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九零之新时代 > 215.娶亲

215.娶亲

 推荐阅读:

  "赵大哥,放假啦?"陈双反应过来笑的极为灿烂,把鱼递了过去,人却没有要进屋的意思:
  "我家鱼塘今年大丰收,给你们家送来一条!"
  说完,陈双摆摆手就要离开,赵大宝拎着鱼走出来两步:
  "陈双!"
  "咋了?"陈双扭头,发现赵大宝头发凌乱,眼神略带涣散空洞,他单手插进口袋低了低头,再次抬眸的时候,眼神霍霍,闪烁着一丝流光溢彩:
  "吃点饭再走吧,这天太冷了!"
  "不吃了,家里做好了饭菜等着我回去呢!"陈双说着转头就走。
  "大宝,干啥呢?"院子里传来赵秀娥的声音,赵大宝应了一声,跟陈双说了声再见就回家去了:
  "妈,小双不愿意进屋,这是她给送的鱼!"
  赵秀娥看了一眼那二十多斤重的鱼,简直就跟个小孩子一样长,他却叹了一口气进了伙房。
  赵大宝自顾自的把鱼放进了黄盆里,坐回到桌子上拿起筷子吃饭。
  赵秀娥从伙房出来,端了一碗土豆丝儿放在桌面上,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一边解开围裙一边叹气说道:
  "大宝,不要怪娘说你,咱们这家庭配不上城里的姑娘,以后就别找城里的丫头了,昂!"
  赵大宝吃饭的动作顿了下来,眼神有些涣散:"嗯!"
  "这就好,咱们乡下的姑娘也不差,你瞅瞅人家陈双,一个人养活一家子,还建了两层洋房……"
  "妈!"赵大宝打断了母亲的话:"以前也是你说她不检点,不让我跟她走近了,现在你说这些又有啥用?"
  赵秀娥一愣,脱下围裙坐在桌边说道:"不说不说!二十四傻大彪结婚,你到时候去随个份子!"
  "知道了!"
  赵秀娥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服:"大宝,俺听说陈双和他大哥的婚事不大顺利,说是她大哥从外头带了个城里的姑娘,以前陈双不是还给你写过表白信呢吗?要不,你多往宋家走动走动?"
  一听这话,赵大宝放下筷子,转身回了屋,要说当初的那封情书,赵大宝自然记得,可是,她的变化几乎成了赵大宝想不明白的噩梦,才写清楚没半个月,再去找她的时候,她就冷着一张脸。
  "大宝,你在吃一碗呗,俺不说了不说了!"门外,赵秀娥敲门,见儿子心烦的就吃了一碗饭,她也挺心疼的。
  要知道,这儿子可是给她长了不少脸面,是村上唯一的大学生呢,她就算再苦再累也觉得值得。
  ……
  宋家
  老宅子,堂屋的饭桌上,一条红烧鲤鱼,一盆鲫鱼豆腐汤,奶白色的汤汁里窝着两颗嫩滑的荷包蛋,再配上那嫩绿的小葱,和少许油花子,看着都叫人咽口水。
  "思思,快,喝汤吃鸡蛋,补补身体,这样继宗哥哥教你的东西,你就能很快学会了!"
  陈双用调羹把两个鸡蛋都盛给了思思,思思疑惑的看了看鸡蛋,想都没想一口就吃了大半个。
  "要喝汤,鲫鱼汤最补了!"陈双又给思思盛了一碗鱼汤。
  陈秀芬欣慰的摸着思思的脑袋,一脸都是疼爱。
  "秀芬啊,今天那事儿你考虑的咋样了?"
  陈秀兰突然说道,陈双也不知道是啥事,只能等着听了。
  陈秀芬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眷恋的摸了摸思思的脑袋对陈秀兰说道:
  "俺是无所谓,就是怕思思受苦!"
  陈秀兰叹了一口气,陈双一边扒拉饭菜一边偷偷看着姐妹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
  说罢,陈秀芬放下筷子,有些泪眼朦胧的走出堂屋,去了院子里。
  继宗吃完饭应陈双的交代,拎着两条鱼出了门,思思要跟着,继宗硬是说外头有绿毛鬼,专抓小孩,才把思思给吓回去了。
  吃了饭,陈双出去看了看停在门外的车,爬上车厢看了看鱼,都还活蹦乱跳的,下了车厢陈双刚好看见母亲:
  "妈,你今儿跟五姨说啥呢?"
