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域降魔记 > 第041章 神秘水怪

第041章 神秘水怪

 推荐阅读:
    土拨鼠精在梁辰信家里津津有味地吃着东西,李迈城则看着他,然后问道:“土拨鼠精,你可知那些老鼠精和蝗虫精可有卷走这水白镇的人。从去年到今年,这镇上可是失踪好多人呢?”
  
      土拨鼠精随说道:“真的吗?我还头一次听说呢?”
  
      李迈城听到这感觉有点奇怪,随说道:“那好吧。”
  
      而土拨鼠精吃了会儿那些馒头和鱼肉,渐渐地都吃饱了,而后他就领着李迈城他们七个师兄妹一起向阔宾山出发。
  
      他们腾云驾雾飞着,渐渐飞过一片片田野,只见那大片的庄稼地里的麦苗和菜苗都被那些蝗虫给糟蹋了,李迈城边飞着,边四处看着。
  
      这时飞在最前面的土拨鼠精指着前方一片高山说道:“迈城,我们快到了,前方那山就是阔宾山。”
  
      李迈城随眺望着前面的大山,只见那阔宾山郁郁葱葱,树林很茂密。他随迅速飞到那山腰停下,而后拿着诛影剑砍着那地面。
  
      这时山神出来了,见李迈城在此,随说道:“施主,有什么要问小仙的呢?”
  
      李迈城随说道:“山神,你可知这山中有个大老鼠精和一个蝗虫精。”
  
      那山神想了一下随说道:“确实有,就在那阔宾山的山顶妖洞里,不过他们可凶残的很,你们千万要小心啊。”
  
      李迈城随说道:“那多谢山神,谢谢你提醒。”
  
      那山神随捋着胡须说道:“施主,那没啥事了,我就先回了。”
  
      随后那山神一溜烟就不见了,而周啸天、白若雪、土拨鼠精他们则飞来了,他们飞下来落在这里。
  
      周啸天随问道:“大师兄,你找到妖洞了吗?”
  
      李迈城随说道:“我刚问了山神,他说在那山顶一个洞中就是那些妖的老巢。”
  
      周啸天随说道:“那我们就去山顶找那妖洞吧。”
  
      李迈城随说道:“那好的,大家分散开去找吧。”
  
      随后李迈城他们八个人就分开,飞往那山顶的各个方向寻找着妖洞。
  
      李迈城飞上山顶,在那山顶四处盘旋着,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妖洞的石门。
  
      这时周啸天看到快到山顶的地方,有个大石头,只见那大石头巨大无比甚是扎眼,他觉得很怪异,随向李迈城喊道:“大师兄你快来看看,这有块大石头很特别。”
  
      李迈城听到后随迅速飞过去,看到那距离快到山顶的地方,确实有快大石头,这时锦鲤怪也过来了。
  
      李迈城随说道:“锦鲤,你快用大锤砸这块大石头,看有啥动静没?”
  
      锦鲤怪随点头说道:“好的,大师兄。”
  
      随后锦鲤怪就拿着大锤子狠狠地砸着那大石头,砸了几下后,顿时那石头突然自动移开,露出了一个大洞口,而这时从那洞中出来了大老鼠精和蝗虫精,而他们后面还跟了很多老鼠小妖和蝗虫小妖。
  
      李迈城看到那些妖怪出来了,随拔出诛影剑厉声说道:“大胆老鼠精,还有蝗虫精,你们居然在这水白镇到处兴风作浪,破坏百姓的庄稼粮食,还他们都大半年没吃上面粉和大米了。”
  
      那大老鼠精随哈哈大笑地说道:“是啊,这又能怎么样。”
  
      李迈城随说道:“那水白镇失踪的人是不是在你们这。”
  
      大老鼠精随笑着说道:“破坏庄稼地,我们承认,但是人口失踪,说实话还真不是我们干的。”
  
      李迈城随感到疑惑,随说道:“那这白水镇还有其他妖怪吗?”
  
      那大老鼠精随说道:“有啊。”
  
      李迈城随赶忙问道:“他们是谁?”
  
      那大老鼠精随说道:“无可奉告。”
  
      李迈城见那大老鼠精甚是讨厌,随气愤地说道:“大胆老鼠精,还不赶快从实招来,不然我现在就拆了你妖洞。”
  
      那大老鼠精随说道:“随便你拆,就看你有这本事拆不。”
  
      李迈城一听,就感觉那大老鼠精甚是嚣张,随对其他师弟师妹说道:“众师弟师妹听令,攻破这老鼠洞。”
  
      随后李迈城、周啸天、苏城旋他们就拿着剑砍杀着那些老鼠和蝗虫小妖,而巨猿怪和锦鲤怪就围砍着那大老鼠精,白若雪和金西晴则追着那蝗虫精砍着。
  
      他们打斗在一起,打得是难解难分,这时从远处突然飞来好多蝗虫,那些蝗虫所过之处都遭到了大量的啃咬破坏。
  
      李迈城见那蝗虫群飞得越来越近,随拿着诛影剑冲入蝗虫群中砍杀着,只是那蝗虫群太过密集,李迈城在蝗虫堆中也遭到了啃咬,被咬的满身是血,苏城旋看到大师兄受伤,随拿着青龙剑前去解围,只是当他一进入那蝗虫群,也被咬的身体流着血,浑身都感到疼。
  
      周啸天看到那蝗虫群甚是厉害,随大喊道:“大师兄,我们快逃吧,不要恋战了。”
  
