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超级游侠 > 304

304

 推荐阅读:

  他不仅得不到家财万贯的叶信商会控制权,还痛失了朝廷的赏赐,风一安悔到肠子都出来了。
  “那个叫林萧的小子是否与秦雄一同离开叶风城?”与阴阳石失之交臂后,风一安眼中闪过了一抹寒冷的光芒,对着恭敬等待自己发话的中年人,淡淡的问道。
  “林萧并没有离开叶风城!”中年人回答道。
  “传令下去,严密监控各个城门口,只要他一踏出叶风城立刻回报!”风一安点了点头,语气瞬间就变得阴冷无比,袭向了近在咫尺的中年人,而中年人立刻抱拳领命退了下去。
  “小子,你毁了我两边都捞不到好处,又让得我儿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就算将你碎尸万段也难解我心头的恶气!”空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他一人之时,才隐藏在心底的阵阵杀气露在脸上,毫无遮掩的说出憋了一个多月的狠话。
  那场迎亲事件虽说过去一月之久,秦雄和叶珠儿也喜结连理,可风一安不仅失去了威望,最主要的还是他儿子面目全非的惨样,让得他将仇恨记在实力较弱的林萧身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另外两方势力倒显得平静了许多,不过他们的眼线也是被一一派了出去,显然是猜测到了什么,并且禁止自家的族人,门生过多招惹是非。
  一股风雨欲来袭的危机,在另外两家核心子弟中弥漫着…
  他们可不愿意将这个危险的信息传出去,毕竟他们在抢亲事件上捞不到半点好处,这个责任始终都需要人背起来的,至于让他们去当出头鸟,他们可不会真的去做。
  此时,不知道自己被瞄上了的林萧,正安心的呆在莫言的别院中,向着他向往已久的归真境迈开着一个个坚实的脚印,有着叶信商会的鼎力相助,以及莫言亲自出手为他提炼灵草药,让得他可以安安心心的吸收水灵石的灵力。
  一晃又是一个月从所有人眼前过去,没有给人们留下任何值得记忆的痕迹,若是有的话,就是那光秃秃的树干,以及越加寒冷的天气…
  “林萧,你真的不需要?”一间客房中,莫言双手负于身后,满是皱纹的脸颊略带些许笑意,他的目光凝视着盘腿坐在地上的少年,询问道。
  “我相信我自己能行!”林萧摆了摆手,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挂在他那未退去幼稚的脸颊上,当响起一道强劲有力的声音时,更说明他对自己的能力非常的自信。
  “那老夫就等待你的好消息!”闻言,莫言笑着点了点头,收起手中的一个玉瓶,随即,他不再打扰林萧冲击督脉,自顾自的离开了客房!
  这次,莫言是送一粒有助提升冲击督脉的灵丹,不过现在都是多余的,林萧坚持不收他非常满意。
  基本上许多达到了天灵师后期的武者,为冲击督脉会聘请一名三窍以上的药师提炼灵丹,增加冲击督脉的成功率,让得仅有一次机会的绝路多一丝把握。
  而灵药也并非是百分百能提升修炼者冲脉成功几率,它不过是稍稍的减轻少许痛苦,增加些许信心罢了。
  没有自信冲破绝境的人就算有着灵丹妙药辅助也会落得个废人的下场,究其原因还是那一颗提升成功率的灵药惹的祸。
  林萧选择不服用提升冲击督脉成功率的灵药都是拜秦雄所赐,秦雄冲击督脉时,可没有服用过类似的灵丹,仅仅依靠自身的承受能力。
  有了前者的引路,林萧若是示弱的话,他就难以追上秦雄的步伐,甚至会被抛得更远,连秦雄的背影都无法望见就已经落败,这是林萧不允许发生的。
  不愿矮人一头的倔强脾气,让得林萧觉得他绝对不能输给任何同龄人,哪怕是兄弟也不行!
