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世界的荆棘法则 > 第170章 满是龌龊的污泥

第170章 满是龌龊的污泥

 推荐阅读:

  “既然关系到我们,我们有权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吧?”三船拓也皱眉问道。
  “警察叔叔们说,等人都在甲板上之后,再跟大家说……”柯南忙道。
  “算了,三船,你干嘛为难一个孩子。”旁边中岛秀树笑得无奈。
  “难道跟你一样,这时候还想着画画吗?”三船拓也埋怨一句,不过还是收起了心里的浮躁,将柯南放下来。
  柯南抬头看到中岛秀树面前的画架。
  画布上,是一片枫叶纷飞的枫林,整体色调却是青蓝交织。
  “呃……我记得……中岛先生开始出名,是一副晨枫画吧,一副清晨的红色枫叶图,被称为希望的曙光,是在三年前画的,”柯南好奇,卖萌问道,“之后的枫叶图也有红色、橙色、金色的枫叶,大家都说你是写实派,为什么今天会画青蓝色的?枫叶没有青蓝色的吧?”
  “或许是看着大海,突然想试试画蓝色的枫叶是什么样的吧。”中岛秀树笑道。
  “在小孩子面前就不用掩饰了吧,”三船拓也靠到护栏上,对柯南道,“这家伙说过,金色像是沉默的爱,橙色是温暖的爱,红色是炙热的爱,紫色是暧昧的爱,白色是小女孩纯真又说不出的爱,也就是属于女孩的暗恋……”
  “金色为什么会是沉默的爱?”柯南装小孩,张开双手,“金色是很温暖也很热情的颜色吧!”
  中岛秀树坐回画架前,提笔继续给画上色,“有一个传说,克丽泰是位水泽仙女,一天,她在树林里遇见了正在狩的太阳神阿波罗,她深深为这位俊美的神所着迷,疯狂地爱上了他。
  可是,阿波罗连正眼也不瞧她一下就走了。
  克丽泰热切地盼望有一天阿波罗能对她说说话,但她却再也没有遇见过他,于是她只能每天注视着天空,看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划过天空。
  她目不转晴地注视着阿波罗的行程,直到他下山。
  每天每天,她就这样呆坐着,头发散乱,面容惟悴。
  一到日出,她便望向太阳。
  后来,众神怜悯她,把她变成一大朵金色的向日葵。
  她的脸儿変成了花盘,永远向着太阳,每日追随他一一阿波罗,向他诉说她永远不变的恋情和爱。
  她一直无法对阿波罗说出爱意,所以我觉得向日葵和太阳的金,也就代表着沉默的爱。”
  柯南有些感兴趣,“颜色的含义是通过花来想的啊,那么红色就是玫瑰的颜色,所以是炙热的爱,那中岛先生觉得紫色又代表什么花?”
  “紫罗兰,花朵茂盛,颜色鲜艳而神秘,香气浓郁,花期很长,花语是在梦境中爱上你,”中岛秀树一边画画,一边轻声解释,“我母亲曾经说过,这是暧昧的爱,也可以说是……像偷情的人吧,看着温暖艳丽,却只能在梦里去爱上你。”
  柯南汗,偷情?
  “而白色是指蓬蒿菊,在十六世纪时,挪威的公主Marguerite(玛格丽特)十分喜欢这种清新脱俗的小白花,所以就以自己的名字替花命名,在西方,玛格丽特也有‘少女花’的别称,被许多年径少女喜爱。”
  中岛秀树笑道,“原因之一,可能是由于玛格特是一种可以预测恋爱的花朵,相传只要手持玛格丽特,当一片片下花瓣时,口中念着‘喜欢、不喜欢、喜双、不喜欢……’,待数到最后一片时,就可以对恋情作出占卜。”
  “所以才说白色是属于女孩的暗恋啊,”柯南聊着,神经也忍不住放松了些,下意识地看了青枫那边一眼,“那么蓝色……是属于男孩的暗恋吗?”
  中岛秀树愣了一下,垂眸继续画画,“不……蓝色是指桔梗,蓝色桔梗花有着双层含义——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传说,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当幸福降临时,有的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与它失之交臂,抓不住它,也留不住花,所以,看起来南辕北辙的花语被赋予一种花身上。”
  呃……
  柯南一阵语塞,艺术家什么的果然很忧郁啊,“中岛先生该不会是……喜欢小枫姐姐吧?”
  “看吧,连小孩子都看出来了,”三船拓也失笑道,“秋天的枫叶是金、橙、红色,这次的枫叶是青色和蓝色,虽然以前的人也会管蓝色叫青色,但是……是因为这家伙听到了吧,秋叶枫小姐的男朋友叫她青枫,选择青色和蓝色,是指青枫,也是觉得没希望了。”
