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合成 > 第264章 细思极恐!

第264章 细思极恐!

 推荐阅读:

  宋小剑等人都没有问到底是什么不详的事,此处暗黑魔山如此诡异,鲍二娘来过经验肯定比他们多,
  一夜无话,
  第二天,
  太阳初升,
  几人踏上了暗黑魔山的土地,
  刚踏上黑色的土地,
  宋小剑就感到了暗黑魔山与外面的不同,
  外界,就算再安静,也会有细碎的虫鸣鸟叫,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修士耳里,却是清晰可闻,
  但是,
  一进到暗黑魔山的土地,
  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壁障,一下子将所有的声音全部隔绝了一般,
  安静!
  绝对的安静,
  除了他们几人的呼吸声,心跳声之外,
  再也没有一丝一毫其他的声音,
  嘶~~~
  宋小剑微微皱眉,
  这暗黑魔山比他想像的还要可怕啊,
  没有虫鸣鸟叫,
  那就说明这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
  这么大一片山脉,一条虫都没有,
  要么是虫害怕山里面的东西,不敢进来,
  要么就是这山里面,有什么东西将鸟虫全都消灭了,
  要只是不敢进来,
  宋小剑倒也不惧,
  但眼前这情形,并不像是不敢啊,
  再厉害的东西,也不可能一刻不停地盯着这些小虫子吧?
  就像巨龙会在时时刻刻盯着蝼蚁吗?显然不可能,
  那就只剩下一条了,
  那些虫鸟进到这山里面,就全被杀死,活不下来,
  想到这里,
  宋小剑心中又警惕了几分,
  小心驶得万年船~~~
  跟着鲍二娘,一路弯弯绕绕,曲曲折折,走了两个时辰,进到一处山涧里面,
  刚进去,
  宋小剑又感到了异样,
  山涧之中,并不算是荒芜,
  还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植被,
  不过,
  这些植被都有一个特色,
  那就是通体上下没有一丝别的颜色,全是黑色,连开出的花都是黑的,
  只不过黑的深浅不同而已,
  山涧之中,还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溪流,
  只是,里面连流动的水,都是漆黑如墨水一样的,
  这些宋小剑并虽然觉得奇怪,却并不觉得异样,
  一路走来,
  虽然看到的植物不多,但也还是有的,
  只是,
  他一进山涧之后,
  就好像有无数双眼睛藏在四面八方,在暗中盯着他一样,
  那些眼神让他浑身发麻,他能感到里面有恶意,也有婉惜,还有一些带着浓浓的期待,
  可他却没在山涧之中,看到任何一只长眼睛的生物,
  “怎么了?”
  这时,
  狗不理发现他的异常,
  宋小剑眉头微皱,
  “你没有感觉到?”
  “感觉到什么?”
  狗不理小心地四周巡视着,压低声音问道,
  鲍二娘和万小二也停了下来,
  他们都是老油条,知道遗迹探索,小心没大错,最忌讳的就是仗着经验胡来,
  要知道,遗迹里面的情况,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反而变化万千,
  几人都盯着宋小剑,
  宋小剑眉头皱得更紧,
  一个疑问浮现在心头,
  难道,
  他们,
  真的,
  感觉不到那些目光吗?
  “你们不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吗?”
  嗯??
  鲍二娘柳眉挑动,
  四处看了看,
  “你感觉到有人盯着我们?”
  宋小剑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不确定那是不是人,一进到这山涧之中,就感觉到有很多双眼睛盯着我。”
  鲍二娘柳眉打结,
  看着同样皱眉的万小二与狗不理,
  之前,
  她并不是没有来过这里,
  相反,她为了取得下部功法,来的次数并不少,
  每一次来,都没有发现这里有异常,可这次……
  沉默了一小会儿,
  狗不理摇头,
  “我没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过,小心为上。”
  鲍二娘和万小二都点头,
  他们没发现,不代表没有,
  宋小剑的神奇,他们是早就领教过的,并不会不相信他,
  继续前进,翻过山涧之后,那一直被注视的感觉就消失了,
  宋小剑回头看了一眼山涧,眉头皱得更紧了,
  那感觉要是一直存在,虽然他觉得不安,但还不会太过害怕,
  但是,
  现在,
  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山涧之中不出来,
  就说明山涧之中,比其他地方要安全,
  不由得,
  宋小剑再次将警惕上升了好几个台阶,直达顶层,
  就在这时,
  鲍二娘突然大吼,
  “钻地!快!”