  "今儿杨柳村来了个媒婆,姓吕,说是给你五姨说一门亲!"
  "说亲?那户人家咋样?有几个孩子?"陈双问道,说亲这种事只要五姨答应还好,可是,要是不妥,五姨还以为自家容不下她,要赶她走呢。
  "是个补胎的,腿脚有点不利索!"
  "妈!你咋能这样?"陈双打断了母亲的话。
  陈秀兰目光一怔:"俺咋了?"
  "你要是答应了,五姨不得觉得要赶她走吗?"陈双有些着急,可是,在她印象中,母亲不是这样的人。
  "俺……俺啥也没说呀,就今儿早上,人家上门提这事儿,俺和你五姨都在,俺也没有说一定叫她就应了这门亲事,所以俺才问问她咋想的!"
  陈双一愣,我去,冤枉了母亲:"那五姨都说了怕思思受苦,就推了吧,咱们家现在能养得起!"
  "可……哎,这事儿咋叫当娘的和你说呢?"
  陈秀兰一听这话,也不舒坦了,陈双就郁闷了,咋说都不得劲?
  "你五姨好歹也才四十来岁……哎!不说了……说了你一个丫头家的也不懂!"
  陈秀兰话说了一半转头就走,陈双一脸狐疑。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双才想明白!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没亮,陈双就小心翼翼的起床了,为了不吵醒五姨和思思,陈双洗脸舀水的时候都小心的跟吓神一样。
  出了院子,陈双轻柔的关上房门,杏花村的腊月晨间一层白茫茫,深呼吸一口气,鼻息里就像塞了一块冰霜一般,又清凉,又舒适。
  陈双穿上了军大衣,把氧气泵撤离,车厢上盖了一层网,上了车,陈双就打着了火,农用车发动机嗡鸣一阵。
  陈双并没有急着要出发,因为天气的问题,要让发动机稍微运转那么两分钟预热,要不然当即启动说不准会熄火。
  陈双就让车在哪儿轰鸣儿一会儿,自个又回了院子拿了箩筐。
  这一批鱼要送往凤城农贸市场,陈双经常送菜在农贸市场也混了个熟脸,水产品区域的人也都认识陈双。
  陈双刚好就此机会给自己家的鱼塘打了个厚实的基础。
  等到发动机预热过后,陈双刚爬上驾驶位,打开前头的灯要出发,却发现前头有一枚小黑点越来越大。
  离近了一看,是继宗,陈双把远灯关掉,脑袋探出车窗问道:"继宗你咋这么早?"
  "不早了,我想跟你一起去城里转一圈,地里的活我都干完了!"
  继宗的头发上还落着不少白霜,说着,他扫了一把头发。
  "上车!"陈双干脆的说道,她怕说话太多会把家里人吵醒。
  继宗高兴地跳上副驾驶位,他是第一次跟陈双进城,心情就别说有多激动了,老觉得城里的月亮都比乡下的要大一般。
  出了杏花村,行驶在宽阔的水泥路上,朝霞包裹着刚出炉的煎蛋模样的太阳徐徐升起,天地间弥漫着一层晨雾。
  抵达凤城的时候刚好是早上菜贩子交易的最佳时间,农贸市场门前停着好几辆运输车。
  但是相比以前,已经少很多了,毕竟现在的蔬菜区供应都是陈双在供一个,把那些价格高的也都挤兑的越来越少。
  运送猪肉的卡车倒是有增无减,毕竟是年关,家家户户都在办年货,有的一买就是一整只猪从中间劈两半。
  陈双提前联系好了十几个水产品摊位的商家,约好了这个点儿。
  继宗负责穿着桶鞋在车厢里抓鱼,陈双在下边过称,可是前后才三家来买鱼。
  不远处,一辆集装箱卸下来不少冷冻海货,带鱼和无头鱼之类的,再往后看,鲜活的河鱼也是围满了人。
  谁知道陈双从众多人头看去,还迎来了那卸货老板的目光,看来,陈双在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陈双了。
  陈双目光移动,发现之前说好的水货贩子都在购买他家的水货,陈双长出一口气,或许,他应该签个订货协议之类的,给个押金什么的,好歹能治这些言而无信的商家。
  眼瞅着自家的鱼就卖出去不到三百多斤,她心里有一股酸水在往鼻子里窜。
  "继宗,抓两百斤的鱼!"
