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物系统之悠闲乡村 > 第九十章 蜘蛛捕食

第九十章 蜘蛛捕食

 推荐阅读:

  陆星宇到山间锄了几担沿阶草种在鹅卵石小路的两侧。
  几天过去,这些沿阶草度过了适应期,长得生机焕发,小木屋旁的多肉植物也是,长势喜人。
  就是植物源力不见有什么变化,果真如植物系统所说的增长非常缓慢。
  陆星宇不时去看看,惦记了几天后,叹了一口气,决定不再每天盯着它看了。
  王叔给小木屋做的桌椅好了,陆星宇过去王家,跟王叔一起把它们搬了过来,放到屋里。
  “王叔,你先坐会儿,我去烧壶水,顺便把茶壶茶杯拿来,喝上一杯,体验一下这感觉。”
  陆星宇进睡觉的屋子烧了一壶水,回来时后面跟了两个小尾巴,小乖和球球,自从小朋友们上学去了,没人陪它们玩了,两只就格外黏着他。
  方木桌放在小木屋的中间,两侧都有开着的窗户,一边的窗户往外看是大棚,另一边的窗户往外看能看到菜地。
  “你们俩真懂享受,在这里喝茶啊。”村支书迈步走了进来,笑着打趣道。
  “范叔来了,坐。”陆星宇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村支书喝了一口,环视了一圈,点头赞道:“小宇,你这小木屋和门前的小路整得很棒,看着漂亮还有情调,视野开阔,坐在这里喝茶,享受。”
  “可不,小木屋一做好,最近好受游客的喜欢的,城里人生活节奏快,他们肯定比我们更喜欢坐在这里悠闲喝茶闲聊看景的生活。”
  王叔给租地种菜的游客做木牌,很大一部分游客会在他干活时坐在院子里,一边亲眼看木牌的制作过程一边跟他聊聊天,知道他们特别喜欢小木屋。
  “外面的菜地也搞得有模有样了,多亏了小宇才有现在发展的模样啊。”村支书往窗外看去,感慨地说道。
  “范叔,王叔,你们看看我脸皮是怎么变厚的?”陆星宇伸手拍了一下右脸,笑着问道。
  “怎么变厚的?”村支书脸上疑惑,不太明白这个话题的跨越。
  “被你们夸厚的,已经练就了一顿夸奖下来,脸不红心不跳的本领。”陆星宇开玩笑地说道。
  “哈哈,你小子,好,不说了。”王叔摇摇头,无奈地说道。
  “我昨天去县里开会,我们村被表扬了,我坐着腰杆儿都挺直了,我们村都不知道多久没有收到过表扬了。”村支书满脸笑意地说道。
  王叔和陆星宇点点头,之前的白云村吧,要穷不穷的,要富不富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提起扶贫项目,有更穷的村子等着,提起大项目,轮不到白云村身上,也瞧不上白云村,地位尴尬。
  有很多像白云村这样的村子,但好在白云村现在有了一条好的路子。
  “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你们吃顿饭,叫上老方、老陆,还有嘉庆海松他们。”村支书又问道。
  村里的人大多都淳朴好相处,邻里之间也和睦,但涉及到钱财等一些利益的问题,受每个人所处的立场不同,见识不同,总会有不同的声音。
  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方叔、王叔、陆国杰他们是比较能为村子里的长远发展考虑的,能够理解村支书开展的工作,带头支持。
  “我都行。”王叔说道,一听村支书请的人,王叔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一点就通,不用说出来。
  “我也都行。”陆星宇跟着说道,反正他每天挺有时间的。
  “那就明天中午吧,来我家里吃饭,也不讲究去下馆子了。”村支书说道。
  “不用下馆子,家里很好。”王叔接了一句。
