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乡间轻曲 > 第534章 清晨的养牛场 二

第534章 清晨的养牛场 二

 推荐阅读:
策马小跑快到了几个员工旁边的时候,突然间边瑞觉得马的身体向前倾了出去,依着惯性的作用,坐在马背上的边瑞也突然间向着前面栽了过去,好在是边瑞的身手好够敏捷,在落地的时候突然间身体缩成了一团,向前一滚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
  
  几个员工原本看到老板过来已经站了起来,见突然间马失前蹄,脑子中立刻闪出一个念头都想扶自己老板,但是奈何边瑞离他们还有十好几米远,着实是帮不上什么忙,等着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家的老老板已经滚到了自己的面前。
  
  真的是滚,如同球一样,边瑞就是以一种这样的姿态来到了自家的员工面前的。
  
  看到老板没事,员工们便憋着笑。
  
  边瑞这边也没有生气,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茎,望着他们说道:“想笑就笑吧!”
  
  这人哪里有傻到真的乐的,就算是心里再想乐他们也明白,眼前站的是自家的老板,不想丢工作就把这个事实记在心里,不对!是印在脑子里,你端人家的饭碗就得对人有足够的尊重。他们可不认为老板整天和他们嬉嬉哈哈的就真的拿自己当成老板的朋友了,不是!你个给你饭吃的人永远也不会成为你的朋友,除非你有本事和他站在同一社会地位上。
  
  边瑞回头发现自家的马已经不行了,整个马蹄都踩进了草地中。
  
  一群人上去检查了一下。
  
  “老板,这匹马的腿断了!”一位员工说道。
  
  边瑞道:“这也太糟了,对了,我不是让前些日子找人过来除鼠了么?”
  
  要问草原最怕什么?那肯定是老鼠,这些东西把草场打的到处都是洞,如果任由着这么下去,别说是马了,人走起来都是一步一坑,那还养的什么牛马,每天光是给牛马治伤别的事情什么也不用干了。
  
  边瑞这边的草场上也有老鼠洞,而且随着草场越来越好,老鼠也呈现出增多的态势,像是一些昆虫边瑞这才用的放螳螂来对付,这个成效是十分明显的,自从放了螳螂之后,养牛场草场一些害又明显的减少了,草的质量也有了长足的提高。
  
  但是老鼠边瑞办法就不太多了,首先这里不能下药,第一是怕牛马误食,第二就是边瑞这边打的就是生态牌,出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自家吃的,怎么可能让放老鼠药。
  
  第二就是不能大面积放捕鼠笼子,是怕飞奔的马踩上了笼子把马背上的人摔了。
  
  有了这两个条件,边瑞这养牛场捕鼠的任务就显得十分艰巨了,一般的捕鼠公司也就是那几招,根本就不管事儿,所以边瑞这边不得不让经理找捕鼠能手。
  
  当然了,要求多给的报酬也必然是高的,要不然还找的哪门子人啊。
  
  “老板,就咱这要求,一般人也不敢来。上次来的大师还是个骗子,这人偷偷的在行李里藏了药,要不是我们人跟的紧,这人就把药给洒的草场里了……”另外一名员工说道。
  
  “老板,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可以放低一点要求,比如说弄夹子不个事情,咱们就只弄一个月或者半个月,这半个月把草场给封起来,到时候渡假村的人不让过来不就行了?”
  
  “这不行,我们这边和渡假村有协议,草场这边要对人家那边的客人开放,更别说子,人家周老板也是养牛场的股东,他是不会同意的”边瑞说道。
  
  ”那怎么办,说真的,老板,这些天草场的老鼠是越来越多了,有些草开始结了草穗儿,人不能吃但是这老鼠可是吃得的,您还是再想想办法,要不然这指不定几年下去,那可不得了”。
  
  边瑞听了嗯了一声,但是心中却是皱起了眉头。
  
  这事情也不是一会半会解决的啊,于是边瑞把这事情放到了一边,冲着几人问道:“我问一下,咱们牧场这牛奶产量怎么样?”
  
  “产量就是那样啊,和前面的没有多大差别,现在第二批的奶牛还没有产奶呢,老板您问这个事情问我们?”
  
  “我就随口一问。对了,你们家喝咱们这边产的奶么?”
  
