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狂升级系统 > 第630章 同心阁

第630章 同心阁

 推荐阅读:

  “白姑娘若是这么说,那便是要为难老夫了!”
  司马长风白眉一皱,冷冷的道:“本府探子早已盯上那徐非许久,自从他前日进入同心阁,便再也没有出来过。这几日整个磐安城都在传言,姓徐的少年已然和白青姑娘同居一室,形影不离。人尽皆知之事,还要来欺瞒老夫,岂非无趣?”
  堂堂司马家族家主,金丹境的盖世强者来杀上同心阁,早就像一阵风一样传遍整个磐安城,看热闹的人,已经从周围四条街道中黑压压的涌来,不知以多少计。
  但没有人敢靠近双方所处之地的七八丈内,只是远远的看着。
  司马世家行事向来蛮横,看热闹也有可能看出生命危险,大家当然不敢靠近。
  不过司马长风这么一说,不少人立即低低附和起来。
  “听说那徐非公子英俊潇洒,修为深厚,正是白青喜欢的对象!”
  “能逃得出白青手掌的男人,只怕还没有呢……”
  “估计那小子三天就要被吸干……”
  孙宁顿时心情复杂起来。卧槽自己只是向白青说的化名,竟然在这么几天就广为人知了。这并不要紧。
  要紧的是从这些人的话里说出来,自己完全就是被白青包养的节奏。
  我不服!
  还没见过能包养老子的妞儿!
  白青暗暗叹了口气,心头一阵羞赧。不知为何,不好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磐安城,并且为这些无知武夫津津乐道。
  事实上,以前被她打伤甚至斩杀的人,都是在安静的炼器房中对她生出色心,欲要图谋不轨……谣言产生后,这些人非但没有去澄清,反而默认下来,结果就成了今天这样。
  不同的是,以往和其他男子传出这些不干不净的绯闻时,白青心中总是恼怒无比。
  这一次,和……徐非,她非但没有惯有的羞恼,内心深处,反而有一些难以言说的窃喜和害羞。
  但表面看去,白青却是面罩寒霜的:“捕风追影之事,岂能轻信!司马家主这般辱人名节,不担心惹人非议,叫人难以信服么?”
  司马长风也为之语塞。的确,随意认定白青与其他男子有亲密关系,不仅非君子所为,更有长舌之嫌。
  他冷冷一笑,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一股庞大的气息,顿时如同一道有如实质的狂风,朝着同心阁众女席卷而去,冷声道:“莫要多做狡辩!同心阁若是顾念与司马世家多年友好之关系,就该交出徐非。若如不然,便是公然助纣为虐,仗势欺我司马家族!”
  金丹境强者恐怖的气息下,同心阁众女齐齐花容失色,面色煞白,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胸口气血翻腾。
  这还是司马长风以震慑吓唬为主,并不曾用了全力。若有意要伤她们,用不着动手,但是强大的武魂气息,就能让她们香消玉殒。
  “司马家主,向我们这些后辈出手,太过分了吧!”
  “你若有事,该找本阁阁主公孙大娘说道,向我们出手算什么本事!”
  “同心阁虽是女流,也从来不怕任何人欺凌,今天这梁子,我们结定了!”
  一众女弟子齐齐恼怒的娇斥起来。司马长风虽然金丹境强者,但对她们而言,远远没有那个淫贼来的可怕。
  话说回来,同心阁一贯高高在上,乃是连神兵殿都要退避三舍的存在。司马世家毕竟只是一个世家而已,众女怡然不惧,也在情理当中。
  “你们这群小姑娘不知天高地厚,也蛮不讲理,不知好歹!看来,今天只有得罪同心阁了!”
  司马长风冷然道:“对付你们一群女流之辈,老夫当然不会出手!玉煌,你去同心阁内瞧瞧,那徐非到底在不在。记住,大致寻找一番便好,千万不敢对公孙大娘的道场,有任何失礼之处!”
  围观众人听了,纷纷暗想真是条老狐狸,明明是要强行闯入同心阁搜查,却说的轻描淡写,如此冠冕堂皇。
  司马玉煌低喝道:“是!”
  下一瞬,他身形一闪,直接闯入同心阁。
  “站住!”
  “擅闯我同心阁重地者,视为对公孙大娘的大不敬,死!”
  众女齐齐娇斥,正要拦挡,却发觉身体像是陷于泥淖之中,已然难以动弹,周身袭来的庞大的压力,简直要令人喘不过气来。
  很明显,这是金丹强者不动声色施展手段,控制众女于无形。
  在金丹境强者面前,神海境的武者,和一个个稚童没有区别。
  司马长风的手段之下,唯一没有被控制的,是孙宁先前在聚贤酒楼见过的那名剑侍。
  公孙大娘座下有十三弟子,此外她又在大陆各地收留了一些无父无母又有天资的女童,抚养她们长大,而后成为同心阁的剑侍。
  剑侍并未察觉周遭不同,立即伸开双臂,拦阻道:“站住!”
  司马玉煌自然瞧得出家主之手段,对他唯一留下一人的动机,自是心领神会。
  下一瞬,司马玉煌似乎恰好拔出了的长剑,又恰好刺进了剑侍的心窝。
  殷红的鲜血从剑侍心窝中喷涌而出,她惨叫一声,带着剧烈痛苦的目光,呆呆望着雪亮锋利的长剑,软软倒地,直接死去。
  众女齐齐色变,谁也没有料到,司马世家竟是如此胆大包天,敢公然杀同心阁的人!
  但她们都被司马长风控制住,别说阻止,连说话的声音都无法发出。
  公孙大娘神龙见首不见尾,数年不曾现身,门人竟被人如此欺凌!
  司马长风对三孙子的手段,暗自点头。这么多儿孙中,他最喜欢的只有两个,不仅天赋不凡,而且心思灵巧,一点就透。
  一个是司马如玉,另一个就是司马玉煌。。
  司马玉煌眼里带着嗜血之色,皮笑肉不笑的道:“本公子万万没有料到,这位姑娘会突然冲上来!我失手将她杀死,绝非故意,真是可惜,可惜!待我从阁内出来,愿意奉上一笔元石赔偿。”
  言罢,一个飞身,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进入同心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