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域降魔记 > 第069章 角斗场

第069章 角斗场

 推荐阅读:
  在那角斗场中,当那些老虎、雪豹、犀牛、鳄鱼,这些野兽放出来的时候,现场的观众热血沸腾着,一个个欢呼呐喊着。
  
    那些老虎、雪豹越来越逼近苏城旋、武世通、陆展哲、白萧言他们。
  
    见那雪豹越来越近,苏城旋随拿着长剑冲过去砍杀着那雪豹,这时另两头雪豹也围了过来,三头雪豹把苏城旋围在了中间,武世通看到了,见苏城旋处境很危险,随用斧子砍杀那些老虎,而后从虎群中冲出来,去砍杀围着苏城旋的雪豹。
  
    只见武世通一斧子砍向其中一个雪豹,顿时砍中那雪豹的头部,而后鲜血直流,那雪豹随倒地挣扎着,苏城旋见此随拿着剑砍杀另一头雪豹,一剑刺中一头雪豹的胸膛,顿时那雪豹就倒地不起,流着血哀嚎着。
  
    而杜金决则从箭筒中抽出几只箭,而后把箭上弦,再拉弓猛地一射,顿时那几只箭就射了出去,一只箭射中了一头老虎的大腿,一只箭射中了雪豹,还有一只箭射中了犀牛。
  
    那大腿被射中的老虎随往杜金决冲过来,鬼烈看到了随拿着大刀冲过去,去砍杀那冲过来的老虎,一大刀下去,直接把那老虎杀死了。
  
    而陆展哲则拿着大刀去砍杀那爬过来的鳄鱼,一大刀砍下去,那鳄鱼皮太厚,居然砍不动,白萧言见此,随拿着两个大锤子赶过来帮忙,他抡起大铁锤猛砸到那鳄鱼头上,直接把那鳄鱼给砸晕了,陆展哲见此,随拿着大刀砍向那鳄鱼头部,把那鳄鱼砍死了。
  
    白萧言正锤击着那鳄鱼,这时边上冲过来一头犀牛,那犀牛用角直接来顶白萧言,白萧言见此,随迅速飞起来,骑到那犀牛身上,而后抡着大锤,让那犀牛载着自己奔跑着,去锤击那些老虎和雪豹猛兽。
  
    苏城旋拿着长剑继续砍杀着那些老虎和犀牛,而他身旁的几个参赛勇士,则直接被一头高大的犀牛撞过来,直接被撞翻,而后那老虎冲过来,直接把那几个参赛勇士咬伤,那几个勇士被咬的伤势很重,纷纷扔下兵器,往角斗场角落一个弃赛台撤去,最后那几个勇士由于被老虎咬的伤势各种,纷纷弃赛投降认输了。
  
    那角斗场中,那第一组的勇士们与那些野兽勇猛地战斗着,他们打得是那么惨烈,那些猛兽有的被砍杀,哀嚎着,而有的参赛勇士则被猛兽撕咬,伤的很重,而退到那弃赛台投降认输。
  
    渐渐地,第一组参赛的勇士已经有八位参赛选手由于被猛兽攻击受重伤,纷纷弃赛投降,那样剩下的十二位选手成功jinru十六强。
  
    而那些被猛兽咬伤的参赛勇士,则被抬下去被宫中御医救治着。
  
    薛明辉见那角斗场中还剩十二位参赛勇士,随大喊道:“角斗之巅,第一组比赛现在结束。
  
    ”
  
    随后大量的城防军jinru那角斗场中用铁链套住那些猛兽,而后把那些野兽都一一制服,一头头被关回了笼子中,而苏城旋、武世通、陆展哲他们则一个个累得满头大汗,使劲地喘着粗气,他们扔下兵器,相互拥抱着庆祝jinru前十六强,而那看台上的百姓也欢呼喝彩着,为那十二名jinru十六强的勇士加油呐喊。
  
    随后薛明辉将军大喊道:“百姓们,都静一静,现在我宣布第一组角斗之巅比赛jinru十六强的勇士分别是苏城旋、刘泽野、鬼烈、武世通、金拔海、杜金决、田不悔、陆展哲、魏司谋、白萧言、李庭凯、周陌白。”
  
    苏城旋听到自己已经进十六强了,非常欣喜,他随回头向看台上的师父张骞,还有使团的兄弟们招手。
  
    而金西晴随挥着手,为他喝彩。
  
    渐渐地苏城旋随第一组参赛的勇士们一起下去了,他们也回到看台,准备观看第二组参赛勇士的比赛。
  
    而这时第二组参赛的勇士们一一jinru那角斗场中,他们每个人选了一把自己拿手的武器,而李迈城则选了一把长剑。
  
    李迈城拿着长剑做好迎战的准备,而其他的勇士则一个个拿着兵器等着那些妖兽从那角斗场笼子中放出来。
  
    而看台上的白若雪大喊着:“迈城,加油,迈城,加油,我爱你。”
  
