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我的冉冉星光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弱点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弱点

 推荐阅读:

  在观察了一晚之后,苏黎沫的各项体征趋于平稳,但保险起见,还是没有移出ICU。
  叶冉看着身上被插满管子的苏黎沫,脸色苍白如雪。还有一旁保温箱里同等待遇的孩子,瘦小的一团,皮肤泛着青紫,心疼的无以复加。脑子里总忍不住再想,若是那天他陪着她回了苏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沫沫还没醒?”
  就在叶冉专心的看着里面的苏黎沫的时候,一道低沉的男声在他背后响起,不自觉的降低了音量,像是怕扰了里面的人休息。
  但事实上,就算他在这里大喊大叫,里面的人也听不见。
  叶冉闻言转过了身,果然是沫沫的哥哥。一身米白色的休闲服,五官精致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气势收敛了很多,跟昨天那个冷硬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苏睿渊回家根本睡不着,睁着眼睛熬到天际泛起鱼肚白,换了身衣裳,拿着瑾娘塞给他的两个保温盒就过来了医院。
  “还没。”叶冉垂眸回道。
  “这应该算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你好,我是沫沫的哥哥,苏睿渊。”苏睿渊伸出右手道。
  “叶冉,沫黎的丈夫。”叶冉犹豫了一下,握上了那看似瘦弱实则有力的手。
  他犹豫不是因为苏睿渊的身份,而是实在不知自己该以何种态度来面对自己这个半路突然蹦出来的大舅子。
  尤其,他很有可能还是导致沫沫早产的人。
  昨晚叶母临走前,把她在苏家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叶冉,以叶冉的聪明,自然也猜到了几分。
  “瑾娘让我给你带了早餐,吃点儿。”
  苏睿渊在商场驰骋多年,察言观色已经深深的刻进了骨子里,自然能看出叶冉对他的抗拒。
  不过,他倒也不是很在乎。
  苏睿渊说着把饭盒放在了走廊上的座椅上,随意的在旁边坐了下来。
  叶冉点了点头,回头又望了一眼昏睡着的母子,才转身落座,却迟迟没有动作。
  苏睿渊也不强求,闲适的往后一倚,看着迟迟不说话的叶冉,眉梢上挑,“我以为你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
  叶冉抿了抿嘴,“我更想听沫黎亲口对我说。”
  苏睿渊闻言愣了一下,嘴角似乎有些苦涩,也有些自嘲,“也是,是该她亲自跟你说。”
  这又再一次提醒了他,沫沫已经嫁人了,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即便自己是她的兄长也不能管得太多,更何况……
  走廊上的两人一时无话,寂静的很,这里是医院的顶层,这一层都是VIP病房,平时鲜少有人来。
  “其实,我一直知道你,从你跟沫沫在一起后,你们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苏睿渊忽然开口道。
  叶冉倒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自从知道了沫黎的身份,知道了她哥哥对她的疼爱,对这些事他早有心里准备。
  苏睿渊也没等他说什么,只是有些事情还是说明白一些好,不论他接不接受叶冉的职业,接不接受叶冉这个人,他现在就是沫沫的丈夫,这一点无可改变。
  但他希望,他捧在手里的珍宝能过得舒适,舒心。
  “对于你这个人,我还是比较认可的,但对于你的工作,我是不接受的,甚至是不喜厌恶的。我在这个圈子打拼多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个圈子,所以我是绝对不希望我的妹妹跟明星结婚。”
  “但现在没办法,木已成舟,连孩子都有了,我总不能叫你们离婚。不过,我真的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辞掉你原本的设计师工作,从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开始。你的人生应该是一帆风顺的,但你却选了一条布满荆棘的坎坷之路。”
  叶冉笑了笑,“或许在你们这些人的眼里有些可笑,也没有那么复杂,我仅是想追求我的梦想而已。”
  “这世上每天都有很多人想当明星,甚至为了进这个圈子,不择手段。你的梦想在我看来,不只是可笑,而是愚蠢。”苏睿渊毫不客气的说道。
  叶冉只是一笑而过,并没有生气,“之前你也说了,我从小到大都过得很顺,不要说困难了,就连挫折都很少有。在别人看来很羡慕,但我却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所以,当有一个可以改变我人生轨迹的机会,我毫不犹豫的就抓住了。”
  “就像你说的,明星并没有表面上那般的光鲜亮丽,私下要付出成倍的努力不说,还要把自己的生活摊开在阳光下,好的坏的无所遁形。但这又怎么样呢?我想要的带有挑战的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吗?”
  “人生就该像大海一样,起起落落,既有波澜壮阔又有平静无波,若无一丝波澜,那就是死海,什么都生存不下去。”
  苏睿渊听了之后,久久不语。不过,他好像明白沫沫为什么会爱上他了,不是渴求那份相似的家的温暖,而是他的性格,是沫沫努力想要活成的样子。
  或许,也是他的。
  但他,从来没有选择的机会,都是命运在推着他前进。
  苏睿渊失笑,想这些干嘛呢,现在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跑题了,我想说的是,在我们这样的大家族里,一般都讲究门当户对,以你们家的条件,若不是沫沫离家出走,你们这辈子可能都不会遇见。”
  叶冉张了张嘴,不是说不劝他们离婚的吗?
  苏睿渊抬手打断他即将要出口的话:“我知道你们在一起,却没有阻拦,这早已表明了我的态度。沫沫爱你,却迟迟不带你来见我,也不让你的父母见我,她不是怕我不接受你,你们,而是怕你,你们不接受我和苏家。”
  “什么意思?”苏睿渊话里有话,但叶冉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苏睿渊长叹一口气,起身站到窗边,望着窗外光秃秃的枝丫,轻声道:“你是沫沫的弱点,而我们不能有弱点。”
  偏头见叶冉一头雾水的样子,苏睿渊只好提醒道:“望湘园,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