  “喝呀,怎么不喝?咱们这边自己产的奶多好啊,现在不光是我们家孩子喝,连着我外甥都喝呢,喝过咱们的牛奶他们才真的知道什么牛奶叫做好牛奶,外面的东西能和咱们这里比么”。
  
  说到了这里,几个员工下意识的挺了一下胸口。
  
  对于他们的表现边瑞挺满意的,这时候才觉得有一点点成就感。
  
  这时另外一个员工说道:“老板,我们私下里绝得啊,咱们这边的草还可以再养活多一点牛,以前经理觉得咱们这边几亩地可以养一头牛,但是现在咱们这边合计着一亩地可以养一头半的牛,咱们这边的草长的太好了,您不信看看”。
  
  说着这人随手扯下了一根草茎,递到了边瑞的面前:”您自己尝一尝这草的味道“。
  
  边瑞听了笑着把草放到了嘴里咬了一下,很浓重的青味儿其中还带着一点点甜,草茎也不老,吃起来有点像韭菜的嚼劲,只是没有韭菜那股子辛辣的味儿。
  
  “咱们这草,连省城里的专家都羡慕,说是拿回去研究一下,如果可能的话全国推广呢,但是我们经理不同意,说这是咱们的专利,他要是想使用的话得给钱,你说这经理的脑子就是好啊,这一点都想的到……”。
  
  这事边瑞知道的,他没有想着把这草申请专利,主要是不想出这个头也怕麻烦,但是经理这边提及了如果不申请的坏处,边瑞也就同意了。没有办法,要是真的被人给申请了技术专利,那么边瑞草场就要给别人专利使用费了,就算是打官司,打赢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从这一点上来说,经理是合格的。
  
  “怎么又扯到了草上,养多少还得再看看,咱们才养一年不到的牲口就那么多事了,做事情不能急慢慢来”边瑞说道。
  
  “咱们现在奶做的这么好,为什么不扩大一下?就算是再扩一半咱们也是没问题的,有了这一半鲜奶坊那边就能赚钱了”。
  
  边瑞笑着说道:“这么着急赚钱干什么?”
  
  这话问的直接把这几人给问愣了,心中都想道:什么叫这么着急赚钱做什么?做生意办厂子还不是为了赚钱?再说了您这坊子一天不赚钱他员工们心中就不踏实啊。
  
  心中有这么想,有一个员工也把这事给说了出来。
  
  “老板,不是赚钱着急,是他们坊子里的工人着急,不瞒您说我媳妇就在坊子里上班,一天坊子不赚钱她这心下就不安,这都问过我四五次,说会不会老板嫌坊子不赚钱把坊子给关了,她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份工作,实在是不想丢了。只有您这这边赚钱了,她们的心里才踏实下来”。
  
  边瑞笑道:“你们这觉悟可以的,都盼着我赚钱呢”。
  
  “那可是呀,您赚了钱我们的日子才能好嘛,就像那话说的只有您这大河满了,咱们这些小溪流的水位才能跟着起来嘛”。
  
  边瑞虽然知道人家是捧自己,但是还是开心的乐了起来。
  
  “你们放心吧,只要这坊子一直保持这质量,就算是不赚钱这坊也得开着,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咱们自己能喝上放心奶,能吃上放心的奶粉”边瑞说道。
  
  “可不是么,外面的东西真的不能信,我亲戚家的那孩子,以前怕喝国产奶买的外国奶,最后喝了几个月,新闻上又说不合格,你说这些人怎么就能丧了良心呢”。
  
  “谁说不是呢!现在根本就不敢相信,哪怕是正规的厂正儿八经的牌子都不能信了,国外的也不靠谱了”。
  
  员工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其实这事也正常,自从几鹿事件出了之后,到现在国产奶粉的信誉都还没有恢复呢,信用这东西一但丢了你想再捡回来那可就不容易了。几鹿事件对于国产奶粉命信用的打击会一直持续下去的,可能要持续到知晓这事的这一辈人离世。
  
  边瑞这边为什么要搞这些,说白了还不就是不信任嘛,现的社会上奸商太多了,瞧瞧边瑞就块把自己身边入口的东西整成了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了。为什么?被害的怕了呗!
  
  “贵了一点大家也能接受?”
  
  “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一分价钱一份货呗,像我们家,我在养牛场这边,每天着着喂牛,看着产奶收奶,我婆娘那边看着牛奶进坊里,然后加工成牛奶,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们那边弄来的技术员都说到现在就没有见过有奶厂这么搞的!咱们这奶放到外面一份能调成两份,甚至有些小奶场能给你弄成三份到四份,这才贵了两块多钱,值!”
  
  “当然我们希望价格越低越好,不过现在这价也没有多大关系,最多就大人少喝点呗,咱花钱买个自己看的见摸的着的,给孩子们喝也放心!”
  
  边瑞望着他们叹了一口气,心道:这就是中国的父母们,好的都给了孩子了。
  
  “老板,您说这价会降么?”
  
  边瑞瞅了一眼周围人的期盼目光摇头道:“不会降了,等着正式铺开了一升的牛奶可能还得再涨个五毛,以后就没有促销价了”。
  
  “什么,还有促销价?”几人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