  “督脉!”自己的好胜心让得林萧双掌瞬间握成了拳头,眼中吐露的尽是坚定的光芒。
  随即,他便是闭上闪烁的双眼,而浮动的心境在此刻缓缓的平复了下来,那股子自信犹如是需要埋藏多年才能让得酒劲更加浓密了起来,自信也越发的凝实。
  林萧努力这么久终于在这一刻要面临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前路是一片光明,后路却是一片黑暗,指引着他前进的只有那一条走不到尽头的钢丝绳。
  当身心合一时,林萧便是催动着体内的灵力犹如细水一般,缓慢的向着那紧紧关闭着大门的督脉流淌而去,触及到那软绵绵的封堵口时,料想的阻碍没有出现,非常顺利的涌入督脉中,这让得本就做好准备受挫折的他都是愣了一会的功夫。
  “不会这么简单的!”林萧回忆起秦雄冲击督脉的场景,抽搐的身子,以及苍白无色的脸颊,都一一让得林萧清楚他还没有遇到真正的生死关…
  当灵力涌入到督脉三厘米距离时,立刻就被一堵软而富有弹力的气壁给弹射回来,这让得林萧初次感受到棘手程度不亚于和人生死斗。
  灵力进入督脉之时,就没有放弃的机会,算是一场豪赌,赌自己的后半生的命运。
  “破!”林萧知道督脉不能强硬的冲击,只能是以压倒性的后援,挤压堵塞去路的气壁,腰间就隐隐作痛了起来,但这种隐痛还不足为惧,而他加大灵力的涌入促使气壁在不断增强的灵力面前出现变形,直至最后一刻一丝丝难以修复的裂痕,他心中不由的露出了喜色,立刻趁热打铁了起来,而他在心底强有力的呐喊了一声,随即,就见得气壁飞速破裂开来。
  一个接着一个气壁出现在林萧的意识中,并且在他井然有序的推进下个个击破,而这些气壁就犹如一个个阶梯,每上升一阶就要消耗一些灵力,当林萧冲过了三分之二的气壁时,那种隐痛开始加剧到连林萧都不得不重视的地步,现在林萧才清楚的感受到为何秦雄身体会颤抖,原来是越接近神经中枢,就会让得神经的反应强烈。
  此时,林萧脸上露出了些许凝重之色,走了大半仅剩下最后的三分之一,而那越加强烈的痛觉,让得林萧已经无法像先前那般轻松的凝聚全部的精力,就算能短暂的凝聚在一起,可当灵力缓缓推进的霎那间,牵动整个经脉的神经,就会轻易击散不少精力。
  但林萧还不至于被这小小的痛觉给吓得不敢前进,毕竟,没有后退的路可走,要么成为半身瘫痪之人,要么成为人中龙凤…
  “破!”林萧强忍着让得自己精神涣散的痛觉,使得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了几下,而他在心底默念了一声,那道阻碍他前进步伐的气壁不堪负重的破碎开来。
  忍得一时痛,方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这颗太阳是指引林萧前进的强者梦想的明灯。
  不知不觉又冲破了几道气壁,当来到一道看似透明的气壁跟前时,林萧刚一催动灵力靠近它一股股难以忍受的痛楚,从督脉瞬间就传播到全身各处,而他的精力在霎那间就涣散到一种一吹即破的地步。
  “要失败了么?”他面色苍白无血,身体不断颤抖着,而他却咬牙挺着不愿意就此妥协,使得他嘴里发出咯吱声,嘴角流出些许鲜红的血液,却无法打起精神来,他明知道仅需一步就成功了,可这一步却难住了他,让得他有了一丝沮丧涌入到心底。
  可就是这一丝沮丧的出现,激起了心中那颗绚丽夺目的太阳的强烈反应,它正散发着一股股勇往直前的信息,让得本就在痛苦中煎熬的林萧精神一震,涣散的精力被他瞬间就凝聚在一起。
  “给我破!”当林萧将精力拧成一股绳时,他短暂的感受到身体四周的痛觉消失了,而更让得他明白成败在此一举,想到此他立刻快若闪电般,操控着丹田内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到督脉中,当最后一丝灵力钻进督脉时,林萧在心中怒吼了一声,让得心跳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嘭!”当即,一道炸裂声在林萧身体某处响起,而后他感受到身子在霎那间轻松了无数倍,传出剧痛的神经也是悄悄的消失不见,让得林萧脸颊上的表情舒展了开来,他有种想倒睡在地上的冲动,那种痛入骨髓的情景还挥之不去。
  还未等林萧有所举动,就被从督脉中回流到中丹田的灵力给吸引住了,那团只有不到整个丹田百分之一的金青两色的灵力正剧烈抖动着,让得空空如也丹田爆发出强劲的吸力,使得林萧周身形成了一个个细小的吸盘,正贪婪的从天地间吸收属于他的灵力。
  “哈哈,成功了!”一个时辰飞速过去,从丹田中传出来的强劲吸力飞速减弱着,丹田内的灵力恢复到无意识的状态中,平静的占据着整个丹田时,林萧无暇检查丹田内的情况就仰天狂笑了起来。
