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九零之新时代 > 249.少爷

249.少爷

 推荐阅读:

  "幸会!"陈双回答。
  "说实话,很是欣赏您出的那本书,不知道方不方便请教您一些问题!"
  "请便!希望楚先生提出的问题是陈某力所能及范围内的问题,毕竟您是京北农大专业教授!"
  "过奖!"楚峰见这话说得贴心,沟通起来也自在很多:"请教一下,您是怎么考虑到当今社会绿色无公害产品与将来人类的发展息息相关的问题?"
  "首先,土地会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城市管理化越来越值钱,农作物会因为土地有限而出现"水分",虽然眼前的利益是达到了,可从社会进步和发展,对人体健康的角度出发,绿色无公害农作物有潜藏的厚重发展力。"
  陈双随手回话。
  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你多大了?"
  "十八!"
  对方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这么小就能参透农作物将来的发展途径,果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很是佩服你的远见!"
  "过奖!"
  "除此以外能聊点其他的吗?比如生活上?"
  "楚先生客气了,您是农大教授,我对您也仰慕三分,有什么话您可以开门见山的说!"
  网络有一个优点,就是可以不负责任的诉说自己心里的话,或许就是所谓的虚拟世界构造完美的现实之梦。
  说难听一点,说话不用负责。
  只是楚父说的话让陈双有些毫无预料。
  "我代表校方能请您去做一次讲坛吗?"
  "……"陈双沉默了少卿,手指放在键盘上打出了一串字:"受宠若惊,我只是闲云野鹤,论到专业在楚教授面前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还请放过!"
  追加了个难为情的表情。
  随后楚父提到陈双内容关于他自己独特的见解,说和陈双的观点不谋而合,应该算是同道中人。
  聊了大约半个小时,楚父要求和陈双见面说,但是陈双拒绝了,她说农业方面只是她的爱好,她的专业还有其他,所以比较忙。
  听闻此话,楚峰自然震惊,年纪轻轻,能写出这么出色的书,总结出实战经验来,还只是她的爱好?那要是主业岂不是更惊人。
  楚峰越发的对陈双这位作者兴趣浓郁,当晚就给出版社打了电话,然而结果想都不用想。
  小柳接到询问陈双相关电话已经不知道多少个了,可只能实话实说,说这位作者没有加入任何作者协会,也没有社团什么的,就连她们出版社想要做个专栏,人家都婉拒了。
  楚峰得到这个结果不由得长处一口气,惜才之心顿感失落,看来想找到本人还得下一番功夫。
  楚峰当时就想到了在公众安全部门有熟人的表弟,让他帮忙查查,谁知道叫陈双这个名字的人光在京北就有两百多个同名同姓的。
  毕竟陈双这名字太普通了,上到八十岁老太太,下到最小的才刚出生上户口。
  让楚峰不得不把这件事暂且放下,再说,有可能这个名字只是笔名根本不是真名呢?
  此刻陈双正在进行下一步计划,扩大双吧的覆盖范围,开列了领一个板块,比如房产,养殖之类。
  一开始各界人才确实加入的很少,可因为双吧的名声打响了,人气上涨那是早晚的事情。
  忙完了手头的事儿,陈双十指交叉置于脑后,身子疲倦的往后仰躺着,她要着手准备回老家的事情了。
  目光看着电脑显示屏渐渐地涣散起来,似乎早就穿透了电脑落在了心里那个地方。
  发愣了十多分钟,陈双抓起手机给家里打电话说预计下个月初回去,电话那头传来讨价还价的吵杂声:"妈,你在卖菜啊?"
  "没,俺在置办年货,摊子你五姨看着呢不要紧,这不,防震来咱家过年,好歹不能太磕碜吧!"
  陈双略显沉默:"妈,防震他可能去不了了!"
  "猪蹄儿,来八个……不要这个,要那边那个没猪毛儿的!"陈秀兰在跟卖猪肉的老板说话,回头问道:
  "你说啥?"
