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八九、玄德师弟,好生大方

三八九、玄德师弟,好生大方

 推荐阅读:
另外一名狱卒路过,笑呵呵说道:“错了,不是三位,是四位阳真,明山宗的宗主也没了。这是明山宗新近通秉过来的消息。”
  
  白云大师和莫银铃都被震惊到,一时间竟然没有注意到,几个狱卒押解过来的正是小阳宫宫主。
  
  这位阳真大修一脸的苦涩,他也没法不苦涩。
  
  师弟没了,徒弟没了,所有的门人都没了,就连门派都没了,甚至就连海会道圣对他的耐心都没了。
  
  小阳宫宫主也不是没有逃走的机会,好歹他也是阳真,但思前想后,还是乖乖束手就擒。
  
  白云大师还是稍缓了片刻,才发现了小阳宫宫主,小阳宫宫主也见到了这个美貌的尼姑。两人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各自喝了一声,但却谁都提不起来功力。
  
  小阳宫宫主骂道:“老贼尼!你迟早要死。老子门中上下,过万弟子,如今一个都没了。老子的小阳宫千年传承,如今连砖头也没剩一块,你们峨眉的人,就这般穷凶极恶吗?”
  
  白云大师也骂道:“老王八!你有今日,便是教徒不严,结下的因果。你若非纵徒行凶,掳掠了我徒儿,哪里有这般事儿?你还怪我峨眉?你怎么不问问自家,都做了些什么?”
  
  两位阳真大修对骂起来,当真是各有凄惨,海孤生和干荫宗,吕公山听了好久,两三人这才一起摇头。
  
  干荫宗忽然想起,当年逍遥府还火烧过五灵仙府,心道:“只希望峨眉能把这件事儿给忘了罢。峨眉这几年,玄叶和白胜破了境界,又有些当年阴定休在世的意思了。可别再让峨眉出什么厉害角色……”
  
  吕公山想的是:“当年欧阳图来云台山,后来玄叶来云台山,我父亲都热情相待,以后算是不用怕峨眉闹什么事儿了。”
  
  海孤生实在听不下去了,心道:“你们两家的事儿,却让太乙宗倒霉,我们太乙宗做什么了?就被牵连的赔偿了两口飞剑,一件法宝,一套炼剑的材料。就这还未没完,才把武当派应付过去,还有峨眉和昆虚山,若非干二弟来拜山,我还不知道其中牵扯了逍遥府。”
  
  他喝了一声道:“把这两人拉开!都是阳真境的修士,不可如此凌辱。”
  
  狱卒急忙把小阳宫宫主拖开,关到了另外一处牢房。
  
  小阳宫宫主还不肯罢休,跳着脚大骂白云,不知廉耻,天生贼种,忘恩负义,吃锅骂娘……也不管好些事儿,都是“峨眉南宗白胜在”所做,都当做是白云的罪孽。
  
  白云大师骂了几句,想着自己还有个徒弟,被人徒弟看到自己如此泼辣,岂不是有损做师父的尊颜?
  
  这老尼姑倒也“好涵养”,盘膝坐下,只是运气,再也不回嘴了。
  
  齐冰云和两师妹,在一座荒山静候不久,就见到剑光经天,稍作盘绕,就降落下来。
  
  来者正是峨眉的玄德道人,峨眉的二代掌教。
  
  玄德道人见到三人,立刻说道:“你们三个立刻回去峨眉,不要留在这里。”
  
  尚红云叫道:“我的飞剑还在太乙宗,我不走!我要拿回飞剑。”
  
  玄德气的骂道:“你一个大衍境的修士,惹什么乱?你知道峨眉南宗杀了小阳宫上下八九千口人,已经跟太乙宗彻底闹翻了吗?你们留在这里,是要让人家一网打尽吗?”
  
  玄德虽然没教过尚红云和燕金铃,都是让夫人晋成仙子管束这两个小妮子,但若论传承,她们两个是实打实的掌教弟子。
  
  尚红云被师父骂了几句,顿时不敢吭声,燕金铃也不敢吭声,眼睛里都是泪珠,滚来滚去,泫然欲泣。
  
  玄德伸手抚摸了两个徒弟的头顶,说道:“跟你们齐师姐回去吧。若是老道没能回去峨眉,你们就好生炼剑,待得也证就道君,再来给师父报仇。若是你们也没了,师父可就真没有指望了。”
  
  尚红云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燕金铃也是泪珠不断,小脸上都是悲伤。
  
  还是齐冰云有担当,拱手说道:“弟子一定把两位师妹带回峨眉。”
  
  玄德叹了口气,递了三口宛若水晶般透明的飞剑,给齐冰云,说道:“若是我一去不回,你们三个就分了无形剑,带了师弟妹们,逃出峨眉,去投奔接天关。”
  
  “去罢!”
  
  齐冰云本想推拒,但随即就明白,这件事儿,自己推不掉。她是峨眉的三代大师姐,若是白云和玄德都没了,就该她肩负峨眉,执掌门派。
  
  这不是好处,乃是责任。
  
  齐冰云只能默默无言,接过了飞剑,给玄德大礼参拜,扯了尚红云和燕金铃,架起剑光,离开了南土。
  
  玄德目送齐冰云等人离开,幽幽叹了一口气。
  
  一个声音在他身边响起来,轻笑一声,说道:“玄德师弟,你倒是比师父大方。”
  
  玄德淡淡说道:“师父如何,做徒弟的也不敢揣测。如今峨眉风雨飘摇,玄叶师兄肯来帮手,做师弟的感激不尽。”
  
  空气中微微涟漪,一个身材穿青袍的道人,自虚空中现身,叹了气,说道:“我自己的门人闯了祸,我还能不来收尾?白云师妹……虽然我跟相恶,但当年她也是我看着长大。她才几岁大,就被师父抱上了山,我和玄机,玄鹤,都是当养女儿一般,辛辛苦苦拉扯长大,哪里就能给人杀了?”
  
  玄德沉默片刻,说道:“玄叶师兄,我亲自去拜山,你隐身随我进去,救了白云师姐和银铃,然后我们相机行事,没有问题吧?”
  
  玄叶淡淡说道:“没有问题,待我救人之后,要伸量一下太乙宗四圣的能耐,你就跟白云走了罢,免得留在这里碍事。”
  
  玄德叹息一声,玄叶又复隐去身形,两师兄弟一明一暗,直奔玉明山而去。
  
  王崇这个时候,经过了一番打探,已经找到了明山宗的地头,望着明山宗,占据的大明山和小明山,山脉绵延,数十座道观坐落其间,不由得吐槽道:“怎么就不能聚在一起呢?这般散零,不是给我们打劫的造成困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