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脑太监 > 第782章 戏弄

第782章 戏弄

 推荐阅读:
    独孤漱溟微眯明眸,任由紫光飘上天子剑。
  
      紫光一碰天子剑,瞬间把天子剑染成了紫色,纯净无瑕的冰剑变成了紫玉剑。
  
      “嗡……”轻鸣声中,紫玉剑便要脱离独孤漱溟的操纵,朝着两老者飞去。
  
      “嗡……嗡……”
  
      如万千蜜蜂齐飞声中,紫玉剑一会儿朝两老者飞去,一会儿朝独孤漱溟飞回。
  
      两边好像拔河一般。
  
      袁紫烟蹙眉,没急着出手。
  
      她能感受到庞大的压力,不过依她现在的修为,天子剑已经不致命。
  
      独孤漱溟轻轻点头:“果然有几分玄妙。”
  
      “砰!”闷响声中,天子剑忽然迸射出一串紫芒,乃是天雷之力。
  
      这一道紫芒是她小洞天所藏。
  
      一团紫气袅袅升起,脱离天子剑升到空中散开,消失无踪。
  
      “啊!”魁梧老者惨叫,脸色煞白如纸,双眼涣散,遭受了重创。
  
      “孙师弟!”削瘦老者断喝。
  
      魁梧老者似没听到,双眼仍旧涣散,仿佛神魂跟着紫气飞到了天外。
  
      袁紫烟轻轻一拍魁梧老者后背。
  
      “噗!”魁梧老者喷出一道血箭,身子如烂泥般下滑。
  
      袁紫烟又一拍他后背。
  
      他陡的笔挺,僵立如棍。
  
      袁紫烟哼一声道:“什么驭龙宗,什么执天令,这便是你们的本事?”
  
      削瘦老者看一眼师弟,见其恢复清醒,只是委顿不堪随时要昏过去。
  
      知道这是执天令反噬,并无大碍。
  
      他沉声道:“佩服,是大月皇帝吧?”
  
      “我是独孤漱溟。”
  
      “天子剑绝对挣不脱执天令的操纵,陛下是别有奇功。”削瘦老者道。
  
      独孤漱溟轻颔首:“确实如此,你这执天令确实玄妙,不知其心法到底是什么?”
  
      “你想得到我们执天令的心法?”削瘦老者露出一丝笑容。
  
      独孤漱溟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哈哈哈哈……”削瘦老者忽然大笑。
  
      独孤漱溟妙眸淡淡看着他。
  
      削瘦老者大笑道:“陛下不觉得这太过异想天开了吗?”
  
      “你们的执天令对我是无效的。”独孤漱溟淡淡道:“既然无效,怎就不能交易了?凡物皆有其价,你难道觉得执天令乃无价之物?”
  
      “不错!”削瘦老者收敛笑容,沉声道:“执天令乃是天下第一等奇功,当然是无价之物。”
  
      “那用天下第一等奇功交换,如何?”独孤漱溟道。
  
      削瘦老者皱眉看着她。
  
      独孤漱溟道:“况且,你们的心法也并不太玄妙,只有三十六句口诀吧?第一句是观天之道,执天之行……”
  
      “住口!”削瘦老者断喝。
  
      他脸色大变,死死瞪着独孤漱溟:“你怎知我执天令的心法?你到底是谁?!”
  
      天下间知道执天令心法者,只有驭龙宗的驭龙使,甚至驭龙宗的寻常弟子都不知。
  
      独孤漱溟笑笑:“放心吧,我并不是驭龙宗弟子。”
  
      “不可能!”削瘦老者咬牙道。
  
      独孤漱溟如果不否认,他还不会想起这一茬儿,独孤漱溟一提,他便半信半疑。
  
      难道这独孤漱溟竟然是驭龙宗的驭龙使?
  
      或者是哪一位驭龙使流落在外,将心法传与她了?
  
      独孤漱溟笑了笑:“其实我只知道前面六句,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心为枢机,气为仆从,神为天机,剑为地合,至于后面的,却是……”
  
      削瘦老者冷冷道:“你可是见过别的驭龙使?”
  
