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靓色人生 > 第四百零七章 通天之能

第四百零七章 通天之能

 推荐阅读:

  整个晚饭时间,林牧都有些颓丧,但是他的眼睛却片刻也没从白易身上挪开过,这把白易搞得相当恼火。“我说你小子看啥呢?”
  “白。。。白警官。。。你以后真的就在江南了吗?”林牧的声音有些颤抖,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导致的,总之他现在的状态非常不正常。
  白易叹了口气:“哎,我说小伙子,我比你大十来岁呢,你不会真觉着我们会有可能吧。”
  “嘿,别说,还真有可能。”许鸣昊拿起酒杯和林牧碰了一下,给他壮了壮胆,然后说道:“我和我女朋友就差十来岁呢。不照样好好的么。”
  白易心里暗暗骂道,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这都好意思说,她看了马榆雯一眼,见她有些不开心地低下了头,于是拉着马榆雯的胳膊道:“大小姐,咱别理这两臭男人。”
  “诶?白警官,我是好人。”林牧一听白易一棍子将他也给打死了,立马着急起来。他这一辩解,立马把众人逗乐了。最后这顿晚饭也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了,白易最后跟着许鸣昊和马榆雯到了他的老家,林牧也带着久久不能平复的心情回到了家。
  许鸣昊没想到马榆雯非要把白易带到自己家,并且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许鸣昊无奈,只能同意了,他替白易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听着前面二人阔谈天南海北,心里不禁一阵感慨,这男人啊就是劳碌命啊。等到了家,他还没来得及坐下来休息片刻,就被马榆雯拉去给白易铺床叠被了。这一通忙活把他累的是满头大汗,就在他准备先洗澡的时候,浴室又被马榆雯给占领了。他无奈地开了罐可乐,坐在了沙发上,拿出了手机看起了徐琳发来的那些个买家的信息。
  正当他全神贯注认真看着资料的时候,白易突然坐到了他的身边,此时她换了一身居家服,是件很保守的睡衣,她就这样坐在许鸣昊身边看着他。许鸣昊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慢慢回过了头:“看啥?”
  “你给我装傻是吧。”白易开口就让许鸣昊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鬼?”
  “冰清才去了多久,你就找心的妹子了。”白易的眼神冰冷,语气也有些不善。
  许鸣昊心里默念了一句关你屁事后,还是挤出一丝笑脸道:“这爱情来了,是挡也挡不住的。”
  “那这个小姑娘又是怎么回事?”白易这会儿又替马榆雯鸣起了不平:“从她的种种表现来看,她对你情根深种了。”
  “我。。。”许鸣昊也知道这一茬,因此心生愧疚,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把她当妹妹看,我们不可能。”许鸣昊憋了半天,总算又憋出这么一句话。
  “最好如此,若是被我发现你对她图谋不轨,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白易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和马榆雯一见如故,她已经把她当做第二个许冰清看待了,她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
  “你给我记住了,我来这,就是为的许冰清,在我心里,你是害死她的罪魁祸首。”白易这时情绪突然有些激动,并且泪光已经在她眼里闪烁,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许鸣昊心中一痛,没想到许冰清除了他,还有人惦记,这样的话,想来她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他看了眼白易,然后拿了张纸巾替她擦去了已经滑落脸庞的热泪:“逝者已矣,早些释怀吧。”说完,他拿着手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白易坐在客厅里,抱着自己的膝盖无声地哭泣了一会儿,直到马榆雯洗好澡出来,她立马冲进了浴室。
  马榆雯似乎瞧见了她脸上的泪光,于是气势汹汹地冲到了许鸣昊的房间,大叫道:“老许!你干嘛欺负她?”
