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九零之新时代 > 288.手镯

288.手镯

 推荐阅读:

  陈秀兰见陈双也没说话,拿过来小心翼翼的打开盒盖,这一看,白灿灿的银镯子。
  “呀,这是银镯子啊,这……这花样可真好看,一般的工匠还真打不出来!”
  陈秀兰一看就喜欢上了,楚防震“煽风点火”:“阿姨,幸好你喜欢,我害怕你不喜欢呢!”
  “哪能不喜欢,你看你,太客气了,那个……对了小双,快去给小楚炒俩菜,馏个馍馍,昨个才刚买的猪肉别忘炒了!”
  “知道了!”陈双转身去了伙房,陈秀兰在堂屋里一个劲的夸小楚懂事儿。
  陈双低着头蹲在炉肚前点火,她感觉现在的生活条件,只要妈想要,完全可以买,她怎么看上去跟没见过似的。
  想想今天反常的母亲,陈双真觉得她这是故意的吧,为啥老想着她现在就成家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楚防震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如果排除前世的种种,他几乎没有什么让陈双不喜欢的地方。
  或许,陈双还是过不去那道坎!
  ……
  都说三月桃花最美,可在北方,其实四月才是桃花烂漫的季节,凤凰山上常年碧绿的松柏茂密,掺杂着大片大片的桃花树,如同一张粉色的鹅绒地毯经过仙女的裁剪散在山涧之中。
  这片哗然美景,仿佛与陈双阔别了十几年之久,舒尔身临其境陈双总感觉她从未离开过。
  桃花林中偶有附近几个村里的男男女女谈笑风生,或是编花篮,或是编花帽。
  “没想到杨国栋没骗人,挺好看的!”楚防震初入桃花林,瞬间觉得心旷神怡,眯着眼睛深深吸一口气,伸了个懒腰。
  “是啊,整个凤城市恐怕也就凤凰山的桃花林最大!等到了夏天,这里的桃子可以随便摘!”
  陈双说道,指了指远处一片花朵相比之下较大一些的桃树说:“那些是水蜜桃品种!”
  关于农副产品,楚防震自然感兴趣,上去看了看竟然发现根部有明显嫁接的木瘤痕迹,看来是嫁接过的,他扶了扶眼镜框好奇的问道:
  “这水蜜桃树看样子至少啊有十多岁了,十多年前你们这里就有懂嫁接的?”
  “这个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小时候听我妈说过,好像陈家湾那边有一位当年下放的知青是个少有的知识分子,后来就留在了陈家湾当支教,也是凤山上唯一的一位老师,想必这桃树是他嫁接的吧!”
  楚防震点点头,为了不误美景佳人,他转变话题看着陈双突然问道:
  “你最近得跟我回家应付一下我的家人!”
  陈双微微一愣也没心思赏桃花了:“应付?什么意思?”
  楚防震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这事儿,还得怨楚防震自己,当初在家人面前说了陈双的事情,把她能干又聪明的品性说的那叫一个好。
  结果还让楚防震拍了陈双的照片,这不,家人催着楚防震成家呢:
  “就算我想随便拉一个人回家应付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妈手里有你的相片!”
  陈双一肚子狐疑的看着楚防震:“这是你的事啊!”
  “那你意思是说,我的事情就不关你的事了?”楚防震反驳:“好歹相识一场,你总不能看着我跳进火坑连拉都不拉一把吧,再说,我又没逼着你嫁给我,我这不是争取个缓和的机会吗?到时候我要是碰巧遇到了个比你好的姑娘再领回家不万事大吉吗?”
  楚防震软硬兼施的说道,这理由竟然让陈双找不到反驳的漏洞。
  “行吧,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我忙的要死,你要跳火坑也得等段时间!”陈双说道。
  “多久?”
  “得两个月吧!”陈双说道。
  楚防震蹙眉,扶了扶眼镜框无奈的说道:“好吧!”
  总比没答应要强!
