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域降魔记 > 第146章 黑衣人

第146章 黑衣人

 推荐阅读:
在那荒废的翠云阁中,李迈城、周啸天他们又搜了搜,没有发现其它有用的线索,他们就飞走了。
  
  李迈城、周啸天他们飞到那翠幽山山脚下,与周义德和林捕头会合。
  
  林捕头道:“迈城兄,你们可在那荒废的破阁子中有所发现?”
  
  李迈城答道:“林捕头,我们没有发现什么,那里面乌漆嘛黑的,一片杂乱,我们就搜了搜,没什么线索就飞回来了。”
  
  林捕头道:“那好吧,那我们回吧。”
  
  李迈城道:“好的,林捕头。”
  
  随后他们一个个下山,回玉宁县去了。
  
  他们在那县城城墙分别,林捕头回县衙去了,周义德则回青玉猎妖门去了,李迈城、周啸天他们四个则回西涯客栈去了。
  
  回到客栈后,张骞找李迈城问道:“迈城,你们今天可有所收获?”
  
  李迈城答道:“师父,我们今天去了翠幽山,发现了一些线索,在那山上荒废的破阁子中发现很多写有西启山的匕首,我怀疑是有人扮孔雀精在城中滥杀无辜。”
  
  张骞道:“迈城,你意思是,最近这些案子不是孔雀精干的,而是有人在嫁祸给那孔雀精。”
  
  李迈城道:“是啊,师父,就是这个道理。”
  
  张骞道:“那好吧,那我们就要小心了。”
  
  这时白若雪来了,她看李迈城在和师父谈事,随即过来说道:“迈城,我要去逛街去了。”
  
  李迈城道:“若雪,等一下,我陪你去。”
  
  白若雪道:“迈城,你不是和师父在谈正事吗?”
  
  李迈城答道:“已经谈完了,我陪你去吧。”
  
  白若雪道:“那好吧。”
  
  随后李迈城和白若雪出了客栈,去县城逛街去了。他俩穿过那熙熙攘攘的街道,只见那街上有很多卖丝绸、茶叶、胡椒、枸杞、葡萄干的。
  
  李迈城边走边说道:“若雪,我们买点枸杞、葡萄干吧,这些都是西域特产。”
  
  白若雪道:“不了,迈城,我要让你再给我买胭脂水粉。”
  
  李迈城道:“我的小公主,上次不是买了吗?”
  
  白若雪道:“我用了几天,还挺好用,我想多买几盒。”
  
  李迈城道:“那好吧,你还记得是哪家胭脂水粉店吧。”
  
  白若雪道:“记得,就前面不远。”
  
  随后他俩走了一会儿,就到了那家胭脂水粉店,只见那店中摆了很多胭脂、水粉,还有梳子、铜镜、红花油。而那胭脂店的老板娘长得也挺漂亮的,见李迈城、白若雪他俩又来了,笑盈盈地说道:“你俩又来买胭脂啊。”
  
  白若雪答道:“是的,我这次要四盒胭脂,上次用的还挺好用的。”
  
  那老板娘答道:“是啊,我这胭脂可以说是全城最好的,我也用呢。”
  
  白若雪道:“那太好了,我们是大汉出使西域的,路过此地,你们这里的胭脂可以与长安城里的胭脂有一拼了。”
  
  那老板娘笑道:“是吧。这里面的胭脂水粉,你们随便挑,看中的我给你们优惠。”
  
  白若雪道:“好的。”
  
  这时老板娘说道:“你们外地来的,最近听说过,这玉宁县闹孔雀精没?”
  
  白若雪道:“听说了,怎么了?”
  