      “没有。”独孤漱溟摇头道:“只是在一本书上见过吧,忘了是哪一本书了,是哪个残卷吧。”
  
      “不可能!”削瘦老者死死瞪着她妙眸。
  
      独孤漱溟妙眸清亮深邃,宛如清泉所致的无底深潭,清泠泠冷沏沏。
  
      独孤漱溟道:“你们不换的话,那便算了。”
  
      “……你要用什么换?”削瘦老者哼道。
  
      “你们的性命。”独孤漱溟微笑道:“两个驭龙使的性命,应该足够了吧?”
  
      “呵呵!”削瘦老者发出不屑冷笑。
  
      独孤漱溟看向强撑着不昏迷的魁梧老者:“既然你们如此忠义,那朕就成全你们了,紫烟。”
  
      “是,夫人。”袁紫烟答应一声,一掌拍下。
  
      魁梧老者直挺挺倒下,气绝而亡。
  
      “你——!”削瘦老者眼睛顿时瞪大。
  
      袁紫烟淡漠看着他,仿佛看一个死人,倏的一闪到他身后,一掌拍下。
  
      削瘦老者眼睛一闭。
  
      但他发现自己竟然没陷入黑暗,仍活着,霍的睁开眼睛,发现四女正盯着自己。
  
      他发现自己能动了。
  
      “你……”削瘦老者难以置信。
  
      还以为自己再劫难逃。
  
      已然在迅速回忆生前的种种,有什么无法割舍,眼前闪现着一张张笑脸。
  
      尤其是自己的儿子。
  
      虽然已经近百岁,却武功低微,没有继承自己的智慧与资质,只是一介庸人。
  
      可再平庸也是自己的儿子。
  
      “可想清楚了?”独孤漱溟淡淡道:“你自己的性命与执天令的心法相比,孰轻孰重?”
  
      “……来吧。”削瘦老者缓缓道。
  
      “罢了,既然如此,那送你上路吧。”独孤漱溟摆摆玉手。
  
      袁紫烟一闪。
  
      削瘦老者倏的消失,下一刻已经到了大殿门口,便要挑帘离开光明殿。
  
      “有趣。”袁紫烟笑道。
  
      “砰!”削瘦老者忽然倒飞回来,身体在空中闪烁着紫光,护身罡气汹涌澎湃。
  
      即使如此,他还是被震得头晕眼花,四肢发麻。
  
      “去吧。”袁紫烟出现在他身后,一掌拍下。
  
      “慢着!”削瘦老者断喝。
  
      但袁紫烟并不理会,玉掌已经临体。
  
      削瘦老者只觉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他悠悠醒来时,恍惚间以为已然到了另一个世界,已经死去。
  
      周围清山绿水,空气清新宜人,深吸一口,肺中的浊气尽去,身体恢复轻盈。
  
      他扭头看去,魁梧老者正茫然扭头四顾,然后盯着一处瞧。
  
      他顺势望过去,袁紫烟正站在一丈外,笑吟吟打量着他们,好像猫在看老鼠。
  
      “你……”他顿时明白自己还没死,又被吓了一回。
  
      这一回是彻底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
  
      “你待如何?”削瘦老者咬咬牙:“要杀便杀!”
  
      自己这是被玩弄,并不意味着就能活命,活够了还是要杀自己的。
  
      这女人一看就知道是杀人不眨眼的。
  
      袁紫烟轻笑道:“你真想死?”
  
      “死得其所!”
  
      “咯咯咯咯……”袁紫烟娇笑道:“你真以为自己死了,就能得到好名声?”
  
      她轻轻摇头道:“我会散播出去消息,说你们出卖了驭龙宗,泄露了执天令,你的后人会有什么结果?”
  
      削瘦老者脸色阴沉欲滴水。
  
      她挺佩服这削瘦老者与魁梧老者的,竟然能挡得住圣女的奇术,不能完全读取执天令的口诀。
  
      PS:更新完毕,昨晚竟然没能发出去,不知道抽了什么疯,早上才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