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笔东来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孤注一掷

第四百二十一章 孤注一掷

 推荐阅读:

  “我说岩刚,你的天赋不错,但最好不要将这天赋浪费在这些无用的障眼法上。”东方白也是有些微微生气,毕竟对于这个有些可爱的小胖子,东方白还是寄予厚望的。
  “可它很好用啊。”岩刚也是有些委屈地望了望东方白的眼神:“就是在老师这里不管用了?”
  听到这里,东方白也是有些忍俊不禁一下,不过这也没办法,因为精神力突破的缘故,对于周遭气息的感知也是更加敏感,再加上血瞳对于自己身体潜移默化的原因,对于一些东西也是有着格外正确的直觉。
  “好了,这次我过来,是想传授你们一道合击阵法。”东方白也是突然变得更加严肃起来。
  “都站着别动。”东方白话音一落,身形也是犹如微风一般流动而出,在每个人的额头之上,都是轻轻一点,然后关于五行转轮阵的所有信息便是尽皆传入到了每个人的脑海之中,与无空的做法不同,他们接受的信息是不会让她们有任何接受难度的。
  “五行转轮阵,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岩刚倒是兴奋出声道。
  “东方老师,这阵法是我们五个人一起练吗?”林芊也是变得极为兴奋起来。
  “的确是五个人,但剩下那个人还没有回来,这些天你们就先好好熟悉一下这其中的内容,记住了,千万不要独自偷着修炼。”东方白也是郑重一句。
  看着林芊略带失落的眼神,东方白也是安慰了句:“放心吧,我会亲自辅导你们的。”
  “东方大人,东方大人。”远处却是突然传来了一个侍卫的喊声。
  东方白侧头一看,也是立即认出对方便是火千行的贴身侍卫,看对方颇有些激动的神情,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三两步接近了过去,东方白也是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太清楚,但家主脸上却是从未有过的着急。”那侍卫也是解释一句。
  “千行前辈,在哪?”
  “家主正在刑堂等候。”那侍卫也是回答道。
  “带我过去。”东方白也是赶紧一声。
  至于剩下的几人,则都是有些面带疑惑地望向这匆匆离开的两人。
  “江雪,你说该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吧?”火舞也是担忧一句。
  “放心吧,有白大哥在,什么事情都能解决的。”一旁的林芊倒是一副无比崇拜的模样。
  “你倒是挺会拍马屁的。”火舞却是一脸的不快。
  “行了,火舞,既然那家伙都给我们交待了这任务,想来这东西也是极为重要的,我们还是回去好好熟悉一下吧。”一旁的江雪倒是冷静一声。
  至于另一边,赶到刑堂的东方白,也是在刑堂门口便见到了火千行,只不过此时他的身后,都是尽皆伫立着一群火家的年轻精英,甚至有一些人,实力都是达到了天源境界。
  “东方小子,外面传来消息,说是有黑神教众在劫杀往返与各大世家的人员。”火千行也是表情凝重:“救援人马,我已经派出去一批了,身后的是第二批。”
  “千行前辈,你该不是要我带着他们去救人吧?”东方白也是有些作难一声,毕竟方才那个消息一出,东方白便是马上担心上了金蝶,毕竟金华城离这里并不算近,如果消息属实,金蝶很有可能遇上危险。
  “你个臭小子,你就放心吧,这些人可都是我火家的精英,即便遇上了完整的黑神小队,也是有一战之力的。”火千行也是有些不满地嘀咕一句。
  “那之前火天城危难之时,怎么不见他们?”东方白也是反问一句。
  “这事以后再和你说,还是赶紧出发吧。”火千行也是着急一声。
  “那好吧。”东方白也是应承了一声,毕竟这些人的确让他感受不一样。
  不过还是得说,这些做家主的心还真是够能承得住气的,都到那种时候了,也能不全力以赴地去应对。
  这些火家刑众的速度并不慢,但东方白的速度却是能够更快,因为精神力一旦达到有形之境,便是已经入了能够利用精神力统领全身,让自己爆发出更加恐怖的速度,这种速度根本就不是任何厉害身法可以弥补的。
  当然了,这对于精神力的消耗也是不小的。
  “按照金蝶的速度,此刻怕是已经到了三阳谷。”东方白眉头犹豫一下,也是陡然加快了速度,看得身后的众人也是有些微微一愣。
  而另一边,金蝶也的确是已经赶到了三阳谷,而过了这地形比较复杂的三阳谷之后,便是一马平川的直路居多。
  只不过现在的金蝶很明显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整个人的气息很是紊乱,嘴角也是有着一丝猩红残留,显然是先前受了伤,而没有揩拭干净。
  而且还时刻注意着身后的动静,似乎是有什么人在追她。
  “那些家伙,境界和我一样,怎么实力与速度,却比我强了不知多少。”金蝶也是有些郁闷,毕竟他们金家本就是以正面战力,以及速度冠绝五大世家。
  而如今却是被这些黑神教徒给追得如此狼狈,要不是先前她及时动用族中秘术,怕是已经倒在了对方的刀刃之下。
  “他们,怎么又追上来了?”金蝶也是有些惊愕。
  本想再度动身逃走的金蝶却是发现自身体内传来一阵抵抗的空虚,先前秘术所付出的代价,终于是一点点开始侵袭她的全身,以敌我两者现在的差距,逃已经是再不现实的了。
  “或许只剩下拼命了吧?”金蝶也是微微一笑,毕竟她从小骨子里就很倔强,对于死亡也没有太过怎么恐惧,或许此刻她更想地是,如何在临死之前,拉一个垫背的吧。
  望着远处而来的逐渐凝实的身影,金蝶反倒是极为安静地盘坐了下来。
  “大哥,那小娘们好像是停下来了,该不会是觉得逃跑无望,坐下来等死了吧?”一位身形瘦小,面庞气质却是无比猥琐的男子,也是阴沉地笑了起来。
  “姚杰,别大意,那丫头不一般,别阴沟里翻了船。”姚通也是闪烁着目光。。
  “放心吧,大哥,我们两个联手,她不是我们的对手,不然也不会拼命逃了?”姚杰倒是不以为意。
  “来了,”金蝶站立起身,手边的金煌剑也是微微震颤,很明显,是感受到了来自剑主人的孤注一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