    李迈城听到若雪在给他加油呐喊,随用手给了若雪一个飞吻,而后挥舞着手,向若雪招手。
  
    而这时薛将军随大喊道:“第二组角斗之巅比赛,现在开始。”
  
    当薛将军说完,那角斗场的笼子就打开了,这时从那笼子中冲出了青煞玄蛇、火麒麟、战象、大雕还有藏獒精。
  
    而那大雕足有三四米高,有六只,战象有五头,还有三头藏獒精。那些猛兽迅速地冲过去,撕咬着那些勇士们。
  
    只见那青煞玄蛇直接冲入那拿着兵器的勇士阵中咬死一个个勇士。
  
    而李迈城见那青煞玄蛇也太猛了,随飞到一个战象身上,而后骑着那战象砍杀着其它飞来的大雕。
  
    而这勇士阵中另一名叫梁信延的勇士则拿着长戟去猛刺那藏獒精,而那藏獒精咆哮着,狰狞地冲过来要咬梁信延,李迈城见此,随骑着战象赶过去,一剑刺中那藏獒精,就把那藏獒精刺死了。
  
    而这时那火麒麟喷着火,烧着那些拿着兵器的勇士,一个个勇士被烧着,而后往那角斗场旁边一个浅水潭中跳。
  
    而苏城旋看着李迈城在那角斗场中与那些妖兽打斗着,很揪心,也很紧张,他感到这第二组勇士面对的妖兽也太难对付了。
  
    而那战象在那角斗场奔跑着,踏伤一个个参赛的勇士,那些大雕则抓起一个个勇士而后飞得老高,再把他们摔入那水潭中,这时那青煞玄蛇则爬到那浅水潭中去咬那些勇士。
  
    那些勇士被青煞玄蛇咬的遍体鳞伤,随一个个爬到那弃赛台投降认输,渐渐地那角斗场中参赛的勇士越来越少。
  
    李迈城拿着剑继续砍杀着那些妖兽,这时那头火麒麟随冲过来,而后喷着火要烧李迈城,李迈城则飞着,而后拉住一只大雕的爪子,而后用力爬到了那大雕的背上。
  
    那大雕随使劲地挣扎着要摆脱李迈城的控制,而这时那青煞玄蛇冲过来,要抓住这乱飞的大雕,李迈城见此,随飞起,往那青煞玄蛇背上飞去,那玄蛇见此随扭头就要逃,这时李迈城随猛地往前一跃,而后骑到了那青煞玄蛇的背上。
  
    那些观看的百姓看到这一幕,非常震撼,随大声欢呼呐喊着,一个个大喊着:“角斗场之王、角斗场之王、角斗场之王”
  
    洺王看到这一幕也非常惊讶,随不自觉地鼓起掌来。他一鼓掌,那些雪中盛月宫的大臣、将军也鼓起掌来,而雪乐公主见李迈城骑着青煞玄蛇那么威风八面,也特别心动,她心想若是他最终获得第一名,成为角斗场之王多好啊。
  
    雪乐公主正开心地想着,这时白若雪见李迈城那么威风随大喊道:“迈城,加油,迈城,加油,迈城,我爱你,迈城,我爱你”
  
    雪乐公主一听有个美丽的女子在喊着爱李迈城,心里有点不开心,随对身边的洺王说道:“父王,你看那看台上的那个女子,她也太放肆了,居然和我争那个英俊潇洒的李迈城。”
  
    洺王随说道:“雪乐公主,其他勇士,你都可以选,唯独不可以选李迈城,他已经有妻子了,那女子白若雪就是他的妻子,我打听到她可是西连国的公主,咱们还是不要招惹她。”
  
    雪乐公主听到这随惊讶地说道:“父王,原来那女子是李迈城的妻子,她真是太幸福了,能够得到李迈城所爱,真是上辈子修的福分。”
  
    洺王随说道:“我的宝贝公主,好好看比赛,别提其它的了。”
  
    雪乐公主随撒娇地说道:“好的,父王,孩儿遵命。”
  
    随后雪乐公主继续看着李迈城骑在那青煞玄蛇背上,拿着剑砍杀着那些大雕,还有战象们。
  
    而其他参赛的勇士有的被大雕啄伤,有的被战象踩重伤,有的被火麒麟烧伤,还有的被藏獒精咬伤,他们纷纷地逃到那弃赛台退出了比赛。渐渐地场上,还剩下四名参赛勇士。
  
    薛将军见还有四名勇士了,随大喊道:“第二组角斗之巅比赛,到此结束,最后jinru十六强的勇士是张浩强、李迈城、郑州光、梁信延。”
  