  晚上,陈双和楚防震是在杨国栋家吃的饭,一来是白天杨国栋比较忙,还没空招待楚防震,二来陈双正好要找杨国栋。
  饭桌上,以前不会喝酒的楚防震也和杨国栋小酌了两杯,陈双倒是把思思的情况说了:
  “杨大哥,现在凤山小学里头有几位老师?都是哪个村的?”
  杨国栋放下酒盅说:“两位老师,是夫妻,都是陈家湾的外来住户,男的代课,女的负责教孩子们学个画画唱歌上上体育课做做游戏什么的,毕竟没啥子文化!”
  “嗯,那像思思这样的事儿,老师就不管管吗?明显是素质教育有问题啊!”
  陈双反问道。
  杨国栋叹了一口气说:“陈双啊,你看看咱们这穷山沟里本来就没有几个老师愿意来,年前上级调了一位老师,没一个月,招呼也没打就跑了,你想,这样的教育环境,能识字儿就不孬了,还素质教育,想想我都头大!”
  陈双想想也是,不过:“你头大什么?”
  “学校本来是几个村的村长商议着一人出点儿给翻修的,终不能让孩子们露天场所学知识吧,可现在呢,前段时间下雨,屋顶的瓦也老化了,破了个大窟窿,这可是个头疼的事儿,
  几个村的村长都是你推我阻,谁都不愿意管,这上级领导就觉得我好欺负呗,虽然明面上没有公开说教我管,可说让我抽空经常过去走动走动这话说得还不明显吗?”
  说到这里,杨国栋一脸郁闷的仰头干了一盅酒,杨嫂端了一盆鸡蛋汤重重的放在桌上插嘴道:
  “可不就是欺负你好说话吗?可也没见你这么当村长的呀,把咱自己家当院上的瓦给拆了挪学校去了,这还真是少见,那要是遇到个啥刮风下雨的天儿,咱家的院墙没瓦淋水,还不得塌了呀!”
  说完,杨嫂一脸不满的转头就进屋看孩子写作业去了。
  陈双看着一脸黢黑的杨国栋,她承认杨国栋能干出这事儿来,楚防震倒是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扶了扶眼睛笑眯眯的拍了一下杨国栋的肩膀:
  “兄弟,佩服,嫂子说的没错,村长干成你这熊样,恐怕从凤城到京北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就不能申请个资费什么的吗?”
  “钱?你他妈给他送钱还差不多跟他们那帮龟孙子提钱,还不如一刀杀了他们!”
  或许是酒劲儿上来了,杨国栋把酒盅重重的摔在桌面上,气的直摇头。
  “既然上级重视这事儿,经费应该也会到位的呀!”陈双说道。
  “首先镇上就批不下来,我都申请好几会了!”
  “你不是认识孟县长吗咋没去他那儿走动走动?”
  陈双问了这句话之后,没想到得到的结果是这样的,杨国栋说,从今年过年开始,上级重新统计困难村,杏花村和杨柳村已经不在贫困村的名列之中了。
  也不知道数据是哪儿来的,说什么光杏花村平均每家每户年收入达到了两千块,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国栋还骂了一句说,狗屁两千块,能赚个三百块就他娘的不错了!
  陈双一听这话,心里头一愣,怪不得上级不管,底下村长也你推我阻,原因很简单,你们杨柳村和杏花村的均收入比其他村子都高,凭啥其他村的村长要管,这么一来,还就跟踢皮球一样,谁都不想管。
  可最重要的一点,把全村的平均收入指数拉上去的人,除了她陈双还能有谁!
  杨国栋一直都想拿到上级评下来的小康村的封号,现在是好了,没申请就评上了。
  陈双狐疑的想了想当即下了个重大决定:“杨大哥,这凤山小学我出资改建!”