  “我没有。”许鸣昊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很少用这种语气和马榆雯说话,只不过今天他的心情实在不佳,叶霜还生死未卜呢,他的后院还闹起了感情纠葛,也怪自己这段时间没有和马榆雯保持距离,给了她幻想的机会,这下好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白易又在中间瞎掺和,这日子可真没法过了。
  马榆雯意识到他的不开心,赶忙怯生生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着想着就委屈起来。许鸣昊在房间里都能听到她的啜泣声。“哎,这都什么事啊。”他放下手机,走到了她房间门口,朝里面看去,只见马榆雯正趴在床上,整张脸就埋在了枕头里,身体也在不停地颤抖着,那样子别提多可怜了。“诶,大小姐!”许鸣昊在门口喊了她一声,马榆雯非但没有抬头,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许鸣昊看了眼旁边的浴室,心想要是等会白易出来看到她哭成这样,估计又要来烦我了。想到这,许鸣昊二话不说地走到了马榆雯的床头,用手轻轻点个点她的腰窝,他知道她怕痒,希望这招能把她弄起来。没想到这招效果果然好得不行,他这才戳了一下,马榆雯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猫,从床上猛地跳了起来,直接扑到了许鸣昊的怀里,她的双手牢牢地抓住了许鸣昊的脖子,然后小嘴开始在他身上不停地亲吻着。许鸣昊被她亲的浑身痒痒,自己又不好大力把她甩开,只好半跪在地上求饶道:“大小姐,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但是在挣扎的时候,他看见马榆雯的双眼通红,眼睛里似乎有比以往更坚决。他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而马榆雯虽然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但许鸣昊还是惊诧万分地看到她的脚在地上比划着什么,不多时,地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复杂的红色符文。许鸣昊这回可真是又惊又怕,这丫头怕是有通天只能吧,竟然用脚在地上划出了法印!当红色符文消失的时候,许鸣昊眼前一黑,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还在原来的房间里,而马榆雯已经脱光了衣服朝他走来。他吓得像只螃蟹一样,横着往旁边退去,只是他怎么退都无法退出这个房间。就在他惊骇不已的时候,马榆雯的身体像八爪鱼一般缠住了他。接着他的肩头突然湿哒哒的,他别过头一看,马榆雯又一次哭了起来。“老许。。。咱们初见后,我便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懂我,也只有你知道我的价值,跟着你,我心甘情愿。之前我还幻想着能独自占有你。可看着橙子姐、霜霜姐还有现在的徐吟月,我这心里的痛楚,你知道么。我不想再像之前那样做个感情世界的卑微者了,我也想拥有爱情,我也想拥有你。许鸣昊,我爱你。”说完,马榆雯便一口吻住了许鸣昊。她的吻是苦涩的,咸咸的,被她这一吻,本来在心里对她竖起了磐石般壁垒的许鸣昊这一刻也动容了,他任由她吻着,这一回他没有反抗,因为他心里竟然还赞同她刚才的说法。这一吻也牵动了许鸣昊的情肠,他的手第一次主动抱住了她,他一直想保护这个小女生,看到她被顾晓宸相中,其实他内心深处竟也有心痛的感觉,他一直不敢正视这种感觉,只是今天马榆雯的一番衷肠诉情让他意识到自己心里是有她的。
  当他的手环抱住马榆雯小小的身体时,马榆雯惊喜地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睛依旧红红的,只不过已经被喜悦所代替,这一下,她吻得更用力了。许鸣昊也开始热烈地回应着她。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当马榆雯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时,许鸣昊才意识到他们正在她和白易的房间里,他吓得就要抽身出去的时候,马榆雯却死死地按住了他,然后很坚定地摇了摇头。许鸣昊心里一阵感动,正准备继续的时候,于是的门开了,白易洗完澡从里面出来了,当她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许鸣昊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不料白易竟然没看到他们一般,怔怔地说道:“奇怪,这两人跑哪去了?”
  这时马榆雯才说道:“这是法劫之力的劫法空间,外面是看不到听不到里面的情况的。而里面却能看到外面的情形。”听她这么一解释,许鸣昊这才放下心来,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吓死我了。你个小坏蛋。”
  “你才是呢。”两人一阵调情后,正准备继续未完成之事时。许鸣昊又一次眼前一黑,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白易那喷火的眼神正直直地看着他。许鸣昊有些不知所措地低头看了一眼,只见马榆雯光着身子满脸羞愧地抱着自己,她的脸已经深深埋在了许鸣昊的胸口,听她小声说道:“不好,刚才我身体一痛,破了劫法空间。。。”
  “我去。。。”许鸣昊趴在地上,用身体挡住马榆雯,一动也不动地看着白易的脚说道:“白。。。白警官。。。麻烦你出去一下。。。”
  白易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粗话,然后用冰冷的声音说道:“许鸣昊,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说完,她一屁股坐到了客厅沙发上,心里不停地大骂着许鸣昊这个感情骗子。
  许鸣昊有些尴尬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穿好裤子,捏了把马榆雯的脸道:“小坏蛋,你。。。”说到这,他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温柔地说道:“谢谢你的爱。”说完他便来到了客厅,而马榆雯躺回床上,整个人已经快幸福地晕了过去。
  “嘿嘿,白警官。”许鸣昊有些尴尬地站在一旁,刚才自己还大言不惭地说不会和马榆雯发生什么,这半小时还没过去,就闹了这么大个笑话,只怕自己在白易心里已经被订上了人渣之王的恶名了。
  白易的肩膀正在剧烈地抖动着,显然她应该气的不轻,许鸣昊突然有些害怕了,自己刚刚是不是等于偷吃啊,背着徐吟月和马榆雯搞在了一块,但可恨的是自己竟然一点都没觉得羞耻和愧疚,反而还有一丝兴奋。他不由得暗暗说道:自己在渣男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白易坐在那生了半天闷气,愣是没有骂出一句话,她后来想通了,自己和他聊感情伦理也是浪费时间,不如把这个时间用来商谈案情。于是她冲着房间喊道:”大小姐,出来吧,咱们一起坐个沙盘推演。“
  “恩?”许鸣昊贱贱地问道:“白队长,您不骂我啦?”
