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海皇 > 29

29

 推荐阅读:

  而且,特朗斯的自觉中,这佩尼特家族既然是被“创界圣石”召唤而来,那么,很显然,不可能只会有他们一个种族而已,很可能,在这个圣地中,还存在着许多这样的存在,只是没被原住民以及被选中者们发现而已。或者已经发现,只是没有理会他们,当然,也不排除利用的目的。
  “嘿嘿,我可不认为有谁能够从我手中将你给抢走呢。”卡西非路自信一笑道。
  摇了摇头,感觉到对方那种榆木脑袋,不可救药的笨后,他便也放弃废话了,只是盘腿而坐,直接将卡西非路给无视了去。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在面对本大人之时,居然还敢这般表现,实在太胆大妄为了。”说着,卡西非路伸出的双手,十指突然暴伸,彷如指枪般扎向了特朗斯。
  “愚蠢!”淡淡一笑,特朗斯并不理会快速激射而来的指枪,而这种无视般的举动,却让卡西非路一阵抓狂,毫不犹豫地,指枪狠狠地刺向了特朗斯的四肢以及胸口位置。
  “嚓嚓!”一阵穿刺声响起,伴随着的,便是卡西非路的狂笑声:“白痴,居然敢无视本大人的攻击,你这是自寻死路!现在知道本大人的厉害了吧,不过晚了,本大人要将你蹂躏到死。”
  “是吗!”被刺穿身体的特朗斯,此刻却抬起头,目光中露出的不是痛苦,而是淡淡地不屑。随即,特朗斯的身体仿佛融化一般,渐渐地消失在了空气中。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吃惊于特朗斯的变化,卡西非路一瞬间感觉到股冰凉的气息从背后升腾而起,一股莫名的不安感,不由涌上他的心头。
  “迷惘于现实与虚幻中的可悲之影,轻视、伤害他人,不为深重的罪孽进行忏悔,是不是想死一次呢!”一个声音从周围传来,顿时,卡西非路露出了惊骇莫名的神情。
  “哗!”一柄斩天辟地的长剑,划过一道奇异地弧线,顿时将卡西非路的身体给大卸八块。而卡西非路也在洒下一地深蓝色的血液外,便只有那露出不信神色的断肢残体。
  “怎么……会……这样,你究竟……是……什么怪物。”不信,恐惧,惊讶,震撼,无数种情绪在这一刻涌上了卡西非路的心头。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所认为的渺小的对手,居然会拥有瞬间秒杀自己的能力,这实在让他无法想象。
  “怪物吗,呵呵,彼此彼此吧。好了,废话用不着多说,还有什么本事,也使出来吧,你不会就这么轻易挂的吧。”微笑着现出身形,此刻的特朗斯依旧是盘坐于先前的位置,不过他的身上,却根本就没有任何伤痕。
  “没受伤,你居然没受伤!”恢复了身躯的卡西非路此刻惊讶地看着特朗斯道。
  “如果你这样的特套角色都能让我受伤的话,那么我也不用出来混了。哦,顺便提一下,下一次出手,我可不会再让你有机会复原了。”
  “混蛋,不要太小看我了。”
  “是吗,这不也是你所信奉的方式吗,强者凌驾一切,不正是你说的吗。怎么,现在知道不爽了吗,那么自己就先该好好反省一下。如果你想要得到尊重,那么就拿出让我正视的实力吧。”说着,特朗斯便淡漠地看着卡西非路。
  “你这怪物,去死吧。”双翼展开,卡西非路顿时以每秒三百米的速度冲向了特朗斯。
  “唰!唰!”,来回数次穿透了特朗斯,但是卡西非路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任何击中实物的感觉,就像特朗斯根本不在那个地方一般。只是,很快,他便意识到,并不是特朗斯不在那个地方,而是特朗斯的速度已经远远地凌驾在他之上,甚至是在瞬间就能躲避开他的攻击。
  “玩够了吧,那便结束吧,你这种货色,实在让人感到无趣呢,还是让你幕后的人来陪我活动活动筋骨吧。”说着,特朗斯右手伸出,并且凌空虚抓向了卡西非路的方向。
  当即,正想再次攻击的卡西非路就如同被掐住脖子的小鸡般,被特朗斯虚提在了半空。
  “不好意思了,你的这个人偶实在太差劲,我来帮你销毁了吧。”特朗斯淡然开口道,只不过他说话的对象并非卡西非路。
  “什么,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被特朗斯抓在空中挣扎不休,但是卡西非路却对特朗斯的话十分在意。
  “没什么意思,我是说,相比于人偶,我更希望有个真正的对手。相信那家伙也有这种想法吧。”特朗斯淡然一笑道。
  “啪嗒!”一连串的骨骼扭断声传来,同时,一道看不见的丝线从空中刺下,顿时将已经变成麻花般身躯的卡西非路的脑袋刺穿了。随即,卡西非路便如同断了气的小鸡般,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
  “可怜的家伙,被自己的主子这么轻易的抛弃了,甚至到死都不知发生什么事情,真是可悲啊。”虽然嘴上如此说道,但是从特朗斯的脸上,却并没一丝悲哀可惜的神情。
  “呀呀,不要说得这么轻松,怎么说,这都是个不错的玩具。只不过用他来对付你的话,太次了些。”一个优雅的声音传来,随即,一道人影在一阵迷雾中静静地浮现在了特朗斯的身前。
  “所以,你就打算亲自动手了?”