  宋小剑浑身一激凌,
  听到鲍二娘的吼声,
  他就知道是那无形有黑风来了,
  连忙猛地跺脚,砸出一个大坑,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躲进坑里面,
  再运转法力,用那些被他震开的泥土盖住大坑,
  他刚盖上,就听到一阵呜咽之声,从上面传下来,
  呜咽之声好似有无数人在里面哭泣,又好似无数人在丧嚎呻吟,
  声音中带着某种诱惑,让他有一种立即出去看个究竟的念头,
  不过,
  他没有动,
  这些,鲍二娘来之前都和他说清楚了,
  曾经,她的一些姐妹,就是忍不住这种声音的诱惑,跳了出去,然后……
  只要不理会这些声音,就不会有问题。
  呜咽之声一直在盘旋,好像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
  好在几人都是修士,闭气不算什么难事,
  大半个时辰之后,呜咽之声终于远去,
  几人从坑里面钻出来,
  鲍二娘衣袖震动,就将身上的泥土全震开,
  “走吧!”
  宋小剑没有问她是如何发现无形黑风的,
  知道有可能是她不知道牺牲了多少姐妹,才探出来的规律,
  万小二张了张嘴,目光扫过沉默的狗不理和宋小剑之后,也没有问出来,
  鲍二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看到万小二欲言又止的样子,
  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无形的黑风最是诡异,只能是在黑风笼罩的范围内,才能听到哪些呜咽声,”
  “要不然,那怕你近在咫尺,也看不见听不到,”
  “不过,要是不躲进泥土里面,当你能听见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我也是当初,在遗迹之中,侥幸得到一个耳钉,才能在靠近黑风十米内,听到那些呜咽之声。”
  “可是,就算这样这,也有姐妹没忍住那……”
  说到这里,鲍二娘声音带着哽咽,再也说不下去了,
  万小二深深行了个大礼,
  “鲍仙子,是万某的错,在这里给仙子赔罪了……”
  鲍二娘摆了摆手,
  眼睛微红,转过头去,
  “走吧!”
  一行人又才重新上路,
  一路之上,安静得过分,几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
  又翻过两座山头,
  来到到一片黑松林前面,
  黑松林是名副其实的黑松林,
  所有松针都是漆黑如墨,
  走到这里,
  鲍二娘松了一口气,
  “穿过这片黑松林就快了,我们先休息一下。”
  遗迹探索,每个人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消耗并不小,适当的修整很有必要,
  就在这时,
  突然,
  黑松林中跳出一个彪形大汉,
  “此山由我开,此树由我栽,要想……呃,是鲍大当家,就当我没来过。”
  不等几人反应过来,
  那些彪形大汉转身就跑,
  几步就进了黑松林,
  宋小剑眨了眨眼睛,
  你特么是来搞笑了吗?
  转头,
  却看到鲍二娘神情并不轻松,
  万小二也是表情凝重,
  狗不理更是眉毛打结,
  咦?
  这是什么情况?
  突然,
  宋小剑心头猛震,
  对了,刚刚那人,全身漆黑……
  他在地球见过非洲人,所以一时之间,并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
  看到其他几人的神情,
  才觉出来不对劲,
  “那人,就是被黑风吹过了?”
  鲍二娘郑重地点头,
  “那人我认识,是三元镇摩云峰上的一个山贼小头目,半个月前还在三元镇上见过他,虽然有些彪呼呼的,做人还算可以,没想到……”
  突然,
  宋小剑眼中剧震,
  “鲍仙子,你说过,被黑风吹到,在暗黑魔山之中并没有异常,只是全身发黑,但是只要一出暗黑魔山的范围,就会全身崩碎,对吧?”
  鲍二娘不明白宋小剑的意思,
  但还是点头道:“不错,这个事情,在三元镇并不是什么秘密。”
  听她这样一说,
  宋小剑艰难地咽着口水,
  “那要是被黑风吹到的人,一直留在里面,不出去会是怎么样?”
  嗯??
  鲍二娘和万小二等人,听到这话,不由得浑身震动,
  对呀,
  所有人都知道,
  被黑风吹到,出了暗黑魔山,就会化为黑沙,崩碎一地,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走出去的,
  肯定有被黑风吹到,又不敢走出暗黑魔山的,
  那些人又在哪里?
  宋小剑不由得想到先前的那个山涧,一种不寒而粟的念头从心底冒起,
  那些花草植被,不会就是……
  鲍二娘明显也想到了先前的那处山涧,眼中惊骇无比,
  心中又极度庆幸,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者无畏啊,
  她进进出出暗黑魔山许多次了,
  现在想起来,她还真是命大啊,
  虽然她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那些被黑风吹到的人变成植物,但暗黑魔山的秘密,明显比她想像的多得多,也要诡异得多,
  这时,她突然想到,那柄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在她必经之路上的断剑,
  内心再次剧震,
  宝剑要是无主,自然也就不会乱动,
  不过,既然断剑掉在她的必经之路上,
  就说明遗迹里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才让那柄断剑掉在她的必经之路上,
  或者说,原来那柄剑,根本就不是断剑,而是一柄完好的剑?
  嘶~~~
  想到这些,
  鲍二娘额头浮现一层白毛汗,
  细思极恐!!!