  继宗一直站在车厢里,看着人家的鱼都被菜贩子给抢着买,可自家的却没卖出三分之一。
  听到陈双的话,他狐疑了一会儿,还是动了手。
  随后,陈双把装着一两百斤鱼的大箩筐往农贸市场里顺地拉扯,累了,就松快松快手心,继续拉,继宗见状从车上跳了下来:
  "双姐,我来帮忙!"
  "不用,你看着车,把氧气泵给我!"
  陈双说着,一路拖着水渍蔓延到了农贸市场里的摊位上。
  好久没用这摊位了,陈双把桌面擦洗干净,把菜刀往台面上一放,带上围裙,当即就捞起一条鱼,一刀就剁了下去。
  随后,陈双离开了农贸市场,拿了秤又回来,继宗看着双姐的脸色不大对劲,心里有些犯嘀咕,可是他得看车,还有车里的鱼,根本走不开。
  此刻,农贸市场很是热闹,大都是菜贩子在整理自己的摊位,等到七八点钟之后,就会上人。
  秦嫂看了一眼陈双台面上的半截青鱼,鱼尾巴和鱼鳃还在一动一动的:
  "陈双,你咋卖鱼了?这里可是蔬菜区,待会儿这里的管理员要是看着了,可不好说!"
  秦嫂一直都以为陈双是蔬菜供应的中间人,她在中间肯定拿了点儿回扣,帮人家送菜,但是没人知道陈双就是蔬菜区的主要,也是唯一供应商。
  "家里有鱼塘,反正留着也吃不完!"陈双笑着说道。
  "那……那你家这青鱼多少钱一斤?"秦嫂不由得问道,毕竟自己是菜贩子,可是过年也得办年货不是?
  "秦嫂要是想要,我自然不会要高了!"陈双说着,那筐子坐在了大号朔料水桶(水缸那么大)里,打了一些水,鱼儿活蹦乱跳,有些都跳出了水桶,好还陈双一把跟摁住了。
  "三块!"陈双说道。
  秦嫂的脸有些不好看,平时才两块一斤,可是,自家的蔬菜因为陈双进价便宜,再加上年关,所有物价都上涨,这个价格好像也说得过去。
  "那给我留一条!"秦嫂说道。
  "行!"陈双说着,直接从框里抓出一条青鱼问道"这个头儿咋样?"
  "行,家里人多。"秦嫂说着,陈双拎起菜刀咣当一声砸在鱼脑壳上,那青鱼扑腾两下便软了下去,往秤上一撩:
  "二十二斤半,算二十二斤,六十六块,给六十就行!"陈双说着,给秦嫂装上了。
  秦嫂一边整理摊位上的蔬菜,一边掏钱。
  等到早上九点多的时候,买菜的人多了起来,各个区域讨价声连连不断,不管是卖肉的还是买菜的,还是卖鱼的。
  旁边的秦嫂忙的不亦乐乎,脸上的笑容没断过。
  等到九点半的时候,陈双突然吆喝了一声:"便宜卖了,便宜卖了……青鱼三块钱一斤,鲤鱼三块五,买鲤鱼青鱼送两条鲫鱼回家炖汤喽……"
  这嗷唠一嗓子把隔壁秦嫂给吓了一跳,差点上秤的时候没抓稳。
  陈双没有降价,唯独是狼给了一个多小时在官差水产品区域的价格,趁着过年,大家都想宰一把。
  很快,有人就上前问:"真送两条鲫鱼啊?"
  "鲫鱼的个头有大有小,这个是送的,得我给抓,抓着哪条是哪条!"陈双笑着说道。
  此刻,水产品去的商贩不由得往这边看了一眼。
  三块钱一斤?已经是年关的最高价了,他们还得应对砍价,砍下来也就两快多,可是陈双三块钱不降价,两条鲫鱼能值多少钱?这些买鱼的都不会算账吗?
  "那行!给我来一条青鱼!"
  "这条行吗?差不多十六七斤,如果您家里人多的话,就要这条稍微大一点的!"
  陈双用抄网一个个给客人看。
  "小的那个吧!"
  陈双把十六七斤的鱼捞上来,一刀给拍蒙了之后装袋儿递给了过去:
  "别急,我单给你装!"
  说着陈双抄网盛出来两条巴掌宽的鲫鱼:"大姐,这鲫鱼够大吧!"
  "看着挺喜人的!"
  "这鲫鱼吃新鲜的,我就不给您拍死了,给你装点水,回到家啥时候吃啥时候杀!"
