,就是可以确定了。
  “所以这事我们还得瞒着。”白泽的语气有些低落。
  并不是对于要瞒着,而是因为自己家族出了内奸。
  “对,瞒着,不过鉴于你昨晚被迷魂的事,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参与这件事,免得功亏一篑。”
  白浅浅这话说的不算客气,但也确实是在为事件本身考虑。
  “纤魅君,我是白家的一份子,家族出了内奸,我也有责任将人揪出来,若是因为迷魂一事,你大可不必担心,我现在每天都在饮用符水,不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
  符水本身味道特别难闻,更何况是入口,所以修行者全部都是将其做成饰品戴在身上,白泽术法低微,也是他听了白浅浅的话,认识到自身的不足。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勤能补拙!
  白浅浅从话里感受到了他的努力和付出,也没有反驳,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确实是需要人手。
  “那好,你自己能做保证就行,这样算起来,有嫌疑的就是三人,你那边两个,一个16岁的,一个23岁的,我这边也找到了一个。
  三个人,要是能让左洋或者商子契看看照片,应该就能找出来是谁了,这件事你能办吗?”
  “我……”白泽那边很是犹豫,咬了咬牙,还是道“左洋现在还在怨我,他不会愿意见我,而且这件事也不能让他知道,子契问倒是好问,只是他现在很难看到人,商家把他看得很严,他们知道我的身份,基本上不会让我和他接触。”
  两个当事人都碰不到面,这就有些难办了,三个人一个个的查太浪费时间了,而且白浅浅这边也没什么人手。
  “这件事我来!”
  ————————
  和白泽通完电话,她想了想给邢晓编辑了条信息发过去。
  手机才刚放下,一条信息就马上过来了,是邢晓发的,他在本色。
  魅者也是需要休息的,不过就算不睡觉,精神上也不会差太多。
  白浅浅整理了一下,也开车来了本色,在这里,夜生活也不过是刚刚开始,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她还记得,林如今也是在这个酒吧干活的,上次她来过!
  进来一圈,倒是没有看到林如今的身影,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邢晓。
  “你怎么在这?”
  “不在这我去哪?白家?”邢晓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上还拿着一杯含了冰块的酒。
  白浅浅可不就以为他在白家嘛,从堡垒里出来的魅者,一般都会去墨家的所在地。
  “白家给你给你委屈受了?”白浅浅带着几分揶揄。
  “他们敢!”邢晓反驳完,也察觉到了白浅浅语气里的不对劲,咳了咳“好不容易出堡垒,还不得好好潇洒潇洒!”
  “嗯,你说得对!”白浅浅赞同。
  “怎么听你这话,这地方你不是第一次来。”
  “不是第一次!对了,刚才给你发的信息,那件事,你帮不帮忙。”回归正题,这才是白浅浅这一次过来的目的。
  邢晓看着她,将手中的那杯酒灌进嘴里“我说过不会插手这件事!”
  白浅浅给他发的信息里,就是想让他能帮自己去调查一下学校里的那个徐岚。
  新生魅者这边有着落了,徐岚那边也不能放着不管,双管齐下才是硬道理。
  “我要不是现在手上没人可用,你以为我会让你帮我,天天整得跟花蝴蝶一样卖弄风骚,正事没见干了一件!”
  邢晓是什么性子白浅浅最清楚不过,最是怕麻烦的,也是最容易容易被激的。
  “你什意思?激将法?嘁!”邢晓偏过头,不再搭理白浅浅。
  白浅浅也不在意,伸手叫过服务员,拿了杯酒,也不理邢晓就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我告诉你啊,你喝酒自己的自己算,我是不会给你出钱的!”看着白浅浅怡然自得的样子,邢晓觉得有些气闷。
  白浅浅依旧不理他,居高临下的扫了他一眼,眼神里藐视的气味十足。
  邢晓顿时炸了!
  “誒!你什么眼神,瞧不起谁呢!小爷我告诉你,不过是查个人吗,我分分钟给你结果,你就等着叫爸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