  那老板娘说道:“你们出门在外,要小心哦。”
  
  白若雪道:“好的,谢谢老板娘。”
  
  随后白若雪挑了四盒胭脂,还有一把梳子,而后付
  
  了钱,就和李迈城出了那胭脂店。
  
  他俩走在那大街上,看着那街上卖艺的,以及沿街卖葡萄干的,穿过一片片楼阁最后回到了西涯客栈。
  
  在那西涯客栈中,李迈城把武世通、周啸天、苏城旋他们三个召集来,并且从行囊中拿出几个穿云箭出来。
  
  李迈城对他们说道:“最近这几天,那凶手喜欢在夜里作案,所以今夜我们就行动,大家躲在屋顶观察那凶手的异动,武世通你负责观察青玉猎妖门和城北夜晚的异动,苏城旋你负责城南的异动,周啸天你负责城西的异动,而我负责城东的异动,只要大家夜里发现风吹草动,就射穿云箭,到时候我们都集合一起去抓那凶手。”
  
  武世通、周啸天、苏城旋他们一一点头道:“好的,大师兄。”
  
  随后李迈城就把穿云箭分发给周啸天、武世通他们。
  
  而在旁边站着的白若雪说道:“迈城,那我做什么?”
  
  李迈城道:“外面很危险,你就留在客栈,和锦鲤、巨猿他们保护师父他们吧。”
  
  白若雪点头道:“好的,迈城,那我也要个穿云箭,若是客栈遇到麻烦,也好通知你们。”
  
  李迈城答道:“好的,若雪。”
  
  随后李迈城也给了白若雪一根穿云箭。
  
  渐渐地,外面的天慢慢暗下来,李迈城、周啸天他们吃完饭就一个个分头去县城中各个角落的屋顶藏好,等着那凶手出来作案。
  
  那夜里,玉宁县城一片灯火辉煌,虽然已是夜里,但是那街上的行人还是络绎不绝,来来往往很多人。
  
  李迈城躲在城东一个高高的塔上环顾着城东各个方向的动向。
  
  而武世通则躲在青玉猎妖门外面不远处一个阁楼屋顶,聚精会神地盯着那青玉猎妖门以及城北的动向。
  
  苏城旋则躲在城南一家客栈屋顶,居高临下观察着整个城南的动向。
  
  周啸天则躲在城西县太爷家的屋顶,仔细看着整个城西的动向。
  
  夜越来越深了,天上的星星越来越亮,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城中的老百姓一个个都回家睡觉去了,城中时不时传来犬吠声。
  
  武世通精神抖擞地躲在青玉猎妖门不远处楼阁的屋顶,俯瞰着整个城北,过了会儿后,突然从青玉猎妖门飞出来一个黑衣蒙面人,那人武功高强,飞檐走壁,飞过一片片屋顶,而武世通则悄悄地在后面跟着,一直跟到城北一户人家那里,只见那户人家还亮着灯。
  
  这时那黑衣人跳入那户人家,而后突然一声惨叫,那灯就灭了,武世通见此,迅速点燃那穿云箭射入空中,而后他就拿着乾坤斧,跳入那户人家中,去追那黑衣人。
  
  等武世通进入那户人家时,发现屋中有一个青壮年男子躺在地上,只见那地上还有几根孔雀毛,而那男子身上还插了一把匕首,武世通借着月光看了看,发现那匕首上写着“西启山”几个字,他随即在那屋中寻找着那黑衣人的踪迹,突然那黑衣蒙面人破窗飞了出去,而后飞上房顶。
  
  武世通见此,也飞出窗户,飞上那屋顶追着,只见那黑衣人手中拿着剑拼命地飞着,而这时李迈城、周啸天、苏城旋他们接到穿云箭的信号也赶了过来,他们四人在那屋顶合围着那黑衣蒙面人。
  
  武世通一边在屋顶追着,一边大喊道:“大师兄,那人是从青玉猎妖门飞出来的。”
  
  李迈城听到这,大喊道:“狗贼,拿命来。”
  
  随后他们四个拿着兵器围了过来,与那黑衣人打斗在一起。
  
  李迈城一边打斗着,一边说道:“你以前是翠云阁的人?”
  
  那黑衣人没有回答,一边用剑挡着兵器,一边后撤着。
  
  李迈城继续问道:“你为什么要嫁祸给孔雀精?”
  