  "呃,没啥,妈你先忙着吧!"陈双挂了电话心里一阵酸楚。
  眼泪毫无知觉的落了下来,她的母亲就等着看她出嫁呢……
  她突然感觉太对不起母亲,可她不能就此停步,前世的种种就像是一颗毒瘤早就在她体内生根蔓延,五脏六腑早已病入膏肓容不得她有一丝的退意。
  收拾收拾心情陈双骑着自行车又去了一趟码头,这一次,即便是遇到了楚母,她也要和楚防震好好谈谈。
  到了码头,离着老远就看见楚防震坐在堆满了货物的栈板上晒太阳,他的对面还站着一位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只是打扮有着天壤之别。
  不远处还站着一位像卤蛋一样的光头男人。
  "这没你啥事儿了,该干啥干啥去!"楚防杰看都没看卤蛋光头一眼说道。
  光头点头哈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脸堆笑的退后,回到仓库他差点一头栽倒,幸好负责仓库点货的大麻子扶了他一把。
  "你特么这是咋了?"大麻子嘴角长了一颗小母指肚般大小的黑痣,黑痣上还长了三根黑长的汗毛。
  "你还问我咋了!"这么一听,光头反手揪住大麻子的衣领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那个瘸子……啊呸……那个什么楚大强原来是老板的二公子,你他妈的不早说!"
  光头手劲儿一带,把大麻子推的噔噔后退两步,冲上去一把将大麻子按在了货架上:
  "你这是存心让老子死得快!"
  大麻子也不生气,拍了拍光头的肩膀自嘲的笑着说:"我他娘的也是刚知道!"
  "鬼信?"光头才不信,眼睛冒火真想把眼前的大麻子给烧死拉倒,害得他蒙在鼓里,刚才因为动作慢还差点打了二少爷,现在他娘的他就是"生死未卜"。
  "你不信?好!"大麻子推开光头点了一根烟,先抽了一口,吐了一嘴烟龙道:"我要是提前知道,我还会把他塞到你手底下做事?我还不得安排轻巧的活?让我给他擦屁股提鞋都成!"
  大麻子还一肚子火呢,要是他早知道,绝对留在自己身边,好吃好喝供着巴结巴结也不错,怎么可能还往外推?
  脾气发完了,大麻子这才收敛起自嘲扭曲的笑容叹了一口气说:
  "怪我太粗心大意了,我有幸见过几面楚老板,可他娘的当时就没看出来二公子和楚老板长得有点像啊……"
  "你现在说这些有个屌用?都他妈准备收拾收拾滚犊子吧!"光头气不打一处来。
  "那也未必,你说老板把他儿子弄这里来干什么?肯定是犯了什么错,再说,咱们提前确实不知道,也没人告诉咱们,咱们也是正常流程办事儿,不知者无罪嘛!"
  "说的比唱的好听,将来公子要是接管了楚家航运,你猜他不会寻仇?"
  "寻仇也是寻你的仇,我又没苛待他!"大麻子说了一句置身事外的话,气的光头要拿开箱检验的刀捅死他。
  ……
  码头,海风卷着海藻的味道一波一波的随着浪潮扑面而来,阳光虽好却依旧冰凉刺骨。
  楚防杰手里拿了一本书递给楚防震,楚防震一眼看见署名目光一怔,随手翻看了几页,他的目光越来越亮。
  脑子顿时乱作一团,虽然技术上确实值得学习,可是,主张的思想观念那是不可能和他父亲的手稿如此雷同的。
  "你说,这本书是不是陈双写的?"楚防杰自然不知道老爷子曾经也准备出书,只是总感觉缺少点精神理念,一直都断断续续的没有完成。
  但是楚防震知道,他的脑海中回荡起曾经在杏花村时,问陈双你是怎么懂得这么多的,更何况她还是小学没毕业的文化水平。
  当时陈双回答的是,她从书上学的,那本书的书名正是楚峰多年以后出版的那本绿色养殖与人类发展的书。
  此刻,楚防震正有些弄不明白,阳光下一抹被夕阳拉的袖长的人影落在了他手里的书本上。
  楚防震侧目看去,这才发现是陈双。
  他不安的抖了抖手里的书放在身旁一侧的栈板上:"最近忙吗?"