      李迈城听到这随迅速飞出那蝗虫群,而后往阔宾山的山脚飞去。金西晴和白若雪见此也迅速飞离开这里,而那大老鼠精和蝗虫精还在后面紧紧地追着,李迈城见那些妖怪也太疯狂了,随一边用剑砍着那些蝗虫群一边后退飞着。
  
      只是那些蝗虫群太厉害了,直接把李迈城给围住了,疯狂地咬着李迈城。
  
      李迈城一边挥砍着,一边逃着,只是那些蝗虫太厉害,李迈城直接被咬得浑身是血,晕了过去,直接从空中掉下来,跌入那阔宾山下的长依河中。
  
      白若雪眼看着李迈城跌入了那长依河中,随迅速飞过去跳入水中去救他。
  
      可是跳入水中后,那水中好多水草,根本不见李迈城的踪迹,苏城旋看到了,也迅速跳入水中去寻找,可是也是没寻见李迈城的影子。
  
      而那老鼠精和蝗虫精见李迈城他们好几个都跳入河中了,随停止了追赶,又飞回到了山顶的鼠王洞中。
  
      在鼠王洞里,蝗虫精随说道:“老鼠大王,我从我飞回来的蝗虫小兵处打探到,大汉的使团已经进入了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而且那有长生不老的连氏璧,也正在他们手中,而他们现在住在一个叫梁辰信的渔夫家中,而那使团中有几个厉害的高手,就是刚才与我们交手的那几个。”
  
      老鼠精听到这后随说道:“那现在正是个好机会,我们趁他们还没缓过劲迅速把那连氏璧抢过来。”
  
      蝗虫精随说道:“那好的。”
  
      随后老鼠精和蝗虫精就亲自出马迅速飞往水白镇的梁辰信家,他们刮起一阵巨大的黑风,迅速就把张骞、甘夫,还有几个使团的士兵抓到了鼠王洞中。
  
      而那山脚下的长依河中,白若雪和周啸天、苏城旋、锦鲤怪他们还在水里使劲寻找着李迈城的踪迹。
  
      而这时土拨鼠精坐在岸边看着他们在水中寻找着,一直寻找不到结果,随大声对周啸天喊道:“啸天,你们不要找了,没用的,是找不到的。”
  
      周啸天听到这甚是奇怪,随上了岸问到土拨鼠精:“你为什么那么说,难不成这河里还有妖怪,把我们大师兄抓走了。”
  
      土拨鼠精随说道:“是啊,那水中的妖怪,连那老鼠精都怕,蝗虫精都怕,你看他们见我们跳入水中都停止了攻击。”
  
      周啸天随不解的说道:“那这水中到底是何妖怪。”
  
      土拨鼠精随说道:“我听山中的小妖说过,说这长依河中有个怪物,谁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而且你也听那老鼠精说了,他说那些失踪的人不是他抓的。”
  
      周啸天随说道:“我就不信他个邪,这水中有哪个妖怪是大得过龙王的,还这么故弄玄虚,从来不肯露面。”
  
      土拨鼠精随说道:“啸天,听我相劝,还是让你的师弟师妹们停止寻找吧,我建议你们还是找些神仙帮忙吧,以你们之力是打不过那老鼠精、蝗虫精,还有那河中神秘的妖怪的。”
  
      周啸天听到这想了想,觉得土拨鼠毕竟生活在这里很久,说的还是有道理的,随对锦鲤怪、苏城旋他们喊道:“师弟师妹们,不要找了,我们先回梁辰信家吧,我们得找些神仙来帮忙。”
  
      白若雪听到这很不甘心,随气愤地说道:“你们要回,你们就回吧,反正我会留下来继续在河中寻找迈城的。”
  
      周啸天见劝不动白若雪,只好带着苏城旋、锦鲤怪、土拨鼠精他们回水白镇了。而只有金西晴还陪着白若雪帮忙寻找李迈城的下落。
  
      周啸天他们几个迅速地飞着,飞过一片片田野,渐渐飞到了梁辰信家,可是回来时,发现梁辰信家的院子里一片狼藉,而梁辰信则在院子里发呆。
  
      周啸天见这院子这么乱肯定出啥事了,随对梁辰信说道:“辰信,我们回来了,我师父他们还好吧。”
  
      这时梁辰信悲伤地说道:“啸天,你师父和使团的几个士兵被妖怪一阵黑风刮走了。”
  
      周啸天听到这瞬时间感到崩溃了,随说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梁辰信随说道:“就是在刚刚不久。”
  
      周啸天听到这感到不知所措,随也瘫坐在院子里在想着办法。
  
      这时苏城旋说道:“啸天,我们还是找神仙来帮忙吧。”
  
      啸天随说道:“那我们得找谁去。”
  
      苏城旋随说道:“我听说天宫中养的有神猫,专克老鼠,我们何不把他请来,还有火德真君可以喷火,也可以用来对付那些蝗虫,而水德真君善于用水,我们可以让他从水中揪出那神秘的妖怪。”
  
      啸天听到这随说道:“就请这几个,恐怕不好对付他们吧,何不把二十星宿的亢金龙和角木蛟也请来,这样就好对付那水中的神秘怪物了。”
  
      苏城旋一听感觉说得很有道理,随说道:“那好吧,那咱们就启程出发吧,让锦鲤怪和土拨鼠怪在这院子里保护着其他使团的士兵,而我们就去天宫中去请那些神仙。”
  
      啸天随说道:“好的,那就这么办。”
  
      随后苏城旋、周啸天、巨猿怪他们就腾云驾雾飞往天宫,去请神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