  那黑衣人还是没有作答,李迈城继续追砍着,而周啸天则从后面偷袭,一把撤掉了那人的面罩,那黑衣人随后猛地一低头,又把那面罩捡回来蒙在脸上。
  
  苏城旋见此,随即拿着青龙剑猛地刺过去,一剑刺中那黑衣人的心脏,顿时那黑衣人就倒地,吐着血,在屋顶挣扎着。
  
  李迈城随后走过去,去揭那黑衣人的面罩,只见这时一个熟悉的面孔呈现在他们面前。
  
  李迈城惊讶地说道:“为什么是你?”
  
  那人吐着血答道:“因为我与那孔雀精有不共戴天之仇。”
  
  李迈城道:“可是你杀的那些人是无辜的,为什么,钱掌门,你为什要那么做?”
  
  钱掌门吐着血,虚弱地说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李迈城看着眼前的钱泽成掌门非常诧异,他怎么也没想到那凶手是青玉猎妖门的掌门钱泽成。他说道:“钱掌门,你说说你杀那些人的动机吧。”
  
  钱掌门擦了擦嘴角的血说道:“我本是翠幽山翠云阁中修道之人,我是阁中的大师兄,后来我们那里遭遇到孔雀精的屠杀,我翠云们阁上上下下五十多人,被杀得只剩我一人,还好我命大逃到了那山中密林中,才逃过一劫,后来我们那翠云阁就荒废了,我下了山,而后隐姓埋名,开起了青玉猎妖门,收了江湖各路弟子,以图消灭那孔雀精给我师父和师弟他们报仇,只可惜自从那件事后,那孔雀精就从玉宁县蒸发了一样,后来我打听到最近有个叫王世强的人,他说他在西启山中看到过孔雀精,我随后亲自一个人秘密去找,但是找遍那座山也没见孔雀精的踪影,我只好又去王世强家找他问有没有骗我,后来他给我说不告诉我,他还说他知道我的一些秘密,想去县衙揭发我。”
  
  李迈城道:“什么秘密?难道你有把柄在他手中吗?”
  
  钱掌门叹息道:“是啊,我与那县太爷小妾有私情。”
  
  李迈城道:“这私情这种事,王世强是怎么知道的?”
  
  钱掌门答道:“我与县太爷小妾在他家屋后的西启山幽会被王世强偷偷看到了,而他还把这事透露给他两个酒友,也就是我后来杀的那两个人。”
  
  李迈城叹息道:“哎,居然是这样,我想问你,你是怎么和县太爷的小妾好上的。”
  
  钱掌门答道:“县太爷的小妾一直对猎妖师很崇拜,就经常来我青玉猎妖门,后来慢慢就认识了,我见她颇有姿色,就动了心,一来二去,就好上了。”
  
  李迈城道:“那你为什么杀人,偏偏要嫁祸给孔雀精呢?”
  
  钱掌门答道:“因为孔雀精真的存在,你们要当心,她很厉害,她一直蛰伏在玉宁县,以待时机,这次你们大汉使团来了,我想她是要重现江湖的时候了,她真的很可怕,当年我翠云阁中尽是武功高强的修道之人,被那孔雀精带的小妖,几乎斩杀殆尽,所以这些年我开这青玉猎妖门,可是一心想消灭那孔雀精,奈何我由于一时贪恋美色,而铸成大错,所以才落到这个下场,最后我还希望你不要把这事传出去,我愿接受死的惩罚。”
  
  李迈城答道:“好的,钱掌门,我保证。”
  
  钱掌门最后虚弱地说道:“迈城兄,帮我转达一下,我死后,我青玉猎妖门掌门之位传给周义德,他是个不错的人才,我相信他,还有让他们不要忘了屠灭孔雀精的遗志。”
  
  李迈城点头道:“好的,钱掌门,我答应你。”
  
  李迈城说完,钱掌门就微微地闭上眼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