  杨国栋一愣看着陈双也不像是开玩笑。
  “还是双姐阔气!”楚防震学着继宗的口气说道。
  “你出资?你一个人?”杨国栋甩了甩脑袋,他怕他是喝高了出现了幻觉。
  “嗯,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陈双嗯了一声。
  “你说!”杨国栋一阵心花怒放,只要有人愿意出资,到时候他绝对办的漂漂亮亮,让其他村的村干部都特么擦亮眼睛好好看看,让那些领导好好瞧瞧他领的村子又多光贵。
  “凤山小学得用我的名字,叫陈双希望小学!”陈双说道。
  “这好办!”杨国栋当即就答应了。
  这样一来,杨国栋就能在学校说上话了,到时候有人欺负思思的话,老师一定不敢不问。
  当然,陈双投资整修小学的用意,不光是因为心里稍微有些内疚,也不是完全因为思思,主要的原因还是陈双希望有个名誉上的见证,这对她将来在社会上立足诚信和信誉都有莫大的帮助。
  而且,不但解决了杨国栋的事情,让他感觉欠了陈双的人情,而且,思思的事情也迎刃而解。
  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天渐渐有转暖的迹象,楚防震把陈双送到了家就去了杨国栋家里过夜。
  第二天,陈双和孙二杰又忙活起来,天没亮就出发了,大概再送一周的毛石,她就可以清闲了,坐等菜市场完工。
  可是,晌午工地开火的时候,五十多口子大男人都闹腾起来了,陈双刚要和孙二杰去吃饭,被身后的摔碗的声音止住了脚步。
  回头看去,二十多号工人把碗都摔了,面条和面汤冒着热气洒的到处都是,放眼看去,也就几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工闷着头小心翼翼的吃着面条,其中就有孙小杰。
  “你他妈的是条狗啊,给什么吃什么?”突然,一人一脚把孙小杰的碗面踢飞了出去,面条连汤带水撒的到处都是。
  “俺去看看去!”孙二杰赶紧着了回去,陈双也跟着去看看。
  此刻,所有人都没有在继续吃面条,口口声声叫骂着说王大力真不是人玩意儿,干了一上午的苦力活儿,早上是面条,晌午还是面条,晚上又是面条!
  到了现场陈双才了解情况,这也是陈双头一次留意王大力的老婆,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头发随便的用皮筋扎着,头上围着方巾,脸色蜡黄身子瘦弱,给人一种说话都没力气的孱弱感觉。
  焦小翠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王大力不在工地,大兄弟门就别嚷嚷了,有面条吃就不错了!”
  “王嫂,你是负责哥几个做饭的,你倒是说说,为啥老吃面条?”
  “对,说清楚!”
  “要是不给个解释,俺们下午就不开工了!”
  “这边菜市场不卖给俺菜,俺也没办法呀!”王嫂一脸为难的说道。
  “别骗俺们了,那上星期为啥有菜,再说了,人家不做生意啦?想抠伙食费门都没有!”
  怎么一带头,所有人都跟着吆喝起来,眼瞅着就把俩弱女子给围在中间。
  陈双微微一怔,整个凤城目前就一家农贸市场,她想起前几天遇到朱文路的事情,难道,这就是他使的商业手段?
  妈的,没见过这么玩阴的!
  陈双都气的牙痒痒,可是眼下还得解决眼前农民工伙食的问题,要不然他们真的不开工了,那陈双投资一半的菜市场就得延期,人能等,八亩地的菜等不起啊!
  朱文路那边,她一定会去找他算账。
  “大家别慌,听我说一句好不好?”
  陈双挤开人群站在了王大嫂身边,王大嫂的眼神露出了一丝诧异,看看陈双这身村姑的打扮倒是没有反感,至少这个时候有人站出来了。
  “你是谁?你就是个送毛石的,你能代表王大力说话吗?”
  “就是,你这个黄毛丫头有啥资格管俺们的事儿!”
  “今儿要是王大力不给俺们一个说法,俺们下午就全铺盖走人,谁愿意跟俺走的说一声,俺老表也是干建筑队的,绝对少不了兄弟们的好儿!”
  说话这人,三十七八的模样,穿着劳工布工作服,脸上的灰渣子落在胡茬子上,白茫茫一片,只是那口大黄牙挺叫人恶心的。
  这人就是踢翻孙小杰吃饭完的那个领头闹事的人,陈双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这连环炮打的还真是响的很。
  恐怕他说的那位老表,是朱文路那边的人吧!
  “我!”
  “俺也走!”
  “干这么重的活儿就跟俺吃苗条,啊呸!”