    随后大量的城防军士兵jinru角斗场,把那些妖兽用铁链绑住关回了笼子中。
  
    而李迈城、梁信延他们四个勇士,一个个累的满头大汗,有的满身溅的血,而其他看台上的百姓则欢呼雀跃着,为这四名jinru前十六强的勇士欢呼呐喊。
  
    那些百姓欢呼喝彩了一会儿,随后薛将军大喊道:“我现在宣布第三项角斗之巅比赛到此结束。百姓们一日后,再来此相聚吧,让我们观赏第四项角斗场之王的比赛。”
  
    角斗场看台上的百姓,听到这都欢呼雀跃着,他们拍手呐喊着,呼喊了一会儿后,他们随渐渐地退场散去了,而李迈城则回到看台,与白若雪拥抱在一起。
  
    而白若雪投入李迈城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他,而后深情地亲吻着李迈城。
  
    而这时退场的雪乐公主看到了白若雪亲吻李迈城这一幕,很不高兴,而后板着个脸,回宫去了。
  
    李迈城和白若雪继续在那角斗场看台上使劲亲吻着,而张骞和苏城旋他们则先回宫中休息去了。
  
    而这时陆展哲来了,他看到李迈城和白若雪俩在亲吻,随赶紧回避。
  
    李迈城看到陆展哲突然回避,随停止了亲白若雪,而后对她说道:“若雪,你先回宫吧,我找展哲兄说几句话。”
  
    白若雪随点头说道:“好的,迈城,那我先回宫了。”
  
    随后白若雪就走了。
  
    而这时李迈城随上前去把陆展哲喊回来,他对陆展哲说道:“展哲兄,怎么有事找我,你怎么不回宫休息呢?”
  
    陆展哲随说道:“迈城兄,现在这角斗场比武大赛前十六强已经出来了,我现在有种预感那雪染峡谷的妖怪就在这十六强名单之中,但是我还看不出是哪个?”
  
    李迈城听到这随说道:“展哲兄,你多虑了吧。那雪染峡谷,是那么神秘,那雪染峡谷的主人不会那么傻,竟敢来这盛月城的角斗场大赛来自投罗网的。”
  
    陆展哲随说道:“迈城,你要相信我说的话,我想我的预感是对的。”
  
    李迈城随不解地说道:“展哲兄,我看你也是修道之人,我想知道你在哪里修的道,可以说给我听吗?”
  
    陆展哲听到这心里若有所思,想了一下随说道:“展哲兄,实不相瞒,我是在昆仑慕士山的昆慕门修道的,我师父是慕天道人,昆迈道人和天山道人都是我的师叔,而且我昆慕门中,我还有六位师兄,他们的武功特别高强,我们七兄弟中,我是老七,我的功夫最差。”
  
    李迈城听到这随惊讶地说道:“展哲兄,你说昆迈道人和天山道人是你师叔,他俩我都认识啊,昆迈道人以前帮了我们使团很多忙,而天山道人则擅长炼丹,我们手中的连氏璧,就是他炼出来的长生不老丹。没想到在这盛月城,居然可以遇到他们的师侄,真是好巧。”
  
    陆展哲随说道:“是啊,真是很巧,以后你们去西域,路过昆仑慕士山,可以去我昆慕门做客哦,我们那有上好的好酒款待你们。”
  
    李迈城道:“好的,展哲兄,一定,一定。”
  
    陆展哲随说道:“迈城兄,对了还有一事,你可知这盛月城中有一圣器,那圣器,天下共有七个,具体是啥,我不太清楚,但是听人说,集齐那七件圣器,可以撖天地,就是大战天宫中的群仙,也可以一决高下。”
  
    李迈城听到这很震惊,随说道:“天下居然有这么威力的圣器,我居然是第一次听说。”
  
    陆展哲随说道:“迈城,你可知昊天上帝的儿子青岚太子吗?我听人说,昊天上帝,已经派他来人间把那七件圣器找回去,以防那些圣器,落入奸人之手,那样天下就会不安宁了,就是天宫,也变得不太平。”
  
    李迈城听到这随说道:“原来还有这等事,以后我再去天宫,定当问问天宫的神仙,那七件圣器,到底是何物?”
  
    陆展哲随说道:“好的,那迈城,别的就不多聊了,马上就是角斗场第四项比赛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李迈城随说道:“好的,展哲兄。”
  
    随后李迈城就出了那角斗场,回去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