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三国之上将潘凤 > 第五百二十八章 铁甲罗刹

第五百二十八章 铁甲罗刹

 推荐阅读:

  史越那年攻下凉州,令姜维替自己寻补充蚩尤军的外族勇士。最后姜维找来五百外族勇士,能成姜维所创之军的勇士。
  黑铠重甲铁骑,从人到马皆是重铠,除马蹄外,全无死角。五人一队,铁索连之,手持加重大钺,观之而去,如护佛罗刹,军名“铁罗刹”。
  白茫之下,黑铠重甲,更令人寒。
  “外族的铁甲军?不对,似乎更可怕。”曹真已感受到其威压。
  “伯约脑子想的是什么?”史越对于铁罗刹没见几次,尤其是五百人的成军,一直都是交于姜维,毕竟他提出的。
  天下骁勇的虎豹骑见到这骑兵队,也心有怯意。
  史越:“起军,前进。”
  铁罗刹奔踏而起,此军一冲,宛如山洪之势。
  曹真:“这骑兵笨重不已,还靠锁链钩连,吾虎豹骑迅捷非常,且能被其伤之。”
  “起弓!先减其军势!”曹真令下,虎豹骑皆乃弓马娴熟精兵,顿时满弓箭阵起。
  “放!”“咻!咻!咻!”
  史越躲在铁罗刹军后,淡淡的看着,动也不动,也不下令。
  “当!当!当!”箭矢正击而来,铁罗刹继续冲前,人马皆重甲,敌攻难以伤之。
  曹真咬牙怒起,“起阵!左右翼围!”
  虎豹骑阵起,左右散开,趁包围势,枪击铁罗刹去。
  “杀!”长枪刺击,“当!”枪刃直击铁甲上,铁罗刹兵不为所动,继续冲前。
  “这!”虎豹骑兵惊惧,从未有过这般之事,已经是最大力出,居然还是不能击动敌人,那要如何为胜?
  铁罗刹冲至前方虎豹骑,挥大钺起,“倏!”猛击而下,“铿!”
  起防的虎豹骑兵直接被震退,而钩连铁罗刹的锁链从虎豹骑兵而过,“呜嗷!”锁链直接把敌马绊倒,骑兵落地,大钺再挥击下,一声惨叫。
  “全军散开!”曹真见势不对,敌比远想的还厉害。
  史越也没想到:“这么厉害的吗?”此前只见识了的几十人的铁罗刹军,而五百人仿佛铁城一般,坚不可摧。
  五人一队的铁罗刹,形成鹿角之拦,开始散布开,雪地之下,宛如铁蒺藜一般,魏军在中,难以动弹,开始无法成阵。
  “起阵!”曹真令喝。
  “将军不行啊!这铁甲军在各处拦堵,吾等中伤不了他,赶之不去,难以成阵!”骑兵报。
  曹真初遇此惨况,暂时也想不到可胜法子。
  史越提斧指道:“敌主将曹真在此,袭杀他去!”
  曹真闻声一颤,“退!退回山中,入山此军无用!”
  曹真调头撤跑,而铁罗刹已经盯上了曹真,虎豹骑冲前掩护,“大将军先撤!吾等退后!”
  “倏!”大钺挥下,重击虎豹骑,虎豹骑兵也是精锐,挡下攻击,“倏!”另一大钺挥来,“啊!”直接击杀落马。
  皑皑雪下,鲜红染尽。
  “曹真逃了!追!”史越大喊,奈何只能看着曹真骑兵渐渐远去。
  “这铁罗刹军行动太慢。”虽是在意料之中,不过也太慢了。
  不过,还是要追,第二步已成。
  虎豹骑灵敏,速行速退,不过为从铁罗刹之杀中救出曹真,损之过半。
  曹真一路回逃,终见后军。
  后军将士见曹真狼狈逃回,惊问:“大将军,前方可是遇诈?”
  曹真喘息道:“不算诈?但……”
  曹真望着后军人马,虽然大多兵力分军先行,断敌后路去了,但是这里的兵马应该足以胜那铁甲军,看敌之势最多五百人。
  “起阵,迎击敌军!”
  曹真重振军势,进发往前。
  不多时见前黑影重重,压城之势,奔涌而来。还未见过的魏兵突见此景,也生惧意,“这是何啊?”
  曹真:“吾等兵力远胜,起阵拦杀!”
  史越见曹真又起军阵来,兵马更甚,但是一眼便明,毫无战势,不堪一击。“冲阵,直突!”
  铁罗刹军刺钺出,百人成一排,直冲往前,势如破竹,无坚不摧。
  “拦下他们!”曹真令喝。
  魏兵强喊杀上,“啊!”惨声连连,直接被冲撞而亡,刀枪箭矢根本击不破战甲。
  后方魏兵见此况,已不管军令,回退离去。
  曹真怒斥:“不许退!”奈何普通魏兵根本不管,散逃去。
  “将军撤吧,回山之中,此军再强也无用!”一魏将提醒曹真,之前所言。
  曹真本以为后军汇合可胜,奈何还是要退。“退军!”
  魏军败退,慌逃不停。
  “天下第一的虎豹骑,终于真正的胜了。”史越叹声,还是难以相信,转颜一笑,“也就这一次,下一次对方定能想出胜策。”
  由于曹真败退,回往上蔡山中,此前受姜维鬼神乱策影响的魏军分队的与书没有及时送至曹真手中。
  各魏军分队,犹豫不决停军许久,就为了等曹真回书。
  “大将军的信书怎么还没来?”魏将急躁道。
  “将军,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按照之前军令,继续进兵,断蜀军后路!”一将士谏言。
  魏将忧虑,敌军兵力到底有多少,开始怀疑,“再等等,说不定过两日,大将军信报就到。”
  上蔡山中
  张苞、朱异二人领军回此。
  “曹真军不久就回。”张苞喜道。
  朱异:“我们的兵力,该怎么击退他回来?”对此,朱异不解。
  张苞:“迎战曹真的可是大将军,大将军出手自然是正面击败。这都不懂?”
  朱异:“也是。”
  张苞、朱异二人之军也同离去。不过并未走远,等曹真远离此后,二人又回此来。自然也是被山口魏军副将秦良得知。
  秦良:“蜀军回来了?才这么点人。”
  秦良见之,意有所谋,“敌人不多,可战。”
  张苞正和朱异显摆老将所知,突觉有异。
  “有敌。”二人同声而出。
  “蜀寇,还敢回此!”秦良杀出,袭杀往前。
  张苞和朱异各瞟了对方一眼,一声“驾!”,二人快马冲前,向秦良杀去。
  秦良见迎面而来二将,勇烈非凡,心有退意,“吾乃魏将……”
  “倏!”“啊!”一矛飞射,直击秦良下马。。
  “吁!”朱异勒马停下,惊奇不已,对看张苞,张苞呵呵一笑。
  张苞:“年轻人,汝要学的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