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侯爷夫人的佛系生活 > 第216章:情愫暗生

第216章:情愫暗生

 推荐阅读:
走了一会儿,魏锦珞在院子里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还未等她再次拿出钥匙开锁,便听见耳边瞬间刮过一阵风声。
  
  “谁?”
  
  察觉有异,魏锦珞下意识的警惕起来,张口便出了声。
  
  一双冰冷的手按在了她的咽喉上,魏锦珞身体一麻,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手上拿着的火折子被风吹得明明灭灭,魏锦珞忍不住皱眉。
  
  “你先放开我!”
  
  按着她咽喉的手马上移开了。
  
  魏锦珞转过身,看见一个修长的人影在黑暗里站着,火折子燃烧发出的零星火光映在他的脸上,为他原本就俊美的脸庞增添了一份神秘。
  
  那人看见她手上拿着的火折子,皱了皱眉头,说:“你还点了火折子?林南王府虽然大,但你这也太不顾及了吧?真的不怕被人发现?”
  
  魏锦珞看了他一眼,抬起手到嘴边,吹灭了手中拿着的火折子。
  
  “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再说。”
  
  打开了房门,二人进到了房间内。因怕人发现,晚上从不会点灯。所幸这房间正门对面有个大大的窗户,月亮出来的时候,能在房间内洒下满地的月光。
  
  那人递给了魏锦珞一个蒲团,自己就坐在了窗户下,看着魏锦珞。
  
  月光从窗户透进来,洒了那人满身。
  
  一身黑色的长衫,头发用黑玉冠简单的束着,眼睛黑若寒潭,仿佛埋着寒冰,眉宇之间充斥着浓浓的邪气。
  
  魏锦珞看着他,神情有些恍惚。
  
  她想起那天,她第一次看见他。浑身是血,躺在林南王府后院的墙角边。虽然身受重伤,但丝毫不减满身的煞气。那天林璟明的一个姬妾无故生事,把她气得半死。偏林璟明又不闻不问,置之不理。于是她便独自来到后院散心,没想到就撞见了他。
  
  第一眼见到的时候,魏锦珞着实吓了好大一跳,这林南王府的后院,怎么就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这人虽然受了伤,但看见她仍快速的从草丛中爬起,一个箭步窜到了她的身边,伸手扼住了她的咽喉。
  
  血顺着男子扼住她咽喉的手背,一滴一滴的,流到了她的颈脖子处。魏锦珞吓得魂飞魄散,只觉得这鲜血顺着她颈脖子流到她身体里,异常的冰凉。
  
  人们都说热血热血,这男子的鲜血居然出奇的寒冷。
  
  “你,你冷静下,我不会伤害你……”
  
  虽然心里很怕,但魏锦珞对这神秘的男子却有一种好奇。
  
  男子停顿了片刻,并没有松开挟持魏锦珞的手,而是垂下头,在魏锦珞的耳边缓缓说道:“你现在,立刻带我到个安全之地。快!”
  
  男子说完这话,按着她咽喉的手又紧了紧。
  
  魏锦珞不敢怠慢,立马带着他来到了林南王府后院的一处小院。
  
  林南王年纪已大,以前宠爱过的姬妾大多都已经打发,只留下正妻与林璟明的母亲幽姬伺候左右。林南王膝下无女,只有四个儿子。这一大家子建的宅子很大,人口却不多,丫鬟婆子裁了又裁,几乎都聚到前面伺候了。留下后院这一大片院子,无人打理,无人居住,日渐荒废。
  
  林南王是质子,无诏不得出。平常只能圈禁在府里的一亩三分地,作为他的儿媳,自然也是不能随意活动。魏锦珞在府中虽然生活过得奢侈富裕,但与林璟明夫妻不和,平日里走动又不的自由,回个娘家都要往上报备,加上林璟明与她撕破脸之后,成天与那些姬妾生事,令她好不厌烦。
  
  于是这王府的后院便成了她常来散心之地。
  
  来的次数多了,对这后面的园子渐渐也熟悉了。魏锦珞带着身后挟持她的男人进了院子,来到院子的房间内,刚一进门,身后的男人便窜到了窗户边,对着魏锦珞说:“关门!”
  
  魏锦珞把房间门关上。看见那男人已经蹲了下来,一手捂着胸口,蜷缩在窗户下的一角,脸上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魏锦珞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只觉得这男人的面孔十分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你还不走?”
  
  那男人抬头冷冷地看着她。魏锦珞看着这张面孔,终于想起自己为何会觉得熟悉了——这男人居然长着与卫凌风十分相似的脸!
  
  卫凌宇见眼前这个女人,被自己劫持之后,现在放了她居然不走,反而站住开始端详起自己,不禁有些好笑。
  
  还真是不怕死啊!
  
  莫非,是见自己身受重伤,在寻思着怎么制服自己?
  
