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路向阳渐暖 > 三十二章:向前走一直走

三十二章:向前走一直走

 推荐阅读:

  三月,和煦的春风徐徐吹过,如同最柔软的羽毛拂过脸颊,轻柔且舒服。沈向阳搀着爷爷走在林间小道上,树冠枝条上都是新长出来的嫩叶,地上都是阳光透过枝叶间缝隙投射出的光影。爷孙俩都没有说话,慢慢地走着,直到遇上一个长椅才停住坐下来,沈爷爷随意的望向一处野花对沈向阳说:“你从小就是很有主见的一个孩子,因为这曾一度让你爸妈感到很无奈,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从你跟你爸妈的谈话里我能感觉的出来你的变化,以前你可从不会因为人事大事话题而瞻前顾后的。”
  沈向阳苦笑道:“姜还是老的辣啊爷爷,我不知道怎么说。”说到这沈向阳顿住了,沈爷爷也没有催他,等着他组织措辞,“爷爷,我遇到一个人,我对她的感觉很复杂,复杂到不知道该用哪种态度对她。”沈爷爷很有兴趣地问:“是一个女孩吧!什么样的一个女孩?”沈向阳想了良久回答道:“单单用一个或者几个词很难形容她,很矛盾的一个人。”沈爷爷若有所思的问:“你对她感觉这么让自己不舒服没想过远离她吗?”沈向阳摇摇头,“我试过的,但是不行。”
  沈爷爷有些疑惑地问:“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觉得有意思可以多处处,你这么些复杂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是你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未成年还是有夫之妇?要是前者的话你可以守着小白菜长大后老牛吃嫩草,后者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慎重考虑下,毕竟当第三者什么的不好听,就算你有把握踹掉正主上位,见家长这关都不好过。”
  沈向阳被爷爷深深的脑回路打败了,“爷爷你想到哪里去了?!算了,不说了,我们回家吧。”看着孙子有些恼怒了,沈爷爷老顽童般开心了一会后收了笑容正色道:“小时候我是怎么教你下棋的?当你不知道怎么走的时候先按兵不动的守,根据对方的行动再以不变应万变,棋局会推动着你往下走。”听到这沈向阳忍不住地问:“那要是对方比你更沉得住气更能按兵不动怎么办?”沈爷爷的脸上浮现出诧异的表情,感慨似的说道:“难得,难得啊!竟然还有人把你降住了,真稀奇!老头子我对这个人非常感兴趣,你争点气,争取早日带她回来见我。”
  沈向阳听到爷爷的话简直哭笑不得,我的亲爷爷啊,您想的也太远了吧!爷孙俩往家走着,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沈爷爷对沈向阳说:“佛家有着相一说,我把这个词送给你。”说完这句话后沈爷爷又很嫌弃地看了沈向阳一眼,“我看你小时候灵气的很,怎么越长越回去了呢?扬长避短不会吗?明知道对方比你更有耐心你还跟她打什么持久仗?别搞什么迂回战略了,直接点,打破当下这个僵局再说。”
  没给沈向阳说话的机会沈爷爷继续说道:“你不就是怕打破现状后的结果不是你能控制的吗!人生如棋局一样,处处充满着意外,没有谁能百分之百的保证自己的计划不会发生意外。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还没开始打你就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在外面别说是我沈军雄的孙子,我嫌丢人!你回去吧,最近别来了,省得看见你心烦。”
  被爷爷嫌弃的沈向阳只好目送爷爷安全到家后闪人了,回市区的路上他仔细琢磨着爷爷的话,又理了理他和陆语瑄之间的交集,终于下定了决心,也是在那一瞬间他发现他的感觉早早的就替理智做了选择,开弓没有回头箭,该上就得上该刚就得刚,不管是温水煮青蛙还是硬汉下猛药单个拎出来对陆语瑄都不太适用,两者结合起来才是万全之策。
