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长青 > 第三百九十七章赏功

第三百九十七章赏功

 推荐阅读:

  胡用仇刚刚身死,储物袋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灵光,柳孤雁刚要阻拦,灵光快若闪电,眨眼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不要追,是魔云令!”青禅一声大喝,制止了孤雁贸然追击,涉及到元神魔修的法器,一定要慎之又慎。
  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万劫祖师阴魔附身,即使元婴修士,面对元神魔修化出的魔头,依旧会危机重重。
  胡用仇身上的储物袋完好无损,不过涉及到高阶魔修,张志玄不敢轻易乱动。
  天魔化血刀也掉落在地上,被青禅用镇魔符镇住,收入到一个崭新的储物袋之中。
  斩杀胡用仇已经消耗了两个多时辰,眼看时间就要到了,一道青色剑光出现在三人头顶。
  跟着青云子剑光指引,紫阳宗三元婴平安无恙离开了魔云洞。
  出洞之后,张志玄神识一扫,比入洞的时候,竟然少了九位元婴。
  此次猎魔大会,也不知道斩杀了几位魔道元婴。
  看来魔修布置的颠倒五蕴迷尘阵,还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让大周宗门损失惨重。、
  发现紫阳宗三元婴完好无损,皇极宗宇文弘上前几步问道:“怎么样,有没有见到胡用仇这个祸根?”
  青禅取出天魔化血神刀,微微点头道:“总算是上天眷顾,除掉了这个祸根。”
  “胡用仇一死,总算是高枕无忧了,我们皇极宗算是欠下你们一个人情。”
  张志玄摇头道:“道兄太客气了,胡用仇也是我们的仇人。”
  “紫阳宗与胡用仇并没有仇恨,反倒是你们灭了胡用仇双修府道统。不管怎么样,我们皇极宗还是欠你们一个人情。我看这柄魔刀材质特殊,祛除魔气之后可以炼制成一件六阶上品法器。张道友如果方便,猎魔大会之后不妨去一趟我们皇极宗。我是六阶上品炼器师,愿意出手帮忙炼制一件法器还上你们的人情。”
  凭白无故能得到一件六阶上品法器,张志玄的脸上自然非常高兴。他拱了拱手道:“如此麻烦道兄了?”
  “算不得麻烦,张道友清楚元婴修士轻易不欠人情,你愿意让我们还上这个人情,老兄我也感激不尽。”
  两人悄悄传音已经惊动了一些人,就在众人将目光落在双方头上之时。
  余道人立刻发出了一道道传音,留下立下战功之人。
  此次猎魔大会,仅仅斩杀了七位魔道元婴,战果最大的就是紫阳宗,因为他们斩杀的是元婴九层的魔道大修士。
  胡用仇的神通,在魔云洞中,也是首屈一指之人。
  有天魔化血神刀相助,除了万劫祖师,此人的难缠程度超过了一般元婴九层。
  见紫阳宗修士又一次立功,余道人满脸笑意道:“恭喜小友了。此战紫阳宗斩杀了魔道大修士,算是立下了首功。上一次斩杀魔道大修士,还是千余年之前。我与青云子道兄商议过后,觉得一枚育婴丹不能褒奖你们的功勋。除了这枚育婴丹外,我们两人还会分别赐予你们一件六阶法器,希望你们日后再立新功。”
  余道人伸手一招,一件灵舟、一团蛛网就落入了他的手中。
  “此舟名叫乙木神光灵舟,是一件六阶中品法器。灵舟虽然空间不是很大,仅仅能乘坐六十六人,不过驾驭这种灵舟,飞遁的速度将会增加三成,遁术不会弱于血影遁。此物是青云子道兄多年前祭炼的法器,本打算传给门人,现在他改变了主意,你们千万不能让这件法器在手中蒙尘。”
  灵舟法器价值极高,尤其是六阶以上的灵舟,就算皇极宗,也仅有一艘六阶灵舟镇压宗门。
  这件法器不仅能用来载人飞遁,还能放出乙木神光罡气,用来增加一层防护。多一层罡气防御,在斗法中就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仅仅这一件法器,价值之大就远超张志玄预料,这件灵舟的价值,比起紫焰绫、碧华如意这些六阶上品法器都珍贵许多。
  “此网名叫困仙网,品阶比乙木灵舟还高出几分,是一件六阶上品法器。不过价值上却比不上乙木灵舟,老夫比不得青云子师弟,门下弟子一大家子人,希望你们担待几分。”
  张志玄三人连声不敢,恭敬的拜了一拜,将三件宝物收入囊中。
  余道人赐下宝物并没有隐瞒外人,听闻紫阳宗竟然斩杀了魔道大修士胡用仇,大周的元婴顿时震惊万分。
  尤其是与紫阳宗恩怨纠葛的阳火宫,参与此战的高鸿羲更是脸色灰白,一脸不可置信。
  他神情复杂的看了紫阳宗三元婴一眼,虽然阳火宫此战出动了四位元婴真人,不过高鸿羲对紫阳宗却有极强的忌惮之心。根本不敢与紫阳宗修士碰一碰。
  高鸿羲神色匆匆的带着同门返回了宗门,即刻来到了梁竟冲洞府中。
  “紫阳宗的事情,应该早日了解了。”
  “为何这样急?”
  高鸿羲皱眉道:“此次猎魔大会,紫阳宗元婴斩杀了胡用仇?
  短短六十年时间,紫阳掌门的修为竟然又有长进。
  此宗已经有元婴修士七人,这一战又拿到了育婴丹,唐疫生结婴的机会将有七八成。
  算上元神法器纯阳鼎,在高阶修士战力上,他们的力量已经不弱于十大宗门。
  趁着他们现在力量不足,不愿意引发大规模战争,我们还能有机会化解矛盾。如果再让紫阳宗成长下去,等一二百年张柳修炼到元婴九层,只怕他们就会生出了吞并我们之心。不愿意化解仇怨,反而会借故挑起战争。”
  听高鸿羲这样说,梁竟冲脸色有些苦涩,心中顿时有些伤痛。
  “想要与紫阳宗和解,我们必然要付出代价,必须要死一两个有分量之人。”
  “我在宗门修行多年,愿意为宗门做出牺牲,此次斗剑我会亲自参与,用我的鲜血化解紫阳宗仇恨。”
  听高鸿羲这样说,梁竟冲顿时热泪盈眶。
  “高师兄不要这样悲观,也许你能从斗法中获胜。”。
  “不要自欺欺人了,一甲子之前我就胜不过柳玄烟,现在更不可能赢了此人。即使与紫阳掌门交手,我恐怕也没有胜算,此次与紫阳宗斗剑,我们失败的机会已经有七八成。
  斗剑失败,姬师弟必然丧命,反正是我们两人与紫阳宗结下仇恨,就用我们两人的鲜血为宗门换取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