  "你们先聊,待会儿我在过来给你针灸!"楚防杰见状毫无波澜背着药箱转身进了仓库。
  陈双撩起风衣贴着楚防震做在栈板上,眯着眼睛笑着说:"前阵子确实挺忙的,现在不太忙了!"
  楚防震没有说话,浅笑着将陈双盘在怀里的手抽了出来搓了几下,哈了几口热气,陈双的手微微一颤,条件反射的要抽回,可楚防震的手劲儿却突然一紧没能让陈双得逞。
  "京北这边比凤城要冷,因为是沿海城市,你该多穿点儿!"楚防震说着依旧在帮陈双搓手。
  "码头是有点冷,不过在四合院不冷!"陈双说着,她似乎都忘了为什么来的,也忘了准备好要说的话。
  "工地那边还顺利吗?"
  "顺利,都是以前跟着刘姐的老干将,我有时候想起来就会去看看,忙的话,不过去也行!"
  陈双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如果二人都不说话,陈双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防震,你……你会为了我违背你家里人的意愿吗?"许久之后,陈双从他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有时候心冷,手也是暖不热的。
  "你说呢!"楚防震莞尔一笑,双手平伸,一副你自己看还不知道吗?他可以为了她宁愿在这里受罪也不愿意读书了。
  陈双呵呵一笑,可眼睛顿感一阵灼热。
  这一切都看在楚防震的眼里,既然很感动,按理说,女孩子不该扑进男人的怀抱吗?可楚防震等了许久,陈双都没这个动作。
  算了,楚防震主动抬手勾着陈双的肩膀把他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在码头虽然干苦力,但是也是楚防震置身事外最清净的一段时间,眼前的姑娘真是个不懂谈恋爱的姑娘。
  都说女人追求浪漫,而陈双不一样,看似年纪小可好像早已经过了那个似火年华,热血风发又充满幻想的年纪。
  都说女孩怕黑,可她不一样,都说女孩喜欢撒娇性子柔弱,她不一样,都说姑娘家是水做的,都需要男人的呵护,而她也不是那样的。
  这样一位姑娘,感性着生活却理性的活着,坚强的站在风口浪尖上,却如风中翠竹看似柔弱却狂风暴雨都压不跨她。
  对于这样一位姑娘从一开始的无从下手,到她第一次为自己哭,到之前她被打的时候,那双眸子闪烁着无助和柔情,又夹杂着一股韧劲,宛如风中的玫瑰,战场上的烈火红颜,他知道,她不是金刚不坏之身,而是隐藏了那颗脆弱的心罢了。
  "快过年了!"陈双并没有反对靠在他肩头,因为这依靠会上瘾。
  楚防震早就考虑过这件事,不然不会借了光头的手机给楚防杰打电话叫他来。
  "嗯,我记得自己的承诺!"楚防震轻声说道,陈双的身子猛然微颤,感动之中有些不安。
  ……
  仓库里,楚防杰坐在老板椅上,面前摆着三壶茶,光头和大麻子争着介绍茶的口味,三壶茶水三种口味,就怕摸不清小主人的性子。
  楚防杰本就不喜欢摆谱,可他不管何时何地都一副风轻云淡,面无表情的模样,倒是叫人看着有股子拒人千里的威压感。
  楚防杰茶也没喝,废话也不多,就三个要求,第一,楚防震可以随时离开码头,伙食方面他就不多说了,至于工种你们自己看着安排。
  第二,如果楚太太来或者其他人来找,刚好楚防震不在码头,你们最好有一个恰当的理由,说是随货轮出海去了怎么都行。
  第三,他来过这里的事情,和他弟弟楚防震的身份一句废话都不要多说,楚大强还是楚大强,如果以上三条做不到,那你们就卷铺盖走人。
  大麻子和卤蛋光头对视了一眼,哪里还敢问原因,赶紧点头哈腰的答应。
  简单的话,简单的人,却因不简单的背景,所有一切都变得不简单起来。
  说完楚防杰拎着药箱出了仓库,离着老远见二人相拥着,看了看太阳都要被海浪吞没了,温度也急剧骤降,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上前说道:
  "还是在四合院那边针灸吧,码头这边太潮湿,对你的腿恢复有害无利!"
