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尊归 > 544

544

 推荐阅读:

  又过了一会儿,先前留在天枢湖畔的十几位外家弟子也都已接到了传信,回到了惜时轩中。
  沈逸兰师叔一轮针灸施展过后,方无漪的药也已经由其他同修们煎制好,端了过来。
  方无漪此时昏迷不醒,喝下汤药本是不易。但这一点点小事,还难不倒有修为在身的修士。
  沈逸兰一指划过,盛在瓷碗中、已经凉至恰好的温度的汤药,便凝成一道水流,由瓷碗中盘旋而出,灌入方无漪口中。
  见这一碗祛邪清毒的汤药已经一滴不剩的尽皆灌入了方无漪口中,沈逸兰终于松了一口气,带了顾明珠与顾辰风、顾宁玉一起出来,转身关上了房门。
  等在门外的众外家弟子们,便听得逸兰师叔说了一声:“方无漪已无性命之忧,大家不必担心。”
  而后,他就在院落中施展术法,幻化出一只纸蝶来,盘旋飞舞着上了半空,向北方飞去。
  ——却不知这纸蝶是要送信去何处了。
  沈逸兰又嘱咐顾宁玉去将方无漪在摇光湖附近的山谷中身中剧毒的事情禀告给顾宗主知晓,又安排身为方无漪同修的男弟子们四人一组,轮流在惜时轩这一间东厢房门外看守。
  再又在惜时轩院落周边布设下一道用于防护的术法结界,沈逸兰这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让等在惜时轩院落之中的众人都回去休息。
  在惜时轩东厢房门外值守的任务,沈逸兰只安排了男弟子们,并未将今年人数尤为稀少的女弟子们计算在内。苏星月等几位女弟子们也就跟随顾明珠回了水云间。
  同修突然于沧澜山这本有道家阵法结界布设的地界里中了剧毒,这等事情多少还是让周明双有些害怕。夜里,便来到苏星月房中一起睡。
  周明双洗漱罢,推开了苏星月房门的时候,苏星月也刚刚沐浴过,正在将长发擦干。
  二人相视一笑,周明双便转身关了房门,很自然地接过苏星月手中的巾帕,为她将满头青丝细细地擦干。
  而后,还要等头发彻底晾干才好睡觉。苏星月便坐在床边一把太师椅上,将一头长发舒舒展展的散着,兀自坐在那太师椅上轻轻摇晃,眼神放空,显见着是在出神。
  周明双坐在床边,原是想继续手上一件刺绣的女工,但只绣了几针,便觉今日心中有些浮躁,难以继续。
  ——这刺绣的技艺,重在专注、耐心。若是心情浮躁之时非要动针线,非但绣不出什么好的花样,反倒很容易一不小心就被绣花针扎了手。
  周明双便将手中刺绣的一方丝帕放下了,收好在一旁那整整齐齐堆放在一处的几十个大箱子之中专门用来放这些针线布料一类物件的箱子里。
  看了看面前的苏星月似是正在出神的样子,周明双微微一笑,唤道:“星月,星月!——在想什么呢,这样出神?”
  苏星月听得这一声唤,方才回过神来。亦是微微一笑,轻声答言道:“其实不曾想什么。只是近日这一番考校下来,总觉身上疲乏得紧。——似乎也不只身上,好像连心里都疲乏得紧!”
  “我也是呢!”周明双点了点头,伸手在她自己腿上敲了敲,“不只这全身上下腰酸背痛的,便是心里也总觉有些心浮气躁,连我近来最喜欢的刺绣都做不下去了!”
  “哈!”苏星月闻言一笑,言道:“你倒有精神,还想做那刺绣的活计呢?我这会儿可是连动都懒得动。——若不是今日午后这一番考校,在七星湖附近跑来跑去的,回来后就实在很想沐浴一回,我简直想回来水云间之后倒头便睡,全不管其他。”
  “是呢。”周明双闻言,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呵欠,“今日着实有些累了!等你头发干了,咱们就早点儿睡下。”
  转而想起刚才在惜时轩院落中沈逸兰师叔说给大家放三天假的事情,周明双又有些欢快雀跃起来,“好在明日、后日、大后日都不用去惜时轩修习,明日咱们可以想睡多久就睡多久。我想着,这三日里就可以把手上这一方丝帕绣好了,还能有许多时间可以在沧澜山中随意走一走、逛一逛。听说这边好玩的地方、秀致的景色可还有许多呢,咱们都还没去过呢!”
  苏星月笑言道:“听你说这话,真不觉着你累了。——不过,说的对。今日走的有些远,功法气力上的消耗也甚剧,难免觉得疲惫。待夜里好好睡上一觉,应该也就歇过来啦!这几日难得放假,咱们倒要好好想想都去哪里走走才好。”
  转念一想,苏星月复言道:“不过今日方无漪中毒之事一出,恐怕娉婷姑姑与明珠姐姐是不许咱们随意独自外出的了。”
  周明双听了这话,点了点头,“是呢!方无漪这件事情可真有些蹊跷。我记着咱们来沧澜宗之前,父亲说过沧澜山周边这一片地界都是由顾宗主带着沧澜宗几位前辈一起精心布设下的,寻常的妖魔鬼怪之物应该根本进不了沧澜山这一带才对。莫非……方无漪身上的毒,不是受了什么妖怪的侵袭,而是被其他修士下的毒不成?”
  苏星月想了想,答言道:“这却也说不准。《三界风云录》的编撰者当年一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可谓闻名天下。可见这江湖之中,人们之间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本就是极为复杂的纠葛。很多时候,甚至根本没有什么规矩可循、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方无漪出身名列武林六大家族之一的青州方家,又是方家上下公认的这一代的承继之人,他身上背负的种种恩怨纠葛,怕是很难以全然理清的了。若说是有人在沧澜山境内对方无漪下手,虽说咱们听闻了这样的事情难免要感叹一回这人的胆量未免也太大了,但这样的事情,想来也不是什么十分稀奇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苏星月却是微微地摇了摇头,话锋一转,复言道:“但这也只是猜测之一。另有一种可能,就是方无漪身上的毒是中了什么自身本有毒性的妖物的毒,也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