  说着,陈双用塑料袋灌了一些水把两条鲫鱼丢进去。
  "真是划算啊!"临走,大嫂看看两手拎着的鱼,一脸喜庆,碰上熟人办年货买菜,都会说一句,在哪儿买的。
  渐渐地,陈双的摊位在十点钟到十一点这个阶段是生意最火爆的时候,继宗都来回跑了好几趟抓鱼送来。
  水产品区域的摊贩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水产品没处卖,心里把那些瞎眼的客人骂了个遍八代祖宗。
  其实大家都知道,陈双三块钱一斤青鱼,三快五一斤的大鲤鱼根本和他们的价格一样,还是赶着年关物价上涨,就算是送两条鲫鱼,都和他们的价格一样。
  唯一的地方就是要价太高,买菜的会还价这是正常,可陈双倒好,一口价送两条总价不超过五块钱的鲫鱼。
  这丫头,真不容小瞧了。
  即便其他摊贩已经反应过来,可是,于事无补了。
  陈双的鱼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已经卖光了:"继宗,收拾一下!咱们办年货去!"
  "好嘞!"继宗看着这个场景心里怎么不高兴,他真怕这些鱼死在车里都卖不出去了。
  "还有鱼吗?"末了还有几个人上来问!
  "三号七号十一号有,要不你们去那边问问,鱼是一样的!"
  陈双说着,她不想无缘无故的和人结梁子,她无非就是想要赚钱罢了,只是,除了这几家水产铺子说好了从陈双这里进货没有反悔,其他家都反悔了。
  然而呢?陈双看过他们买来的鱼,进价比陈双还要便宜,而且个头还大,肚子鼓鼓的,按照前世的经验,这鱼肚子里恐怕有"货"。
  以至于不到两个小时,鱼个个都翻肚皮了,死鱼的价格折半都未必有人要。
  反而陈双供应的那三家依旧活蹦乱跳!
  俗话说得好,好戏还在后头,等到十一点半过后,来往的客人就越来越少了,不管人流量多少,买鱼的人看见一筐死鱼,在看见一筐活蹦乱跳的活鱼,你又会买哪一家的鱼呢?
  做生意,如果想要做一锤子的买卖,随便怎么折腾,如果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那么,恐怕前路漫漫,路终究会被自己亲手毁了。
  出了农贸市场,陈双拍打了一下衣裳,继宗高兴地嘴巴都合不拢了,把手里的鱼筐往车上一甩说道:
  "双姐,咱去哪儿溜达?"
  "去百货商场添置几件新衣裳!"陈双说着,高兴地拉开车门跳了上去。
  陈双打着了火,调转车头,朝着当地的百货商场而去。
  百货商场的商品比较杂,一楼二楼还有几家上档次的品牌服装店,从二楼开始,日用百货,层出不穷,价位也都是平价。
  陈双采购了一些家里必需品,比如,给思思买了个书包,还有铅笔盒,橡皮之类的,给自己买了一只钢笔,想想大彪就要办事儿了,她终不能大冷天穿她那间唯一上档次的西装去吧。
  想了想,买了一件风衣,给爹妈还有陈秀芬都买了一件羽绒服,这个年代的羽绒服不如现代的那么轻柔,因为大都选用的是粗毛,而且价位也比绒毛的便宜。
  提到给继宗买衣裳的时候,他说啥都不肯要,陈双也不多勉强,打算回头多给他些钱,自己去县上看什么好的自己去买。
  大包小包的拎了不少,陈双这才打道回府,回到杏花村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刚进村就能闻到家家户户的菜香气。
  陈双把车倒进空地,拎着大包小包进了门,陈秀兰和陈秀荷以及宋有粮都忙着在准备晚饭。
  "思思,来看看姐给你买啥了!"陈双高兴地把买来的文具用品掏出来。
  思思一看那好看的书包和铅笔盒一阵拍手:"太好了双姐,俺有书包啦,俺能上学啦!"
  陈秀荷听闻此话不由得从伙房探出头来,一眼看见心里一惊:
  "双,花那个钱干啥?"
  "五姨,过了年,刚好能给思思报名了,没有书包铅笔盒咋成?"
  陈双说着,陈秀芬的手有些颤抖,可是,看见思思这么高兴她偷偷掩鼻转身去了伙房。
  "继宗哥哥,你看我写字!"
  思思抱着新书包和铅笔盒还有一把铅笔,拽着继宗就往屋里拉。
  抽空,陈双把陈秀兰叫了出来:"妈,你猜我给你买啥了?"
