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预言家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基因蛊虫

第三百一十七章 基因蛊虫

 推荐阅读:

  秦鹰把尽量可以揣摩出来的密码,逐一写在了他的记录本上,随后锁在了抽屉里。
  这个房间除了初夏,助理,导演,其他人是不会过来的,比较安全。他想尽快把文熙家里的事情帮助办好,然后就着手这件事情。
  实验室。
  “此地是民国时期的一个建筑,如果推算的没有错误,在民国之前建造的。然后进行了维修与修缮,延续到现在,具有一定的历史开发研究价值也不为过。”张旭在容晴背后款款的说着。容晴听得见他呼吸的声音。
  “所以他真实的年龄是超越65岁,穿着中山装也不为过。”
  “你很聪明,所以这把钥匙就在你的手上,不是吗?”容晴将红酒杯递到他的眼前。张旭却立刻就接过来做了一个一饮而尽的姿势。
  “不许喝!你是猪头吗。”容晴伸手将酒杯打翻。
  不料此物,这看起来豪华的玻璃杯,掉落在地竟然一点碎渣都没有,完整无缺,竟然还有弹跳之感。
  “不是红酒杯,里面的也不是红酒。”容晴索性叫将书包打开,把刚才给张旭看的基因蛊虫倒在手心里一部分,洒在了这地上的“红酒”之内。
  蛊虫非常贪食,猛喝了好几口,体积逐渐膨胀,张旭故意作呕状:“好端端一个小姑娘,整天研究这些乌七八黑的东西。”
  “生病在床上的不是你妈。你当然会这么说。”她从书柜旁边找到一把镊子。挑着这蛊虫,借着电灯微弱的光线看着。
  蛊虫吃饱的时候,肚子是透明的,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红酒。
  “是一种膨胀性的能量。根本就不是实物类的,所以也不会有灰尘。”
  “容教授都教你了什么。为什么在班级里给我们讲课的时候,我觉得很正常,可是从你这女儿嘴里说出来的,感觉都不是这个地球上的。你太颠覆我的思维了。”
  张旭陪着她一起蹲下来查看这令他作呕的蛊虫,不知何时作呕之感也消失了,闻到一股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这对着电灯泡的蛊虫竟然奇迹般的变成了飞沫。散发出这种特殊的消毒水味道。
  “解药……原来这就是基因蛊虫的解药。”容晴忽然欣喜若狂地抓着张旭的手臂。
  “不,容晴你清醒一点。这东西,它是起到膨胀作用的,你如何把这膨胀作用的东西,注射在你母亲的身体之内,给她当解药呢,你现在就是救母心切,千万不要乱来。”张旭看着情绪激动的容晴。
  “但是已经接近解药了不是吗?它能让这基因蛊虫消失。”
  “可是现在已经被你打翻在地上。就算注入你母亲身体之内,这里面有大量的细菌,而且药量也不够。”
  张旭努力控制住容晴颤抖的肩膀。
  “傻丫头,只是接近解药,不是吗!我知道你救母心切,可不能急于一时!”
  容晴大喘气若干秒,总算恢复了平静。堪比警探般剔透的目光又一次重现,张旭吓得连忙收回双手。
  容晴拾起来红酒酒杯,双手用力揉搓。
  “这东西,应该不是刘贺明教授研究的。”
  “何……何以见得。”张旭努力陪笑。
  “酒杯的质感,乃是1258学院动力科学研究组最近研制的一种高能黑科技材料。丙烯塑料胶。由此可见,刘贺明不可能在失踪之后用此物装那类似的红酒。”
  “容教授给你这女儿一定开了小灶……”张旭听罢,醋意连连。
  “小灶谈不上,母亲只是让我多学。家里游戏机也没有,电视也只让看新闻还有科学频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四周。
  “那就是肥皂剧也没有得追了吧!”
  “肥皂剧……那要浪费多少泡沫。”她轻启朱唇,算是笑了。
  不远处桌面上,一副白色手套。
  容晴警惕性的拿起来,看上面没有灰尘。桌面也是干净的出奇。似乎有人故意摆上这手套,因此显得尤为突兀。
  “有问题吗?”张旭又魂游似的出现她背后。
  “戴上。”她转身。
  “我?”
  “就是你。”手套拍在他结实的胸脯上。
  张旭略带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不必了吧……这毕竟是死人的东西。”
  手套却从他怀里抽出,容晴戴在了手上。
  “为了救你妈妈你当真不要命了。”
  他欲伸出夺下来戴自己手上,却发觉此物已经牢牢固定在容晴之手。
  “这刘老头临死了还放这么个东西,万一是个木乃伊布条同类的,岂不是把你给捆绑了。”
  “我倒宁可是木乃伊,还有研究价值。你看这手套,固定在我的手上,就缩小一圈,似乎在冥冥之中,认定了我是它们的主人。”容晴翻看桌面下的抽屉,毫无所获,除了几张老教授生前留下来的奖状,再无其他。而有的奖状却用钢笔写的,笔记也并不清晰。
  “这手套的材料。制成类似纳米科技的,这钢笔的笔记却是几十年前的。因此,我可以推断,刘贺明他提前掌握了超越的技术。”张旭伸出手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看起来像一个神探似的,思索着。
  “难道你以前没有发现吗?这间房间你应该来过。”
  “当然没有在意了。只不过替他们保管钥匙而已。只是因为今天陪同你来了,我才仔细的打量这房间里的一切。”张旭一脸无辜似的摊开双手。
  “对面。”容晴走到对面书柜旁边。看着有一块板子似乎有切割的痕迹。使劲推开,竟然是第二扇门。
  而她惊讶的发现,有一只蜘蛛丝碰触在她的手套之上竟然消失。
  这手套与蛛丝化合,容晴目前因母亲的事,却无意去揣测,只是使劲推开这扇门。
  此物犹如推拉门一般,门上有各种笔记和外文。门脸不大,甚至可以用狭小形容。。
  容晴勉强挤了进去,而张旭不得不弯下腰费力进去。
  “之前主任把钥匙给我的时候,就是在扇门之内,没有想到我这段时间没有过来,这里面空气有点浑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