  孙小杰一直珍惜这份工作,因为他就靠着这份工作赚钱盖房子结婚呢,一时之间他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陈双把目光从大黄牙脸上移开说道:“蔬菜明天会准时送到,至于今天这顿饭,我请了,下馆子去!”
  焦小翠和马娟一听这话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可不管是真是假,她还是很感激的看了一眼陈双,要是这帮大兄弟们这么闹下去,等回头王大力回来又得骂她。
  陈双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下馆子?”
  “明天就有菜啦??”
  “不对,她不就是个拉石头的吗?她说的话能顶用吗?”
  “就是啊!”
  陈双的耳朵听的清清楚楚,目光挪到了大黄牙的脸上,就他一个人眼珠子转的最毒,声音也最大:
  “你凭啥呀?你不就是个拉毛石的吗?你能当啥家?你说明天有菜吃就有菜吃啦?你这种坑人的话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见得多了,指不定一拖再拖,饿死了还没兑现呢!!”
  他这一鼓动,所有人本就摇摆不定的心再次朝着大黄牙靠拢。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一个凌厉又带着不耐烦的声音从人群外头飘了过来:
  “她怎么不能当家做主了?”
  所有人都转头看去,不远处停了一辆红旗轿车,正在徐徐走过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刘雪梅。
  “刘姐!”
  “刘姐!”
  所有人都叫了一声。
  “是这样的刘姐……”大黄牙上去赔着笑脸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硬是把吃了三天面条的事情说成了自从开工就吃的面条。
  刘雪梅嫌弃的抬起玉手在面前扇了几下,她蹙眉,她是最讨厌来工地的,不光是到处乱的要命,还脏,到处都是臭男人身上的臭味,不是脚臭就是口臭,反正,哪儿都臭。
  大黄牙根本没意识到刘雪梅的反感,说着说着还指着陈双说:
  “她不就是送毛石的吗?咋能跟您一样当家做主呢?”
  “她能当家,这次的工程虽然不大,但是有她一半的投资,按理说,她和我一样,都是你们的老板,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她说了算!”
  此话一出,马娟愣了,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重新上下打量了一番陈双,焦小翠的惊讶不亚于马娟。
  这事孙小杰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他也不懂得什么有大山靠着之类的,就打心眼里觉得,这活儿准不会跑喽。
  表情最为夸张的是大黄牙,她看看刘雪梅,又看看陈双,十几岁的臭丫头?
  黄毛丫头?送毛石的?他的表情露出了痛苦和不解,那模样就跟吃了三斤屎又吐不出来的模样差不多。
  “既然人家陈老板都开口说要请大家下馆子了,都收拾收拾走呗!”
  刘雪梅是一刻都不想在这些又脏又臭的男人堆里多待一秒,说完,转身就走。
  此刻,五十多号人哪里受得了这么庞大的打击,谁敢去啊,大老板请下馆子,叫谁,谁都不愿意去,还让马娟儿再给重新下一锅面条,他们就将就着也能吃饱。
  大黄牙哪里还有脸吃面条,此刻,他恨不得自己能人间蒸发,找了个空档就想溜。
  “哎,你大黄牙!”陈双喊了一声。
  焦小翠赶紧忙着烧火,马娟儿手忙脚乱的从屋里拎出来一袋面条。
  所有人都一副同情的模样让出去好几步,把大黄牙晾在了人群中间最显著的位置:
  “你下午不要来上班了!”
  大黄牙一愣,可是想想他又觉得不服气,再看看陈双就是一丫头片子:“凭啥啊!俺是跟着王大力的,你说了不算!”
  “那行,那您就继续干,你要是能拿到一毛钱的工资,我给你跪着磕头赔不是!”
  陈双这话说的很硬也很笃定。
  此话一出,其他人方才跟着大黄牙起哄的心都忐忑了起来,毕竟王大力是工头儿,他得从老板手里拿到工程款才能发给他们工钱,要是刚才被发现了自己也跟着说要走了,那会不会也不给工钱。
  这么一想,更是有人庆幸刚才没答应叫老板掏腰包请饭了。
  这件事,算是暂时告一段落,陈双交代了孙二杰,明儿送毛石的时候,从自家的院子里带些蔬菜过来,也按照市场价卖给工地,每一笔账都要明算着,可不能因为陈双承包一半的工程她还得免费给送菜。
  再说了,本来开出去的工资里头就包吃住的。
  至于朱文路那边的农贸市场,陈双还想去会会。
  只不过,在去之前,陈双先给秦嫂打了个电话,稍稍打听了一番情况,说她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说那两个女人来买菜不卖给她们!
