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贵女:带着王爷去种田 > 第一百七十八章收服

第一百七十八章收服

 推荐阅读:
第178章收服
  
  带……带钱?老子身上若是有钱,还用得着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出来抢劫吗?
  几个劫匪只觉着眼前这小姑娘是个不喑世事的,被家里娇惯,一点防备陌生人的心眼都没有,见谁都是一张好人脸!
  可这几个劫匪却忘了奇怪了,他们身处在密林草丛里,怎么会有一个粉雕玉琢明艳伶俐的小姑娘出现呢?这才是他们该关心的好不好?
  “小姑娘,来,到叔叔这里来,叔叔这儿有钱。”
  劫匪头子以为能用钱就能哄顾欣月上当,便从怀里取出了身上仅有的一枚铜板,努力做出和颜悦色的样子,将铜板伸到顾欣月眼皮子底下晃了晃,道。
  这么穷?就一枚铜板?顾欣月鄙夷地蹙了蹙小眉头,劫匪做到他们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不过想想之前,他们遇到了自己这个小衰神,如今能走好运就奇了怪了!
  衰神,霉神,谁遇到谁能顺当?那这世上就没天理了!
  顾欣月嫌弃地看着那枚铜板,想了想,唉……虮子也是肉啊,一枚铜板也是钱不是?这贼不走空是古来就有的说法,所以,一枚铜板就一枚铜板吧!
  顾欣月没去接那枚铜板,而是绕着四个劫匪转了一圈,嘴里还念念有词,喔喔尼古噜衰……喔喔尼古噜衰……一边碎碎念,一边绕,绕得四个劫匪都一脸懵圈地瞪着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站住,别绕了,绕得老子脑子都成浆糊了!”马长炼脾气不是很好,第一个暴躁了,大声呵斥着顾欣月,想要上前去将她抓起来,可是……
  “啊?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了半天,马长炼脸色剧变,惊骇的浑身发抖,就是一步也迈不开,站在原地惊楞地语无伦次,“大哥,大大大……大哥,我不走路了,腿……腿,腿动不了了,大哥。”
  不禁马长炼惊慌,就是夏流达和小劫匪,以及英勇神武的劫匪头子都动不了了,站在那儿,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珠子,张着不可思议的大嘴,像见鬼了一样瞅着顾欣月骇得都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那劫匪头子,手指捏着那枚万分不舍地铜钱,保持着递出去的动作,竟然收不回来了。
  腿刚才坐麻了?
  不能啊!
  就是坐麻了,也不能一动不能动了吧?腿坐麻了,上身不是没麻嘛,怎么也动不了了?
  “嗯,这姿势不错,很撩人!”顾欣月一脸地天真清纯样儿,声音甜糯好听,一边用那圆润的小手在几个人身上戳戳点点,一边欢声道,“这回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
  呐,好叫你们明白,你们谁遇到本姑娘,都会衰到吃饭都能噎着,喝水都能塞牙的地步,所以,今儿个你们遇到了本姑娘,也算是幸运了。怎么样,觉没觉着身上发麻,发痒?嗯?”
  四个劫匪被顾欣月戳得并不痛,而且也能活动手脚动起来了,本想趁机上前抓住这个似妖如鬼又像小仙童一般的小姑娘,可一听顾欣月这话,顿觉身上果然是开始发麻发痒,怎么都不自在。
  “你……你,你你,你给我们哥几个施了什么妖法?啊?快说!啊……啊啊,哎哟,痒死了,麻死了。”几个劫匪胡乱地扭动着身躯,只觉着从头发丝一直麻到脚底下,浑身痒痒的难以忍受了。
  顾欣月翻翻俏眼,小脸满是鄙夷之色,至于这么夸张吗?不就是点了你们几下麻穴而已,哪有这么过分?
  这人哪,就是贱皮子,一旦被心理作用了,精神上就紊乱,哪哪都神经了!
  四哥劫匪确实是被顾欣月的举动给吓坏了!
  这年月,人们鬼神妖怪迷信得很,一见顾欣月只围着他们转了一圈,嘴里叽里咕噜地碎碎念之后,他们就被定了身,便觉着定是自己遇到什么怪物了,所以,顾欣月一问他们是不是身上发痒发麻,他们立马就有了感应,非常配合地开始扭曲身躯!
  “你?你是……神仙,还是妖女?啊?”马长炼隔着衣裳用手一边用力挠着胸前,还一边带着哭腔问道。
  顾欣月咯咯又笑,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在这山间密林中回想,不但没让人感觉到心清气爽,反而让这四个倒霉蛋感觉一阵阵寒意直冲头顶,毛骨悚然!
  “救命啊,救命啊!”小劫匪最终受不了了,哭喊着发出了救命呼叫。
  眼前这个小姑娘,太……他娘的诡异了,太恐怖了!
  “玩蛋样儿,就这点胆儿还想着打家劫舍呢?”顾欣月非常鄙视地轻哼了一句,“这地方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你白费那力气是不是蠢?来,都给我坐下,本姑娘要跟你们聊聊人生,以及方向!”
  四个倒霉蛋此时此刻,看着顾欣月就像是见到鬼了一般恐怖,浑身打着摆子,满眼的惊恐之色,闻言,俱都非常听话地“扑通……扑通”坐了下来。
  这时候,他们忘了他们手里是有刀的,居然被神叨叨施了衰字诀的顾欣月给吓破了胆子,竟一点都没想要用手里的单刀去反抗一回,而是乖乖地坐在了草地上。
  顾欣月仍然是俏脸含笑,一副甜糯糯乖萌可爱的样儿,见四个人惊魂落魄地坐了下来,自己也就势坐在了他们对面的陡坡上,俨然化作了他们的头儿,摆着小手,清了清嗓子。
  “来,从你开始,报上你们的名字,籍贯,职业、年龄,快点,别墨迹,你不是头头吗?你先说吧。”声音稚嫩,可顾欣月的气势却不弱,坐在那儿还真有领头风范,小手点着劫匪头子道。
  劫匪头子紧张地暗自咽了口吐沫,然后哭丧着脸,嗫喏地道,“小的……姓陶,我爹为了我好养活,就给我起了个……起了个,女人名字,叫……叫,叫陶华云,可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叫我,桃花运。”
  “噗……”顾欣月扑哧一声,没忍住,当场笑喷了。刚才陶华云一报上名字,她就想到了桃花运这三个字,哪里还忍得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