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遗落沧桑 > 第四百零八章 笨猪

第四百零八章 笨猪

 推荐阅读:

  “嗯嗯嗯”茉儿点头如捣蒜一般;
  这男人啰嗦起来,比女人还要麻烦,诡岩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掩一一离开,茉儿便对彩兰抬了抬手,她的手才刚有动作,彩兰就来到了身边,扶着茉儿往回走;
  茉儿对彩兰不像对掩一他们那样亲近,回来的一路无话,被困意席卷的茉儿回到内室,蒙头便睡;
  花解惑的事就留待明日再行处理吧,她累了,困了也倦了;
  细心的彩兰为茉儿捏好被角,这才捏着手脚走了出去,当她走出房门之时,丑时也已过半;
  昨日晨曦卯时是她伺候殿下起的身,没人比她更清楚殿下为何会累得倒床便睡;
  彩兰一走出内室,迎面便碰到位不速之客;
  那人一点礼貌规矩也不讲,走上前来拉着彩兰便问“殿下歇息了?”
  “是”彩兰冷漠说话的同时,顺便厌弃着将那人放在肩上的双掌推开,她最讨厌的便是被陌生人如此对待;
  被彩兰视作陌生人的‘红袖’一点不以为意,她的心情也完全没被彩兰刻意回避的动作影响;
  “临睡前,她就没跟你说些什么?比如说什么时候方便见我”红袖着急上火的询问道;
  古女茉儿让她办的事情已经办妥,可她一回来却没瞧见弱白踪影;
  原以为弱白跟随古女茉儿一起出了府,没想到古女茉儿已经回来,弱白却还是杳无信息;
  红袖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古女茉儿到底把弱白藏在了哪里;
  大概是因为被噬魂咒所控之故,她在君王府里全然闻不到和弱白有关的任何味道;
  该不是这女人过河拆桥?把弱白给杀了吧?
  要真如此,她就算拼个鱼死网破,也要让古女茉儿血债血偿,红袖恨恨的想;
  “没有”彩兰丢下这两个字就走,一心想要摆脱红袖纠缠;
  应酬红袖看的完全是殿下面子,殿下说过红袖会是她的侍婢,所以她不敢太过怠慢;
  不然......那日她怎么对付诡岩的,今日亦可在红袖身上演练一遍;
  “你知道弱白去哪了吗?”无奈之下,红袖只好低声下气乞求彩兰;
  红袖突然放低姿态,哑着嗓子带着哭腔与她说话,终于打动了‘铁石心肠’的彩兰;
  彩兰驻足下来,仔细看了一眼红袖,再次转身离去;
  不过这次她临走的时候,给了红袖一个肯定的回复“我只知道殿下派他出去做事,其他一概不知”
  “谢谢”红袖由衷感谢道;
  弱白安好,她便安心;
  在彩兰身影消失的同一个地方,很快再次走出一名侍女,她走路的步伐与说话的语气都与彩兰极为相似;
  至于这君王府里的侍女是不是都是这一个德行红袖就不太清楚了,这也不在她关心范围;
  与那位侍女擦肩而过的一瞬,红袖被一丝不太善意的目光吸引,顺着看去,视线刚好与那侍女对上;
  那侍女可没彩兰那么大度,极度不满的与红袖互相行了个礼貌之礼,然后,愤然道“彩兰姐姐说了,今夜你与我一起,为殿下守夜”
  “我?”红袖左右回望了一圈,再不确定的指着自己鼻子道;
  “不是你是谁”那侍女很是不耐烦的翻了一个白眼“赶紧跟上,我可没功夫等你”
  红袖未可置否的莞尔笑道“不去”
  “你敢这么和我说话?”那侍女蛮不讲理的怒瞪红袖一眼道;
  “你说呢?”红袖不怒不恼,温和道;
  “你.......”红袖一番激言,彻底将那侍女惹怒,气急之下她竟上前一步,想要给红袖一个响亮的耳光当作教训;
  可当她刚走出一步,便被眼前所见惊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站在她面前的红袖虽然一直笑的很无害,但她只用了一秒时间便让眼前侍女分清了主次;
  这天下,除了古女茉儿能把她使唤,别人谁都休想狗仗人势将她奴隶,门都没有;
  她才只在这名女子面前稍稍展示了一下狐尾,就把人吓成这样,她倒要看看藏在背后看好戏的那群人是何感想;
  想要再她面前立威,他们实在太嫩;
  “为殿下守夜的事,只能劳烦妹妹多费心心思,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红袖迈着优雅的步子,一步步往心苑门外走;
  “你就不怕殿下明日怪罪?”那名侍女虽然害怕,但还是不死心的追出去了几步;
  红袖娇笑着才回过头,那名侍女又被吓得退了好大一步,后怕的拍了拍胸脯;
  “殿下那里我自会去说,不劳妹妹挂心”话音落,红袖身形就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那名侍女就连眼都没来得及眨,红袖就已身在了心苑大门之外;
  她若是还是从前的红袖,这名侍女哪里还能活着看到明天太阳升起;
  想拿她立威也要拧得清时局,古女茉儿交代她诱惑花解惑这事才完成了一半,剩下一半还要等古女茉儿睡醒说了才算;
  要不是怕花解惑对她起疑,她怎会半夜三更等花解惑睡着,才来心苑问询弱白近况?
  不知死活的东西,就算她屈居在古女茉儿之下,也轮不到他们这种下人对她指手画脚,一群笨猪;
  红袖踏出心苑才刚走了两步,居然迎面碰上了君王府现任主人古一兮;
  古一兮见到红袖,第一时间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你就是红袖”
  “是”红袖恭敬的对古一兮福了福身,笑脸相迎道“妾身参见王爷,王爷有礼”
  在对待古一兮的时候,红袖可不再敢摆出什么架子,这个男人与古女茉儿同等重要;
  “免”古一兮对红袖高抬了一下大手道;
  “多谢王爷”红袖徐徐站直身子,就是不敢直视古一兮双眼,她也不知为什么,这个男人给她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又想不起是在哪见过;
  而且面对他的时候,她的手突然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胸中也像压着一块大石般喘不过气;
  红袖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心中那股不适之感压下,但她怎么也控制不了抖动的双手;
  首次见面,为了不在古一兮面前失了仪态,红袖只好将手放到背后以做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