  “是啊,相比于他,你会是一个更好的玩具呢。”
  “哦?真是有够自信呢,那么,你打算如何控制我呢。不会是认为我也像那个白痴一样,能够那么轻易就被你控制吧。”
  “呀咧呀咧,说真的,想要控制你还真要花上一些功夫呢,不过我想这是值得的。相比于那个玩具,只是一次简单的偷袭就干掉他后,再制成傀儡,你的话,可要慎重对待了。”
  “是吗,真是荣幸之至呐,傀儡师先生。那么,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不介意地话,你可以称我为星辰傀儡师修伊。”
  “星辰傀儡师修伊吗,在下特朗斯,在此便向你讨教讨教。”说着,特朗斯伸出右手,随即一柄通体湛蓝中泛着金光与七彩光芒的长剑,从手掌中冒出。
  “哦?这算什么,魔法吗?难道你认为这种把戏就能抵抗的了吗。”眼见特朗斯的手掌中冒出了一柄剑形兵器,修伊不由笑着问道。
  “魔法!看来你的认知也不怎么滴嘛。居然拿那种东西来形容我的剑魂,真是愚昧。”冷冷一笑,特朗斯不由回击道。
  “哦,那就不是魔法喽。人器合一吗,有趣。不过……”说着,修伊轻轻抬起了右手,顿时,五根反射着透明光泽的丝线从他的手指延伸而出。
  “那就是你的木偶线吗。”特朗斯淡然地看着对方手中的丝线道。
  “没错,这就是我的星辰傀儡线,能够束缚一切,控制一切。只要你被我捕获,就不可能逃的脱了。这便是传说中的牵引之线,牵引万物,无法破除。”说着,修伊不由露出了一些得意地笑容。
  “口气挺大,那么,今天就让我来打破你这傀儡线的传说吧。”特朗斯一把握住了漂浮在身前的魂剑,而他的目光,却是紧紧地盯着修伊。
  “是吗,真是让人期待呐,究竟是你会被我的星辰傀儡线捕获后称为我的奴隶。还是将之破除,从而战胜我。哼!”
  “嗯,我也很想快点知道呢。”特朗斯一转手中魂剑,直指修伊道。
  “那么,开打前还有一个问题。你是被选中者吧!”