  光是断剑发出的剑气,就让她束手无策了,要是完好的,她不敢想像是什么样的强者,用这样一把剑,
  更不敢想象,是什么样的对手,将剑折断……
  在场的几人,除了宋小剑之外,都是比老乌龟还活得久的老怪物,
  有些事,他们之前没有想到,
  但经过宋小剑的点拨,在捅破那层窗纸之后,想得反而比宋小剑更明白,
  万小二和狗不理的脸上,凝重之色就快要溢出来一样,
  遗迹不可怕,就怕是遗迹里面有什么死而不僵的老妖怪,
  不过,都走到这里了,他们也不会半途而废,
  前路多小心就是了,虽然他们已经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小心得不能再小心,
  几人很快就穿过黑松林,
  但是,先前打劫的那山贼却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是躲着他们,还是别的,
  不过,他们并没有去管那个山贼,
  已经被黑风吹过的人,不能离开暗黑魔山,那个山贼的下场不言而预,
  穿过黑松林,
  眼前景色突然一变,
  出现在宋小剑等人眼前的,
  是一座道巨大的城墙,
  城墙高俞千丈,长更不知几许,茫然一眼望不到边,
  城墙通体漆黑一片,被一层薄薄的黑雾笼罩着,
  城墙上,有大大小小几十洞开的城门,
  高的高达百丈,矮的不才三尺,
  一股股黑气从城门里面喷出来,又倒流回去,就好像这些城门是在呼吸一般,
  这种情形,让万小二和狗不理的脸色又凝重了好几分,
  “这是冥王叹息之墙,那些城门看似是打开的,但实际上其实都是死路,进去的人,就没有活着出来过。”
  鲍二娘主动解释起来,
  万小二没说什么,
  狗不理却直接问道:
  “我们也要从城门进去?”
  鲍二娘摇头,指着离城墙不远的一处小山包,
  “我们从哪里进去!”
  嗯?
  万小二顺着她的手势看过去,
  小山包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就是一仙光秃秃的小山包,上面连一根杂草都没有,
  宋小剑睁开元神之眼,
  看到的却与万小二他们看到的不同,
  在元神之眼的目光下,
  小山包消失不见了,剩下一个天然山洞,洞口一片漆黑,不知道有多深,
  破幻?
  宋小剑没想到元神之眼还有这种特效,
  将目光转到城墙之上,
  嘶~~~
  一刹那,
  宋小剑眼前一阵恍惚,
  那道高达千丈的城墙,在他眼里变成一只高千丈巨兽头,
  巨兽好似在沉睡,并没有睁开眼睛,
  而那些洞开的城门,只不过是巨兽的牙缝而已,
  只是,他的目光刚落到城墙之上,巨兽眼皮就一阵抖动,好像要睁开似的,
  宋小剑吓了一跳,连忙闭上元神之眼,将目光移到别处,
  这巨兽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能不招惹,就尽量不招惹,
  这是他在暗黑魔山遇到的第一只兽类,
  而且,
  据鲍二娘的话,
  巨兽变成城墙,睡在这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巨兽肯定不好惹,那里愿意去招惹?
  闭上元神之眼,再看着那些吞吐着黑气的大小城门洞,
  难怪谁进去都是死,送进嘴里的东西,那巨兽会舍得吐出来?
  再深深望了高大的城墙一眼,
  就跟着鲍二娘,进到伪装成小山包的山洞之中,
  一进到山洞,宋小剑就被一股腐朽的气味包围,好似千年古墓里面的那种腐朽的气味,让他非常不舒服,眉头微微一缩,
  鲍二娘看出他的不适,道:
  “我也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种腐朽的气味,”
  “不过,有这种味道,反而说明这里比外面安全,你们不觉得,外面什么气味都没有,这很不正常吗?”
  嗯???
  听她这样说,
  宋小剑才反应过来,
  还真是!
  在暗黑魔山里面,包括那道巨大的城墙前,他一直没有闻到任何味道,
  就连山涧中的那些花,都没有一丝的气味,这明显不正常,
  “多谢鲍仙子提醒,小子受教了。”
  宋小剑行了个礼,谢过鲍二娘,
  山洞很曲折,岔道众多,
  宋小剑在鲍二娘的带领之下,七转八转,兜兜转转,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鲍二娘带着他们,再转过一道弯之后,
  他们被眼前的影像惊呆了,
  这里,
  不再像是暗黑魔山一样,到处一片漆黑,
  天空是灰蒙蒙的,更不时有一道道极光迸现,发出灿烂的光芒,
  地上成片倒塌的废墟,白骨随地散落,
  几个拳头大的骷髅头,被不知道哪里吹出来的阴风吹着,骨碌骨碌地乱滚,
  万小二捋着胡须,
  “没想到,在暗黑魔山里面,还有这样一处遗迹。”
  到处倒塌的建筑,还有那些白骨,无不说明这里经过了一场大战,并且还是一场灭门的大战,拳头大小的骷髅头,肯定是孩童的,。
  鲍二娘走出山洞之后,神情好像有了一丝放松,但还是表情凝重,
  “这里,并没有那无形的黑风,不过,却要小心那些极光,无论是谁,只要被极光碰到,就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