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战韩疯子 > 380 啃块儿肉吃

380 啃块儿肉吃

 推荐阅读:
    舞成县打下来了,楚云飞的3、5、8团却被气走了,这当然也不是坏事儿,有3、5、8团在,八路军一方反而放不开手脚,现在好了,楚云飞一走,都是八路军阵营,关系又一向不错的韩烽等四个团长立马开始讨论接下来的军事行动问题。
  
      丁伟的眼光一向高远,他分析道:“现在河源县、舞成县,平安县都落在了咱们的手上,小鬼子不会善罢甘休的,河源县城战役一直延续到这舞成县来,再想去打汾水县,基本上是没什么可能了,我估计鬼子的援军早就已经驻守在汾水县了。”
  
      韩烽赞同道:“老丁说的一点不错,在攻打舞成县之前,我的侦察兵已经去了汾水县,返回时带回消息,日军21旅团已经入驻汾水县,再加上汾水县本身就是一座坚固的城池,易守难攻,现在想要去打下汾水县,就算是给咱们一个师,也未必打的下来。”
  
      “那咱们该怎么办?撤军?”孔捷疑惑。
  
      “撤军?亏你孔二愣子想得出来,老子这仗还没有打痛快呢!”
  
      韩烽估计着时间,今天是7月22日,那么形势就很明朗了,他提议道:“三位老哥远道而来,现在就带着队伍回去实在是可惜,况且这日军21旅团已经抵达,搞不好随时都有可能偷袭我新三团,有几个老哥在,我才能放心啊!
  
      这样,两天,就两天时间,这两天三位老哥的人马就住在我这河源县城和舞成县,好吃好喝地我得招待大家,两天的时间咱们商量出下一步对策,大家以为如何?”
  
      李云龙道:“打下舞成县,你小子缴获了不少好东西,做回地主请我们吃两天,那也是应该的。”
  
      丁伟笑道:“那咱们可真得多住几天,我看也别两天了,先住上半个月再说吧!你们是不知道,老韩这小子的手下心够黑的,我本来以为,那帮小子欺负欺负楚云飞的3、5、8团也就算了,嘿,你们猜怎么着,就在刚才,我的两个连长来告状,这小子的手下连战利品都抢啊!”
  
      哈哈哈哈——
  
      李云龙乐道:“抢你老丁的那算是下手轻的了,你们是不知道,老子可是这小子的老上级了,可你们知道老子对手底下的人都怎么说的吗?老子说了,咱们是老兵,不能和那些新兵蛋子一般见识,大彪啊,不就是一些战利品啊,让给三愣子那小子也就是了。
  
      要不然那些兔崽子疯起来,连咱们这个老团长的面子都不给了,那咱以后还怎么在晋西北混呢?”
  
      老战友们笑的停不下来了,孔捷感慨道:“老丁,老李,一向是你们俩抢别人的,这回遇到个厉害的,自己被抢了吧?”
  
      “算是长了见识了。”丁伟佩服地对韩烽挖苦道。
  
      韩烽苦笑道:“都是几位老大哥关照,我这里真是多谢了,打心眼儿里感激啊!你们问问老徐,我新三团刚刚成立,日子过得是真苦啊!战士们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不说,一个个那穿的裤子,连腚都包不住啊……”
  
      “得得得,你小子别扯了,老丁和老孔不知道你,老子还不知道你新三团的情况吗?老子这回一来,啥都明白了,啥日子过得苦,都是唬人的,就是上次你给老子的那五千斤粮食,老子也弄明白情况了,你小子那新三团,当时粮仓都快发霉了,五千斤粮食没地方晒了,这才想起来还给老子了吧?
  
      人情?屁,老子还屁颠儿屁颠儿地给你回个礼,送个老婆,你小子,老子这辈子和人做生意都没吃过亏,这才遇到你小子几年儿啊,和尚和尚没了,四个连的装备和一个连的人马没了,还有那啥……”
  
      “咳咳咳,老徐,咋还愣着,安排炊事班弄得酒菜都好了没有?”
  
      好酒好菜摆上来之后,四个团长外加两位政委,一桌子热热闹闹地六个人,酒碗碰起来的时候,老李啥话都没有了,一口一个好兄弟叫的热乎。
  
      酒过三巡,本来就是革命战友兄弟,啥掏心窝子的话也都像是倒豆子一样开始往外倒了。
  
      李云龙喝酒从来是不让人的,就算是酒友们不喝,自个儿也自顾自地给自己满上,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已经有了五六分醉意。
  
      “三愣子,不过老实说,人呢,不怕吃苦,只要这个亏咱老李吃的高兴,咱啥话说的都没有了,就好比你小子,要是老人被别人占便宜,早就骂娘了,可偏偏就是你,老子没话说不算,还就越觉得你好,是真拿老子当兄弟,要不然怎么从来都不和老子客气呢!”
  
      徐子林在一旁使劲儿地憋住笑,他望着脸色不变地团长韩烽不断地点头,心中暗自骂道:
  
      老韩真是忒不要脸了些,指望他客气,他和谁客气过?
  
      话音一转,李云龙又接着问了:“对了,三愣子,就是老子给你送来的那个……那个老婆,小田儿,咋样了?你小子……跟人好上了没?”
  
      丁伟和孔捷哪里听说过这事儿,一听李云龙爆料,两个人是瞪大了眼睛,又竖起了耳朵。
  
      徐子林紧盯着韩烽,韩烽明显愣了下,笑道:“小田同志的确是个好姑娘,但是这前线真的不适合她,老团长,我已经安排人将她送回军区医院去了。”
  
      “啥?送回去了?”李云龙惋惜起来:“多好看的姑娘啊,你给人家送回去了?”
  
      想起送别田雨时那姑娘满是泪珠的模样,韩烽苦笑道:“团长,现在到处都在打仗,咱们谁晓得自己还能在战火中活多久,感情的事情,还是等到仗打完了,一切都安定下来之后再说吧!”
  
      李云龙点了点头:“也对,你小子说的有点儿道理。”
  
      大家又开始推杯换盏,喝了一阵子,韩烽忽然道:“几位老哥,这次攻取舞成县,我之所以没给几位老哥留上多少缴获的装备,这可真不是我抠门儿,我早就想明白了,就这点儿装备,几位老大哥能看得上眼吗?这不能啊,太寒酸了,叫人笑话。”
  
      丁伟觉得有意思了,他笑道:“那老韩你说说,啥是我们仨能看上眼的?”
  
      韩烽像是沉思了片刻,语出惊人道:“日军21旅团,如何?”
  
      啪嗒!
  
      孔捷手上的窑碗砸落在地上,幸好碗够结实,地又是泥土地,只是发出一声响,就被主人重新给捡了起来。
  
      李云龙像是见了鬼似的追问:“你小子刚才说啥?”
  
      韩烽笑道:“三位老哥,我是说,咱们胃口大一些,不敢说一口吃掉日军21旅团,可是在它身上啃下几块儿肉来,这总归是可以的吧?”
  
      自信的笑容,却让整个酒局一时无声。
  
      这小子,果然是个疯子……三位老牌团长的一致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