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三国之上将潘凤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鬼神兵法

第五百二十七章 鬼神兵法

 推荐阅读:

  豫州,汝南郡,上蔡
  “大雪漫山,敌军要躲更易。”曹真与众言军势。“蜀军能轻入此地,不仅是熟悉地势,还有人马不多。如今在此是前军,后军入境,还在路上。要灭敌,就趁此时。”
  “大将军所言,吾等一听豁然!”魏将道。
  曹真:“秦良,汝领三千兵往入此山口做哨探,蜀军后军若赶来,立报吾。”
  副将秦良:“是!”
  曹真又言:“其余各将带队人马往各路去,以分围之势,断绝蜀军逃路。……”
  曹真谋令下,各将行事而去。
  蜀军一处
  “正得风雪,可隐蔽而躲。吾军来此兵力有限,不能下寨,不然曹真主攻寨营定守不住。”张苞与朱异言如今形势。
  朱异:“知了。赵云、朱然将军在领后军,杀入境,援此。”朱异能看出张苞何样领将,一勇夫而已,还在面前装什么多智深明。朱异自认能独领一队,但是大将军却要自己随军张苞。降军之将,有怨难言。
  另一处
  “魏军封军而围,要断我们退路,看来曹真是知,我军真实状况。”姜维得探,魏军动向,与大将军商议中。
  “曹真有谋,自然难骗其久。想借天势瞒天过海,自然是不可能。准备起军,退出上蔡。”史越淡言。
  王平言:“大将军,看似不利,实则有利。曹真军下,最强勇乃是骑兵,此地山势,反而可限制敌勇。若是退上蔡出,将至平野之地,那时即使援军赶至,也无法敌之。要重创魏军,非此地不可。”
  史越点头,“恩,王将军,说得好有道理。但是,我就是要退。到时无路可走,怎办?深入豫州,本就是险策,如今被敌发现虚实,敌占上风,自然避其锋芒。”
  王平还是难同,“大将军吾此地吾熟悉不已,让吾领军出战定可借地势胜魏军。”
  史越:“恩,厉害。可胜一场,并无太大意义。”
  王平:“若是胜敌,敌下次战,定不敢轻出。吾援军就能趁敌空隙,赶到此处,那时军马汇合,曹真定败出上蔡。退往它地,扬州之危,可也解之。”
  “姜将军,汝怎看?”王平求援姜维,同劝大将军。
  姜维淡言:“吾遵从大将军之令。”
  史越:“那就退兵。”
  王平望着周遭将官,皆是大将军之人,无言离去。
  众将官也随离之。只剩史越和姜维二人。
  “他不会乱来吧?”史越忧心道。
  姜维:“应不会,王平将军乃那般人。”
  史越:“我也没法,军中到处是细作奸细,明谋可言,暗谋不可说。”
  姜维突然问:“张既那人,如何处置?”
  “张既?他随军到襄阳了,处置什么?”史越疑问。
  姜维:“吾是问,何时处置,大将军说此人乃司马懿内应。吾军现在和魏开战,据闻司马懿之兵从寿春起兵朝豫州来。那也就是和司马懿开战。恐……”
  史越皱眉疑虑道:“还不急吧,现在不算正式开战。我们对付的曹真,司马懿的兵都没到呢?且我都安排张既在襄阳,他怎么内应……”
  姜维:“吾只是提醒,仅此而已。下一次开战,定是一步错,全盘皆输。”
  魏军副将秦良兵埋伏于山口
  “将军,蜀军来了!”探子报。
  秦良闻声动向,心觉不对,“方向不对。”随看去,蜀军乃是从山出,不是从山入。“蜀军撤兵了?”
  秦良:“速报大将军去!”
  魏军寨
  “蜀军撤兵?”曹真闻报,思之,“敌将定是知我军知其虚实,所以趁早离去。”
  曹真大喜,“蜀军人马不多,撤逃方向乃平野。若是骑兵追击,定能皆势胜杀。”“通知各路分军人马,离此山出,至平野断蜀军之路。吾军骑兵快,他们逃不过。”
  “剩下人马再后随我,袭杀蜀军。”
  山中,魏军分军从各山口出,借骑兵之势,快赶至蜀军退路后。
  “大将军,蜀军行军脚印,没有错,他们出山了。”魏将看着地上踪迹得意道。
  曹真看去,“跟着踪迹追去,不必急追,敌恐会埋伏在前。若是出了山口都无伏军,可追击莫停。”
  曹真主军一路随踪迹,终于山,却未有蜀军伏击,且出山后,踪迹依旧。
  “虎豹骑,随吾追去,其余紧跟!”曹真大喝,最精锐骑兵尽出,一路奔寻。剩下步兵骑兵难以紧跟,一会就不见人影。
  魏军其他军出山,欲要断蜀军后路,正行一处,见前异样。
  “将军,前有异!”将士叫喊。
  魏将观之,前方风雪弥漫,难辨全景,隐约看见一群人,二十几个左右一队聚集一处,披发白衣,面目狰狞。为首在中,手执七星皂幡,飘于空中,隐隐天神下凡。
  魏兵见之,不知是人是鬼,“将军……那是何?”
  魏将怒道:“蜀军装神弄鬼,杀过去!”
  “杀啊!”魏兵叫喊杀去,一路追赶,却不知为何,追击不上,对面若隐若现的就在面前,飘忽不去。
  “是此处山神!定是!”此时军中惧怕之兵,慌喊道。一人乱起,军中很快乱起。
  魏将怒喝:“谁再乱言,斩之!”
  同样的情景,在其他出山追击的魏军中也现之,各军所见一模一样。魏军将得知它处也是这般,心生惧意,除了鬼神,且能同时出现在它处。皆犹豫停军,与书报曹真,在言行事。
  蜀军处
  “看看马车可有事!”蜀将提醒。
  王平见此景,疑问:“此乃诸葛丞相六甲天书鬼神乱策,驱六丁六甲,瞒天过海。汝怎会?”
  姜维淡言:“此乃丞相所留之书,军策记载。皆风雪或大雾之势,选百人出,二十四为一队,一人为首,以四马拉车,人装神鬼站于车上。”
  “保持忽近忽远之势,敌追于后,眼前所见乃是追击不得鬼神,久之必生恐惧。”
  王平叹声:“丞相军策之书,汝居然能看懂,还能做到。”王平惊奇是此,这些孔明都曾教过,一生所学留书也与他们看之。书所之字,都认识。连一起,看不懂。看得懂,做不到。
  “丞相后继有人!”王平心中莫名而喜。
  另一处,曹真率虎豹骑追击。“停!”曹真勒马停军。
  太过显眼,曹真不得不停。天地一片白茫之下,一点墨黑。
  “蜀军兵甲不是黑的吧?”曹真随口问了句。。
  将士回:“不是。”
  曹真:“但这就是蜀军,潘凤不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