  想到这里,卫凌宇原本就冰冷的目光变得更加冷冽了。感觉到了这一变化,魏锦珞赶紧开口,说道:“你别误会,我是看你受伤了。你现在怎么样,需要我为你拿些药来吗?”
  
  卫凌宇听见魏锦珞说的这话,有些惊讶。
  
  自己带着魏凝快要到京州的时候,卫凌风突然就出现,把魏凝劫持走了不说,自己还被卫凌风打成了重伤。逃跑的途中又遇上了宫里追捕他的人。走投无路之下,卫凌宇只好潜进了林南王府,没想到居然碰见了府里的人。
  
  卫凌风下手下的真重,招招致命,显然是要致他于死地。想到这里,卫凌宇只觉得气血翻涌,喉头涌上一股腥甜,蓦的就低头,吐出一口血来!
  
  魏锦珞吓了一跳,看见地上一大滩斑驳的血渍。再看这男人,居然已经晕过去了。
  
  刚刚还凶狠的威胁着她,现在居然人事不省了!
  
  “怎么不说话?”
  
  男人说话的声音把魏锦珞飘散的思绪拉了回来。
  
  魏锦珞笑了笑,拉了拉裙摆,也盘腿在地上坐了下来。
  
  那天他昏过去之后,魏锦珞并没有落井下石,反而把他藏在了这里,悉心照料着他,直到他苏醒。
  
  魏锦珞觉得自己很奇怪,自己居然会去救一个来路不明,又挟持过自己的陌生男子。
  
  也许是因为太无聊了吧?或者这男子身上本身就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吸引着她。男子醒来以后,魏锦珞才知道,他居然是卫凌风的弟弟——卫凌宇!
  
  魏锦珞与卫凌风并无多少交集,对卫国公府的事情也没多大关注。只是这卫凌风却是魏凝的丈夫,而他的弟弟,怎么会身受重伤的来到林南王府?
  
  卫凌宇醒来以后,见这个被自己挟持过得女人居然给自己送饭送药,不禁十分诧异。
  
  但再怎么奇怪,她的这份恩情,自己终归是受了。再加上现在自己目前孤身一人,还真的很需要她的帮助。
  
  二人就这么相识了。卫凌宇也知道了魏锦珞的身份。
  
  难怪,这女人的容貌总是让他觉得有些神似一个人。
  
  原来她就是魏凝同父异母的姐姐。
  
  想起魏凝,卫凌宇就觉得心微微的痛。
  
  他有过很多女人,但真的只有魏凝是让他如此神伤。
  
  也正因为此,他更是恨透了卫凌风。
  
  卫凌宇总是隐隐觉得,魏凝应该是他的,魏凝喜欢的,也应是他。
  
  可是自从他与魏凝遇见开始,魏凝就一直刻意远离他,每次她看向他时,卫凌宇都能读出她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厌恶。
  
  这让卫凌宇很不解,魏凝越是这样,卫凌宇就越是想要靠近。他想问问她,究竟是因为什么,让她一开始就如此讨厌他!
  
  但是魏凝从来都不肯给他靠近的机会。
  
  如今,眼前这个女人……
  
  卫凌宇看着魏锦珞,她身上穿着玫色绣牡丹的百褶裙,上身是同色的翠烟衫。身披大红色兔毛绒边的披风,眼含春水,气若幽兰。头上梳着妇人发髻,发髻上点缀着累累的红宝石。
  
  此刻她也正盘腿坐在蒲团上,看着他。
  
  这些日子,魏锦珞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她的一举一动,卫凌宇已经读出了其他的意味——这女人,对他有意。
  
  只是,她已嫁为人妇,而且,她是魏凝的姐姐。
  
  但越是这样特殊的身份,就越是让卫凌宇想要去触碰,这层危险的关系。
  
  直到有一天,魏锦珞在给他换完药之后,在她转身离开之际,卫凌宇抓住了她的手。
  
  魏锦珞没有拒绝,在卫凌宇抱住她的时候,魏锦珞的心里除了惊讶,但更多的是喜悦。
  
  她隐隐觉得,在她的内心深处,是渴望发生这一切的。
  
  只不过,到底是碍于人伦,那次之后,魏锦珞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再出现。没见卫凌宇的那段日子,魏锦珞只觉得自己的魂都失了大半。
  
  她的脑中不断的浮现着那天的场景,卫凌宇抱着她,头靠在她滑如凝脂的肩膀上,喘着粗气问她:“等我伤好了,就带你离开,如何?”
  
  那一刹那间,魏锦珞想说“好”。但出口时,脑中居然浮现出了林璟明的面庞。
  
  魏锦珞沉默半晌,从卫凌宇的怀里挣脱,缓缓地穿上了衣衫,说道:“让我考虑看看。”
  
  卫凌宇哑然,以他在情场上对女人的掌控,他以为魏锦珞会马上答应。
  
  但没想到那天之后,魏锦珞居然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再出现。
  
  这女人……莫非是拒绝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