  “懒得跟你烦。”白易看都没看他,而是一瘸一拐地走出来的马榆雯扶到了沙发上,然后她拿出了笔记本电脑,放起了马榆雯和许鸣昊看了一天的监控录像,同时在旁边的纸上画起了地图。
  “依你们之见,绑匪为什么会选择清河桥见面?”白易画完地图,突然抬头问道。
  马榆雯此时红着脸,一直偷偷地看着许鸣昊。许鸣昊有些尴尬白了她一眼,随后说道:“我猜是清河公园距离市区较远,又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并且清河桥在公园内部,到了晚上,公园关了门,能进去的人都是武者,这样还能避开监控。并且清河公园很大,很适合藏人。并且这个公园说实话,去的人并不多,可以说与世隔绝,你看监控也就这么几个,是个不错的地方。”
  白易点了点头道:“你有没有想过,作案的人会不会就是清河公园内部的人?”
  “这。。。”许鸣昊从没想过这种可能,他的关注点都在那个野哥身上,现在白易这么一说,他立马觉得还真有这种可能:“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白易现在搭理他的心情也没有,她指着清河公园的后山说道:“按照一般的思路,你们见过的那个房子应该相当可疑,并且那里还有人拿狙击枪对付你们,这样一看,那里很有可能是他们一个碰头会面的地方,虽然不起眼,但是却在整个案件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你们见到的威士忌酒杯。。。说不定那会儿正是案子的主谋坐在那里。”
  白易的这通大胆分析让许鸣昊惊出了一身冷汗,现在细细想来,她说的还真有道理,铁陆仁这种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喝威士忌加冰块的人。想到这他猛地一拍大腿,懊恼地说道:”可恶,差点就能捉到真凶了。”
  “不急。”白易现在冷静万分,完全展示出了一个刑警队长该有的业务能力:“总之现在要做的就是锁定清河公园,将里面的进出都实时掌握。但是又不能打草惊蛇。这。。。倒有些难度。“
  见她攒眉陷入沉思,许鸣昊冷不丁地笑了一声,随后便被她杀人的眼神给冻结了。他干咳一声道:“额。。。其实我已经派出人手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会通过何种手段来寻找犯罪嫌疑人和叶霜,但是我有预感,他们绝对可靠。”
  “你。。。该不会说佟家姐妹吧?”马榆雯并不知道许鸣昊和青海一字灯的人达成了协议。
  “佟家姐妹。。。”这次行动,许鸣昊给了她们最终的定位,找人的事情交给他来,而最后救人的时候,她们定然会使出十二万分精神来弥补之前的差错。
  “我刚才看你看的那些买家资料,有什么发现么?”白易之前就留意到了许鸣昊正在研究的东西,只不过当中出了他和马榆雯那一档子事,让她把这茬给忘了,现在才想起来。
  许鸣昊揉了揉太阳穴,将自己整理出的东西放到了笔记本上:“感兴趣的买家很多,徐琳的电话都被打爆了,但是其中只有这三人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都是江南人,第一个是江南的元极企业的老板——李元极,他白手起家,创办了江南第一家上市公司——元极公司,而且元极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财务报表都很正常,在股市的市场反应和口碑来看,都是一家优质企业,有这样雄厚的实力,不应该会为了区区一个宅国度来出手绑架叶霜,我猜,他们收购宅国度,应该是看中了宅国度的市场潜力,这李元极在公司上市后,连连出手,在投资界很有盛名。而第二个是刚刚接手顾氏集团的莫静文,她是顾宇青的夫人,顾晓宸的母亲。她的想法。。。我应该也能猜到吧,总之她也不可能是幕后黑手。至于第三个。。。信息就不那么全了,只知道叫祝文彬,是个香港商人,他的信息太少,我们一时间也查不到。“
  马榆雯沉思片刻道:“那这香港商人应该是最可疑的了。。。”
  “也不一定。”许鸣昊摆着手说道:“我反而更加怀疑李元极。”
  “你不是说他没有可能么!”马榆雯有些不明白,他怎么这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结论。
  “我也不知道,只是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的阴谋,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简单。”许鸣昊一时间也说不上来自己的怀疑,只能用直觉来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