  王叔感觉底下有一股热气呼在自己脚上,低头一看,小乖趴在椅子旁边,张着嘴巴,呼出的热气都洒在他脚背上了。
  “小乖长得好快,比我家那母狗都大只了。”
  王叔伸手在小乖身上摸了一把,几个月前从他家里抱走的时候小小的一只,现在被陆星宇养得膘肥体壮的,毛发顺滑发亮。
  “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能不长得快,就是看着傻乎乎的,只长个儿,不长智商。”
  陆星宇朝小乖招招手,小乖立马爬了起来,仰起脑袋往他手心蹭,球球见了跟着走了过来。
  “是狗狗,又不是人,要什么智商,小乖很乖很可爱了,球球也是。”王叔瞧着两只说道。
  ……
  陆星宇往屋里走,刚巧见到草叶上的一只蚱蜢往上一跳,跳到了蜘蛛网上。
  看到一只大蜘蛛沿着网爬了过来,陆星宇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掏出了手机,点开了录像功能,录下来给没看过的人看看蜘蛛捕食的过程。
  “陆老板。”
  陆星宇转头看了一眼,是前几天说要过来的周阮玲到了,随口打了声招呼。
  “陆老板在录什么?蜘蛛?”周阮玲一眼看到手机上的录像红点开着,上面出现了一只爬动的蜘蛛。
  “怕不怕蜘蛛和蚱蜢?”
  “不怕。”
  “那你可以过来看,蜘蛛要捕食蚱蜢了。”陆星宇说着,视线转移回手机上。
  蚱蜢在网上挣扎了几下,没做挣脱,赶到的蜘蛛用脚推着蚱蜢滚动,蜘蛛网便一圈一圈地缠在了蚱蜢的身上。
  不一会儿,蚱蜢被蜘蛛网缠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没有了逃脱的能力。
  蜘蛛停了下来,围着食物转了一圈,蜘蛛可能不饿,并没有开吃,只把蚱蜢留在那里,自己跑到一边继续结网去了。
  周阮玲看完了全程,目瞪口呆,感叹连连。
  “不是说周末跟朋友一起过来,怎么提前来了?”陆星宇录完了,点开了白云村话题发了上去,才有空问道。
  “她们要上班,周末才有时间过来,我的工作自由嘛,先过来玩两天,我等不及要亲眼看到小木屋了,还有美丽的彼岸花。”
  周阮玲跑了过去,沿着鹅卵石小路走进小木屋,从窗户上探出了脑袋,朝陆星宇喊道:“这里喝茶真舒适,陆老板,我不客气了,泡茶去了。”
  “行。”陆星宇应道,看了看评论,浏览了一下白云村话题里的帖子。
  话题里依旧热闹,租地种菜的各种农场活动的帖子占了一半多,其它的都是些零零散散的游玩心得和游客随手拍的照片、视频。
  陆星宇看到一个热度比较高的,评论多的帖子。
  帖子篇幅很长,总结起来就是在夸小溪里钓上来的鱼味道特别好,让他念念不忘,配了几张他钓鱼的照片。
  评论里便开始讨论起钓鱼的问题,有一部分人描述自己钓上来的鱼味道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绝。
  有一部分人觉得白云村小溪里钓上来的鱼味道是好,但没他们描述的那么夸张,就野生鱼的味道嘛。
  画风两极分化,各自都带照片证明自己不是乱说,是真的在白云村的小溪里钓过鱼,吃到过的。
  然后就有人发现,说味道绝的都是在同一个地方钓鱼的,就在山脚下,大棚的旁边那段位置。
  我周末去白云村,我去实践一下,在山脚和村里的不同位置钓,对比就知道了。
  同一条小溪的鱼,味道怎么会不一样,还差别这么大?
  就是,我在下游钓的鱼就是山脚游下来的。
  都别争了,这个周末我也去,你们等着结果。
  ……
  陆星宇打开植物系统的地图看了一下,一旁的小溪里移动的红点很多,身上还带着暗淡的绿点,有点期待他们周末的实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