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灵愿:主神大人求放过 > 第三章 炮灰侄女的心愿 三

第三章 炮灰侄女的心愿 三

 推荐阅读:

  韩旭然带着李诗诗来到了她房间,这间房间布置的也很简单,屋里满满的书柜,上面都是关于绘画技巧方面的书籍,抽屉里大多塞着颜料和画笔,各种各样的都有,看到这些,显然原主是真的喜欢画画。
  前世李诗诗也是个各方面都有涉及的,至于画画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她是李氏集团的未来接班人,父母从小就将她培养成精英。
  所以进了房间看到这些东西,她手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摆弄这些东西,毕竟前世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韩旭然坐在一旁看着她,所以她不能露出让他怀疑的因子,她根据记忆知道了原主大方位的绘画技巧,这才开始拿起画笔和颜料动手。
  她将颜料稀释,自顾在画板上涂抹起来,韩旭然坐在得离李诗诗很近的沙发上,他也不打扰她,只是专注地看着她,只见她那精致的脸蛋带着满脸认真,很是可爱,让他都想伸手揉捏几下的欲望。
  李诗诗此刻已经进入了绘画的世界中,手中的画笔一刻不停的涂抹着,根本注意不到韩旭然的狂热眼神。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等李诗诗收笔,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她活动活动自己的僵硬的身体,不经意扫到韩旭然的身影,他还保持着进来时坐着的姿势。
  李诗诗都差点忘了此时屋里还有另外的人,她快速将面部表情换了换,带着懵懂的眼神,对着韩旭然问道,“小叔叔,你怎么没走,今天不去公司吗?”
  韩旭然其实也有打算去公司,毕竟公司现在忙的他恨不得一分钟当成一个小时用,可是看着李诗诗那认真的样子,那沉浸在绘画的世界内,那浑身所散发的气质吸引着他,让他如何也迈不动离去的脚步。
  “今天休息一天,我也给自己放个假。”韩旭然起身来到李诗诗面前,看着她的作品,回答道。
  眼前这是一副古典仕女图,而且她美丽的双眼还挂着泪珠,似落不落的,那唯妙唯俏的,让人都想伸手去为她擦拭,他一直都知道李诗诗有绘画的天赋,却没想到会如此高。
  “诗诗以后的梦想是什么,画家吗?”韩旭然一直不知道她是否会走上这条路,如今才问道,希望不会晚,如果她真的想要走这条路,他一定将最好的绘画大师请来教她。
  李诗诗听后变得有些不解,随后只听她说出了让韩旭然终身难忘的话,“唔……我以后要留在小叔叔身边,永远留在小叔叔身边。”
  那天真的眼神,看的韩旭然心脏砰砰直跳,让他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至于是什么想必男人都懂得。
  他伸手揽住了她,将眼里所流露出的情绪掩盖,轻声道,“永远是多久,一辈子吗,如果小叔叔娶了小婶婶呢?”
  “哇……不要,小叔叔不要,小叔叔是我一个人的,呜呜……”
  李诗诗也是够了,今天她的眼泪都快流干了,可是又不得不这么做,毕竟原主留在她体内的怨念还在,她根本控制不住呀。
  韩旭然见自己又把她惹哭了,忙安慰,“好好,小叔叔不要小婶婶,是你一个人的。”
  “嗯嗯。”
  韩旭然见她破涕而笑,心想,就这样吧,以后他们二人相依为伴,也许他知道了李诗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毕竟他在商场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又如何看不透一个18岁的小女孩呢。
  罢了,只要她想要的,他都会给,只是这关系必然遭人唾弃,他都比她大一轮了,如果真的走到了那一步,他一定会好好照顾她,将所有的一切最美好的都送到她面前。
  今天的晚餐气氛很温馨,李诗诗再一次下楼去餐厅吃饭,她一口一口的吃着饭,亮晶晶的大眼睛不时的朝韩旭然看去,里面洋溢着放松喜悦的情绪。
  “诗诗吃饱了吗?吃饱了跟叔叔上楼,叔叔给你准备了一套国外送来的绘画用具。”韩旭然见她不肯再吃了,便开口问道。
  李诗诗也吃饱了,闻言轻轻点头。
  韩旭然去书房拿东西,让她先回房等着他,说马上就来。
  李诗诗在房间里,等了好半天也不见他来,就起身去洗澡了,因为下午画画时弄了颜料在身上,她受不了。
  等她洗完再次出来时,还是没看到韩旭然来,她就趴在床上看着一些绘画材料,此时她上身穿着短T,下-身也穿着热裤,将她曼妙的身材显露出来,而她那一双白皙的长腿在那虚空中晃呀晃呀。
  而韩旭然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个场景,他的身体直接起了反应,他有些唾弃自己,真是没出息。
  他深吸了两口气,平缓了些情绪才走进房间,开口道,“诗诗,我找不到,我记得明明放在书房的书架上,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了。”
  “啊?怎么会找不到呢,这还是小叔叔第一次要送人家东西呢。”
  李诗诗听到韩旭然开口后,突然想起原主前世记忆中,杨雪好似拿过什么东西在别墅后院中出气,那东西好像就是绘画用具。
  所以她急忙又在韩旭然面前开始上杨雪的眼药水,“那天我看到杨姨好似拿着什么东西下楼,是不是你让她给我送来,她忘了给了?”
  “是吗,我也不记得,回头我问问吧。”韩旭然如果一开始对杨雪是三分不满意,此时却已经上升到了十二分的不满意了。
  他现在想想以前杨雪所做的事,说的话,表面看似是为了诗诗好,实际就是让他对李诗诗彻底失望,看来回头他有必要查查这个杨雪了。
  李诗诗见到韩旭然沉思的面容,知道她的眼药水管用了,那她就不再继续陪他玩这傻白甜了。
  今天她感觉快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出来,眼睛有些微肿,她眨了眨眼睛,伸手揉了揉。
  “小叔叔,我困了,好想睡觉啊。”说完还打了个哈欠,她是真的困了,困的打完哈欠,眼泪就要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