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世皇妃乱世情 > 第四九二章 莫名跟踪

第四九二章 莫名跟踪

 推荐阅读:

  赵辉说道:“大哥,你可别这么说,我舍不得你走...宝庆也一样,她就是小孩子性格...!”
  方中愈点头,“我知道。我也舍不得你们,但是...哎...”抬头间看到了赵府东侧的一片空地,“这块地是谁的?”
  赵辉摇头,“我也不知道...是啊大哥,你可以在这儿建所宅院,也是分开住,还可以时常来往了!”
  “嗯嗯,我也是这个意思,等我打听打听的,把他买下来...”
  两个人在二仙桥分手,方中愈直接来到抚司,抚司人员都来恭喜祝贺,除了王天卫和杨仲昆的人。
  方中愈知道只是因为王、杨二人跟自己不对付,他倒是不介意那些人曾经围攻追杀过自己,还主动跟他们打招呼。
  也看到了白朗,王天卫死了他也就不用忌讳了,上前施礼问候。
  方中愈抓了他的手说道:“我得好好谢谢白兄才对,若不是你我也不能找到玉玺,从而回到京师。”
  白朗摇头,“袁大人,还是那句话,我敬佩你的为人,愿意追随你。”
  “好,那就不说谢字...!”
  世间有跟多种情,父子情、兄弟情、男女情,还有他二人这种正义情;其实这种情是最难得的,没有血缘、没有利益关系,仅凭为人而惺惺相惜,是最纯洁的情。
  方中愈跟众人打了圈招呼,然后进到大堂去见庞英,一见面就给庞英跪下了,“师父...!”
  “快起来...”庞英立刻离座,“回来就好。”
  方中愈一个头磕到地上,“师父,我对不起您,徒儿不孝...。”
  “哎!说什么话呢!”庞英拉起他,说道:“那不是形势所迫嘛!你不砍伤我,我怎么放你走?”
  “到底还是徒儿伤了恩师...”
  “中愈,为师看你不是迂腐之人,何必纠结这些小事?”庞英拉了他的手打量他,点头道:“看起来更成熟了一些,听到你回来了我从心里高兴啊!”
  “谢谢师父,我也经常想起您。”方中愈问道:“师父,当初放我走,您没受到什么牵累吧?”
  “嗯...没有什么。”庞英没有说实话。
  实际上他是纪刚的亲信,否则也坐不到北镇抚司镇抚使的位置,纪刚深知他武艺超群,当年没拿住方中愈很是训斥了他一番。
  又找了多个参与围攻的人询问,详细了解方中愈逃走的过程,好在方中愈当真砍了他一刀、庞英装得又很像那么回事,而且还有宝庆公主搅和,纪刚才不了了之。
  但是昨天早晨纪刚跟方中愈动手,立刻便认出他使的是追魂刀法,回去后立刻招庞英去查问。
  这件事情是瞒不过去的,庞英便说当初看方中愈人品好、能吃苦、人又聪明,便教过他一些刀法,却坚不承认收徒一事。
  方中愈见他说话有些犹豫,便知道没有他说的那样简单,叹气道:“师父,都是我连累了你。”
  庞英笑道:“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我吃的朝廷的粮,再说我不还是镇抚使嘛!只是...你以后可要多加小心了。”
  “我知道师父...”
  庞英让人击鼓聚众,点过卯说道:“袁中愈官复原职,想来大家都知道了。
  圣旨中还有一款,就是钦命袁中愈彻底追剿铁血盟,凡抚司人员皆听袁千户调遣,违者便是抗旨不尊!”
  众人齐声答应,唯有杨仲昆气得眼珠子冒火,心里忍不住暗骂:这孙子运气真好,竟然弄了玉玺回来。奶奶的,王天卫算是白死了,老子这一刀也白挨了。
  方中愈自然看到他一脸的愤愤不平,心中暗想:还不服气?等着瞧,老子哪天非宰了你不可!
  庞英遣散众人,独留下方中愈,问道:“王天卫死了,你看谁补这个百户的缺合适?”
  方中愈想了想说道:“师父,让我说白朗比较合适,他本就是总旗官,为人也仔细,再说他一直跟着王天卫,也容易服众。”
  “哦...”庞英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会提宋英杰或者俞方舟,看来你真是成熟了。”
  他哪里知道白朗早就是方中愈的人了,这时提他方中愈也是报答恩情,而且又名正言顺。
  庞英接下来问道:“你打算怎么查铁血盟?有圣旨,你可以调动所有锦衣卫。”
  方中愈答道:“师父,铁血盟那些人行踪诡秘,我得先搞些消息,再琢磨怎么对付他们。”
  “嗯,这种事情谁也比不上你,你就放手干吧...!”
  “是,师父。”方中愈辞出大殿。
  刚一出门玉簟秋就从殿侧走出,“中愈,我跟你一起查铁血盟。”
  “你...?”方中愈犹豫了一下,他总怀疑她跟铁血盟有瓜葛,怎么会让她参与。
  他脑中一转,说道:“当然,不过我还没想好怎么查,等我想好了再说吧!”
  “好吧!你说话可得算数。”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方中愈往外走,玉簟秋一直跟在后面。
  方中愈停下来,“玉大人,你跟着我干嘛?”
  “当然是查案子了。”玉簟秋看着他,“不是刚说好的吗?”
  “可我现在不是去查案,我要回家休养,等我养好了伤再说。所以...别跟着我了。”
  “嗤...”玉簟秋白了他一眼,撇嘴走开,“以为谁愿意跟着你似的。”
  方中愈摇头苦笑,他先去补领了把绣春刀,然后离开抚司骑马直奔应天府。
  要想查消息就得找雷鸣生,应天府的那些白役抓人不行,查人什么的却比抚司弟兄强多了。
  走在熟悉的大街上,心中难免感慨万千。他也不着急,信马由缰,心中思绪难平。
  走着走着,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总觉得有人跟着自己。方中愈装作不知,暗中观察了一番,却又没发现什么。
  邪门了!这种感觉离京师之前就曾经有过,那次应该是倭寇,难道说那家伙还没有走吗?
  或者是换了人?毕竟他仇家太多,铁血盟、纪刚、朱高熙、朱高燧,这些人都想弄死他,也都有可能跟踪他。。
  虽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但是那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奶奶的!老子到底看看你是谁?再过半条街,方中愈索性拐上一条僻静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