  “哈,真聪明呢,没错,我确实是被选中者。而我们这些被选中者的使命,便是保护‘创界圣石’,一切威胁都将抹杀。不过你放心,你既然带回了‘创界圣石’的消息,我便不会动手杀你,只需要知道你见到‘创界圣石’的所有信息,而且,只要你成了我的傀儡,我也可以保证那些家伙不会杀你。”
  “是吗,如果我说,我破坏了‘创界圣石’的话,你要怎么做呢。还是只打算抓住我而已吗。”说着,特朗斯不由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不经意地,修伊的瞳孔微微一缩,一丝杀气也不由泄露了出来,不过他的反应很快,当即便将这丝杀气给掩盖了。
  “啊,当然的了,我不会干掉你的。因为你根本不可能办到这种事情啊,就你的实力,根本连‘创界圣石’的外壁都不可能伤的了,又什么可能将之破坏呢,而且,若真的让你破坏了‘创界圣石’,那么这里也早就崩溃了吧,所以,不要你也用不着激我。”说着,修伊也是完全恢复了常态,并且目光紧紧地盯视着特朗斯。
  “切,不相信吗,那真是遗憾呢,看来不管是谁都不愿意刻意相信事实,反而喜欢追求自认为最合理的答案呢。不过,算了,爱信不信吧。”略微遗憾地摇了摇头,特朗斯不由淡淡道。
  “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既然这个世界没有崩溃,那么‘创界圣石’必然无恙,其他的,就算你再怎么激将也没有用。我也不会杀你,只要将你变成我的玩具便好。”
  “是吗。真是任性的话语呢。不过,我到是很好奇,你们这些被选中者既然知道了‘创界圣石’没事,又为何想要知道它的消息呢,既然你们只想保护它,又为何不在一旁看着呢。”
  “哼,这些用不着你来啰嗦,我们自有我们的打算。”
  “话说回来,该不会是你私自地行动吧,其实你也是抱着那样的打算吧,想要将‘创界圣石’掌控在自己手中,然后将这个世界的一切掌控在股掌之间吧。”转眼盯着修伊,随即特朗斯露出一丝不屑地笑容问道。
  “随你怎么说好了,我的目的,只在于保护‘创界圣石’。”修伊不由眉头微微一蹙道。
  “我明白了,果然都是这样,不管是你,还是拉吉,洛修,当然还有你们那些被选中者的同伴们,都是一样的呢。”特朗斯不由淡然一笑道。
  “你的废话,太多了,你这家伙,只要乖乖地做好我的玩具就可以了,其他的,给我闭嘴就行。”双目泛起一丝瘆人的蓝光,紧紧地盯着特朗斯,同一时间,修伊的右手也轻轻地挥舞了一下,当即一道道丝线划过,朝着特朗斯猛然射去。
  “看来没说错,不得不说,都是一群可怜的家伙。被欲望与野心吞噬,迷失、徘徊于黑暗之中,只会因为一己之私,对他人造成伤害。但却不知,害人终害己,施加在他人身上的一切欺压行为,都会印入因果之中,直到终结的到来,一切终将报偿。哼,就像洛修一般,最终沦为被利用的工具而已。而你,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因为……”一剑横斩,一路上撕破空间的束缚,狠狠地攻向了修伊地丝线。
  不过,那破开的空间并没有阻隔掉丝线的路线,当特朗斯的剑气与修伊的丝线触碰之时,那些丝线诡异的消失了一段,仿佛是从来没有出现在这片空间中一般,就算撕裂了空间,也无法造成阻挡的效果。
  当撕裂地空间再度恢复原状之时,那断开的丝线,却是再度的连接在一起,就像从来都没有分开过一般。
  “哈哈哈哈,知道为什么我叫做星辰傀儡丝吗,就因为我手中的丝线乃是星辰之线,是由星辰之力凝结,无论你如何强大的攻击,也都不会对它造成损害。只要,星辰之力仍然存在,我的丝线便是永恒的。”一个翻身,闪过特朗斯的这道剑气后,修伊淡淡地笑道。
  “星辰之力吗,果然是比较麻烦呢。”手中魂剑不停的挥舞,挡向那些丝线的进攻方向,但是,特朗斯随即便发现,那些丝线确实如同对方所说,根本不是一般的手段能够破坏的。
  “哦?还能挡住我的攻击吗,那么只好这样了。接招吧,‘幻灭星辰’。”
  随着修伊的话语落下,特朗斯突然发现,那些舞动着的丝线,仿佛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随即,就仿佛进入了不同相位空间般,不再受到任何的阻碍,直接就像特朗斯身上击去。
  “果然小看不得呢,这家伙,居然还有这一手。不过,我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随即,特朗斯停下了手中魂剑对丝线的阻拦,反而是一边躲闪,一边开始掐起印诀。
  “还想反抗吗,那么,再来点刺激地吧。”说着,修伊原本垂在身侧的左手,也是伸了出来,随即,又是五根丝线出现,激射向了特朗斯的方向。
  “万千魂剑,斩天断地,心念所及,万法空寂。”顿时,特朗斯手中的魂剑一化二、二化四,随即幻化出了无数柄同样的魂剑。下一刻,万千魂剑便以特朗斯为中心,逐渐汇聚成了一道螺旋状的防御。但是剑的尖端,却是直直地指向修伊的方向。