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九零之新时代 > 31.背后一刀

31.背后一刀

 推荐阅读:

  "没事儿,她说有急用,我也不知道她干啥子用!"李宝笑着说道,下意识的捂了一下小肚子,里面传来一股酸疼的感觉,下身好像又流血了,她说完就要回房换棉垫。
  "宝宝,那个小狐狸精老缠着赵大学生,你也太大度了吧!"李来英有些气不过的拉着李宝说道。
  "姑,人家有急用,再说了,我害怕她吗!"李宝说着挣脱开李来英的手,因为再耽搁下去,估计又要"侧漏"了。
  "哎!我说你这孩子……"李来英也没辙,啥时候自家的侄女变成这样了,还胳膊肘子往外拐帮那个贱丫头?
  "她婶儿,不是听说宋家挺有钱的吗?前几天还添了电视机,咋会找宝宝借钱呢?"
  李来英一听,想都没想说道:"现在穷了呗,我大哥把她家的山头给没收了,他宋家还哪来的收入。"
  "李嫂说的也是!"
  "估摸着也就租孙家地种的包谷换了几个臭钱买的电视!"李来英说道,心里满是不服气,他得跟赵大奎说这件事,宝宝怎么能去帮那个贱人呢?
  想到这里,李来英是一刻都坐不住,可是赵大奎今儿去镇上了,她晚上说啥都得跟大哥说说这事儿。
  ……
  陈双拿着钱回到家,先父母已经回来了,陈双把钱存进铁盒子里塞进了衣柜,这才去帮母亲做饭。
  "地里的菜长得咋样?"
  陈秀兰问道,脸上全是喜庆,陈双感情这一下午爸妈是去干啥去了?捡钱了?
  宋有粮在房间里哼着小曲儿,陈双说菜苗长得都挺壮的:"妈,你和爸今儿干啥去了?咋这么高兴呢?捡钱啦?"
  陈秀兰说:"去镇上买豆子去了!"
  "买豆子?家里不是有吗?"陈双有些疑惑,现在也不是买豆种的时候,再说,家里还剩下几十斤呢。
  这个时候,陈双才留意到堂屋条案拐角多了一口袋东西,里面鼓鼓囊囊的,细看可透过口袋的表面看到颗粒状。
  "妈上回看你泡豆芽,看上去挺简单的,反正我跟你爸把二亩地种了麦子,这段时间也没啥子事儿,咱家现在也有板车了,泡点豆芽去镇上卖!"
  陈秀兰一边和面一边笑着说道。
  "妈,那可不行,路途那么远又不是两三里地的距离,您要是闲得慌,家里不是有电视机吗?"
  陈双一听,这还了得,万一在路上头疼病犯了咋办?
  宋有粮不知道母亲的脑袋还有隐患,但是陈双知道啊,再说,豆芽最多五六毛钱一斤,豆子就得块把钱一斤,泡的好了,一斤豆子能出三斤豆芽已经不错了,而且淘豆芽不但是个细活还挺累人的。
  "没事儿,这个月电费都十八块了,再说了,卖豆芽不就早上早起赶集那一会子时间吗?妈下午有空看电视!"
  陈秀兰这么说着,陈双也没辙,农村人土生土长的忙活大半辈子,总是闲不下来。
  陈双只能叮嘱父亲好好照看陈秀兰,也别光图着赚钱。
  眼瞅着这都十月底了,陈双得着手开始准备朔料大棚了,等到十一月初开始,陈双就得定时放搭棚保暖。
  按照陈双在农大的两年知识,十一月份早晚和夜间都得放朔料布,每天九点钟太阳升起,温度稳定,还要解开搭棚,供给蔬菜光线。
  随着月份的退役,朔料大棚的敞开时间就越来越少,也就中午那几个小时能够得到日晒。
  等到了十二月份,霜降来临,大棚就几本不能掀开了,还得用麦秸编制的草甸保温,就算阳光明媚,也只能掀开草甸,以达到日晒透过朔料布供给蔬菜阳光。
  所以,这十月下旬是陈双最忙的时候,几乎整个人出了回家吃饭一直到日落西山,陈双才从蔬菜大棚里回来。
  草甸和朔料大棚是终于搭建好了,为了省劲儿好把草甸随时放下来,陈双利用了前世手拉窗帘的方式,只要将那绳子拉起来,草甸会从大棚上头自然卷起来。
  温度下降的时候,陈双只需要放绳,草甸就能完好无损的重新覆盖在大碰上。
  此刻,陈双的手已经因为编制草甸,搓麻绳,埋竹条,弄得一手心都是血泡。
  攥拳头的时候,陈双总觉得手心麻麻的,疼疼的。
  披着晚上的露水,陈双觉得有一丝凉飕飕的寒意,这段时间,已经把仅有的钱花的差不多了。
  她一路上都在想着给父母添两床新被子的事情,自家以前没有地,所以别人家都是种棉花套被子,自家可是连棉花都没有。
  陈双再次觉得自己的想法受阻了,这大棚蔬菜至少要到冬至前后才会有收成,可是到那个时候,棉花应该会比现在的价格要高出不少,再说,到了冬至再添被子,那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该不会是大彪的种吧……"
  "说不定陈双早就和赵大学生有一腿了……"
  村长家门口的那颗大槐树下,聚集了饭后消食的几个人,都在看着一张A4纸。
  原来,这是一张孕检报告,上头赫然的写着陈双的名字。
  "你们瞎说什么呢,俺家大彪才不会看上陈双那个小骚货,倒是你们回去问问自家的男人!"
  李梅正好听见,也凑了过来,听了情况之后,气的是脸红脖子粗。
  听说上个月陈双跟村长家的宝宝借钱,恐怕是去堕胎了,而这张叠的整整齐齐的报告单,却意外的出现在树底下。
  第一个捡起来的是吴一梅,但是她不识字儿,当时也没留意,刚好迎面走来而来李来英,这个虽然没读过书,但是她一眼认出了陈双这个人的名字。
  随后,给酱油铺子的老陈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老陈都有些吃惊,这种事儿,要是传出去,那可是败坏人的名声。
  所以,他支支吾吾的说:"就是一份检查报告!"
  李来英一听,有点不死心:"啥子检查报告呀。"
  "我也看不大清,要不,你拿给娘家侄女儿看看去,她读的书比俺多,俺就认识几个大字儿,酿点儿酱油醋啥的。"
  老陈说罢,李来英还真拿着报告单去找了李宝,结果一听,她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