  “那么你呢,三船?”中岛秀树头也不抬地问道,“你也该坦白了吧,你以前说过这辈子都不想往那些大小姐身边凑……”
  三船拓也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被发现了吗……说不定跟你是同一个时候,就是那天出席森田老爷的葬礼看到秋叶枫的时候吧,不过该说我们不愧是大学时期一直到现在的好朋友吗,连喜欢的人都是同一个,也同样一味的退让,反而让后来者捷足先登了啊!”
  “你不甘心吗……”中岛秀树问道。
  “肯定不甘心啊,”三船拓也看向人群对面的青枫,“不过……她看起来比那时候好多了,就是这一点,让人不甘心也得甘心吧。”
  “是啊,所以这副画不是给秋叶枫小姐的,而是给安室先生的,取前一个花语的意义……”中岛秀树放下画笔,看着眼前这幅青蓝相间的枫叶图,目光复杂地笑道,“算是祝福吧。”
  这两个人看得还挺开……
  柯南笑,又仰头问道,“对了,三船先生,中岛先生,你们认识的人里,有谁会对这里的人心怀怨恨吗?不止对一两个心怀怨恨、或许有五六个的那种人。”
  “这个么……”三船拓也看向四周,“虽然因为有口角或者利益纠纷,有的人关系不太好,但也差不到哪里去,一两个还有可能,五六个太夸张了……不过,喏,那边那个趾高气扬的大婶,如果说谁对这里不止一两个人心怀怨恨的话,那应该是她了吧,西本惠女士,听我母亲说,原本西本夫人也是个温柔和气的人,大概六年前,她的丈夫因为车祸去世,其中四家企业意图吞并她丈夫的公司,她接过这一切,因为疲于应付,她的儿子觉得她是个冷漠的母亲,两年前,她十六岁的儿子抢劫后自杀了,她靠自己的一己之力,让自家企业更进一步,这两年来也一直怨恨并竭力打压着另外四家企业……”
  柯南看向那个一身盛装、神色傲慢的胖妇人,心里打上了重点注意的标签。
  “还有那边那个……”三船拓也看向另一边的一个文弱而神色阴虚的男人,“土井孝太,一直被自家姐姐、哥哥欺负,哪怕是旁边的司机也不给他好脸色,对于他父亲和那位夫人,应该也是心怀怨恨的吧。”
  “呃……这样啊……”柯南留意了一下,“可是再怎么样,他们也是一家人吧,怎么会……”
  “他们可不会将私生子当成一家人,那是出轨偷情的产物,是一种放在外面麻烦、带回家也麻烦的东西,”中岛秀树见柯南转头,笑了笑,“我也是,还有秋叶枫小姐也是……在这里的,除了土井孝太之外,还有……那边那位小久保健司,不过他已经自己成家了,这些年和已经退休的父亲一家关系也还算不错,应该不会在意当年的事了吧。”
  “那中岛先生呢?”柯南仰头问道,“还在意当年的事吗?”
  “当然在意了,”中岛秀树看向即将西沉的太阳,坦白道,“所以我跟姐姐关系一直不太好,不过因为夫人离世早,父亲只有我和姐姐两个孩子,我在家里还算被重视吧。”
  “光鲜亮丽的花朵组成了一片片花团锦簇的美景,下面却满是龌龊的污泥,”三船拓也摸柯南的脑袋,“小弟弟,你还小,所以不知道……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美好的。”
  柯南干笑,觉得还是应该找那几个可疑的人试探一下,“那个……我要去那边玩了!三船先生、中岛先生,再见!”
  “去吧去吧,小鬼就是无忧无虑啊,”三船拓也无语,喊道,“看到石川帮忙告诉他一声,我们在这边等他!”
  “知道啦~”柯南跑进人群。
  另一边,对于犯罪策划师的身份排查毫无头绪,警方又发现了新的问题。
  “还有五个人没到甲板上,分别是……”
  “受邀宾客里的米原樱子小姐、石川纯平先生、中岛真子小姐。”
  “船上的工作人员松岛优太郎先生,榊野学园的校长长谷川右、上原良老师。”
  高木警官正色道,“我们已经派人去搜查了,森田小姐,请问你们最后一次见米原樱子小姐是在什么时候?”
  “大概中午一点,我们去玩狼人杀,樱子小姐说她不感兴趣,想去剧院看看,我们就分开了。”青枫道。
  嗯……贝尔摩德是易容来的,一过x光就会暴露她易容的事,不可能跑来。
  至于是直接离开还是还躲在游轮上就不清楚了。
  安室透跟她说过,贝尔摩德自己准备了逃生游艇和救生衣一类的东西。
  “石川纯平先生和中岛真子小姐我们之前也见过,”白马探道,“也是在去玩狼人杀的时候,他们是未婚夫妻,似乎吵架了,离开活动中心的时间在米原樱子小姐之前。”
  “上原良先生我们昨晚见过,”服部平次道,“今天一直没有看到,至于长谷川右先生,我们并没有接触过。”
  “必须尽快找到这五个人!”目暮警官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