  "买啥了?"陈秀兰看着鬼鬼祟祟的陈双,心里不猜也都明白,又花钱了,至于买的是啥,她还真猜不出来。
  "噔噔噔!"陈双口头做伴奏,把那间紫色绣花面料的羽绒服掏了出来:
  "羽绒服!"
  "啥?"陈秀兰还以为是啥玩意呢,不就是雨布做的一件褂子吗?说白了,就那花样还算喜庆,也没看出来哪儿特别的,要是她有一台缝纫机,她也能做出来。
  不过,闺女的心意可是千金难买的。
  "妈,这是羽绒服,里头都是鸭毛,下雨下雪的,这都不会打湿的,而且比棉袄轻,穿着还不累,不信你试试,就跟没穿衣裳差不多!"
  陈双说着,就往陈秀兰身上套,陈秀兰顺势套上之后,扯了扯袖管看了看褂襟,这长短胖瘦还挺合适的。
  她又活动活动胳膊,还别说,轻的很,可是这跟纸片似的咋能挡风:
  "小双,你说实话,这衣裳多少钱买的?"
  陈双怎么可能说实话:"妈,您瞧着值多少钱?"
  "三十块,最多!"陈秀兰伸出三根手指头,义正言辞的说道。
  陈双脸一黑,三十块?好吧:"四十块!"
  "四十块?就这薄的跟纸似的,还四十块?俺就说你不会买衣裳,这回瞧见了吧,被人骗啦!"
  陈秀兰拿着羽绒服一边哆嗦着一边数落陈双。
  "那,妈,那完蛋了,我买了三件儿,爸一件,五姨一件!"
  陈双说着,陈秀兰一脸吃惊,赶紧翻腾了一下陈双带回来的大包小包,一翻不要紧,正好三件:
  "这都四十块一件儿?"
  "昂!四十块!"
  "那加起来就是一百二?"
  "昂,一百二!"
  随后陈秀兰赶紧小心翼翼的吧衣裳叠起来重新塞进包装袋说道:
  "哪儿买的赶紧退回去,这不划算,一斤棉花才五六块钱,两三斤的棉花做个棉袄都比这厚实,你往后要是买啥子东西跟妈说一声,人家就等着骗你这样不识货的小丫头呢!"
  "在摊子上买的,估计人早走了!"陈双撂下一句话,反正就买了,就这么着吧。
  "这……哎!"陈秀兰叹了一口气。
  说完,陈双回了房间,把最近收入的钱重新整理一遍,八亩地的菜加上今天的鱼,总收入有九万多,加上煤矿那边的收益……
  "天!"陈双都不由得惊讶了,十一万!十一万啊……
  陈双看算出来的总数,她又算了一遍,她有些不敢相信,她今年总共赚了有十七八万,除去之前菜棚的价格,下半年,赚了十一万!而且八亩地的菜还只是第一茬。
  陈双愣在当场,心里五味杂陈,激动?感慨?窃喜?还是觉得自己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
  十一万,是什么概念?可以养活整个杏花村十年一百户人家不会饿死,能包下万亩良田。
  能在市中心地段最好的位置一把拿下来两三个不错的上铺,能在凤城最贵的房产地区,买下一栋两百平米到三百之间的别墅小洋楼。
  陈双目光看着某一处,脑子早就不知道飞到那儿去了,回过神来的时候,陈双才发现,自己想多了,还得就着眼前该做的事情做好了再说。
  第二天一大早,村上各处已经散发着浓郁过大年的喜庆,眼瞅着,就十二月中旬了,陈双今天跑一趟算是最后一趟卖鱼了。
  车子披着晨露歪歪斜斜小心翼翼的前进着,杏花村出去的路很窄,所以陈双开的很缓慢。
  就在陈双刚拐弯,就发现有一道远光灯迎面射了过来。
  陈双暗叫不好,杏花村怎么会有小轿车进来?这路连个路人都得背靠着山才能勉强让车通过,这对面来了辆小轿车?
  陈双蹙眉,要是倒回去让道儿,可她已经进了山路,而且她的车身要宽许多,根本不好倒,再加上两辆车都走到了中间不回,那头一个劲的按喇叭,惹得陈双脑门子直往外冒汗。
  她把脑袋探出车窗:"麻烦你们退一下,我这车不好倒!"
  "凭什么我们倒?"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传来,陈双猛然一阵吃惊,这声音怎么那么像是孟艳的声音?
  因为对方打着远光灯,她处于背光处,所以陈双看不见对面来者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