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其深 > 第八十章 魔将召集 9

第八十章 魔将召集 9

 推荐阅读:

  趁着泷芸桦对付问千药的空挡我也好解开徕阿脚上的镣铐。
  解开的同时一股气浪也随之在徕阿周围炸开。
  整个枯水阁,不整个别院也随着这气浪碎成了尘埃。其中的一些妖怪干脆直接成了尘芥。
  歹炁也是趁机分离白羽用护身法术过来护住了我。
  灵境道和泷芸桦那边就更不用说,他们的实力不必要让人担心。
  问千药也被徕阿气浪吹远了。
  徕阿睁开束缚,又暴吼一声。
  漫天的紫火从徕阿嘴里吐出来不分敌我的淹没整片土地。
  一时间这儿整个地方就形同炼狱。
  那些虽然逃过气浪碎身的妖怪但是没逃过这漫天满地的烈火。
  徕阿变得更加巨大,它张开巨口,将光叼了起来直冲天际。
  身后却有着一些誓死效忠的妖兵追了上去。
  白羽也做好了准备朝着歹炁攻击过来。
  歹炁也便离开我过去迎击。
  我手握徕阿对付着苟延残喘还不屑上前的妖怪……
  这些妖怪都变得奇怪了,其中还有一些没有战斗力似乎正参加祭典的妖怪。
  我随即搜寻问千药。
  她果然在一边施咒,她手中的剑定不简单,而且定和她的漆桖剑一样有相同的性质。
  “住手!!!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明朗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过来。
  我闻声望去,见明朗正用刀架着莘的脖子。
  “你敢!”
  白羽一招踢开歹炁就要去救莘,但被歹炁的黑气绊住了腿。
  “你那也去不了~♡”
  红剑的气息锐气,剑光一闪。
  锵——锵——
  二人又扭打在一起。
  白羽皱着眉,歹炁倒是邪魅一笑。
  白羽时不时分神看一眼莘的情况。
  但明朗带莘来有什么用?他这是要干什么?
  “把你那把剑给我!不然我就杀了她!”
  明朗对着问千药讨要她手中的剑。
  问千药听了便哈哈大笑起来。
  “让我交出剑?怎么可能!那个女人对我也没什么用,你杀了她好了,哈哈哈哈哈。”问千药手中结印靠近灵境道。
  这次问千药手上的剑发出金光,但仔细一看真不是泷泽拿走的那一把。
  问千药猛烈的一剑攻击过去,泷芸桦一个甩手也就弹开了。
  “就你还想靠近我家灵境道?”泷芸桦的金瞳发着寒光,“看我不把你四肢给断了!!”
  也有黑气缠上了问千药的周身,那黑子将问千药的四肢勒的紧紧的。恨不得直接给她掰断四肢。
  但问千药体内却有一种法力护着她,让泷芸桦也无法下手。
  问千药将她手中的剑一扔,那剑便自行飞行朝着泷芸桦攻击过去。
  泷芸桦本来以为护身有结界不会有问题的,结果问千药手中的剑竟然能破除疆邦的法力。
  灵境道上前一抓泷芸桦的衣袖就搂住她,替她受了问千药这一剑。
  “灵境道!!!!”泷芸桦担心的大喊一声。
  一时巨大的黑烟将问千药包围了起来。
  接着就是压缩自爆,我只看到最后溅了一地的血,一个血肉模糊的手臂和一把发着金光沾着血的剑。
  问千药呢?她没死!她肯定没死!可恶!
  我心里这种感觉强烈,刚刚感到了泷泽的气息,他救了问千药!
  我也便寻着那气息追去。
  “灵境道!!!你说话啊!!你骂我也行!你醒醒啊!!!”泷芸桦拍着灵境道的脸,我跑了没几步也便停下了,只好转头朝着灵境道的方向赶去。
  灵境道不就受了一剑吗?至于昏迷吗?他可是灵境道啊!
  我只见灵境道脸色苍白,后背上还有溢着血的伤口。
  泷芸桦的手上也是灵境道的血,但她还是摸着灵境道的脸叫他。
  “师傅你放心!老哥他没事的!”
  我也是第一次见泷芸桦这么慌张的样子。
  “其深会治愈术对吧!为师不会逼你做菜了,麻烦你救救他!他的脸都白了!!其深!!我不会……我要是能会治愈术就好了……”
  泷芸桦她哭了。
  “可是……我的治愈术被废了……”
  “那要你何用!!!去找会的人啊!!”
  泷芸桦抱着灵境道的头,搂的紧紧的,“灵境道!你答应我不能死!你要敢死我就让全天下给你陪葬!!!”
  我只好去找顾愁眠。
  但我的去路被拦截了,正好歹炁和白羽挡在我前面。
  “我去找愁眠……你……”
  “你放心~我应付的来~♡”
  “保护好自己!”
  “好的~♡”
  白羽怒视着歹炁,还在找空挡脱离歹炁去救莘。
  明朗见众妖不听他的话也便隐秘见机行事,刚巧那把剑掉在了一边他便拾了起来。
  我猜他下一步一定回来找我,我先离开去找顾愁眠要紧。
  等我到了顾愁眠他们所在的别院,情况也不是很好。
  陈月落和江流合作,指使着猫妖和将狼对抗着妖族的士兵。