  一道状若疯癫的叫喊声,使得苦等在此的奴仆们耳边响起,反倒被吓得浑身直哆嗦,其中一人急匆匆的前去回报,毕竟,莫言在离去时就吩咐过,林萧房间内传出什么动静都必须第一时间去通报他。
  在房间内,林萧眼瞳中充满了兴奋,为了成为归真境的强者,他耗费将近一个多月时间,还是在莫言等人的帮助下才缩短的,可其中的辛酸唯有他才明白。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啊!”当想起长辈们经常挂在嘴边教训小辈的话时,林萧倒是理解了其中的道理,没有付出何谈收获?现如今他能够踏足阴阳师之列,也不枉费在叶风城耗费半年的光阴。
  在十八岁前成为归真境强者足以让得林萧失去平静,心境犹如翻江倒海难以在短暂时间内恢复到以往平和中去的。
  “不知道我的是阳力还是阴力?”感慨一番之后,他知道自己已经是阴阳师的一员,可也有两条路让得他有些期待了起来。
  当他带着期待以及兴奋,将丹田内的灵力催动到手掌处,眼瞳瞬间就收缩了下来,随之又睁大开来,脸上本就有些喜悦的表情,在这一霎那间就凝固了下来,略带惊恐的神情,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又无法接受的东西,张着嘴巴连一直敏锐的思考能力都完全丧失了。
  “怎么会是这样的?不可能,不会的!”许久,一道惊恐的声音,终于从房间内传了出来,而让得外面的奴仆愣是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一会疯癫的狂笑,未过一会又惊恐无比,连反应的时间都不给就惊爆出一句。
  “咯吱!”与此同时,接到通报的莫言也是急匆匆的赶来,当他听到那一句略带惊恐的声音时,原本还挂着些许笑容的脸颊凝固了下来,而后,他快若闪电的推开房门,看着那个两眼无神,双手低垂在地面上,本就不安的念头,立刻让得莫言挂上了一抹惋惜。
  “废了?”莫言蹲下身来,轻声道。
  “莫言爷爷,你帮我看看,我这属于阳力,还是阴力啊!”这道满含关心的声音,促使林萧返回到现实中,而他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不可耐的将体内的灵力召唤在手上,略带期盼的说道。
  此刻,林萧手上有着一团金青两色的灵力看似不伦不类,并且它们两个颜色代表着不同的发展,金色属阳,青色属阴,本不可能会在同一个人身上发现两种互相排斥的灵力,可事实却走出林萧意料之外,而他惊恐也是于此罢了。
  “阴阳…”莫言一开始看着林萧将体内的灵力唤出来,让得他都是没好气起来,居然来个大喜大悲吓唬他,可当他定眼看向林萧手掌上的那一团金青两色的灵力时,顿时愣在了当场,张着嘴巴只念叨了两个至关重要的字眼,就没了下文。
  现在他才知道林萧为何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从出生开始人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灵根,灵根决定了武者的发展方向,如秦雄他就是拥有阳灵根之人,所以修炼出来的灵力是阳气,反之就是阴气,不过大部分男人体质强悍拥有阳灵根,女部分体质阴柔拥有阴灵根实属常理。
  可现如今,林萧却是阴阳共体!
  按常理而言,虽说有阴阳之和,可阴阳也不能共处一体,否则,将会让得武者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阴阳人,而阴阳人随时都有着暴体而亡的危险,这类人并不适合修炼一途更不会修炼出一丝灵力!
  可也有逆天改命之人拥有改命之法,就是中和两种灵力。
  “林萧,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无法孕育出灵气?”许久,莫言才回过神来,沉声问道。
  “嗯!”闻言,林萧飞快的点了点头,应道,他现在就是希望知道结果,至于莫言如何猜测出他无法修炼的事情根本没有考虑分毫。
  “天命不可违啊!”莫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莫言爷爷,您能告知我实情么?”听得那充满了无奈的声音,林萧心底一凉,已经猜测到了什么,但他不肯相信自己想到的,还强打起精神来,带着认真的表情,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