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途闲修 > 第191章魔心

第191章魔心

 推荐阅读:

  高品阶的丹药,符篆,甚至还有几个阵盘。
  要知道制作阵盘要求较高,制作材料也极难寻到。
  有些金丹真人手上都不一定有个阵盘,如今时闲一下子来了三个。
  一个化灵阵,一个聚灵阵,还有一个火杀阵,且都是四品阵法。
  作为南玉真君的首席大弟子,时闲还收获了几个丹炉,品质均是不低。
  时闲将他们藏在储物空间最下层,也不知何时能用到。
  倒是因此翻出来当初雪妖给的仙人掌。
  时闲想起时星正在玄幽海,而雪妖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似乎当初所有人都将她遗忘了,也未曾听时楼说起。
  唯一知道雪妖存在的时闲,她自己昏迷了整整两个月。
  时闲有些沉重的将仙人掌摆放在她的窗户上。
  看见它好像就能想起当初和时星呆在芥子空间的时候。
  时闲兴致勃勃的整理好收到的宝贝,打算今日先休息一日不修炼。
  但是在房中坐了许久,发现她能做的事情除了修炼,就是看书。
  还是药植辨析的书,顿时感觉自己悲催不已。
  仿佛自己的人生只剩下了修炼。
  于是乏味到了极致的时闲,从无心手上拿到一把小铲子,对着那颗长势不错的枣树坑害了起来。
  大半夜的拿着铲子挖土。
  还好弟子居每个房间都布置了隔音阵法,不然只怕会被邻居吐槽扰民。
  而此刻,在玄幽海,时星还在昏迷之中。
  锦绣妍当初说要收时星为弟子确实是真心实意的。
  不为其他,只为时星生了一颗魔心。
  天生就是修魔的料!
  锦绣妍心中对于化木道君的诊断嗤之以鼻,但她并未当众点出。
  时星能够保住性命,确实和空元金木树的汁液有关
  但真正起到作用的还是时星那颗魔心。
  同样被滴入空元金木树的汁液,为何就只有时星一人活了下来?
  不是时星命大,而是魔心。
  时星的魔心不知为何,被下了层层封印。
  当遇到古魔气的时候,生命受到威胁,虽然有了应激反应,但是却无法立即挣脱封印。
  还是空元金木树汁液维持了时星短暂的生机,给了魔心挣脱封印的时间和力量。
  这才将时星的命保了下来。
  但是魔心并未完全解除封印,只是突破了封印的一道口子而已。
  因此在提供能量保护时星的最后一抹生机之后,魔心又恢复了被封印状态。
  锦绣妍所谓的救人,其实是彻底解除魔心封印。
  让魔心容纳魔气,成为真正的魔修。
  如今时星全身经脉和丹田被古魔气侵蚀,也需要点时间恢复。
  在这期间,锦绣妍还要做的是,将时星的丹田魔化。
  看着躺在榻上闭目沉睡的小女孩,锦绣妍不禁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只要她将时星成功转化为魔修,凭借天生魔心,她将成为玄幽海第一人,也会带领玄幽海超过其他魔域。
  四海魔域虽然同是魔修聚集地,但其实也是分等级的。
  天地玄黄。
  玄幽海只是排在第三。
  这让玄幽海四大魔君之一的锦绣妍极为不满。
  她是四大魔君中年纪最轻,修为最高的一位,天资比起天赤海的天赤魔君都不差。
  可是即便如此,每年四海魔修聚会,仍然被其他两个魔域压了一头。
  奈何锦绣妍年岁比起天赤魔君小了许多,修为一时难以追赶。
  若是坐以待毙,只怕玄幽海还要处于如此地位上千年。
  于是锦绣妍便经常出没九州地域,和九州修士打好关系,想要因此找出解决办法。
  如今,时星就是她最好的办法。
  第二天一大早,时闲收到时楼的传信,让她到冰峰去一趟。
  以往每次都是时楼来找时闲,这还是时闲第一次上冰峰。
  北霜真君已经昨日的拜师大殿见过。
  想起她送的一枚玉简,里面有一套特殊的剑术,名为流光剑诀,还附带送给时闲三道冰雪剑意。
  时闲就有些忍不住激动。
  剑术宗师的三道剑意!
  有了这个,时闲以后出去外面浪都多了三分底气。
  筑基期能以气驭剑不过是基础。
  以神御剑才算是剑修入了门。
  神剑合一方可达小成,大乘须得淬炼出一颗剑心。
  宗师级别的剑修,则是练就剑胎元神,距离以剑证道只有一步。
  当然,也只是这一步,不知令多少修士望之却步,触不可及。
  时闲也是这时才知道,北霜真君在剑术一道有多么高的天赋。
  能达到许多化神修士都无法触摸的剑术宗师。
  这样的年纪,若非是她出自四合一脉,只怕万剑宗宗主都想来挖墙脚了。
  据时闲得到的小道消息,年轻俊美的上一任万剑宗主曾经在归一宗交流半年。
  在这期间,和南玉真君闹出了不少矛盾。
  这是时闲从白朗处听到的消息。
  白朗为人和善,喜交好友。
  他出手大方,天资也不差,不过才来宗门两个月,朋友遍布万法峰。
  就连其他峰的消息,他也能说上许多。
  自从和白朗混熟了之后,时闲才发现这人外头看着像是个三好学生,安静有礼,其实就是个话痨。
  正好时闲也是个外表安静,其实最爱听八卦故事的人。
  两人除了共同探讨修炼之外,其余时间都是一个嘴不停,一个耳不停。
  时闲也将时楼,玉敏两人之间的趣事听了一耳朵。
  极大的丰富了时闲的修炼之后的课余娱乐活动。
  等到时楼看见一路傻笑进来的时闲时,心里堆满了疑惑。
  莫非是昨日拜师大典高兴过头,如今还没缓过神来?
  “阿姐!这是你的居所?洞府?”
  “只有金丹修士才能选择洞府,这只是冰峰分配给我的居所罢了。”
  时闲好奇的张望这眼睛打量时楼的房间,这还是时闲第一次来呢。
  时楼的房间和她的人一样,透着股清冷劲。
  房屋摆设符合规制,但也是一板一眼,既不出色,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摆放的装饰物品都是名家出手,极为贵重,但却不像时楼的手笔。
  时闲也知道依照时楼一心扑在修炼上的性子,对于这种事情估计都是杂役或者其他弟子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