  后来,陈双跟楚防杰请教了不少中医上的知识才知道为什么潮湿环境有害无利,这和阴天不能针灸是一个道理。
  空气中湿气重,施针本就是刺激穴道,如果刺激完了之后吸入的全都是湿气和寒气的话,那还不如不施针。
  四合院,楚防震穿着一身工作服,一瘸一拐的进了房间,却没想到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嘿嘿一笑说:
  "还是家里好哇!"
  楚防杰难得一笑,他看得出来,防震对陈双的感情已经胜过一切了。
  楚防震就像是离家多年的孩子又重新回来了一样,打开陈双的房间到处看,一眼看见电脑,楚防震趁着陈双去买菜的功夫,打开了电脑。
  陈双的qq号是自动登录的,楚防震有些吃惊,这丫头还会玩电脑,感兴趣的点开qq号,刚登陆完毕,底下的头像就跳的跟电过似的。
  楚防震满心好奇,陈双这丫头比他想象的懂的还要多,略感兴趣的点开,竟发现是楚峰的信息,楚防震当即倒抽了一口凉气……
  "陈双同志,经过几次的沟通,得知你是一位对农业相当执着的晚生,迫切希望能与您进行面对面的探讨。"
  楚防震摸了摸下巴,见鬼了……回头看了一下正在给银针消毒的楚防杰:
  "把那本书拿给我再看一眼!"
  楚防杰腾出一只手来嗖的一声把那本书隔空甩了过去,楚防震稳当的接住,垂暮细细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是半个小时,惹得楚防杰的抗议:"你还扎不扎!"
  "等两分钟!"楚防震已经被其中的专业知识吸引了,特别是里面还有关于陈双自己的实战经验,写的绘声绘色,褪去了书本知识原本的枯燥死板和乏味,多得是引人入胜,末了,还惹人深思,反思自我。
  不管是专业技术上,还是故事性,还挖掘了人性最根本的寓意,叫人有看一样的氛围,更学到了教科书内学不到的实战经验,完美!
  毫无疑问,陈双已经引起了父亲的注意。
  梧桐巷深渊的巷子里响起一阵自行车的铃声,叮铃铃……可见陈双回来了,楚防震收起书本径直去了房间让楚防杰给他施针。
  陈双去了厨房做饭,这边楚防杰一边施针一边说:
  "恢复的还不错,只是湿气重,待会儿给你拔个血罐!"
  "随便!"楚防震很放心大哥的医术。
  这时候陈双已经买菜回来了,见两兄弟在忙她也不方便进屋,转身去了伙房准备晚饭去了。
  吃完饭的时候,楚防震时不时抬眸露出一丝异样的目光看着陈双。
  趁着这个机会陈双询问了京北这边有没有有名的脑科医生,毕竟楚防震是土生土长的京北人,楚防杰呢又钻研医术,对业界的了解自然比陈双要多的多。
  "当然有!"楚防震插嘴道,京北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全国经济中心,卧虎藏龙,人才济济的地方。
  "额,京北华侨医院有一位华裔,是一位西医心脑科方面的专家!"
  "你说的是Mark?"楚防震一下就想到这个人,毕竟楚防杰算是马克的半个徒弟了。
  "嗯!"楚防杰嗯了一声,陈双心里有些激动:"那……那请到他帮忙给我母亲看病吗?"