  这时节,R大的樱花和桃花正是灿烂的时候,每天都有很多人进学校赏花,连晚上散步的人都比以往多了很多,周六天气很好,很多同学或扎堆或两两或单个在树下晒太阳、看书或者聊天。陆语瑄如往常一样往历史实验楼走,从正月初七回学校到现在,她就没有完整的过个周末,特别是在她和王锦联手把一对玉璧搞砸后,不管是她还是之前上蹿下跳的王锦都乖的不能更乖了。
  当时严王拿着他们交给他过目的玉璧没说什么别的,就只是拿着修复的玉璧端详了好半天后问:“我很好奇你们两个是怎么把玉璧修复好的,这一对玉璧修复的地方裂纹痕迹吻合但花纹方向却是相反的,这种存在即矛盾做法你们是怎么在电脑上建成模的?能通过系统成功建模吗?”
  陆语瑄和王锦没有说话,其实当时事情经过是这样:玉璧修复前期工作进展的很顺利,包括复原裂纹走向和还原玉璧缺少的图案,但是在电脑建模验证的时候总是失败,明明破损处的裂纹和复原的很吻合但就是图案对不上,于是王锦提出用镜像后的图案再微调一下对接方向,然后就成功把模建了起来,修复的时候谁也没想起来电脑建模图案是镜像调整后的,于是就造成了这种存在违背现实矛盾的悲剧。
  两人也是回想实验过程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原本文物修复就像画图一样,画图工具可以随意变换角度,但是图纸不能跟着动,他们两犯了最低级的错误,用镜像就相当于动了玉璧,之后他们又把图案的位子也改了,以此来解释逻辑不通的地方,可笑的是他们之前还一直以为自己的做法很聪明并为之沾沾自喜。没得到两人的回答严王没有再坚持,拉开一个抽屉指着里面方格架上的东西说:“我看你们还是上手的少了,导致动手的时候不动脑子,这些都归你们处理了。”
  到实验室的时候,破天荒地王锦比她来得早,陆语瑄惊奇道:“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王锦有气无力的说:“别提了,一晚没睡。昨个儿一个哥们被抛弃了,本来他是可以过来给女朋友送惊喜的,哪想到目睹劈腿现场惊喜变成了惊吓,然后拉着我们喝了大半夜的酒,折腾了一夜,异地恋什么的果然不靠谱!”
  陆语瑄正打算说话就见王锦示意她往门口看,夏明正在实验室门外玻璃窗前看着她,陆语瑄开门朝夏明走过去,视线对碰中夏明率先开口:“我是来跟你道别的,我们导师推荐我加入联合教学计划,你知道这个是我们学校跟其他好几个学校合作的项目,由导师推荐名额然后交换学习,我明天就走了,去西安待一年,走之前我想着还是要跟你说一下。”
  陆语瑄听完很佩服,由衷的笑着说:“恭喜你啊!愿望实现了,离你的梦想又近了一大步,加油,愿你早日梦想成真!”夏明看着她,几番欲言又止后说道:“你也加油,保持现在的状态继续下去,我想离你的目标也不会远了,你先去忙吧,我也回去收拾东西去了。”“嗯,那祝你一切顺利,再见。”陆语瑄走到门口回头的时候发现夏明还站在原地看着她,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回头,有点无措,陆语瑄笑了朝他说:“我们的约定还算数。”
  这下夏明也开心的笑了,我们可能不是最适合彼此的那个人,但我们一定是最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亲手挖倔出来的第一件东西一定要你亲手处理,这是我们的约定!他摆了摆手,终于安心的转身离开。
  一看到陆语瑄回来,吃瓜群众王锦八卦地问:“什么约定还算数啊?”陆语瑄没回答他,他看了陆语瑄半晌认真地问:“我说你们为什么分手啊!你们真的很般配啊,兴趣、爱好、理想、三观匹配的不能再匹配了,为什么要分手啊?”
  陆语瑄想了想回答:“就是因为各方面都匹配我们才更适合做朋友。”没有恋爱经验的王锦带着满头的问号回到了座位上,发自内心的嘀咕了句“谈恋爱真是太麻烦了”。
  很多时候,麻烦的不是事务本身而是你看待事务的态度,但有时候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会被现实逼迫,只能向前走一直走。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