  陈双刚要挂电话,秦嫂赶紧又问了一遍陈双,啥时候才能建好,要是建好了她就赶紧来,她那边现在一天纯收益还不到二十块,再去掉水电费什么的,也就十几块钱了。
  不少一起卖菜许多年的朋友都退租在家待业呢。
  “最迟下周就完工了,到时候我会通知你!”陈双说着这才挂了电话,那头的秦嫂声音客气。
  挂了电话之后,陈双喃喃自语,果然不出他所料,即便出了事儿,陈双依旧继续送毛石。
  如果他朱文路真有这么卑鄙的话,那陈双也有补墙的泥,只是陈双老觉得这事儿应该是庞海干的。
  原因很简单,人和人之间虽然都长着鼻子眼,可是品相不同,如果朱文路是那种在商场上喜欢耍阴损手段的人,那么,他就不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
  然而,最重要的是,陈双和庞海打过交道,再加上前世,朱文路手里的资产就是被这小舅子给败光的事儿结合在一起,陈双觉得她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握着方向盘,陈双无奈的摇摇头笑了,心机不是这么玩的,商战其实和下棋差不多,就看谁能多看透几步。
  庞海这种少脑子的,如果放在棋盘上,也就是将军了他才知道防守。
  想到这里,陈双倒是不觉得他是个威胁了,等着瞧吧……
  忙了一天,陈双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楚防震跟鬼一样在自家吃饭,那模样,一边夸着五姨的手艺好,一边狼吞虎咽,好像吃的是山珍海味。
  这演技。
  “呀,双儿,今儿回来的怪早,晚上还跑车吗?”
  “不跑了,二杰哥晚上跑一趟!”陈双说着脱下专门留着一早一晚御寒的军大衣。
  “快,吃点儿热乎的,五姨这豆角儿炒的可香了!”楚防震跟家里的主人是的,还招呼起了陈双。
  五姨在一旁忍不住笑:“哎呀,有啥子好吃的,就搁了点儿猪油,又不是啥稀罕玩意!!”
  随后,五姨和陈秀兰就双双进了房间,不对,是被陈秀兰拉进去的:
  “秀芬,你看咋样?俺觉得这小伙子真不错,好伺候还不挑嘴!”
  “是啊,怪懂事的,小双有福气了!”陈秀芬也笑着迎合到。
  陈双一边洗手一边寒颤一下楚防震:“你这一天两趟,干脆住下好了!”
  “好哇!”楚防震当即就“答应”了。
  陈双擦手的动作顿了顿,脸皮真厚,随后上桌吃饭,顺口喊了一声继宗思思爸,妈,五姨,你们不吃了吗?
  “你爸在你大伯家,思思吃好了跟着继宗出去玩去了!”
  陈秀兰从房间探出脑袋说道,说完又关上他们,姐妹二人继续唠嗑。
  “哎,楚防震,你说你一高材生,就算大学毕业不也是要考研吗?怎么跟二流子似的不沾家不回学校还到处乱跑?”
  陈双问道,夹了一筷子豆角儿,陈双刚咬一口,她一点都没觉得哪里味道特别啊,不由得看着楚防震,他的花花肠子还真多,想把她家里的人全都哄的高兴的替他说话才是他的目的吧。
  “我这不是在考虑吗?”
  “考虑什么?”
  “考不考研的事情啊!”楚防震边吃边说:“没事,今年不考明年再考也行,今年,我老爸老妈最关心的事情是他们儿媳妇的事儿,没闲工夫问我考研还是不考。”
  陈双嫌弃的一噘嘴,白了一眼楚防震:“你老爸是副校长,你爱什么时候考都行!”
  楚防震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我家老爷子是农副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