  “小师弟!”顾愁眠发现了我。
  我也便快步上前,“三师兄!师尊他出事了,你会治愈术!麻烦你跟我走!”
  “好!”顾愁眠抱着药箱就要和我走。
  “啾!!!”
  小吱也跟上了。
  “愁眠!!”陈月落担心的叫了一声。
  跑到中间路段撞上了明朗。
  “你现在必须和我走!”
  此时明朗已经不在胁迫着莘了,我看莘也是自愿跟着他……
  “三师兄……你用观测之术能找到师尊的位置吗?歹炁也在那边定能护你平安。”
  过了一会儿,顾愁眠才开口,“可以。”
  “那么三师兄你快去,我就不陪着了!”
  “好的!”
  顾愁眠离开我也便随着明朗去了那做宫殿。
  宫殿这边也肯定出了什么事,遍地都是妖怪的尸首,这些都是明朗杀的?
  进了里殿倒是没什么变化。
  那个头发花白盖着纱巾的女人还是那样平静的躺着。
  明朗将剑交付我手,我哪会解开什么封印……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将剑浮在那女人身前。随即我用剑头对着她。
  我观测出封印的关键处一剑刺了下去。
  顿时从女人体内便涌出黑气将我包围。
  “娘亲!!!”
  明朗也冲了上来,我眼前的女人一把抓过明朗的衣领揪到自己面前。
  “为什么!为什么!!!”
  随着那女人的吼叫声越大,那弥漫的黑烟就越多。
  我只感到我手上的剑猛的被那女人夺走,随即来的太快我都无从反应。
  那金剑直接刺进了明朗的体内……
  “娘亲?”
  “不!!!!!”那女人又歇斯底里的抱头呐喊。
  明朗一脸的怀疑,但面前的女人的确是他的娘亲……
  “我是明朗啊……”
  “明朗……明朗……”
  这把剑蹊跷,明朗的脸色已经越来越不好了。
  “明朗!!!”女人又一次哀嚎,那是清醒还是……
  “娘亲……”明朗倒在了女人怀里。
  女人脸上的纱巾掉下来,那是一个苍老的面容,如今正哭着,痛苦的哭着。
  女人一时激动拔下刺进明朗体内的剑也刺向了自己……
  而我在一旁被那黑气限制住了行动,根本阻止不了。
  待女人和明朗相依死去之后,在女子体内飞出一块红色的玉石来。
  随着红玉石的出现我周围的黑气便被它吸收了过去。很快的红玉变成了黑玉。
  莘缓缓的走过来,拔出了插在那两个人身上的剑。她变得好奇怪……
  “莘!!”
  白羽的声音这时出现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歹炁的一招度华莲,一瞬间将整个内殿都染上了黑火。
  白羽没有攻击我而是上前抱住了莘。
  歹炁也来到我身边将我拉开一旁护着。
  我也趁机将法器收好。
  “师尊那边怎么样?”
  “有愁眠在你不必担心。”
  我心想歹炁难得说话这么正经。
  随后就发生了一件让我更加震惊的事。
  白羽放弃争斗一把抱住莘,莘前一秒还用一只手也抱过去,之后一秒……
  噗刺——
  莘用那把剑直接刺穿了白羽的身体。
  “这是要干什么!”我用的手又摸上徕阿,窥心窥探过去。
  在莘的背后有着一团黑气附身,不……仔细看去是一个女人的样子……消失了……
  “白羽王兄!!!不是我!!我没有!!!啊!!!”
  随即又是哭嚷。
  歹炁用黑气将那把剑拔了出来。
  但是已经迟了……白羽也死了……整个内殿只听见莘痛苦的哭声……
  我看莘的手朝着那剑移动,我一个箭步上前推开歹炁,过去就是给她一嘴巴。
  “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要是认为自己有错就替他,替他们活着!!!”
  随即我一脚把那剑又踢远了,“别动不动就寻短见!”
  莘也便一脸呆滞的看着我,眼泪还是不自主的往下流。
  “啾!”
  这声音是……
  陈月落家的仓鼠?
  它窜到那把金色的剑前面,我眼看着它一口给它吞了!!!
  “我靠!”要出鼠命了!!!
  我不管莘,她需要自己冷静冷静。
  当下这只老鼠要命啊!!那么长的剑怎么一口吞的!四次元嘴巴?!
  我抓起小吱就往顾愁眠那边跑。歹炁也紧跟其后。
  我来到顾愁眠这边的时候,顾愁眠已经满头是汗了。
  陈月落和江流也在,泷芸桦还是那个姿势抱着灵境道。我突然不敢去打扰他们,因为救暴躁老哥才是最要紧的……
  我手上的老鼠这时候突然反胃。
  要命了!!
  我连忙放开小吱。
  随即小吱吐出一个金色的珠子来。
  这是啥玩意儿?和我的小金丸真像!
  “小师弟!你手里那个!快给师尊吃下去!快!!”顾愁眠突然叫我。
  我没有怠慢只好把这金丸给灵境道吃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