  此话一出,楚防震停下了吃饭的动作看着陈双:"阿姨怎么了?"
  陈双把病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楚防杰惊奇的插嘴道:"一般这样的病从发病到恢复期只有半年的期限,如果半年没有痊愈的话,半年后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了!"
  "暂时倒是没发病!"陈双说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至少不用冒风险做开颅手术,西医用抗凝血制剂预防血栓的形成,中医建议可以针灸帮助神经系统疏通。"
  楚防杰说的很轻松:"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忙预约!"
  陈双心里有一丝感动猛然爆发:"那就……太谢谢了!"
  楚防震摆摆手:"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谢的!"
  楚防杰哼哼,人家又没谢你,多事……
  "对了,防杰,你媳妇儿呢?"楚防震岔开话题调侃的问道。
  "回娘家去了!"
  "打算啥时候接过来?"
  "不知道!"楚防杰不冷不热的说道,叫人看不出他脸上有任何动荡的表情。
  吃完晚饭,陈双洗好碗,收拾好伙房,楚防震却双手插在口袋靠在四合院的大门门廊上,门外站在胡同巷口的人是楚防杰。
  "防震,我觉得你应该想好,如果认定了,就不要放手,如果还心存犹豫,那就说明根本不够爱!"
  楚防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楚防震讪笑着拢了一把一个月没修过的刘海:"知道了大哥!"
  送走了楚防杰,楚防震这才转身看向伙房忙碌的身影,那个背影是他曾经做梦都想看见的身影。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整齐的A4纸,舒尔垂眸抿唇一笑,这是他用积蓄盘下来的门面买卖合同,那个地段,他早就看好了,如果陈双愿意不那么劳累,这就是他准备送给陈双的"聘礼"。
  毕竟楚防震知道陈双不喜欢钱的方式和别的姑娘不同,所以,过年上门提亲的礼,不能太俗气,这个,是他这段时间想到的最佳聘礼。
  ……
  此刻,夜深人静,楚防震也睡着了,而陈双却坐在电脑前不停的敲着键盘,她舒尔发现楚峰今天有留言,因为没有及时回复的原因,累积了好几条。
  这次,陈双依旧婉拒,毕竟她能略微觉察到楚峰只不过是想利用她的名气而已,当然,除非有互利关系不然陈双凭什么帮楚家?
  陈双正打算关电脑,突然传来滴滴的声音,一位叫做木木的网友跳了出来,陈双狐疑,她印象中没有加过这位网友。
  点开来看,对话框里出现一行字,也不先打声招呼说个你好什么的,直接问那本书陈双是怎么写出来的。
  陈双挠头,干脆就不回了,可头像依旧在跳动:"你不说我也知道。"
  陈双饶有兴致:"你知道还问?"
  回过去之后陈双才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劲,这个时候对方又发来消息,却只是一个微笑的表情,带着自信和肯定的感觉。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表情,可陈双却心头咯噔一下,这个人是谁?
  陈双查了加好友的记录,发现是晚饭前加的,还是陈双主动加的对方,那个时候,陈双正在厨房忙着做饭。
  对了,电脑是开着的,楚峰的消息是看过的,难道,是楚防震?
  记得他以前问过自己关于这本书的事情,难道,他发现了什么?如果他要是问陈双,他老爸的书都还没发行,自己是怎么看到的,那陈双又该怎么回答?终不能告诉她,她是重生的吧,太荒唐了。
  再说,楚防震就在隔壁睡觉,他又没有电脑,手机也没有qq功能,这不是见鬼了吗
  还别说,此刻夜深人静,外头的树叶被寒风吹得哗哗落下,地上的树叶被卷起来发出沙沙的声音,还真有点像看恐怖片的感觉。
  陈双小心翼翼的起身打开门,蹑手蹑脚的走到楚防震的房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